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sda有口皆碑的小說 伐清1719 線上看-第五百二十六章 木蘭閱兵閲讀-f6sge

伐清1719
小說推薦伐清1719
在宁楚最早组建骑兵作战的时候,所学习的主要对象还是法国,因此无论是引进阿拉伯马,还是训练胸甲骑兵团,都是在学习法国的骑兵建设思路。
对于法国人来说,他们所熟悉的战场环境毕竟是欧洲大陆,通常骑兵不会作为独立的兵种进行作战,而是跟步兵和炮兵协同作战,而骑兵的任务通常也很简单,那就是在战场上发起冲锋,然后彻底冲垮敌人。
可是在如今的蒙古,骑兵将会逐渐成为一个真正的独立作战单位,因此胸甲骑兵团的作战方式就会显得过于单一,反倒是骑马步兵团可以携带一定的火炮,再加上下马作战的方式,可以更好的发挥复汉军在火力上的优势,至于平时的机动完全可以利用马匹,可以死死咬住蒙古骑兵。
“陛下,倘若利用蒙古马来组建骑马步兵,在花费上也会大大减少,咱们可以获得的战马数量也能增多。”
枢密使宁忠义轻声道,他的战略眼光也十分敏锐,自然看出了在蒙古战场上蒙古马的优势,因此他十分支持宁渝的想法。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相比起昂贵的阿拉伯马,便宜到近乎廉价的蒙古马,则具备大规模配备的基础,到时候一旦拥有足够多的蒙古马,就能更好的改善在蒙古战场上的作战状态。
当然了,之前一直在进行的马种改革计划也不会停止,毕竟蒙古马所适应的战场环境有限,将来的复汉军还需要大量的胸甲骑兵团,作为骑兵部队的主力配备。
宁渝呵呵一笑,“枢密使,倘若在草原上跟准格尔和俄人争锋,你需要多少骑马步兵?”
众人一听顿时心里一凛,这是皇帝已经下好了决心的表现,如今询问只不过是最终确定这个结果而已。
宁忠义性子沉稳谨慎,自然不会轻易开口,却是沉吟了好一会,才轻声道:“若稳妥起见,臣需要二十四万匹蒙古马,一人双马,用来组建十二万骑兵步兵……….”
“十二万骑兵步兵……..无非也就是十二个骑兵师的规模,说起来还真的不算多了……”宁渝点了点头,只是这二十四万蒙古马可不好弄,即便是让漠南蒙古供应,在短时间内恐怕都很难凑齐。
除了马匹以外,军费的开支又是另外一个大头,特别是在今年还同时进行了朝鲜之战和缅甸之战,尽管收获相当丰厚,宁楚光从盛京就收获了两万万银元的财货,可是也架不住战争的消耗以及国内工业建设的支出。
特别是像工业建设计划实行以来,宁楚朝廷的银子就好像流水一般哗啦啦流逝了出去,而短时间内却根本看不到收益,就好比要修建的沪宁铁路,需要大量的铁料才能开工,而铁料的生产又需要扩大宁楚目前的铁厂生产规模,还需要加大矿山的供应能力。
这还只是其中一项,像南京郊外正在建设的工厂区,还有各地道路码头的修建等等,条条款款下来,几乎到处都是吞银子的地方。
“只能这么多人了,再多的话,后勤线也支撑不住…….”
宁渝长长叹了一口气,内陆作战跟草原作战真不是一回事,难怪准格尔出动六万人就几乎耗尽了全国国力,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宁楚除了对付准格尔部以外,还需要考虑到俄人的反应和在那里逃难的乾隆皇帝。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战考验的根本就不是双方指挥官的能力,而是看哪边更能熬下去,因此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依然是双方的后勤能力。
不过好在有一点,如今的宁楚在分离军队后勤方面,已经做到了尽可能最好的地步,所有的军队支出除了会通过竞标的方式招标以外,而且所有的支出都需要通过内阁的签字,因此内阁方面都会对军费开支进行严格的审核和复核。
当然,即便如此依然存在一些人从中贪腐的情况,可是这种情况毕竟很少,特别是除了涉及到内阁和枢密院之外,连同所有的资金也都会由中央银行进行统一管理,还有都察院度支审核司会入驻调查,因此除了最顶层的大人物之外,其他人很难在这么一个复杂的体系中进行贪污。
为了杜绝军内上级军官对下级士兵的贪污,宁渝甚至让枢密院将军方每一个士兵进行了单独的建档,所有的档案都将会由内阁方面审核,单独发给士兵个人的账户之中,而账户则是由个人在中央银行指定银行进行开户存储,除了本人支取之外,也可以直接寄给直系亲属,从而避免上级军官会存在克扣军饷的情况。
层层叠叠的架构处理,自然使得一些人无从下手,也就能够保证宁楚朝廷里的每一两银子,都能够尽可能花在了实处。
就好像北伐时期京城流传了一个笑话,意思就是说宁楚每年只要一千五百万两银子,就能够养活三十万装备齐全的复汉军,而大清则每年需要三千万两银子,才能养活十万所谓的八旗新军,甚至还连他们的枪炮都没能配齐。
因此,北伐之战其实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果,只用了一千五百万两银子养活三十万军队的复汉军,肯定要比用三千万两银子养活十万八旗新军的清廷更加具备战斗力。
果然,就在笑话流传过后不久,清廷便接连遭遇了惨败,最终的八里桥奋死一搏也成为了一个更大的笑话。
……..
眼看着到了十月中旬,京师方向却是有大批大批的人马朝着木兰围场的方向行进,特别是皇帝所专属的禁卫师也终于开拔,却是让所有的京师百姓恍然大悟,原来皇帝终于要出巡了。
严格来说,宁渝并不是长在深宫的皇帝,也经常出外巡视,只不过大部分时候他来到京师,都是通过海路的方式,并没有真正在北方陆路进行过巡视,也没有进行大肆铺张,却让百姓们感觉到有些微微陌生。
一个不喜欢劳民伤财的皇帝,还真是给人的感觉不一般呢…….
