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8vy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 給您添蘑菇啦-361 誰又不是個神經病呢讀書-xvpj4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什么叫专业。
就是不管环境如何,心态怎样。
一旦要做什么。
就一定能做什么。
行走在俄文楼中的李峥,身上就迸发出了这种专业的气质。
无论是林逾静的唔唔咿咿还是来来走走。
无论是莫念大哥的起起伏伏还是分分合合。
他都已甩落脑后。
现在,他的眼里只有目标。
迎接问询,立项,将自己的才华付诸实践,做出人生中的第一个成果。
不经意间,他扫视一遍科学边际的四位同志。
不专业,很不专业。
常刻晴比往日还要冷傲,领袖的关注点始终在莫念身上,林茉茗则陷入了懊恼,似乎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才气走了林逾静。
只有莫念,这个最该被繁杂所折磨的人,反倒是看起来最冷静,最专业的那个。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最核心的那个。
对其他人来说,这次的课题只是熟悉和练手,只要莫念不掉链子,课题本身倒是不会受太大的影响。
只是,之前最敬畏的学姐,现在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心事。
坐进会议室后,李峥看着一声不响整理材料的常刻晴,终是忍不住问道:“学姐,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
“那就好。”李峥笑叹道,“话说我一直没想明白,学姐怎么会甘愿加入我们新生的课题呢?就算加入,按理说也该由你来主导的,但你很自然地就把主导权让渡给我了。”
常刻晴眉色微微一抽。
因为你渣啊,帅渣帅渣的!
李峥也并没有等她的回答,只是自顾自挠着头道:“我当时就很奇怪,你明明是院学生会的会长,做起事来怎么会这么没有权力欲,而且还这么不爱出风头,如果你是这样的人,又为什么要竞选学生会长呢?”
常刻晴眉色又是一抽。
因为这样才有机会认识很多学弟啊!
“所以,也许,有可能。”李峥轻轻点头道,“你根本就不是那种冷眼旁观的人,反而比谁都热情,比谁都想让一切好起来,为此不惜事必躬亲,无论是学生会的工作,还是组里的课题,你总是不声不响地就把事情都做好了。”
常刻晴的面色更加紧致,不觉攥起了拳头。
因为我不会指挥别人只好自己做啊!
你这种帅渣男,根本不懂社恐的苦恼。
看着她的样子,李峥非常自信地知道自己猜中了。
情商,没办法,这就是情商。
那么,最后一步到了。
常刻晴能在组里当然好。
但不能是现在的状态。
李峥深吸了一口气,才下定决心开口。
“可是现在,学姐好像有些迟疑。”
“如果你对我,对这个课题有任何不满,都可以直接说出来。”
“甚至可以现在就离开,不用再陪我浪费时间。”
“可一旦我们正式开始问询,正式开题。”
“我不想任何一个人再有任何迟疑,任何拖延,也不接受任何人退出。”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李峥凝视着常刻晴,沉沉点头。
“能一起走到最后么?”
此时的常刻晴,已完全陷入了内心的纠结。
明明已经封心葬爱。
怎么还带刨坟头的呢!
突如其来的抉择就这么出现了。
为什么道别离,又说什么在一起。
常刻晴啊……
在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里,不该有你。
继续下去,只会成为绝情苦主。
不仅是李莫愁,甚至可能沦为裘千仞。
转身离去,再不受渣男侵扰,一片海阔天空。
或是一片荒芜。
等等……怎么会荒芜呢……
外面虽然也有渣男,但总也有帅学弟吧。
难道说,自己已经用情太深……不止馋学弟的身体……
还馋上学习了?
明明很想体面离去。
但是……
电子束分子CT扫描技术。
了解太深完全放不下了啊!
“我……”常刻晴暗暗掐着腿,挣扎着说道,“我其实一直讨厌人多,包括这里,超过3个人的活动,我就会很不安。”
“那为什么去学生会?”
“为了遇见你。”
“?!?!?!”
“的课题。”
“……”
常刻晴不是很体面地擦了擦嘴角。
妈的说漏了。
还好补回来了。
“你又为什么学习呢?”常刻晴突然反问道。
“这需要理由么?”
“我是需要的。”常刻晴深吸了一口气:
“屠夷寇是我最讨厌的那类人,但他的一句话完全打动了我——”
“你们有谁,小时候的理想是买一套蓟京的房子么?”
