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jxr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妖怪茶話會 ptt-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 計蒙與女孩閲讀-cmu8l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这种肯定的语气……
莫名的让计蒙觉得有些火大。
再说,它为什么要知道人类的故事?!
……
“没关系,我告诉你。”
“算了,故事有些长。”
“还是不说了。”
计蒙:……
“简而言之,那个故事就是四个字。”
“恩将仇报。”
“唔,你现在也想这样做吗?”
萧骁眸色转深。
计蒙瞳孔急剧收缩,全身僵硬。
“咚~咚~咚~”
剧烈的心跳声敲击着它的鼓膜。
它冷汗涔涔。
四肢冰凉。
甚至连动一下手指,它都发现自己办不到。
……
“……叻叻~”
计蒙艰难的发出了两声笑声。
“怎么……怎么可能?”
“我……我就是……一时……太高兴了……”
“不小心……做的……有些过头了。”
“……抱歉。”
计蒙的气势彻底的焉了。
……
待发现萧骁大人眼里的金色褪去后,计蒙憋了一会终于缓缓的吁了一大口的气。
虽然脸色仍旧不是很好看-
也不知道是被吓的多一些?
还是因为自己在一个人类面前吃瘪多一些?
总之,计蒙暂时没有了动静。
……
萧骁发现女孩的手还伸着,微微弯了弯眉眼,“俞欣欣,你可以把手收回去了。”
“……啊?”
女孩呆呆的出声。
她一直处于有些、不、是非常懵的状态。
无论是被大哥哥轻易抹去的印记,还是刚才妖怪的爆发……虽然好像立即被大哥哥镇压了……
短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
萧骁看了一眼女孩的手,“一直举着,不酸吗?”
女孩愣愣的随着大哥哥的视线看向了自己的手。
不说还没有感觉。
一被大哥哥提醒了……
“酸。”
女孩老实的点头。
……
“那还不放下?”
萧骁失笑。
是刺激太大了吗?
这孩子怎么呆呆的?
……
“哦……”
“砰!”
“哎呦!”
女孩发出了低低的痛呼。
细细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
好痛。
……
看着揉着自己的手肘的女孩,萧骁微微摇头。
“还好吗?”
女孩手收的太快,手肘碰到了桌面。
由那一声响亮的撞击声可见女孩的手肘撞的不轻。
原来现实中也有这么笨手笨脚的女孩。
萧骁有些开了眼界的感觉。
他还以为这是只存在书里与影视里的角色特质。
再加上女孩那过份胆小的性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一个特别的女孩。
……
“……没、没事。”
女孩捂着自己的手肘,眼角隐隐有微光闪现。
……
女孩低下头。
面上、心里全是沮丧与尴尬。
好丢脸。
眼角余光瞥见自己空无一物的手腕内侧。
女孩伸手摸上去。
真的……没有了。
满腹的疑惑压下了女孩的尴尬与懊恼,她抬起头,“大哥哥,这个……”
她手掌朝上,露出自己的手腕内侧。
“没了……”
……
“嗯。”
萧骁微笑,“没了。”
“你跟它分开了。”
“以后,它不会再跟在你的身边了。”
……
“……”
女孩出神的盯着自己的手腕内侧。
呆怔的面色让人一时无法辨清她在想什么。
……
“不高兴吗?”
萧骁温声道。
“不希望跟它分开?”
……
计蒙一脸怪异的瞅了萧骁一眼。
什么话?
这胆小鬼巴不得它立即消失。
它也巴不得这个胆小鬼立即消失。
光是看着这个胆小鬼,它就满腹的火气。
……
女孩摇了摇头。
不是……
又摇了摇头。
也不是……
两次的摇头是不同的意思。
女孩自己都糊涂了。
……
萧骁的面上露出了几分若有所思。
“是吗?”
……
大哥哥似乎理解了她的意思?
女孩眨了眨眼睛。
“……我高兴的。”
“我一直很怕它。”
女孩的声音很低。
即使在安静的室内也让人听得有些不真切。
“……我第一次见到它……”
“那是奶奶的一个玉镯子……”
“我偶然翻出来的。”
“玉镯子上有裂纹。”
“不是很好看。”
“我出于好奇,把玉镯子带到了手腕上。”
“……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
“玉镯子碎了。”
“不。”
女孩微微摇了摇头,“是化成齑粉了。”
“我吓坏了。”
“根本不敢告诉奶奶。”
“回家后,我才发现手腕内侧上多了一个印记。”
“我一开始以为是脏东西。”
“洗了很久。”
“但怎么都洗不掉。”
“我尝试了各种办法。”
“然后我听到了……声音。”
……
萧骁了然的看了一眼计蒙。
是听到了计蒙的声音吧。
……
计蒙咧开嘴角,满是嘲讽。
当时它刚出来,它以为自己自由了。
开心的跟个傻子似的。
结果……
它发现它根本无法离开那个女孩太远。
想起那时犹如高空坠落的心情,计蒙带着几分恶意与故意的对萧骁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萧骁眉梢微扬。
倒也没有跟这只妖怪计较。
“啡啡~”
不过,腓腓却是满脸的恼怒。
小妖怪睁大眼睛狠狠的瞪了回去。
……
傲慢的人类。
计蒙没有在意腓腓的瞪视,对于萧骁的态度它捏紧了拳头。
这是不把它放在眼里吗?
它……它也没有办法。
计蒙泄气。
它打不过对方。
虽然没有实际的打过,但它心里其实是知道这一点的。
……
“……我转头……”
想到那时的惊悸,女孩不由得大声喘了一口气。
……
“没事了。”
萧骁安慰女孩。
他能理解女孩的害怕。
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妖怪……任谁都会被吓一跳。
若是当时出现在女孩身边的是类似腓腓这样的妖怪,女孩也许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帅气各有各的理解。
毕竟在有些人眼中,狰狞也可以称作帅气。
但对于可爱,萧骁认为,大部分人的认知还是很一致的。
……
“嗯。”
女孩两只手交握在一起,嘴唇隐约泛白。
“我当时吓坏了。”
尖叫声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她像是缺水的鱼一样,只是徒劳张着嘴巴。
“它好像很生气……”
她就更害怕了。
她以为自己要被吃了。
极致的惊悸下……“我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