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vh3x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神話版三國 起點-第三千六百四十九章 一爵看書-1boly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在这一方面,刘备和陈曦有着相当的默契,刘备知道什么事情自己做不到,故而哪怕存在他不太理解陈曦行为的时候,也会因为信任先按照陈曦的提议来处理。
毕竟这天下间,在内政方面也唯有陈曦的眼光足够长远,处理的方式足够的精妙。
“扬州这边看起来确实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刘备幽幽的说道,“我们直接南下吧,既然无事,那就不用多耗费时间。”
陈曦点头,啥问题都没有那是最好的,当然正因为啥问题都没有,陈曦等人根本不花费时间,显得又有些不太重视,所以还是等大朝会的时候,奖励一下这些在东巡的时候完全没有出事的刺史。
毕竟要是每个都跟兖州那边一样的话,恐怕陈曦等人会比现在还要头疼,所以还是现实点,无事发生最好。
“姬家那边情况如何?”刘备随意的询问道。
“没什么大问题,他们就是在搞一些危险研究,不过他们家的老宅距离这边相当远,属于荒无人烟的地方,撑死将他们家炸没了,所以也不用太过关注。”陈曦神色淡然的说道,刘备闻言表示理解。
对于各大世家,到现在刘备已经没有什么不满了,因为站到这个程度之后,刘备已经能理解各大世家的想法了,故而只要这些玩意儿不触犯汉室的律法,他们干什么,刘备都懒得管。
哪怕搞了一个大事,将他们搞没了,那也没什么,反正最后只要不用政府收拾烂摊子,那世家自己瞎搞就瞎搞吧。
陈曦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不要将他了解到的那些玩意儿说出来,姬家愿意瞎搞就搞吧,就当没看到,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姬家的脑子还是在的,知道怎么处理遭遇到的危险。
所以不用担心对方将麻烦引到这边,至于姬家自己,看起来也不会死,所以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吧。
“嗯,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刘备沉吟了两下开口说道。
“说吧,又是什么事情?”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愍帝那边安省了一段时间,又有了一些动静,不过这次收敛了很多,看起来是往青州的方向。”刘备叹了口气说道,对于刘协的态度,刘备是相当无奈的。
“您还关注着啊,算了吧,还是别关注了,任由对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现在天下已经彻底稳住了,我们并不需要关注对方做什么的。”
“只是有些担心。”刘备颇为唏嘘地说道,“好歹也是殿下的弟弟,还是需要照顾一下心态的。”
“我觉得最佳照顾心态的方式,就是放着别管,有那两位跟着,其实问题并不大。”陈曦摇了摇头说道,“时间久了,自然就会认清现实的,这世上最能教育人的地方就是现实啊。”
刘备沉默了一会儿,他能说这次刘协去青州被本土那些老黄巾追了好几百里,那些人地都不种了,一定要砍了刘协这个犊子。
对这些人来说态度非常明确,你不是刘协,伪装成刘协,那肯定是要造反,这不就是砸他们这些人的饭碗吗?没说的,往死了整,抓住打死了那算他活该,没打死他就送官去要赏钱。
至于说你是刘协,你是刘协老子还要跟你算账呢,不是说好了天子肩负一切,老子全家饿的只剩下我一个了,你当时在干啥子,现在钻出来了,弄死你就当给全家报仇了。
这个时代天子的地位在至高无上的同时,也没达到后世那种深入人心的程度,因为匈奴人的存在,公羊春秋大复仇的理念深入人心,同样公羊派的理论也就遍布文化。
而公羊派和谷梁派有几个非常大的区别,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公羊派明确提出了,天子一爵,也就是说别给我吹天子,天子也就是一种爵位,并非是天。
故而从这一条也就引申出来了所谓的天人感应、伐无道,和通三统,这三个玩意儿,第一个代表的是即统治者的行为会带来灾异吉凶,以及在此基础上的“申天以屈君”,第二个则代表你干的不好就是无道,无道就该弄死,进而通三统的意思就是,王权没有永恒。