“那么用逆否变换翻译一下就是——”
“现在大多数人之所以学习,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蓟京的一套房子吧。”
“事实的确如此,但并非全部。”
“大多数人,学习还不够好。”
“能够脱离现实引力冲向星辰的人,必须拥有绝对不可置疑的成长加速度。”
“在学习的征途中,多数人都会被困在一个轨道中。”
“但一定有那么几个人,他够快,他够强。”
“他能突破大气层的层层障碍,他能冲出小行星带碎石阻击。”
“最终,他将改变世界。”
“这才是那个孩子唯一值得记住的理想。”
“这就是我学习的理由。”
“我还不知道我是否配得上这个理想。”
“但我知道,我还拥有这个理想。”
“于是你看到了一个人,她一直在学习,饥渴而又愚蠢地学习。”
“以上,就是我迟来的自我介绍了。”
“很高兴认识你,李峥,我叫常刻晴。”
此时,常刻晴突然放松了许多。
不再有最初的那般拘谨了。
神经病,谁又不是个神经病呢?
旁边,李峥已听得粗喘连连了。
“不愧是常学姐,说得比我来劲多了!”李峥想要握手,却又不好意思,只能耐着激动硬问,“那么……这次的课题……”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我是否讨厌你或者其他组员……”常刻晴释然一笑,“我都会做下去,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做下去,当了研究生也会做下去。遇见你……课题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感觉我此前的一切学习,都是为了迎接这一刻的。”
“好!”李峥眼儿一瞪,终是忍不住握了上去,“我们现在是真正的同志了,不说别的,先干了这次问询。”
常刻晴突然被炽热的手掌掌控,本来洒脱的气场瞬间崩塌。
“我知道了……别握这么紧……”
渣男渣男渣男渣男!!
臭不要脸臭不要脸!!
此时,会议室大门打开,吴越快速进门列出了请的手势。
三位问询老师就此入场,后面还跟着吴越组的三四个人。
吴越紧跟着快速跑来,冲着李峥组挥着手焦急道:“坐错了坐错了,这边是主位,咱们学生坐对面……”
长会议桌,的确存在主副之分,至于到底怎么分,尊贵的人该坐哪边……
这种知识,科学边际的人当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听到这个提醒,组里其他人都是无所谓,当即就要起身换座。
然而领袖确是一瞪眼,当场就要开骂。
他倒不是架子大,主要是莫念起起坐坐实在太不容易了。
好在,为首的中年男老师只抬手一笑。
“内部会议,随便坐随便坐,对外再讲究这个。”
这一抬手一开口,已彰显出了一层领导的气质。
吴越闻言,当即又是一路小跑跑到了桌子对面,唰唰唰抽出了正中间的三把椅子。
“张老师请,吴老师请,周老师请……”
为首的中年男老师笑着落座,另外一男一女两位年轻老师反倒被搞得很难受,客气低头言谢,落座前自己又摆了摆椅子,非常拘谨低调地落座,表示并不需要这么伺候。
待老师座稳后,吴越又快步跑向墙边的桌子旁,冲本组成员道:“找找有没有茶水饮料。”
本组成员顿时一脸茫然和尴尬。
“不用了,不用了。”坐在中间的男老师笑呵呵抬手,“从简,从简。”
吴越回了个笑脸,却又好像没听见一样,这就打开边柜倒腾起来。
另一位年轻的男老师被搞得有些烦躁:“好了,都说了不用了。”
女老师也招手道:“你们快来坐吧,别耽误午饭。”
在如此阵仗下,吴越才总算没有继续准备茶水,与本组成员一起在李峥组旁边坐定。
别人不好说,领袖已经要吐了。
如果只有他自己,估计已经会当场骂出来。
但考虑到有团队在,他也只好凑到莫念耳边小声哔哔。
“妈的,我要是当了领导,谁也不许跪,谁跪谁滚!”
“屠,平和一点。”莫念悉心劝道,“不看、不听、不说也不想,他也就不存在了,这个过程被我称为心灵拉黑。”
“念啊,你这样是当不了领导的。”
“你更当不了。”
“但我可以推……”
“够了,屠,领导正看着你,团队精神,团队精神。”
“……”
问询会正式开始。
三位老师首先做了自我介绍。
居中的领导面相的大佬名为张善栋,是院内课题立项审批的主管老师,左右的青年教师主要负责课题指导,侧面提供一些审批意见。
由于介绍过于简单,完全没有说到学术背景和知识体系,搞得李峥心里有些没底,凑到常刻晴耳畔问道:“交上去的资料有没有强调生物和化学背景?”
