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5g7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八章:控罪交易(求收藏,求推薦,求月票)第二更求月票!!看書-kbxnm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得了,这帮家伙基本上全在楼梯口。那就好说了。
就在那人用毛毯装着武器弹药消失在拐角的时候,凯放下了阁楼的楼梯,身子无声无息的从阁楼上走了下来。他拔出肋下的支Kimber LAPD SWAT Custom II型手枪,也就是金伯公司生产的改装政府型1911手枪,口径均为.45ACP,标准弹匣容量8发。手感不错,后坐力也小,命中率稳定,枪口初速度非常不错,射速也快。除了射程捉急一点没有其他的缺点。
但SWAT本身就是城市特种作战部队,大多在室内作战,对射程没有太高要求,所以这款CUSTOM TLE I刚刚好满足SWAT的要求。
给枪口装上消音器,凯就摸进了刚刚那个受伤匪徒进入的房间。
凯从房间门口用夹角视野扫视了下房间内,黑暗的房间里没人,只有卫生间里传来水生和痛叫声。看样子他们在卫生间。
“法克!你轻点!不要我没被警察打死,反倒死在你手里了!”受伤的那个匪徒,靠在浴缸边上,身上**,他的肩窝上中了一枪,看样子子弹留在了体内,没有形成贯穿伤。
可实际上这种伤势才最难处理,肩窝这边有关节有骨头,子弹射进去,如果卡在哪还好一点,取出来就行了,最怕的就是击中了骨头,弹头碎裂,或者直接卡在关节里。一旦那样,最好最好的结果也是受伤的手臂废掉,如果运气不好碎掉的弹片刺进了动脉,不及时救治,那必死无疑!
“闭嘴!”另外一个匪徒,满头大汗的用一把小刀割开受伤那人的皮肉,然后用一把镊子轻轻的在伤口中搅动。
“啊!!!!!”受伤的那人一开始还会故意说点俏皮话,用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现在,他痛的脸话都说出来了。终于帮他治伤的那个匪徒的镊子在肉里终于碰到了子弹。这货也是真的蛮,压根没在意伤者的情况,直接用另外一只手拿着钳子就从血肉中夹出一小颗金属。
受伤的那位,这会儿已经华丽丽的昏迷了。
看到同伴昏迷,那个客串医生的匪徒,并没有惊慌,他扒开伤者的眼皮,发现还活着,就没再管了。而是从边上拿起一罐烈酒,就那样直接倒在了伤口上!
然后昏迷的那个家伙,又被痛醒了!
“闭嘴!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动,我现在给你止血!”
“啊!!!混蛋,你来试试!”那个受伤的匪徒虽然极力忍耐,可还是痛的哇哇乱叫。
可惜,对面的同伴压根不在乎这个,只是拿着烈酒不断的给他冲洗伤口……
“妈的!我好像出现幻觉了……”痛啊痛的,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的原因,那个受伤的匪徒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幻觉?妈的是你之前嗑药了吧?”给他裹伤的匪徒压根没在意同伴的胡言乱语。
“啊?我嗑药的时候,怎么会看到警察呢?”那货也是痛的意识模糊了,居然开始说胡话了。
“警察?外面到处……”客串医生的匪徒还准备呛同伴一句,可话说道一半愣住了,特么的,感觉到了不对劲,背后有人。
他刚刚转身,就感觉到脖颈后面一震,接着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他最后开始看到了背后的人,那是一个穿着警察战术背心的男人。
‘还真特么有警察!’
这是他心底最后一个念头。
这个警察自然是凯。
凯一开始原本打算给这俩人一人一枪了事,可看到那个家伙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把自己同伴救回来,凯就觉着,别人好容易救回来,自己咔一下给干死了,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所幸,凯也没想过把他们全杀了。毕竟他还需要这些人的口供和情报。之前在伊莎贝拉那里凯并没有得到‘模仿大师’‘女忍者’和‘变枪男’的讯息,很早之前就说过,‘先知’莱斯利并不是真的先知,他的能力并不稳定,所以关于那三人的信息一点没有。
只能用笨办法了,从活人身上下手!
