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xce优美都市言情 《近身兵王》-第2296章 兩國交兵,不斬來使閲讀-wloz8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
使者点了点头:“你应该很荣幸能够见到我。”
庞劲东听到这话,又好气又好笑:“我丝毫不感到荣幸,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挟持了人质,我现在就会一枪打死你。”
阿芙罗拉在旁边说了一句:“你应该不是裂颅者的真身。”顿了一下,阿芙罗拉补充道:“准确的说,我们面前这个血狮雇佣兵,并不是裂颅者的直接感染者。”
“我是通过远距离意识传递,通过我的手下,跟你们实现对话。”裂颅者点了点头:“真正被我感染的那个人,应该叫劳林,在你们血狮雇佣兵内部,还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庞劲东追问:“苍浩呢?”
“他很好。”裂颅者淡淡然的道:“我把他留在机场做客了。”
庞劲东听到这话,和阿芙罗拉对视了一眼,很显然,阿芙罗拉的猜测完全正确,苍浩自己并没有被感染。
裂颅者似乎并不在意庞劲东和阿芙罗拉最关心什么,顺着自己的思路自顾自说了下去:“因为我感染了劳林,你们对机场的任何反攻行动都无法进行,否则可能会伤害到自己人,用你们地球人的话说——投鼠忌器。”
庞劲东不耐烦的道:“直接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们双方的战争已经持续一段时间,都蒙受了巨大损失,让我们结束这一切吧。”裂颅者说到这里,表情怪异的笑了笑:“我是为了和平而来。”
庞劲东冷笑一声:“真正的和平就是你们滚回自己的空间。”
“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裂颅者缓缓摇了摇头:“由于我感染了劳林,苍浩还成为了我的俘虏,所以我现在占据绝对优势。和平解决这场争端,就是你们必须答应我的条件,对我做出足够的让步,否则代价你们将会难以承受。无论苍浩还是劳林,其中任何一个人的死,都会给你们带来沉重打击。”
阿芙罗拉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句:“你什么条件?”
裂颅者好奇地打量着阿芙罗拉:“你……又是谁?”
“阿芙罗拉,契卡的领导者。”
“我不知道你是谁。”裂颅者摇了摇头:“我也不关心。”
似乎阿芙罗拉在亚丁之魂那里没什么存在感,但这反而让阿芙罗拉非常高兴,因为阿芙罗拉非常不愿意让别人了解自己。
庞劲东冷冷的提出:“说你的条件吧。”
“首先是必须把马拉喀什让给我们……”裂颅者果然开出条件:“我知道那不是你们的土地,你们没有权力做出决定,但这也没关系,我必须要你们做别的什么,只要把作战部队撤出就行了。接下来,我们会用自己的方法,占领马拉喀什这个地方。”
庞劲东冷笑着说道:“没有了血狮雇佣兵,也就没人能有效阻止你们了。”
“非洲那帮原始人当然没办法组织我们。”裂颅者就像很多地球人一样,竟然满满的种族歧视:“第二个条件是把运河城让给我们。”
“你说什么?”庞劲东一惊:“你连运河城都要?”
“从我们达成协议的时候开始,你们所有作战部队必须撤离运河城,当然你们愿意把人撤走也可以,我无所谓。”裂颅者似乎不太善于控制人类的面部肌肉,所以表情总是看起来非常怪异:“就像马拉喀什一样,我们会彻底占领这里。”
庞劲东冷冷的质问:“你知不知道我为了建设这座城市付出多少心血?”
“所以我非常感谢,你留下这么一座宏伟的城市,可以帮助我们建立自己的文明。”裂颅者对此当然非常清楚:“我们将要建立自己的文明,而这是需要基础的,你提供给了我们这个基础。”
庞劲东提醒道:“你先别急着庆幸,我可没有同意。”
“你必须同意。”裂颅者颇为得意:“如果你拒绝的话,那么你一生最重要的人,你的徒弟就会永辞人世。”
庞劲东意味深长的问道:“难道你没考虑过我会牺牲苍浩?”