宁渝坐在平稳行驶的御辇中,身上披着一件足够暖和的裘毯,手中则是拿着一本书细细看着,对于他来说,这一次出巡自然跟游玩是沾不上边的,而是要在木兰围场进行大阅兵,以此来震慑漠南蒙古人心。
木兰围场,在过去一直都是水草丰茂的草原,也是清廷皇帝们很喜欢进行木兰秋狝的场所,特别是康熙皇帝为了在此练兵,甚至还开辟出了一片广阔的猎场,也就是最早的木兰围场,并且逐渐进行修缮,形成了如今的庞大规模。
根据康熙的习惯,他几乎每年都要率王公大臣、八旗精兵来这里举行以射猎,以此锻炼八旗军力,而雍正皇帝由于登基时间过短,再加上根基不稳,因此不敢贸然离京,因此也就暂停了木兰秋狝的活动。
直到今天,已经寂静了数年的木兰围场再一次变得熙熙攘攘,除了大批大批的复汉军进驻到木兰围场以外,还有漠南蒙古十六部四十九旗的首领们,也已经带着随从们抵达了此处,前来观赏宁楚的阅兵活动。
所谓阅兵,本质上就是一种炫耀武力的行为,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对于宁渝的性格而言,他倒不是那么喜欢张扬,可是在对待蒙古部族的时候,胡萝卜需要有,可是大棒更得要有,因此适当亮一亮肌肉肯定是好事。
严格来说,复汉军自从开国以来,还没有真正正儿八经进行过军事阅兵,倒不是因为其他原因,主要还是主力军队长期留在外地,因此根本没有阅兵的条件,倘若以当时南京留守的军队来进行,反倒会有损复汉军的威风。
而这一点如今却已经不再成为问题,原本跟在宁楚身边的军队,就堪称十分精锐,除了禁卫师一部之外,还有主力第一师、主力第三师,堪称复汉军中的王牌军队,完全能够展现出复汉军的光彩。
当这四万人抵达木兰围场的时候,光是他们本身穿着的红色军服,就已经形成了一片赤潮,让人望去只觉得心惊胆战,特别是对于漠南蒙古诸部而言,他们很快就要意识到,光是复汉军眼前的这股兵力,就足够消灭他们一万次了。
“咚——咚——咚——”
复汉军中的一百面军鼓排成了整整三排,上百名鼓手手中拿着鼓槌,正在对着一面面蒙皮的军鼓进行十分有节奏的击打,在震撼而有力的鼓声中,复汉军各团各营迈开了步伐,用一种足够令人缭乱的速度,在木兰围场中排成了一排排整齐的队列。
尽管复汉军各师与主会场还存在一定的距离,那些坐在台上的漠南蒙古王公们,根本看不清复汉军的详细面貌,可是光从数万人的调动之中,就已经能够展现出他们的本身恢弘的气势,这使得蒙古王公们不由得心中一凛。
“阅兵开始!”
随着鼓声的停歇,枢密使宁忠义作为主持阅兵的元帅,在跟宁渝敬了一个军礼之后,便果断发布了阅兵开始的命令,而等候在台上的传令兵们,也十分果断地挥舞着手中的旗帜。
“轰隆隆!”
只听见阅兵台下摆放着的数十门火炮顿时齐齐发射,一阵清脆的巨响随后传来,只见天空中腾飞其数十颗黑点,随后一齐爆发开来,在空中渲染出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朵,看上去却是煞是好看。
在烟花绚烂之际,蒙古王公们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只听见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整整五百人形成了一个方阵,正踏着标准如一的步子,朝着将台方向走来,他们肩上扛着火枪,上面还带着一把寒光四射的刺刀。
没有人去介绍这一支军队,可是复汉军内部的人都知道,他们都是皇帝的禁卫营,也是全军中最为精锐悍勇的部队,根据复汉军相关的条例,在战场上没有立下个人二等功的情况下,根本没有资格参与禁卫营的选拔。
要知道,在目前的复汉军中,个人二等功几乎等同于在战场上斩杀敌军超过十人,才有机会获得,除此之外很难有别的可能性,因此每一个获得过个人二等功的士兵,差不多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来的。
果然,在禁卫营越发接近看台的时候,那些蒙古王公们才会越发感觉到惊讶甚至是恐惧,因为眼前这五百个穿着红色军衣的士兵,他们几乎踩着一模一样的鼓点,朝着这边行进,举手投足之间宛如一人,透出震人心魄的气势。
宁渝微笑地望着面前的禁卫营,心中多少有些感慨,在过去还带兵打仗的时候,他的亲卫营便是两把尖刀之一,倘若要撕开敌阵,一般都是由亲卫营和掷弹营来负担起这个重任,而他们的伤亡也都是全军之冠。
士兵们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崇拜,望着讲台上的宁渝,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每个人都接受过宁渝的接见,而他们每个人的性命也,早已经归属于皇帝陛下。
扎鲁特在心底深深感叹了一句,光从眼下的第一支军队中,他就已经看出了复汉军的不凡,这种来自体系的差异,几乎使得他再也没有任何自以为傲的东西。
在侍卫营通过了将台之后,很快又是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而他们却更加不一般,不仅身上穿着统一的红色军服,还同时都穿着板甲,腰间悬挂着四颗手榴弹,背上则背着雪亮的斩马刀,气势丝毫不输给前面的侍卫营,甚至他们眼中的杀气,要比起前面却还要更浓郁几分。
“太可怕了!”扎鲁特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