fn6gp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超腦太監 愛下-第1087章 大殺(二更)讀書-wafdu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陈正廷仍旧沉默不语。
“看来果然是的!”周傲霜不屑的笑道:“你们白云峰何时堕落成这样了,竟然利用邪物!”
“住口!”四白袍老者沉声喝道。
周傲霜斜睨着他们:“没有了这个,你们敢跟我动手?这一路上,我碰上两拨伏击,你们可知他们的下场?”
“周姑娘……”陈正廷涩然道:“天下武林是不可能让烛阴司站住脚的。”
“是你们白云峰不想烛阴司进来吧?”周傲霜冷冷道:“你们白云峰何时能代表天下武林了!”
“烛阴司终究是外人。”陈正廷叹道。
周傲霜道:“洞仙宗已经加入烛阴司。”
“不可能!”陈正廷皱眉。
据他所知,三宗已经达成联盟,要联手扼杀烛阴司,洞仙宗答应得好好的,不会违约。
“有何不可能的?”周傲霜冷冷道:“你们是结成了联盟一起对抗烛阴司吧?可惜,白费心机!”
朱嵩虽然还不是宗主,但一定会是宗主,而朱嵩已然是烛阴司的人。
剩下的是天罗山与白云峰,实力更强,但他们是斗不过老爷的。
“周姑娘,三宗联手的威力是无法想象的,而且我们白云峰的力量也不是洞仙宗可比,你们挡得住洞仙宗,却挡不住我白云峰。”
周傲霜冷冷看着他。
陈正廷面露痛苦。
他实在不想与周傲霜成为仇人,可偏偏形势逼人,如洪水滔滔而下,自己身处其中不由己。
他无比痛恨自己的弱小,武功不够强绝,权力不够大,才会落到如今的局面。
面对自己最喜欢的女人竟然要痛下杀手。
“陈师侄!”一个白袍老者断喝。
周傲霜摇摇头道:“真是烦人呐!”
她松开手。
黑针在她雪白玉手映衬下,越显漆黑,浮在空中没落地,仿佛有无形的力量托着。
她雪白玉手结一个手印,轻叱一声:“定!”
她动作优雅曼妙,赏心悦目,陈正廷五人都没反应过来,她所发天龙吟已至。
五人脑海一片空白。
周傲霜一步跨到陈正廷身边,一拍他手腕令他手掌张开。
顿时一枚黑针脱离他食指与中指,浮在空中。
她拈起这枚黑针退回原位,并把原本浮在空中的黑针收回,一共两枚黑针落到她掌心。
“周姑娘!”陈正廷脸色沉肃,却暗舒一口气。
周傲霜哼道:“原来你也要杀我,他们是不是也有黑针?”
四白袍老者转身便走。
“想走?”周傲霜发出一声冷笑。
她袖中飞出一道绿光。
绿光轻盈无声的穿过一白袍老者后背,然后又穿过另一个老者后背。
两人戛然而止,然后仆倒在地再没动静。
“你——!”另两白袍老者停住,扭头怒瞪她。
绿光重新钻回她罗袖,周傲霜淡淡看着这两人道:“只准你们杀我,我就不能杀你们了?”
“好个阴毒女人!”一个白袍老者冷冷道:“留你不得!”
“那就来吧,是不是要用同归于尽的招数?”周傲霜不屑道:“还是别的什么邪术?”
她说话间,再结手印,发出一声轻喝。
两白袍老者一滞。
然后绿光一闪,穿过他们心口,直接杀了他们。
“周姑娘!”陈正廷惨笑看着她,如自己被杀一般。
杀了这么多人,意味周傲霜与白云峰就是不死不休,再也不可能解开仇恨。
白云峰绝不可能放过她,也绝不可能放下这段仇,也就意味着两人绝不可能在一起了。
他惆怅而痛苦。
至于死去的四个白袍老者与宋正凡,他毫无伤心之意,反而隐有痛快感。
他们应该持有宗主的秘令,如果自己不下手杀周姑娘,他们便可以杀掉自己。
上一任宗主下令自己杀周姑娘,自己没能下手,已经犯了宗内大忌。
这一次再不出手,就是再次抗命,就是贪花好色而罔顾师门之恩,便是叛徒。
周傲霜白他一眼道:“少啰嗦,难道留着他们过年?”
“可以废掉他们,不杀他们的。”陈正廷叹道。
周傲霜道:“刀都架在我脖子上了,我还要手下留情?我可没那么宽宏!”
“唉——!”陈正廷叹息摇头。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该多好,重回漱玉小筑从前的时候该多好。
那时候,至少能平心静气的跟她相处,即使被她冷眼相对,也甘之如饴。
可从此以后,再也难见面了。
即使见面也只能厮杀,而没办法说别的。
周傲霜把玩着黑针:“有什么可叹气的,我看你在白云峰也呆不下去了,索性加入我烛阴司吧。”
“不行。”陈正廷摇头。
周傲霜道:“你回去有好果子吃?他们都死了,只有你活,说你跟我没勾结,他们肯信?那曹正辉一定会将他们的死都归于你身上,你必死无疑。”
“我不能背叛宗门。”
“你觉得曹正辉这么干,白云峰有活路?”
“敝宗实力强绝,非你能想象。”
“得了吧你!”周傲霜不屑的道:“烛阴司实力之强,非你们白云峰能想象!”
陈正廷张张嘴却又闭上,无话可说。
至少周傲霜的力量便远超过新任宗主的预料,已经往厉害处想,所以要运用玄血神针。
可不想,周傲霜也身怀奇物,威力更惊人,快得玄血神针没机会施展。
他忍不住问:“周姑娘,你用的是什么奇物?”
周傲霜把目光从玄血神针上挪开,瞥向他,一幅看白痴的神色。
“知道名字,也好回去有个交待。”
“你这黑针叫什么?”
“……玄血神针。”
“怎么炼制的?”
“……不知。”陈正廷缓缓摇头。
他是不知,但隐隐知道此针炼制之法不是正路,应该很阴毒。
“不说就算了,难道能瞒得过所有人?”周傲霜哼一声。
“那周姑娘你用的是……?”
“不告诉你。”周傲霜哼道:“你自己瞎编一个便是,走了!”
她转身轻盈而去,钻进树林消失不见。
“你……”陈正廷伸伸手,周傲霜已然不见。
陈正廷摇头叹气。
在她跟前总是束手束脚,笨头笨脑,被耍得团团转。
他低头看着宋正凡五人的尸首,摇摇头叹气。
白云峰是有世人不知的强横力量,可烛阴司显然也有外人不知的力量。
白云峰不但没能讨得便宜反而折了不少高手,竟然对周姑娘还有伏击,现在恐怕全军覆灭了。
曹宗主非要杀周姑娘,他跟周姑娘到底有什么仇?
为何不努力争取一下呢?
一上来非要灭掉漱玉小筑,灭掉周姑娘,委实不是英明之举,可惜自己势单力薄,说话不管用。
周傲霜穿过阵法,看到深陷阵内的三十几人便顺手除掉,然后进入小筑,来到李澄空的小院看到了李澄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