“有的。”常刻晴轻声作答,“特意打过电话,表示最好邀请一名生院或化院的老师来旁听提议。”
“嗯……”
正说着。
“李峥,你是叫李峥对吧。”张善栋扬头笑道,“有想法直接说,没关系。”
李峥回笑道:“没事的,张老师,只是紧张。”
“行,有要说的随时问啊。”张善栋就此抬手,“你们两个组谁先来?”
李峥抬手做请状:“吴越先吧。”
“成。”吴越就此起身点头。
“不用起来,坐吧。”张善栋跟着翻开了吴越组的材料,“哲学史一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课题,不过你们这个项目起得有些太大了,从哲学史里,的确可以挖出东西,但在大一这个阶段,探讨未来的文明兴衰,实在过于空泛,并且很难用科学方法去研究,很容易进入那种不严谨的空想论证,不仅难有结果,甚至连锻炼科研能力的目的都很难达到。”
吴越当即点头:“张老师说的是,我们小组也讨论过几次了,真用这个起题,别说空想小说,可能连知乎答案都不如,所以现在非常恳切需要您的指导。”
“嗯……我建议,还是从小处入手,课题不怕小,关键是找到科学的方法论证。”张善栋比划着说道,“哲学史方面的研究,其实大多数都盖棺定论了,非要搞什么推陈出新,唯一能依赖的其实是考古发现,而我们英培正好有全国唯一的考古学专业,因此我的建议是,把课题做小,在近几年的考古发现中,探究能影响哲学史的部分,这两年新发现的帝王墓穴,已经将很多历史改写了,我相信其中也有能影响哲学史的部分。”
“!!!”吴越听得头皮发麻,恨不得要脱位而起的样子,“听张老师一言,如拨云见日,茅塞顿开!”
张善栋一笑,当即问向左右:“今年我记得招了一个留学生,准备去选修考古的?”
旁边的女老师当即翻起了名册:“……找到了,是个镁国学生,在这边学的是古生物,第一年积够学分再去申请双学位考古。”
“是吧,我就记得有这么个人。”张善栋冲吴越道,“要做这个课题,你们完全可以把他也吸收进来么。”
“……”吴越呆呆转头,望向了不远处的林茉茗。
张善栋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吓了一跳!
那里竟然坐了个人!
这是谁的家属?
林茉茗确是眉色一凛,装出了大人的模样。
努力挺身,拉抻着身体才勉强将胳膊肘垫在了桌上,冲着吴越无奈摊手道:“抱歉班长,李峥先请的我。”
“嗯……没关系……”吴越这便转望张善栋,“那张老师,我们的课题改成《考古发现与哲学史探究》可以么?”
“可以。”张善栋赶紧抽离出观察林茉茗的状态,看着手上的资料点头道,“回去再改一改就可以批了,到时候院里会去考古学院那边请一位老师带你们做,最好在一个学期内完成。”
“一定努力!”
“那就这样了?”张善栋又转望左右。
男女两位老师也都是点了点头。
“那接下来……”张善栋这便展开了一份厚重的资料,一看资料就有些头疼皱眉的感觉,“嗯……电子束分子CT扫描技术……我这个……我大概看了一下,但这个资料稍显笼统模糊,这样,你们谁再用简洁的语言介绍一下?”
李峥当即向常刻晴做出了“请”的手势。
常刻晴稳稳起身,一字一句说道。
“张老师,最简洁的说法就写在第一页的最上面——”
“用冷冻电镜技术,分析小分子结构。”
“稍微展开一下来说的话。”
“冷冻电镜是生物研究中经常被用于分析蛋白质结构的技术。”
“我们希望通过实践进行优化,并使其可以在化学分子研究中发挥效用。”
“如果成功,我们相信这将取代传统的X射线衍射法,普惠整个行业领域。”
“如果再进一步展开的话……”
“可以了,可以了……”张善栋连连抬手,满面苦涩,“你坐,你先坐吧。”
常刻晴落座后,会场也跟着逐渐沉寂下来。
意见?
指导?
那是听懂之后的事情啊……
张善栋还在犹豫的功夫,旁边的男老师倒是先开口了。
“你们这份资料我努力看过了,虽然不完全懂,但依然觉得很有想法。”男老师抬了抬眼镜,露出了比上个课题大了几倍的关切,“我最关注的是课题条件这一块,你们资料上写的是,我校的生院和化院都具备一切研究条件,只需要占用很少的资源,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
不等李峥说,莫念已主动举手。
“我的生物导师是生物学院的邴清泉教授,这部分内容是我去询问确定的,至于化院部分,是李峥确定的。”
男老师又问道:“但据我所知,冷冻电镜在国内是相对稀缺昂贵的设备,先不说你们能不能碰,就算提供给你们,你们会用么?”