没错公羊派就是这么的破格,这也是为什么后世公羊派被抽死的原因,因为他们真的有些和皇权玩对对碰的意思,而在这个年头公羊派之所以能活的很旺盛,外加在西汉的时候,公羊派能占到时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战斗力,其实最核心的一点就在于外敌。
干不掉匈奴,天子是不是爵位这个问题根本没有意义,同样干不掉匈奴王权没得永恒也没啥问题,反倒是大复仇可以帮忙将对面弄死,所以西汉年间公羊派简直是就是时代的主力。
东汉这玩意儿虽说没落了,可架不住百姓受教育的程度低啊,之前两百年间的熏陶,不断的进行大复仇,各大世家又不进行新文化普及,所以百姓依旧停留在公羊派的时代。
简单来说,百姓还停留在我过得不好肯定是天子的锅,外加天子也就是一个高等爵位,在这种情况下刘协跳出来说自己是刘协。
青州人民将刘协追砍了好几百里,最后还是青州调兵将地方百姓召回的,就这青州的百姓还不服气,想要继续追砍,毕竟一想到自家亲人都是因为你这熊孩子的锅,惨成那样,砍你绝对没错。
陈曦是真的没有关注这件事,对于陈曦而言,泰山见过刘协之后,这事就过去了,就像陈曦说的,刘协想要做什么那就去做,他根本不会去关注刘协,因为没有意义了。
刘备好歹还是关注了一下,所以才觉得要不要重新约束一下刘协,可对于陈曦而言,根本没有必要如此,想要让刘协认识到社会,认清现实,一些必要的打击还是非常需要的。
“好吧。”刘备明白了陈曦的意图,也就不再多言什么了。
“不过玄德公既然关注青州那边的事态,我问一下啊,寇氏的嫡子有没有什么消息?”陈曦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没有,全然没有下文了,应该是真的丢了。”刘备叹了口气,要不是李优再三给他保证寇封绝对没有事,刘备估计真的会派人去寻找,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这样啊。”陈曦也是无奈,天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见鬼的情况,但愿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否则真就不好给益阳大长公主交代了,顺带一提,时至今日,益阳大长公主依旧不知道自己孙子丢了,还以为寇封去了中原,正在等待册封什么的。
“文儒表示没事,所以还是需要相信文儒的。”刘备颇为认真地看着陈曦说道,“那家伙在这些方面肯定不会乱说的。”
陈曦点了点头,也在思考可能会发生什么,可无论陈曦怎么思考,其实都无法想象到寇封现在正在率领湖光骑士团和袁氏精锐与罗马在安敦尼长城附近展开第二场大战。
顺带一提,寇封在战争的判断上比审配更优秀一些,或者该说是审配长于谋划,并不长于军事决策,所以强行越过了安敦尼长城劫掠了第二十鹰旗军团用来种田的夏尔马之后,寇封在大不列颠东岸等到了自家的战船,不过也等来了罗马人的围剿。
说实话,第二十鹰旗军团在收到袁家带人越过安敦尼长城的时候,就差一口老血喷出,毕竟驻扎在大不列颠这么多年,还真没有人从第二十鹰旗军团军团驻守的方向飞跃过去,袁家这是第一次。
可以说戈尔迪安等人可谓是羞怒异常,在安排好了安敦尼长城的防御之后,直接带着所有的本部精锐准备给袁家来个瓮中捉鳖,可以说在这一段时间的发展之中,是完全符合审配的判断的。
真正超出审配判断的是大不列颠东岸撤退计划,寇封不断地安排人去东岸用铜镜,银镜对海上进行反光,靠着这种看起来很蠢的招数,居然真的在袁氏抢了第二十鹰旗军团用来种田的夏尔马之前,和南下来接袁氏的战船联系上了。
这在淳于琼看来简直是老天爷保佑的事情,当然在寇封这种从太平洋跑到大西洋的人看来属于很正常的一种情况,毕竟在无雾状态下,人类能在广阔的海面上看到相当远的距离。
之后使用光线吸引注意就可以了,与其说是运气,还不如说是经验,毕竟大不列颠真的不大。而且他们也说了他们在哈德良长城到安敦尼长城之间,范围就进一步缩小了。
在联系到撤退的船只之后,袁家其实就已经获得了胜利,可以说只要接下来顺利跑路就可以算是成功了,可惜在登船之前已经快气炸了的第二十鹰旗军团杀来了。
这么多年没吃过这种亏,要是打不过也就罢了,那是实力问题,可这是能打过,结果因为思维盲区的问题,被对方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