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5z4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超級生物兵工廠笔趣-第627章 猜花瓣鑒賞-xbre5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陆小凤似乎也不怕丢人,同样是拍出一锭银子。
那庄家有些无语的开口道c“两位客官,这二楼的赌局最低也要一千两一注,两位这……”
言下之意,自然是没办法让林寒和陆小凤玩了。
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花满楼却开口了。
“你看看这块扇坠值多少钱?”
花满楼面色不变,举起手中的扇坠开口问道。
而庄家则是眼中一亮,拿着玉佩仔细的看了几眼,随后才开口道:“这可是稀有的佛手翡翠,市价一万两!”
花满楼微微点头,随后开口说道:“那就算五千辆银子,我请这两位公子帮我赌一把!”
一句话,让周围的众人都是看向了花满楼。
在这里赌的,都是非富即贵,谁也不差几千两银子,只不过像花满楼这样大手笔的,却也没有几人能够如此。
而陆小凤则是微微一笑,看了眼林寒,随后才开口问道:“你不怕我输吗?”
花满楼则是毫不在意,开口低笑了一声,才开口道:“输了算我的,两位请……”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林寒开口一笑,接过花满楼手中的扇坠,看了眼陆小凤,开口问道:“红色,你看如何?”
陆小凤点头道:“正有此意!”
两人当即不在多说,只是把手中扇坠押在红色区域。
而另一边的庄家看到两人放好玉佩,眼中闪过几分喜色,随后才高声唱到:“买定离手,现在开始!”
一句话,旁边的仆人就取出箱子中的各色乌龟,放置在赌桌上的跑道中。
而这几只乌龟,也都是受过训练,刚刚落地,就开始缓缓的朝着前面爬去。
一时间,周围押了钱财的赌徒都是高声疾呼。
“绿色,绿色,快看我押的额绿色……”
有人看到自己押中的乌龟领先,就忍不住的兴奋了起来。
而剩余的人,则是不断的为自己押中的乌龟加油打气。
然而林寒和陆小凤所押的红色乌龟,却始终都是慢吞吞的。
红色的乌龟,此刻已经落在了最后,甚至比其他的乌龟要差上半个身子。
“快!快!”
陆小凤也抬头看去。
“快看,咱们的乌龟加速了!”
就在众人惊呼的时候,一直专注的看着赌局的司空摘星喊了一声,让众人都是看了过去。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红色乌龟似乎猛的热情高涨,不过是短短瞬间,就已经超过了第三名的黄.色,似乎还准备用更快的速度向前蹿去。
“快!快!别让他超过!”
有个带着绿色面具的人看到自己的乌龟被超过,忍不住的拍向赌桌。
也恰恰是在这个时候,红色乌龟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那人瞬间又是惊喜的开口喊道:“快!快,把他们全都追上……”
也正是在这周围赌徒的高呼之中,林寒敏锐的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刚才拍桌子的那人,此刻手上青筋暴起,似乎还在微微颤.抖。
而在林寒精神力的感知之下,这带着绿面具的人的内力犹如丝线一般,顺着手掌跟桌子的触摸缓缓的朝着赌桌蔓延,最后加持到了自己的那只乌龟上。
非但如此,那犹如发丝般的内力,还不断的缠向其他的乌龟,让剩余的乌龟速度都慢了下来。
这绿面具,赫然是在用内力作弊,只不过此人的内力极为隐蔽,旁边的众人竟然无人察觉。
“小寒,有古怪!”
旁边的柳若馨也眉头轻皱,只不过抬起头后,却发现不光是林寒,就连陆小凤和花满楼,也都是微微皱眉。
到现在,也只有司空摘星,此刻仿佛是毫无察觉,还在高声大喊着加油。
看到这一幕,林寒的脸上浮出几分冷笑,朝着陆小凤微微点了点头,林寒的手指也轻轻的搭在了赌桌上。
冰玄劲悄然发动,带着丝丝寒意,顺着桌面缓缓蔓延。
一瞬间之中,场中的四只乌龟似乎都慢了下来,而红色乌龟虽然还保持着原本的速度,但是却始终比其他的乌龟快了一线。
而另一边,原本那个用内力作弊的绿面具,在看到林寒的动作之后,却也冷哼了一声,手上的青筋暴起的更加明显,整个人也死死的盯着林寒。
非但如此,旁边有两人仿佛是和此人相识,此刻看到事情不对劲,都是悄无声息的走到此人的身后,手掌贴在对方的背后,一道道内力就犹如泉涌般的加持了过去。
而林寒却始终面色不变,仍旧是一根手指搭载桌面上,甚至连看都没有去看对方一眼,只是看着红色乌龟慢慢的超过其他所有的乌龟。
“狂妄!”