总之,凯心软了。
他放过了两人。
“算你们运气好!”凯用塑料手铐将两人铐住丢在了卫生间。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向楼梯口。
其实接下来没啥好说的。
被前后夹击之下,他们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
当夜,总共有十三人死于枪战,四人被捕!
……
凯战绩让一众警局高层都喜不自禁。
没别的原因,这十七人每一个都罪行累累,其中大部分都受到几个州的通缉和联邦通缉。
其中四个活着的匪徒有三个是被FBI通缉的重刑犯,每一个人都有超过六位数的悬赏金。
当然对洛杉矶警方来说,悬赏金都是次要的,主要是面子!
不过,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就像凯之前想的那样,还不够!
最近洛杉矶实在太乱了,这让很多大佬都对此非常关注。洛杉矶不是芝加哥,芝加哥乱就乱了,反正都上百年了,芝加哥的治安什么时候好过?
可洛杉矶不一样。
和那些工业发家以及那些以金融发家的城市不一样,洛杉矶的经济和它的城市形象有着巨大的关系!
洛杉矶是美国重要的工商业、国际贸易、科教、娱乐和体育中心之一,也是美国石油化工、海洋、航天工业和电子业的主要基地之一。洛杉矶还拥有许多世界知名的高等教育机构,比如加州理工学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州大学、佩珀代因大学等。
其中洛杉矶的服务业,如律师与审计事务所、管理与技术咨询机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等中高端机构中,仅在洛杉矶一个城市就雇佣了近20万人,就业人口年均增幅约6%。该部门增幅高于美国的其他大城市,如纽约、费城、底特律和波士顿等。服务业带来的经济产值约占全市经济的30%。
还有移民,洛杉矶移民众多,新移民的大批到来,带来了大量资金,加强了其作为美国西部经济、商业和金融中心的地位。
另外还有旅游业。
而这些东西就需要良好的城市形象来作为基础!
当年洛杉矶大暴动,为什么会那么出名?还不是因为它发生在洛杉矶,这给洛杉矶的城市形象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洛杉矶政府一直都在避免这种情况的再次发生。
所以对于这一次的帮会战争,洛杉矶政府非常重视,他们必须遏制这种情况的继续恶化。
怎么遏制?
当然是让战争的双方明白,他们头上还有一个庞然大物盯着他们,让他们老实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洛杉矶警局会这么有魄力,直接让一个外来户空降西区重案组组长的原因!他们需要一个强硬派警方代表来告诉那些黑帮,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哪怕对方是金并!
“你们知道你们要面对的是谁吧?”费格斯吊着胳膊,一脸冷笑的看着眼前的警察。好像对自己的现在的遭遇一点都不担心。费格斯就是那个被子弹射中肩窝的幸运儿。但相比于其他存活的人,他又不太幸运。
那颗子弹射中了费格斯的肩关节,虽然弹头没有发生碎裂,但他的骨头却碎了,这意味着就算他的肩膀治好了,也会留下永久性残疾,他的左臂会永久丧失百分之35到百分之60的功能,勉强能应对日常生活,但没办法做重活,更别提开枪了。
凯坐在审讯室内,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审讯的事凯交给了查普。
“我们当然知道。你们都跑到西海岸开趴体了,我们怎么可能不对你和你背后的老板做调查呢?”查普比他更像痞子,只见他拿起桌子上的资料一脸恶意。
说老实话,查普第一次看到金并的资料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这位原名威尔逊·格兰特·菲斯克,现在被大多数人成为金并的超级大佬,最近几年势力发展极其凶猛,而且其手段高超,无论fbi还是dea、irs都拿他没办法。金并把自己藏得很好,一直在暗中操纵着手下越来越庞大的犯罪集团。他主要的地盘是纽约,但其势力触手已经在向全国延伸。
所以,他才在黑团伙中得到了kingpin的尊称!意指霸主和主脑大人,并不是他姓金名并。
查普将卷宗扔到桌子上。
“你当我们警察是吃干饭的?看看,你们老板的底,我们一清二楚。”
可没想到费格斯却轻蔑一笑。
“你以为你们真的清楚金并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吗?”