“你不会的。”裂颅者坚信自己的判断:“你们是一种感性动物,而不是理性动物,你们在作出各种决定的时候,更多的考虑各种感情因素,而非完全依据理智。这就是我们跟你们最大的不同,我们是完全依靠理性左右行动,只做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这我倒是领教过了。”庞劲东讥讽的道:“从你们出现在地球开始,不但疯狂屠戮地球人,而且面对我们的攻击,也毫不犹豫的上来送死。当然了,这些炮灰都是你们的底层成员,像你这样的高级成员才不会冲锋在前。”
“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出现这种阶级上的不同,你们地球人也一样,当血狮雇佣兵在马拉喀什发动一轮轮进攻的时候,我并没有在其中看到你或者苍浩的身影。这就是阶级差异,我们这样的上位者负责决定整个组织的发展方向,而无论怎样发展都需要有很多人牺牲,那些底层成员就是用来牺牲的……”裂颅者毫无同情,不只是漠视人类的生死,连同族也不当回事:“当然我们双方也不完全一样,你们总是对底层成员充满怜悯,希望减少他们的伤亡。我们却毫不在乎,我说过我们是一种高度理性的动物,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计成本,所以你们面对这场战争几乎没有优势可言。”
庞劲东没说话,因为裂颅者说的事实,亚丁之魂那种疯狂的自杀式进攻,没有任何一支地球军队可以做到,或许除了二战期间的东瀛人。
“我们有足够的数量,可以长久把战争进行下去,就算没有苍浩和劳林这两个俘虏,你们也没有把握把我们从地球清除。”裂颅者缓缓摇了摇头,又道:“所以,我建议你答应我的条件,给我们双方换来永久和平,从此以后不需要再有任何牺牲。”
庞劲东冷冷的告诉裂颅者:“你刚才说的没错,人类确实是一种感性动物,但这不等于我们没有理性,更不等于我们不会去牺牲自己。”顿了一下,庞劲东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了一句:“你已经触动了我们的根本利益,在这种情况下……”
庞劲东本来想要告诉裂颅者,苍浩愿意自我牺牲,而他庞劲东也不愿意用自己毕生的心血,换来这一份屈辱的和平协议。
然而,还没等庞劲东开口说话,阿芙罗拉抢先提出:“你的条件我们全盘答应!”
裂颅者有点意外,没想到自己的要求这么快就被同意了:“那就好。”
阿芙罗拉问:“你还有其他要求吗?”
“暂时没有。”裂颅者更为得意:“我本来可以好好敲诈你们一笔,但你们可以提供的任何东西,对我们的文明都没有太大的作用。”
阿芙罗拉轻呼了一口气:“马拉喀什和运河城全交给你了。”
庞劲东很是不高兴:“我还没答应呢。”
阿芙罗拉瞥了一眼庞劲东:“你必须答应。”
“哦,对了,我突然想到第三个条件……”裂颅者果然开价了:“我知道你们拥有对抗我们的武器,你们必须停止运行武器生产线,并且将现役装备封存。我会派人在现场监督,只有你们真正执行了这些要求,我们的和平协议才算真正生效。”
庞劲东听到这话,额头青筋暴起,已经怒不可遏:“你这是要从根本上解除我们的武装,从今往后我们对于你们,毫无抵抗能力。”
“既然双方已经达成和平协议,你们也不需要有任何抵抗能力,我们将一起享受和平,武器已经没什么用了。”裂颅者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或者更应该说歪理邪说:“你好好考虑一下师徒感情吧!”
庞劲东掏出枪来对准了裂颅者:“你信不信我现在一枪打死你?”
“你们地球人有一句话——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裂颅者很是无所谓的看着庞劲东的枪口:“更重要的是,你手中的武器根本无法杀死我,我的本尊并不在你的办公室,你只能打死一个对我无足轻重的手下。”
庞劲东的手腕微微有些颤抖,这是因为愤怒,不过庞劲东最后还是没扣动扳机,因为确实是没什么用处。
阿芙罗拉本来想要直接答应下来,可看庞劲东的样子随时都能暴走,阿芙罗拉也不敢擅自决定什么:“你的要求实在太苛刻了,我们不能马上答应,需要研究一下。”
底波拉刚才没出声,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了:“所有这些要求,都不是在场这几个人能够决定的,,牵扯到很多方面的利益,我们必须要跟这些方面进行沟通。”
“那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裂颅者似乎猜到大家会这么说:“希望你们最终做出对大家都有利的选择。”
“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阿芙罗拉告诉裂颅者:“我们可以建立通讯联系,我们这边有任何进展,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你们给苍浩的手机打电话就行。”裂颅者冷冷的道:“现在派一辆车把我送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