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7gj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71 烈陽將升鑒賞-cidtt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陆凝一共走过了十八个不同的房间,虽然里面遇到的事情和房间的装修风格乃至形状都各有不同,却可以从照片内找出一些共通点来。
最开始祷告室内出现的祈祷人像的动作和之后第六个房间内一群观看电影的观众非常类似。
第二个房间的武器架上的武器也同时出现在了第十二个房间的壁画上。
恶魔厨师使用的厨具上的符号被作为了后面一个房间内祭坛上的血绘符号。
类似的点还有很多,它们都不过是房间里额外的装饰点缀,但越是仔细观察,能够发现的各种联系越多。陆凝很快就构建了一个关系网,这个网将之前的十八个房间全部都圈在了其中,最多间隔两个房间就能连接到另外一个房间。
“果然这很像是……”
“记忆网。”
另一个声音在房间里响起,陆凝顿时浑身一栗,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往上方看去,在天花板上嵌着很多石雕彩绘,而方才开口的正是其中一张人脸。
“你——”陆凝一皱眉头,这张脸是雕刻出来的,但是根据眉眼口鼻的样子,她可以分辨出来这正是记忆网的发明者,塔季耶夫的样貌。
“你所绘制的,便是记忆网的雏形。”人脸继续说道,“我能看得见,当然,真正的记忆网比它要复杂无数倍,不过最基本的道理也就是这样。”
“你是塔季耶夫?”陆凝直接询问道。
“端梢14023,我并非塔季耶夫,而是记忆副本。”
“无论你是不是,至少你可以交谈是吗?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深宫囚牢为什么会是现在的样子?”
“很遗憾,无法回答。”人脸说,“我只是在这里进行备份,并未和外部网络沟通。”
“也就是说有内部网络?”陆凝马上捕捉到了这句话里的意思,“你能监控整个空间内的情况?”
“不能。”人脸继续否定,“此处多数区域存在致命威胁,即使是记忆网端梢也无法长久维持,唯一可以保持存在的位置便是休息区。”
看来指的是和这里类似的地方。陆凝想了想,又问:“休息区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这只是和记忆有关。”人脸回答,“当你挖掘起更多回忆,你便能距离下一次休息更近一些。伴随着更加深入的挖掘,你便会越发掌握这片记忆的宫殿。”
“也就是说只要继续前进,就能最终掌握这座囚牢?”
“这是我的记忆中所记载的。”
陆凝思索了片刻:“那么身上的状态应该怎么去除?”
“如果你碰到任何事,就请仔细思考吧。”
说了跟没说一样。
看起来这个端梢能给自己的信息也就是那么点,要想解开深宫囚牢的奥秘还要继续往里面走。陆凝感觉休息得差不多了,便走向了其中一扇门,继续着自己的探索。
这一次她更加提高了注意,留心每个房间内的细节,而这一次进入的房间则是一间面包房,两名身穿白色衣服的烘焙师正背着她在案板前工作,陆凝发出了一点声音,其中一个扭过了头。
是真的“扭”过了头,身体都不带动的那种,而这个烘焙师的脑袋居然就是一个面团,两粒干果嵌在眼睛的位置,嘴巴的地方则仿佛干裂开了一个口子。
“欢迎~光临~”面团人发出了干涩的声音,手中的动作不停,揉好一个面团之后从自己的胳膊上又揪下来一块再次开始了揉搓。饶是陆凝已经见过无数离奇的事,此时依然感到有点脑子转不过来。
“白面包,黑面包,还是水果面包?”烘焙师问道。
“……我能都要一份吗?”陆凝目光打量着这间不算很大的房间,口中回答。
“三种面包各一份!”