莫念自信点头:“目前稀缺状况已经缓解了很多,而且我们不需要用高端电镜,最普通的就可以了。至于使用,昨天我已经进实验室在研二学长的指导下用过了,并不比电子显微镜难多少。”
“这么说的话……”男老师期待的目光望向张善栋,“张老师您觉得?”
“我觉得……想法很不错。”张善栋咽了口吐沫道,“但是……这个这个……不要说大一,研一学生也不一定起得来这种课题的。我们当然鼓励大家做课题,做研究,但现在还是熟悉和练手的阶段,这些紧俏的仪器和资源,别说我们,生物学院那边的本科生恐怕都很难接触到。”
“可是张老师,我已经接触到了。”莫念抬手道,“我的导师也并不排斥这个课题,她的意见是我们学院可以向生物学院提出申请,她会向生院提供正面意见。”
“嗯……邴教授是这么说的啊……”张善栋靠在椅背上,双掌交织,食指不断敲击着手背,看着对面的白墙嘟囔道,“你们准备也是够充足的……”
充足,当然充足。
领袖恨不得连实验楼钥匙都配好了。
又是一阵沉寂后,张善栋问道:“既然都联系上邴教授了,你们是不是可以直接跟着她做?”
“她的资源正用于别的研究,没有能力起新的课题。”莫念答道,“但如果我们学院去联系合作的话,是有可能挤出资源的,她认为牛院长在学校有足够的话语权。”
“别别别,误会了。”张善栋赶紧抬手向下压了压,“院长是不负责大一新生的选题的,我们能支配的资源其实很有限,主要是让大家学习研究方法,可保不了你们这样的大项目。”
眼见这话要说死,旁边的男老师连忙开口。
“张老师……我觉得这个课题,完全可以汇报给院长,也可以约邴教授一起来谈谈,如果能成的话,是一次绝对成功的跨学科实践,于情于理都……”
张善栋却只一抬手。
“这个严格来说不算跨学科,是纯粹生物学院做的事情,还是交给邴教授那边处理吧。”
莫念见状,沉稳的内心忽然躁动起来,想要站起来,但又疼,只好掐着桌子说道。
“张老师……邴教授那边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就不用这样了,她已经明确给出意见了,只要我们向生院提,她会尽量支持。”
“别急,别急,我没否定你们。”张善栋抬手慢慢悠悠说道,“只是,这种级别的大项目,我们这里真的爱莫能助。”
他说着,强行撑着桌子起身,四望笑道:“这样,你们回去再改改,随时提上来……”
吴越也瞬间起身:“行,我们回去就改……”
科学边际则进入了集体瞪眼状态。
虽然多数人在瞪张善栋。
但领袖,是瞪着李峥的。
那炽热的眼神已经很明确了。
兄弟,干不干?
给句话!
张善栋当然也看到了这边的躁动。
基本的眼力他还是有的。
虽然这个小组一直是常刻晴和莫念在发言。
但核心完全是李峥。
把他安抚住就够了。
张善栋就此望向李峥:“李峥,这样,你们回去再讨论讨论,看能不能控制一下研究成本,如果是一些小实验,我这边完全是可以批经费的。”
李峥原地沉吟片刻,抬头问道:“张老师,您一开始就说了,有想法可以自由提,我现在还可以提么?”
不说别的,张善栋一看这幅沉稳的眼神,心底里已经在咬牙了。
这尼玛果然不是善茬啊……
李峥当然不是善茬,是参与过几百亿的项目,与赵振华谈笑风生的魔鬼。
“就5分钟,陈明利害。”李峥起身做请,“张老师,您请坐。”
张善栋还未说话,男老师直接点头应允:“嗯,你说吧。”
这搞得张善栋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余光狠狠扫了男老师一眼后,终是勉强落座。
李峥双掌撑着桌面,这便开口。
“您可能没时间细读我们的材料,没关系,我现在用更直白的话来描述这个研究。”
“这项研究的效果,相当于从胶片电影到数字电影的飞跃。”
“从胶片到数码,从录像带到一个几G的文件,成本和效率同时提升千百倍。”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同时,将生物研究的技术用到化学的某个领域,这绝对是跨学科的。”
“至于我们的信心与把握,我怎么说也没有意义,因为您完全不懂。”
“实际上我们也不需要您懂。”
“您如果不愿决定,可以将课题申请向上呈报。”
“如果您需要呈报的理由,我可以提供航天系统副部级领导、黄二总设计师、以及数位局级领导和教授级工程师的推荐信,以作背书。”
“我们只是遵从流程和规矩的好同学,并且自觉备齐了一切您需要的材料和要素。”
“您只需要按照流程办事,然后等待结果就好了。”
“如果您仍然决定要止步于此,那么必须要给我们一个值得信服的理由。”
“就这些。”
李峥话罢,只默默凝视着张善栋。
浑身上下都是威压感。
他也不想这样,但这是“好学生”的最后一条路了。
张善栋完全没有去看李峥,面皮的抽动中,更多的汗珠渗了出来。
理由,他当然有理由。
只是他的思维回路全完在另一条线上。
这么大的事情,那么昂贵的设备,是你们几个大一新生能玩的?
