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t5w精品都市小说 唐朝小白領笔趣-第三百零零三節 深宮暗殺(2)相伴-jh1wh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大家族的想法是联姻,然后扩大自己的身份和条件,可惜,这一条,在叶檀哪里就是狗屁不通,因为自古这个东西看着很结实,往往最后对你下刀子的就是这样的人。
松洲可以说是肥的流油,而且层出不穷的好东西总是会让人向往,可是如果和那些人联姻的话,他们就会插手松洲的事情,到时候搞不好会养大他们的野心,万一要是造反的话,也是有可能的,当初李世民还开玩笑说,这个可是好事啊,毕竟当初他也想要娶一个五姓七望的女人为妃子,结果被人推回来了,不过呢,叶檀说了,我不想到时候杀人的时候,那么下不去手。
李丽质的院子不小,从这个大棚到自己的寝宫需要走差不多五十米的距离,这个也算是过去的一个特点了。
她慢慢地穿过了走廊,然后前面就是一片没有灯火的地方,对于她来说,勤俭,知趣,都是她的特点,历史上对于这个女子的评价极高,不要以为是个忽悠人的,毕竟同时期的高阳公主可是比狗屎都要臭呢。
春天来了,其实已经有了一点春天的味道,你低头闻着就可以闻得到。
在这块黑暗的地方有一个不大的花丛,可是呢,因为有一种四季青,所以还是挺茂盛的,这个是她从御花园哪里挖来的,就是为了看看绿色。
她喜欢自然,崇尚自然。
道家的老大可是老子,那是姓李的人啊。
身后的小梅和其他的几个女子都走的不快,毕竟公主是公主,而她们不是的。
而就在她要走过的时候,忽然,一阵非常轻微的声音从对面的四季青哪里传来。
后面跟着的人根本就没有听到有什么特别的声音,而走在前面的李丽质却听到了,这个也从另外一个方面可以看出来,过去李家的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聪明。
不过呢,她之所以能够如此,是因为玉女剑法以及一种心法练习的不错,所以才会如此。
穿着裙子是不适合大跑步的,所以,她立马双腿并拢,然后看着那个方向道,“什么人?”
她的声音不像是哪些泼妇一样地大,但是呢,很清冽,宛如喝到了最好的泉水一样,让不少地方的人都听到了。
皇宫里有无数的人,这样的人都是为了保护皇帝一家的,所以看着严密,可是呢,自古这一块也是死亡率最高的地方,似乎随时都会死人,大家都不当回事了。
而在皇宫里,当初为了保护李承乾,叶檀送过来四个,后来那四个废了之后,又送了一些,这样的人都是李世民同意的,不过呢,他不知道是,在李丽质的院子里也有两个。
只是这两个是女子,平时几乎不说话。
因为李世民也知道自己的后宫宛如筛子一样,倒是没有拒绝,因为他当初为了登基,弄死的人不少,可是不要忘记了这里的人不只是当初李渊登基的时候找来的人,甚至于还有不少隋朝皇宫里的人,这种东西似乎是代代相传的,他们总是在这里,不去什么地方,比皇帝都待着舒服。
随着李丽质的声音出来,那两个之前一直在另外一边的两人忽然出现,她们的衣服都是普通的宫女的服饰,外面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是里面却是一身劲装,对于李丽质,叶檀上心的很,这两人修炼的都是十步杀一人的剑法,这样的剑法没有美感,没有任何提升的可能,但是呢,一旦练习会了之后,就是最好的刺客。
这两人的速度极快,像是漂浮在空中的幽魂一样,直接就冲过来的,而之所以没有在李丽质的身边,是因为她干活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身边,这两人身上的杀气不低,不适合在花花草草附近待着。
而这个人却从四季青里出来了,不过呢,他不是直接拿着刀具就过来了,而是忽然从袖子里飞出四把飞刀,目标是两把朝着李丽质的脖子和脑袋,而另外两把则是肚子和小腿。
那两个护卫距离这里有点距离,所以,来不及救济。
两人的眼球都要瞪出来了,这个,怎么办?
之前叶檀说过,如果保护不了应该保护的人,就不应该活着,自己之所以救她们,帮助她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她们有价值,如果没有价值的话,那么就不应该存在。
两人破空而来,空气似乎都被扭曲到了。
而这个时候小梅也看到了,大声地喊道,“公主,小心。”
飞刀擦拭的不错,所以很亮堂,就算是从黑暗中飞出去,也是非常的明亮,让人看着就是冰冷的寒气。
而李丽质却在这个时候,忽然伸手按着了自己的腰带,然后猛然一抽,那个看着很纤细的腰带里面却藏着一把软剑,这把剑是叶檀特意为她打造的,不只是锋利,而且非常的柔软,一张开有差不多一米长短,对于她来说再也是不过了。
“咣当……”
传来了三个声音,而四把飞刀全部落在地上,已经断裂了,然后只见李丽质的手腕一抖,软剑就到了自己的胳膊处,道,“什么人?”