随着这个烘焙师一声嚷,旁边那个还在忙活的立刻停止了手里的工作,摘下厨师帽,抄起旁边的一把切刀照着自己的脑袋就切了下去,带着眼睛部分的那块直接掉了下来,里面挤出了红色的果酱。紧接着又是第二刀,从肘部切断,面团一样的手落在了桌子上。最后这个烘焙师将手臂伸进了旁边烈火熊熊的烤炉内,很快一股焦味就散发了出来,它将已经烧成黑色的手臂抽出,一刀切了下来。第一个烘焙师将三部分整齐地码放在烤盘里,送入了烤箱:“请稍后~”
陆凝嘴角抽了抽,她已经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面包房的烤炉上被烟熏出来的污痕和之前见过的小孩涂鸦是一样的,不过这种制作面包的方法还真是闻所未闻。而失去了双臂和半个脑袋的面团人也只是向陆凝点点头,走向了一个售货台里侧的门,与此同时,从相对的门里面又走出了另一个新的面团人。
也就是烤了三分钟左右,三份面包就被装进纸袋递给了陆凝,也没有要钱。陆凝只得到了声谢,拿着三个纸袋走进了下一个房间。
这次是个有些幽暗的小巷。陆凝看到出口就在小巷对面,但有三个人正在将一个少年压在墙上搜索他身上的东西,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由于小巷的本来就狭窄,这么一堵住道路根本过不去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花盆从上面掉下来,当场砸晕了一个正在搜索东西的人,另外两个也吓了一跳,放开少年从兜里掏出了折叠刀。不想那少年也是凶狠,背后压力一松立刻拉住一个人的手腕狠狠一口,在对方吃痛松手的时候就抢下了折叠刀。
与此同时,另一个人从高处跳了下来,一脚踹在最后一个人脸上,将他踹到了另一边墙上。然后拉起少年就往陆凝这里冲了过来。
陆凝看到两人的相貌愣了一下,救人的是个少女,脸上带着活泼和调皮的神情,见到陆凝也只是使劲挥了挥手:“跑啊!别被卷进来!”
“让我放倒他们!”少年试图挣扎,不过也不是特别用力,少女才能抓住他。
“你傻啊,我怎么会让你为这几个垃圾变成杀人犯?”
两人从陆凝身边跑过,在她身后消失了,而那几个抢劫的人叫醒同伴后才往这边追了过来。
“喂!看到那两个小鬼去哪了没有?”
第一个人看到陆凝马上就嚷了起来,不过还没等第二句话出口,就被一把枪指着脑门不敢出声了。
“转身,回去,给我带个路。”陆凝言简意赅地吩咐道。
三个人完全不敢违抗,客客气气的转过身带起路来。
陆凝心里则开始有些惊疑了,刚刚见到的那两个少年男女,少年的样子比较难辨认,但是少女基本就能肯定是多萝西,只是年纪稍微小一点而已。她记得多萝西说过自己和丹生遭遇过一场大型事件,而两人的关系平时也更加亲近一些。
“刚刚那两个是谁?”陆凝问道。
“都是我们这附近的小孩,嘿嘿,这不是因为看他们有学上所以应该有点钱吗……”一个人赶忙回答。
“名字知道吗?”
“知道!那个小子叫丹生,脾气挺暴躁的,不过是个硬骨头,你看我这兄弟的手被咬的……丫头是多萝西,和他是邻居,也是个喜欢调皮捣蛋的,也不知道谁家吧闺女养成这个模样……”
“少说那么多废话。”陆凝冷冰冰地说了一句。
“是,是……”
小巷也不是很长,走到尽头的时候陆凝叫住了三个人,将手里的纸袋递给他们:“一人一个。”
“这怎么好意思,给您带路是我们的荣幸……”那人还要客气。
“在我面前,吃了。”
三个人马上就苦了脸,这种混日子的也有点自己的小聪明,怎么不知道陆凝说这种话就是袋子里的东西有问题?可是看着手枪,他们是真的不敢违抗,只能打开纸袋拿出里面的面包开始吃了起来。
“说说,什么感觉?”
