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nkv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的鋼琴有詐 ptt-573. 想你的預備動作與前戲閲讀-5llzo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对于段冉来说,在忙碌了一整天之后,没有什么是比一声秦键的关心更让她心里感到舒服的事情了。
尤其在今天,舒心之外她还有点小踏实。
说实话她本有些担心对方今天会不高兴了,7个小时没有给对方发一条信息在她自己的记忆中都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此事说来也简单。
因为进入六月之后,段冉除了音乐会进入倒计时之外,其他专业课程的学习也越来越紧张,最近她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放到了这两件事上,这关系到她能否在这学期结束时拿到自己必须要拿到的学分。
学分又将直接影响到她计划提前毕业的愿望是否能如期实现。
所以一些时候尽管她很想和秦键说说话,但最后她都忍住了,大的主次问题上,段冉是不含糊的。
尤其是今天,下午从练琴到最后的走台,她连吃晚饭的时间都没有挤出来。
而且关于要开音乐会的这件事,她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告诉秦键,如果今天忽然提出来告诉对方“我今天要彩排,没时间给你回信息”,那她的小算盘就有可能面临落空。
晚上结束彩排之后,她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回到了公寓,在进门前给秦键发了一条信息。
对方的回复像是让她连日来的的疲惫一扫而空。
段冉脱掉鞋子,洗了个手,从布袋子里拿出了一块还未拆封的面包,这是她计划中的晚餐,只是没吃上。
她拿着面包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对方。
接着发了一条语音过去:“不辛苦不辛苦,我现在就吃!嘿嘿。”
发完语音段冉吐了下舌头,大概是因为有一些事情瞒着对方,她说完话有些心虚。
发完语音,段冉很不淑女的几口就把面包吃完了,刚喝了口水。
手机又亮了。
一条三秒的语音。
放开它:“怎么又是面包?你又要减肥?嗯?”
听着秦键调侃中又带着点点沙哑的关心,段冉哈哈一笑,继续用语音回复道:“是啊,你不是前几天还嫌我胖吗?”
三秒过后。
放开它:“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
秦键此刻的语气真不像开玩笑,段冉一笑,心道大傻瓜。
“我吃完啦,等我洗个澡,很快,你可别睡着啦!”
‘滴’的一声,语音发出,段冉把手机扔到了床上,转身去了卫生间。
床上的手机还亮着。
放开它:等等你怎么吃这么快你多吃点啊

上了床,段冉给秦键发去了视频请求,很快对方就接通了。
看着屏幕里的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孔,段冉多么希望此时就能在对方身边,一想到至少还要再等半年自己才能拿到演奏文凭,不由一叹。
“咋了?”视频里秦键问道。
段冉抿嘴,“想你了。”
接着段冉看到视频里秦键眼睛忽然瞪的老大,像是在做鬼脸,“哈哈,你干嘛呀,傻死了。”
愉快的视频电话就此开启。
一通电话大的时间真是不短,两个小时没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
琐事说的没完,不过其中正事也说了不少。
秦键给段冉科普了很多古钢琴的知识,段冉则是给秦键讲了不少关于大键琴的内容,这是她近来的一门选修课。
关于大键琴秦键一直都挺感兴趣,借着段冉的讲述他提了不少问题。
段冉:“后天学校里一场大舍甫南迪斯的大键琴肖邦专场音乐会,到时候我去现场录下来发给你。”
秦键当然有印象:“就是那个荷兰入围选手吗?”
段冉:“对,就是他。”
大概也是近来一周两个人也没怎么好好聊过天,专业上的事情聊完之后,接着就每天芝麻大的小事儿,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的那叫一个起劲儿。
段冉除了省略了要开音乐会的事以外,几乎把近来一周的每一件事情都给秦键说了一遍,其实也没啥,就是练琴吃饭睡觉上课写作业。
段冉:“我超级乖的。”
这话秦键肯定喜欢听,即便段冉不说他也知道,但这不影响当他听到这话时心里的那种快感。
“段冉。”
“嗯?”
“我明天去看你吧。”
“啊?!几点!”
耳机里突入其来的这么一句认真的话让段冉的小心脏一下快要跳了起来,她第一时间脑子里想到的竟然不是明天她要开音乐会,而是明天对方几点能到!
这这这这,段冉心里正犹如小鹿乱撞时,画面中那张认真的脸忽然变的戏谑了起来。
这让段冉意识到自己被对方戏耍了
“你骗我!”段冉哼的一声把摄像头切换到后置摄像头,对准了自己的脚。
耳机里接着传来了一阵,“哎哎哎,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哈哈,別生气别生气,快把摄像头切回来,你今天特别好看。”
听着耳边的话,段冉哧的笑了一声,接着佯嗔道,“你现在只配看我的脚~”
片刻。
“好吧,”视频里的秦键嬉皮笑脸的说道,“看脚也可以,不过能不能把你左脚旁边的内衣拿开,会影响我的注意力。”
秦键不说段冉还没注意到,不过她也没打算起身收拾一下,反正又不是别人。
而且床已经够乱了,最近她忙的每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哪还有精力再收拾。
不过乱糟糟的床给对方这么看着好像确实不太好。
段冉最后还是切回了镜头,“你就知道欺负我。”
“好啦好啦,我错了,別生气,你真好看。”
段冉最受不了的就是秦键有时突然一下就温柔了,本就没有真气,再加上对方这么一哄,心里那叫一个小甜蜜~~~
画风忽转的温情让时间的流逝再度加快。
快到凌晨两点一刻不知不觉到来。
———
两个小时后。
“睡吧,你明天还要早起。”秦键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他再不中止聊天,两个人能聊到天亮。
“好~”段冉知道自己该睡了,而且她知道秦键现在每天都要早起。
互道晚安,段冉放下电话,关上了灯,接着就闭上了眼睛。
到最后秦键都没有问她最近究竟在忙什么,这份信任即让她感动,同时
又让她心里有些愧疚,不过一想到半年后自己就能自由了,她便觉得心里好受了不少。
‘我明天去看你吧。’
临睡前,再次想了一下秦键的话,黑暗中的段冉,带着一丝小小的失落和甜蜜睡去。
是的,明天等待着她的将是她人生中的第一场音乐会。
虽然是为了尽快毕业而被迫提前举办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人生中并没有那么多有意义的第一次。


任何感情面前,人都需要一点点理智。
一通电话打完,秦键心里很舒服,也再没有半点毛躁
他觉得自己选择了一种合适的开场方式去化解了近日来积压的不良情绪,而且收获到的是一晚愉快。
试想如果一开始他上来就是一长串的质问,那此时此刻不知会以何种画面收场。
查完机票,秦键冲了个澡,接着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
从卑尔根到巴黎没有直达的飞机,所以他得在阿姆斯特丹中转一下。
两天的假期他确实得好好利用一下。
凌晨三点,秦键给廖林君的微信留了个言。
放开它:林君姐,贝尔斯音乐节的开幕式我就不去了,我要去一趟巴黎,路线和往返机票都已定好,两天后就回来,不必担心。
秦键离开的很轻。
他走出院落大门得时候只有一直坐在墙上看月亮的伊多注意到了他的离开。
伊多平静的目光一直送他到很远。
就在伊多感到有些困乏的时候,忽然院落里一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响起。
伊多望去。
一辆小车紧跟着刚才的那道身影的方向驶出了院落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