那人低喝了一声,周围的六七人都是上前一步,皆是把手掌放在此人背后。
一时间里,这些人的内力汇聚在一起,犹如洪流般呼啸而来,甚至于整个卓思,都开始微微颤.抖。
而这一次,也终于让林寒抬起头了头。
只不过林寒的目光,却只是落在那绿面具的手上。
那人的手上,此刻已经开始出现了一层蒙蒙的白雾,仿佛是寒霜一般,更让人诧异的是,此人的手上还不断的冒着白汽,仿佛是大雪天一般。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寒冷的感觉,也让那绿面具整个人的身上开始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寒霜,在他身后那些帮助他传输内力的人,也全都是被冻的牙关咯咯响。
陆小凤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林寒,不过在目光深处,却依旧多了几分的忌惮来。
他可是和林寒交过手的,只不过他却没有想到,从上次交手到现在,这才没有太长的时间,林寒的实力竟然就已经如此的强悍。
那个绿面具,其实力已经达到了先天中期,原本是和林寒相同的,在加上其背后那几个人,恐怕对方的内力数量远远超过林寒。
然而即便如此,林寒凭借一己之力,不光是把对方的内力直接压制是能够用内力反攻过去。
#由此可见,林寒内力的精纯~、度和特殊的属性,都有着碾压同级的水平。
ǐ但是陆小凤不知道的是,林寒一身内力有百年之久,单从他一人的数量上虽然比不上对面的六七人的总和,但是对方可是一个接一个传输内力的,内力在传输的时候肯定会有消散,所以这又怎么可能比的上林寒自己体内的百年内力呢。
而此时,另一边的花满楼他虽然看不到,但是感官却异常敏锐,此刻同样发现了林寒的实力,脸色的表情也情不自禁的微微动容了一些。
而到了此刻,原本一直喊加油的司空摘星也终于是反应了过来,有些惊讶的看着林寒,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对面的绿面具的几个人,可是连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却始终是无法夺回对赌局的控制权。
在赌桌之上,红色乌龟也终于是缓缓的走到了终点!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林寒的手指从赌桌上拿起,而另一边的绿面具几人,却依旧是保持着原本的姿势。
旁边有和那几人认识的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分开几人,另一边的陆小凤则是开口笑道:“你最好是等一会在动,否则的话,小心把他们弄骨折了!”
周围的众人都是一愣,忍不住的看了过去,到了此刻,他们发现,那绿面具的手,已经被硬生生的冻在了桌面上,而他身后给传功的所有人,都是被同样被冻在了一起。
偏偏这些结冰的地方,只有他们的手,此刻那绿面具几人,更是满脸惊恐的看着林寒,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声张反抗。
而另一边的庄家,咋则是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眼林寒,随后才高声道:“这位客官,这一次,您赢了!”
旁边的众人都是有些胆怯的看着林寒,这里面的可都是武林人士,这些人也同样知道,刚才的事情所代表着什么。
那绿面具一伙人,极有可能就是和这极乐楼勾结在一起故意引诱其他人下注的,可是面对林寒,这些人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以至于现在那庄家不得不宣布林寒获胜。
“赢了?这么多!”
旁边的司空摘星大笑一声,一把把所有的金饼筹码搂在怀里,忍不住的大笑道:“太多了。太多了……”
也是在司空摘星大喜过望的时候,林寒的目光却放在了那庄家的身上。
此刻的庄家,低声对着旁边的人说了几句,就有人急匆匆的离开,显然是去找这极乐楼的老板汇报情况了。
对此,林寒也只是和陆小凤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没有声张,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到了现在,恐怕对方已经注意到了他们几个人。
而周围的其他赌客,在看到赌局结束之后,也都是三三两两的离开,没多久,场中已经只剩下林寒几人。
而此刻,极乐楼的仆人已经把一应金饼筹码都摆好,全部放在了林寒和陆小凤的身前,连花满楼的哪一块扇坠,也一并送了过来。
看到一堆筹码,林寒就开口笑道:“多谢这位公子刚才的慷慨,这扇坠,就算做彩头,物归原主吧!”
花满楼则是摇了摇头,开口轻笑道:“没有输,就是皆大欢喜了,其他的我不要,我只要我的扇坠就可以了!”
陆小凤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花满楼,开口笑道:“好!既然你这么大方,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那庄家再一次的返回,人还没到,声音就传了过来:“恭喜几位公子,不知道几位有没有兴趣到三楼去看一看?那里的赌局,可是更加的刺激!”
林寒点了点头表示无所谓,而看到林寒答应,柳若馨自然也不会反对。
至于陆小凤则是开口笑道:“既然来了,如果不上去看看,岂不是太可惜了吗?”
说完之后,陆小凤又是看向花满楼,开口问道:“不知道阁下以为如何?”
花满楼面带笑意,低声说道:“既然如此,自当奉陪!”