说完就闭着眼睛,不在说话。他不傻,警察知不知道金并的底细和他有什么关系,反正只要不是他透露给警察的就行。相比出卖金并,他更愿意坐牢。
倒不是他有多忠诚,他只是一个杀手,讲忠诚就显得可笑了。
但他可不想连坐牢的机会都没有。
“你应该知道,单凭你的罪行,哪怕是在加州,也足够你做上几百年的牢!可只要你肯和我们合作,我们可以和达成交易,换一个身份,去一个谁也不认识你的地方,自由自在的过一生,难道不好吗?”
这一次洛杉矶警方非常大方,给出的条件非常优厚。连费格斯这样的重刑犯,他们也愿意进行交易。
这样是凯非常不喜欢美国司法体系的原因。
常常看美剧的人都会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美国司法体系是可以和罪犯做控罪交易的。
控罪交易指的是检方和犯罪嫌疑人达成某种协议,犯罪嫌疑人以自愿认罪来换取较轻的处罚。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米兰达宣言,就是那句有名的‘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不保持沉默,那么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用作为你的呈堂证供。你有权在受审时请一位律师。如果你付不起律师费的话,我们可以给你请一位。你是否完全了解你的上述权利?’
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被讯问时,有保持沉默和拒绝回答的权利。
如果警方在逮捕嫌疑人时没有做出米兰达警告,那么就将视嫌疑人的口供为非自愿口供,而不能作为证据。
不过米兰达警告确实将会导致这样一种后果:即嫌疑人自始至终保持沉默,不说话,不认罪。
经常看美剧的朋友,可能会看到过有人在庭上或者面对审讯时,动不动就说:“I take fifth”,意思就是“我引用第五修正案”,即“我保持沉默”的意思。
这就非常被动了。
于是这就衍生出了控罪交易。
这在凯看来,是一种非常‘懒’的态度。控罪交易的确可以让警方、检方以及法院省去大量时间,提高效率,减少司法成本。可相应的却会给很多犯罪分子逃脱法律制裁的机会。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转做污点证人,换取无罪开释。
制裁一个罪犯,却要放过另外一个。
当然这种事角度不同,看法也不同。只是就凯个人而言,是不喜欢这种交易的。
可这么好的条件,却只换来了费格斯轻蔑的斜视。
对费格斯来说,对金并的恐惧超过了对自由的渴望。
查普对他这样的态度非常不爽,于是一把抓住费格斯受伤的肩膀。
“我觉得你需要好好的考虑下我们的提议。”
没想到,费格斯哪怕疼的冷汗直冒,却依然冷笑着看着查普。
“我有权保持沉默。去死吧,死条子!另外,给你们自己准备好棺材吧!金并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查普脸色一变,就想对费格斯动粗。
凯却拦住了他。
“我们是警察……不能刑讯逼供。”凯笑眯眯的说道。
查普看了凯一眼,狠狠的放下了手。查普知道凯的意思,这件事惊动的人太多了,真要玩那些把戏,麻烦绝对不小。
“但我同事的话你真的需要考虑一下。和我们合作对你没坏处。”
费格斯疼的直打哆嗦,可偏偏嘴硬的很。
“呵呵,我就算坐牢也不会说的。坐牢,至少我还可以活着,可出卖金并?”费格斯摇摇头。“我觉得牢里挺好。”
“不不不,牢里一点不好。”凯摇摇头,说道:“据我所知,我们洛杉矶警察之中也有不少败类。”
费格斯看着凯,不明白他的意思。
凯没管他,自顾自的说道:“就比如我们的前任重案组组长,他就是个黑警,而且和洛杉矶黑帮合作,结果被你们给杀了。我想你应该清楚吧?”
费格斯冷眼看着凯。
“虽然他被杀,可警局还是有一些败类没有被挖出来。这很糟糕。”凯微笑的看向费格斯,费格斯的脸色则越来越白。“看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对,你们被抓的消息应该传出去了。我收到消息,说不少人等着在监狱里和你好好相处。对了,还有一件事,你们大概率会在洛杉矶服刑。”
说完,凯就打了个哈欠。
“走吧查普,我们吃个早餐,然后我需要睡一觉了。我已经连续两个晚上没睡觉了。”
“好的!”查普冷笑着看着费格斯,然后非常恶意的笑道:“洗干净屁股吧,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