“嘿……嘿哎?”吃了水果面包的男人忽然咧开一个古怪的笑容,然后双手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开始发出梦呓一般的言语,根本听不懂到底在说什么。而吃了黑面包的则将自己上身衣服全都扯成了碎片,开始在自己身上抓挠出一道道血痕。最后那个吃白面包的倒是安静,不过他在不断从纸袋里取出面包往嘴里塞,而他的身体正在如同充气一样越长越胖。
“三个死亡选项。”陆凝嘀咕了一句,绕过三人走进了小巷的出口。
空气骤然变得灼热了起来,比刚刚面包房还要更热。这是一座燃烧的建筑物,不断有火焰从空中坠落而下,燃烧的房梁也看上去岌岌可危,而在这样的烈火,站着一个人,跪着一个人。
站着的人是一名老者,独臂,手里握着一根画戟,火焰在他的背后分开,半掩着一扇门。而半跪着的则是一名身披铠甲的人,背后的披风上已经满是火星灼烫开的焦糊,单手撑着一把银枪面向老者。
“父可先往,融将断后。乱臣贼子,终将伏诛!”
老人却只是长叹了一声。
“大郅垂暮,君有志而无才,臣欲匡而溺权,内忧不解,外患难除,天下纷乱,始于灾疫,何尝未有先兆?勇武之用,只在解一时燃眉。此刻君臣离都,乱军已入都城,死战不退不过罔丢性命。”
“然若不寻人断后,乱军不见人踪,必定急寻。以王驾车马脚步,不比急行之军,且难掩踪迹。若我携一军寻找,不出半日定可追获。”
“那是我晏氏孩儿之能,非常人所为也。”老人说到此处,反而展露了笑意。
“因此,必得……”
“然而君、王、将、相一朝退去,不留半点余地,为何我晏氏烈阳,偏要赔上一族性命,去喂那叛军豺狼?朝日将升,岂可因些许云雾,便蔽去光辉?”老人一瞬间表情又转为怒色,“忠君乃为臣之本,而保家为家主之责!”
“父亲……”
“汝携亲眷先退,为父在此全此忠君之道。然切记,此次不告而别,吾等全了君臣之义,此后盛氏王朝兴衰,与我晏氏再无瓜葛!”
老人说完,画戟一劈,将身后的火焰强行压灭,与此同时,陆凝头顶也有一片火雨落了下来,烈焰吞噬了她的视野,然而灼热感却在下降。
=
“真是狡猾啊。”
金色的火焰在一次震荡之后,一些碎片化的火星落在了晏融的掌心,她一脸微笑地看着眼前被锁链束缚在漆黑的王座上,怀里捧着一个水晶盒的人。
“这就是你需要的东西吗?像是榨出果汁一样从人的脑海里把回忆全部挤出来,然后化为这无穷无尽的记忆囚牢的一部分?”晏融随手一握,那些金色火苗重新融入了她的身上,“我可以告你侵权吗?”
“深宫囚牢……便是这样的地方。”王座上的人低声笑着,“你以为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只是被束缚在这里,不知何时才能得见天日的一个倒霉鬼而已。人们在记忆中走得越深,就越是会向记忆敞开自己的心灵,行为、说话的方式、掌握的技艺,这一切都来源于记忆当中的那些经验,这个以此为基石的地方当然会肆无忌惮地展开掠夺……”
“恐怕当年的那些囚犯早已被这样对待过了吧?”
“哼哼……这里除了我,没有人能最终保持神智。当然,有些幸运儿会找到出路,可是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囚牢故意放出去,来引诱新的人进来的诱饵呢?你是少数能见到我的人,只可惜见到我只能算是发现了这里的一个隐藏事件,我根本帮不了你,也无法为你指示出口。”
“见证人先生,我不需要你的指点。”晏融摇了摇头。
“我叫晏融,咱们不如聊聊你为什么会有星体升起这个概念?”晏融立刻追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