而就在那两个护卫距离这里还有十来米的时候,那个刺客却从手里出现了一些峨眉刺,这个东西其实和软剑有点类似,不过呢,却是不一样地方上面有一个护手,是为了防止自己出事的。
这人拿着这个就冲了过来,对着李丽质刺了过去。
李丽质的手腕一抖,正好就将这个峨眉刺给荡过去了,然后手腕一抖,软剑的前面就划过了一个弧度,对准这人的胳膊就划过去了。
这人也是厉害,看到软剑过来,竟然手腕朝下一压,就躲过去了,然后手里的峨眉刺却像是出动的毒蛇一样,朝着李丽质的胸口划过去。
李丽质的速度不慢,后退一步,脚步很快,很诡异,却是从后面绕过去,直取对方的脖子处,而这人却在这个时候将自己的峨眉刺给挡住了。
就在这个瞬间,那两个护卫过来了,却不能过来,因为两人交手极快,像是在两朵流星一样滴来回,自己等人进去,却是担心会出事,将自己弄伤了没事,万一要是将公主弄伤了,她们死定了。
李丽质的玉女剑法,行走起来,宛如飘飘仙女,速度看着不快,却总是可以从一个出其不意的角度出来,容纳后将这个人的攻击给消磨了,而对面的这个人看身形也是个女子,手里的峨眉刺宛如毒蛇吐信一样,不知不觉之中带着无穷的诡异一样。
两人很快就交手了差不多五十招,李丽质的软剑像是空中的星星一样,不时地点着这个夜空,而对方却像是从泥土里爬出来的幽灵一样,时不时地就要靠近对方。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丽质手里的招式忽然变了,之前都是飘飘如仙人一样,可是这个时候却化作了一道闪电,直接就刺中了对方的双手,将她的双手宛如冰糖葫芦一样地穿起来,然后她就扔掉了自己手里的峨眉刺,脸色一扭,这是痛的。
然后听到咣当一声,李丽质就收剑了,却看到软剑上面什么都没有,这个可就是说明这把剑的厉害之处了。
“你是什么人?”
李丽质的手腕一抖,软剑就落入了自己腰带里,然后双手扶着,这个就像是一个施礼的动作,而之前的她却似乎不见了,只是一个文静的女子。
而那个双手被刺穿的人,看到她的这一幕,却忽然一张嘴,就有一根飞针直接冲着李丽质而去,似乎是将她弄死一样。
而这个时候两个护卫已经过来了,看到这一幕,其中一个人手里的长剑直接就过来了,将飞针打落,另外一个人手里的长剑却是将这人的双腿上的脚筋全部弄断了,然后她就跪在地上。
李丽质就站在那里,看着她,不明白为何要如此?
其中一个护卫将她脸上的黑布取下来,刚刚她竟然可以通过这个黑布将飞针弄出去,可见是个高手。
却是看着不大的脑子,样子不是很俏丽,鼻子微微有点大,可是呢,这人的眼睛里只有怨毒,像是李丽质对她有多不好一样,可是她压根不认识这个人啊。
“你是何人,若是说出来,说不定我会放了你。”
李丽质看着这个女子,真的不大啊,最多比自己大上几岁,可是她的样子,看着不像是什么善良的人啊。
“既然你不说,那么,你们将她带走吧,交给崔清尘。”
李丽质可不是个普通的人,能够在皇宫里生活下去,而且生活的不错的人,一般都是有点手腕的,没有手腕的是没有办法活下去的。
“诺。”
这两个护卫,其中一个直接一剑下去,这个女子的四肢都给废了,然后对着嘴巴就是打了几下,让她再也吐不出来这些。
而李丽质则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让人准备热水,自己准备洗澡。
对于她们来说,如果是过去的话,洗澡很麻烦,得烧热水等等,但是呢,现在这里有一个类似热水器一样东西,太阳做的,平时如果没有太阳就可以直接加热水,如果有阳光的话,倒是没什么。
这里的沐浴的地方也是叶檀专门找人整修的,都是粗糙的瓷砖,这样子不会打滑。
而且,很大,如果说现代洗澡的地方就是卫生间,而这里可能比你家里的客厅都要大的多,反正,皇帝的女儿,不担心这个。
浸泡在热水里,长发随意地披散着,白净的皮肤在有点泡沫的水里,显得格外的刺目。
她闭目养神,有的时候,不知道的事情可能就会有点麻烦。
而这个人还没有送出皇宫,李世民就知道了。
对于一个勤奋的皇帝来说,不管是后宫还是朝堂的事情,他都是亲力亲为的,所以,虽然只有二十来岁,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可是已经有了一点白头发的,当初叶檀还笑着对他说,管理国家,就是用皇帝的血液来滋养这个国家。
李世民本来这几天就上火,虽然是初春,可是呢,最近因为有些事,心情不好,所以晚上就在长孙皇后哪里休息了,结果半夜的时候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皇宫里的护卫一般包括三个部分,百骑司,御前侍卫,以及暗门。
暗门是为了监督后宫事情的一个部门,你以为权利大吗?不大,皇帝的女人和家仆太多了,没有这个是不行的。
可是呢,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所以,他感觉自己的牙齿更疼了。
看到两个女子将这个人扛着就要离开,却被喊住了,这两个人都是不会听李世民的话的,只有李丽质的话才会被听的,这个本来是不错的,如果是个昏君的话,肯定会将这个认为是耻辱,一定会翻脸,可是呢,现在这个却不是昏君,所以就让人去拿了李丽质的手令才将这个刺客拿下。
不过呢,两个女子都没有离开,而是等着,因为李世民也说了,一个时辰需要答案。
可惜,他引以为傲的人却没有这样的结果,一个时辰之后,这个女子已经晕过去好几次了,依旧没有结果。
本来他打算继续的时候,却觉得这样子不合适,毕竟,只是一个刺客而已。
看着这两个女子离开,无语有点无语,因为这样的人也不知道叶檀是如何训练出来的,对于过去的一些人来说,皇帝就是天啊,就是一切啊,可惜,现在却变成了公主就是一切,他知道,李承乾哪里也有几个,这样的人,按理说是不能进入皇宫的,可是李世民派去的护卫很多都是疆场上的人,这样的人杀人放火不错,可是呢,细致方面不行。
“希望你们有结果吧,否则不只是叶侯的脾气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