只不过旁边的司空摘星,此时却有些不舍得看着一大堆的筹码金饼,把陆小凤拉到一边,低声道:“喂,你要是上去全都输了,到时候我还怎么玩?”
陆小凤笑着低声说道:“你找个机会,去看看极乐楼的主人在哪里,如果能够探查到对方的身份,那就更好了!”
微微停顿之后,他才继续说道:“我觉得此人绝对不简单!”
司空摘星则是一愣,这才是想起来陆小凤和林寒此行前来的目的,看了眼不远处的林寒,又看了眼陆小凤,他才低声道:“好,看在盗圣和你的面子上,我就帮你们一次,不过,下一次你可一定要让我赌个够!”
“放心吧!”
陆小凤拍了拍司空摘星的肩膀。
而司空摘星则是拿过几块金饼子,看着林寒开口道:“三楼我就不去了,我还是到一楼去玩一会吧!”
林寒点了点头,他虽然不知道陆小凤跟对方说了什么,却也知道司空摘星这是想要创造机会去探查其他的秘密。
看到司空摘星离开,那庄家才再次看向林寒几人,开口笑道:“几位公子,请……”
林寒几人也不在犹豫,跟在对方的身后,朝着三楼走去。
相比较一楼二楼,三楼更见的安静,而房间之中,也仅仅只有一张桌子,除此之外,整个房间里的桌椅板凳,甚至于地下铺的毯子,全都是名贵无比,皆非凡品。
刚刚踏入其中,一股扑鼻的想问就迎面而来,让人忍不住的心旷神怡。
“好香的房间啊!”陆小凤开口叹道。
花满楼则是摇了摇折扇,随后才开口问道:“香炉里燃的,可是龙诞香?”
“公子果然内行!”
那带路的庄家笑了一声,随后开口介绍到:“此香为百年沉香,一片,就要纹银百两!”
众人都是凛然,这房间里仅仅是点燃的香都已经如此名贵,其他的用具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只不过林寒却对这些东西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开口问道:“一楼是筛子,二楼是赛龟,不知道这三楼是赌什么?”
那庄家对着林寒微微躬身,态度恭谨:“这里的赌局不像楼下,是清单高雅的赌法,几位公子,可瞧好了!”
说罢,他转身朝着房间中的一处屏风开口大声道:“请无艳小姐!”
随着此人的喊声,屏风后响起一阵丝竹乐声,更有几个面容姣好的侍女分列两侧,恭敬等候。
这一个排场,倒是让陆小凤等人都是微微一愣。
而随后,则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明眸皓齿,顾盼之间,可谓是风.情万种。
人还未到,就有一股香风扑鼻而来,只不过其中的味道,却让林寒感到有些熟悉。
林寒倒还好,陆小凤可是眼睛都看直了。
只不过即便是林寒没有多看,旁边的柳若馨也忍不住的轻轻拧了他一把,口中更是低声啐道:“不准你看这个狐狸精!”
林寒无奈。
也是在这个时候,无艳已经款款而来。
到了林寒几人的身前,就是盈盈一拜,开口低声道:“无艳拜见几位公子!”
一礼之后,她的目光才看向场中几人,微微停顿,才开口问道:“几位公子,不知你们可否把面具取下来?”
“好啊!”
陆小凤一口答应了下来,口中亦是笑道:“我也觉得带着面具跟人说话有点不礼貌!”
看到陆小凤摘下面具,林寒几人自然也都是毫不迟疑。
而无艳的目光也扫过几人,看到林寒、陆小凤和花满楼时,目光中的微微闪过几分风.情,只不过在看到柳若馨的时候,却是明显的愣了一下。
定了定心神,无艳才再次开口问道:“不知道在下能否知道几位公子的尊姓大名?”
“在下陆小凤,四条眉毛的陆小凤!”陆小凤率先开口。
而无艳则是轻笑一声,仔细的盯着陆小凤看了几眼,意识笑道:“果然是四条眉毛!”
“在下花满楼!”
“在下林寒!”
“在下柳若……男!”
柳若馨一愣,差一点就说出自己的名字。
而无艳则是深深地看了眼柳若馨,却并没有去拆穿对方,只是重新看向林寒,开口介绍到:“四位公子,极乐楼三楼的玩法,一向是无艳来决定的!今天的赌局,名字叫做天女散花!”
“天女散花?”
听见名字的陆小凤有些疑惑。
而无艳则是吩咐了一声,就有侍女端上几个盘子,盘子之中,则都是放满了鲜嫩的花瓣。
无艳则是捻起其中一片,开口笑道:“赌法也很简单,就是让四位公子猜一下,这些花瓣,是单数还是双数?”
一时间,众人都是看向柳若馨,而柳若馨则是有些无语,她没有那么多的银子,也没有像花满楼那样值钱的扇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