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trx優秀都市小说 非洲酋長 ptt-第三百八十九章 樓前熱推-6ue8l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葛军与钱文瀚接到曹沫的电话,坐车赶到天悦总部,就见宋雨晴、陈锋正跟两名工作人员正将临湖的一张大书桌清出来,将一堆快餐盒从保温箱里拿出来。
葛军拍着微秃的脑门看向曹沫问道:“你也真抠到一定程度了,约我们过来就吃盒饭啊?”
“这都是我专门从海鲜餐馆订的外卖,我比你想的要脸!”曹沫“气愤”的打开一只快餐盒,让葛军看里面的蒜蓉大龙虾,说道,“就这只龙虾花我六百多,你在东江证券工作餐能吃得到这样的盒饭?”
“还真是不错啊,”钱文瀚走过来帮着将一只快餐盒打开,看里面的炒牛肉-粒都还是热腾腾的,笑着说道,“看来这次是我们冤枉你了——我跟葛军一路上还在打赌,这个点你将我们从饭桌上拉过来,会安排什么给我们吃呢?我赌你顶多给我们一人一份快餐,葛军说宋总、陈总比你要脸,安排不会太差,看来还是葛军看得准。”
陈锋朝葛军竖了竖大拇指,表示他猜测很准,的确是宋雨晴安排工作人员跑去海鲜餐厅买来的外卖,要不然顺着曹沫的心意,大家真只能吃工作餐盒饭了。
“再挤兑我,这些海鲜我就一个人享用啦!”曹沫笑着邀大家围桌而坐。
宋雨晴拿来两瓶红酒,这边没有食堂,平时工作餐都是向园区一家酒楼统一预订的,要赶在下午开盘之前,将事情谈妥,也只能这么因陋就简。
葛军随时都会关注证券市场的风吹草动,他赶过来时,已经在路上将情况跟钱文瀚说了。
“韩少荣这是正式对泰华下手了啊,泰华当然可以向证交所申请停牌,暂时制止股价进一步暴跌,但韩少荣的目的还是彻底破坏掉债权人对泰华的最后一丝信任。也就是说,不管停不停牌,泰华的债务危机在这一刻就算是引爆起来了,不仅普通债权人会向泰华、新泰华投资追讨债务,供应商、合作方会向泰华追讨欠款,那些接受股票质押的借贷方也会要求泰华补充质押资产,以应对可能会发生的股价暴跌,”葛军对各种交易规则更为熟悉,坐下来也就直接分析泰华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局面,“当然,特别是在韩少荣暗中作梗的情况下,证交所通常只会照规定批准泰华集团暂停股票一到三个工作日的交易——你倘若真想接手泰华集团,现在就可以正式找那些手里持有泰华股票质押权的机构谈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陆建成、陆建超怎么也能挣扎几天,这事暂时不急,”曹沫说道,“韩少荣对泰华下手,同时也将手里打压东盛股价的筹码,大多挂出来了。你们要不要一起将这些筹码接过来?”
“你决定重新介入东盛?”钱文瀚问道。
他跟葛军很清楚曹沫手里资金相对很充足,但这一个多月来,花每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去花,对此当然不会感到意外。
“当然还是要听你们两人的意见,我腰细膀子瘦,一人没有办法当东盛的援军去冲锋陷阵——不过,我们倘若要介入,也必须这两天就做出决定,”曹沫说道,“一方面呢,丁肇强不可能让自己陷入彻底被动局面,我也不想让他觉得我们还有意拖时间;另一方面,倘若叫韩少荣察觉到我们有重新介入东盛的可能,他就有可能会见好就收……”
“这么说,丁肇强还在摇摆不定?”钱文瀚看了沈济一眼,问道。
“昨天夜里跟你们见过面后,沈济就又将我拉到他家,见到老董事长跟丁肇强了;而韩少荣今天先将对泰华的獠牙彻底露出来,也是丁肇强今天上午有意装作一副走投无路的样子找过去——在这两点上,他们算是有些诚意了,但我也总还是要给他们一个比价的机会嘛。”曹沫说道。
无论是丁肇强内心的真实想法,还是丁学盛昨天说东盛不能等危机彻底爆发再跟这边谈合作的事,说白了他们不会彻底放弃主动权,始终还是要给自己多留一条选择。
在沈济面前,曹沫也是毫无掩饰的说给钱文瀚、葛军知道,但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
“这样啊……”钱文瀚有些迟疑的斟酌着。
“那你凌晨见到丁学盛、丁肇强,是怎么答复他们的?”葛军问道。
“我昨天给老董事长、丁肇强的答复,就是我会在今天、明天分别买进一亿的东盛股票,并锁住六个月——今天上午我就买进了五千万,但除了这点之外,我没有作任何的承诺,双方具体能不能谈成合作,还是要看你们二人的意见……”曹沫说道。
“真要想合作,那也得是丁肇强开价,看我们能不能接受啊!”钱文瀚说道。
这时候才是真正的现金为王,或许曹沫还念及东盛是老东家,钱文瀚却不会放弃手持现金的主动权。
葛军看了沈济一眼,也跟曹沫说道:“如果丁肇强到这一步还犹豫不决,我们真没有必要在东盛上浪费时间——你手里有现金,我那里也能帮你找到足够多、足够优质的项目供你挑选。”
曹沫看向沈济,说道:“要不你就直接给丁总打个电话,说一下葛总、老钱的意见?”