真搞起来,搞坏了什么东西,出了什么事故,责任谁担??
就算没事故,占用了那么久资源毫无建树,谁来挨骂?
所谓问询会,只是他的一项日常工作罢了,怎么可能赌这么大风险?
院长?自己这屁大点儿的事儿兜不住还恶心院长去?
漫长的沉默中,张善栋一直没说话,倒是吴越硬着头皮愤然起身。
“李峥,不能对老师这么……”
“别捣乱。”李峥只抬手压了压,“你坐,不坐出去。”
“…………”吴越顿时委屈起来。
有点想哭。
僵在原地很久,还好是被刘雨薇拉坐回来了。
“你别闹……不是一个水平的……”
对面,男老师也僵不住了,凑过去低声道:“张老师,要是您拿不了主意,不如……”
“你别说话。”张善栋扭头瞪了过去,“你想什么呢?这么点事都看不出来?”
“……”
张善栋调整片刻,这便抬头望向李峥:“我知道你水平很高,为什么不干脆去生院找老师完成项目?”
“因为我是听到通识教育和跨学科研究才来的英培。”
李峥缓缓摇着头道。
“我再说明白一些,张老师。”
“我完全可以一个人,用自己的资源搞定整个课题。”
“但我不想那样。”
“我想在一个更活跃的环境里学习,在一个更有学术气息的氛围里学习。”
“所以我在这里打个头阵,与有一技之长,与我同样热爱科研的同学共同合作,把眼下这潭死水盘活,让每个人都更淋漓地施展才华,也为英培后来者铺平前路。”
张善栋只抿嘴摇了摇头,扶桌起身。
“这不是你的事,是我们所有人的努力目标。”
“至于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打好学习基础,非要做课题的话,建议像吴越一样,选一个不占用太多课外时间,且具备可实施性,不占用高端资源的项目。”
“有新的选题欢迎再申请。”
“散会。”
话罢,张善栋谁也不看,就这么直挺挺走了出去。
女老师愣了好一会儿才跟上去。
男老师只看着李峥摇了摇头:“你说话太冲了,先回去等等,我想想办法。”
“多谢您。”李峥点头言谢,“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周骁。”
“那随时联系,周老师。”
“嗯,别忘心里去啊。”周骁冲几人点了点头,这便也追了出去。
吴越组的人也不敢多言,匆匆离去。
吴越本人倒是想再与李峥理论理论,还是刘雨薇救了他,把他给硬拉走了。
桌前,常刻晴默然思索,领袖疯狂抓头,莫念掐着桌角,林茉茗正在查询冷冻电镜的售卖价格。
李峥咳了一声,不太好意思地问道:“我说话是不是太没礼貌了……大家怪我就直接说吧。”
“不不不,你太有礼貌了。”领袖指着门外起身骂道,“那逼横竖都不会批的,反正没法通过,骂人也该骂痛快点儿啊。”
“不说这个了。”常刻晴整理着桌上的材料道,“再让莫念联系邴教授试试吧。”
“该说的话我都说了。”莫念掐着额头低吟道,“我跟她还没熟悉到会认真帮忙的地步,只是嘴上帮忙罢了。”
“要是把李峥的推荐信怼过去呢?”屠夷寇问道。
“可以试试,但那是航天系统的,跟生物没关系。”莫念说着,狰狞地支撑起身体,“那也值得试试……走,扶我去生院……”
“不必,你们回宿舍休息就好。”李峥只拍了拍常刻晴,“中午有时间么,随我去个地方。”
“???”常刻晴大惊。
明明在聊严肃的事情,怎么突然就渣起来啦!
李峥却只是背起书包,默默吟念起来,“这次,怕是真的要成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