沈济点点头,一个月前曹沫给出报价,当时双方还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但现在钱文瀚、葛军显然是需要东盛先给出一个真正有诚意的报价。
要不然的话,彼此都没有必要浪费对方的时间了。
要是曹沫还是纠结韩少荣的问题,钱文瀚、葛军都会选择这次暂时不进行合作。
他们也没有必要为曹沫的私人恩怨,损害新鸿跟东江证券的利益。
沈济拨出电话,片刻后说道:“我舅他一会儿直接赶过来……”
…………
…………
丁肇强走下车来,看着天悦总部这栋位于支云湖畔、北临湿地公园、已经改造得颇有一种低调中奢华感觉的建筑,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谁能想象才短短几年的时间,天悦竟然成长为能跟历经近三十年发展的东盛并肩齐驱的庞然大物,还令他不得不前来相求?
郭广信、徐志被丁肇强叫上车都不知道目的,这时候下车,看到天悦总部石材包裹的外立面上几个暗金色刻字,都一脸的震惊。
虽说上午就郭广信、董成鹏陪同丁肇强去见韩少荣,但见面并不愉快的消息,上午也很快就传到徐志的耳中。
郭广信、徐志都不清楚老董长丁学盛以及丁肇强在沈济家跟曹沫见面的事情,心里也认定以丁肇强的个性,宁可接受韩少荣苛刻之极的条件,也不可能向性情轻浮的曹沫低头;再说他们也不觉得此时的曹沫有实力能解决东盛所面临的危机。
猝不及防的被带到天悦总部楼前,如何叫他们不震惊?
郭广信、徐志都没有到天悦总部来过,所以等到车在天悦总部楼前停下来,才会显得那样的震惊。
许欣却是在车驶入支云湖东岸的林荫,便猜到此行的目的地。
虽说多方都正式签署股权回购协议,但除了天悦及时支付回购款外,新鸿投资、弗尔科夫投资以及东江证券都还没有支付款项。
所以许欣暂时还保留着办公室经理的职衔,负责最后的收尾工作。
丁肇强用餐时间突然出行,将她也喊上,又是赶到天悦总部来,她能隐隐猜到丁肇强应该是最终决定向天悦求援,以解决东盛正面临的严峻危机,但是郭广信、徐志为什么这么震惊?
而郭广信、徐志的震惊,又为何叫丁肇强看上去有着掩饰不去的失落甚至失望?
“我上午去见韩少荣没有结果,是不是这事已经在集团传开了?”丁肇强将郭广信、徐志的震惊神色看在眼里,脸色很快恢复平静的说道,“也许有人觉得这事传开了,也不会传到我的耳中,所以就肆无忌惮的制造恐慌——只不过,他又怎么笃定不会传到我的耳中呢?”
郭广信、徐志脸色有些难看,想笑着掩饰过去,但在丁肇强注视下,尴尬、羞愧得有些凌乱,甚至都有些惶恐了。
董成鹏将上午跟韩少荣见面的情形,肆无忌惮在集团高层中间,郭广信、徐志再蠢,也都看出董成鹏有问题了,但他们都保持了沉默。
却没有想到丁肇强在他们之外,丁肇强另有耳目盯着集团上下的动静。
“我将这事给捅破了,也不是要指责你们什么。我之前也没有跟曹沫达成什么协议,说要隐瞒大家试探什么,韩少荣那边既然谈不拢,就只能过来试试这条路能不能走通。东盛目前是遇到很大的困难,你们都不是我丁肇强的附庸,你们有自己的想法,这很正常,也不应指责什么,”丁肇强缓缓说道,“不过,既然东盛能坚强的走到今天,发展还算不错,你们要相信东盛遇到的困难都是暂时的……”
“是的,东盛一定能走过眼前的难关。”郭广信、徐志惶恐的应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