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ybm言情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2428-捨命陪陰13分享-k6zjw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毒蛇一死,冲击突围的九黎族人彻底就算是废了。
没有领头的人,也没有鼓舞士气的战将,在刑天冲击下彻底的崩盘。
本来就是没吃没喝士气低迷的状态,好容易提起来点勇气用命突围。
可刑天往这一站,这些个九黎部众算是彻底翻不过去这座山了,直接认栽求饶。
刑天抓获数百俘虏。
大胜了一场,众人都很是开心,问姬贼要怎么处理这些俘虏。
对此,姬贼给出的答案都是先关着,等到抓住了蚩尤,再一并斩杀。
毕竟你不知道蚩尤什么时候第二波的突围就来了,要是你前面屠杀着俘虏,后面蚩尤杀出来,那少不得一心两用放走了蚩尤。
先把这些俘虏关着,等后面一并解决才是最好选择。
姬贼命令之下,众人重新排版列阵,抓紧了武器,等待着蚩尤二次冲阵。
火光升腾,所有人都盯紧了前方黑暗中蚩尤有可能出动的方向。
与此同时,在苍林郡城的北边,乌斯玛和白牙两个人负责防止蚩尤溜掉的防线位置,大晚上的,乌斯玛拿出一只从后勤弄来的野兔,用姬贼封王时候赏赐给他的七星剑,穿上了野兔在火堆上面炙烤。
说来这七星剑也是憋屈,漓火三公,姬贼分别赐给乌斯玛,易,阿良他们七星,纯均,太阿三把宝剑。
太阿在阿良手中多次露面,几乎每次战斗阿良都拿着太阿剑指挥打赢的。
纯均的话,在易的手里,也没有冷藏过,都是挂在腰上当做荣誉。
就是七星剑,乌斯玛嫌它太重了,一直都把七星剑扔在家里,这些年过去了,七星剑都生锈了。
也是这一次跟着姬贼支援,为阿巨报仇,乌斯玛才把七星剑拿出来打磨了一番,本以为这剑会跟着乌斯玛上阵杀敌,却不想,封王之后七星剑第一次露面,竟然是被乌斯玛拿着来烤肉吃。
一边往野兔上面撒佐料,乌斯玛一边滴答滴答满是口水往下淌落:“吸溜!真香啊。”
白牙略带着有一些担忧在乌斯玛旁边提意见,道:“乌斯玛大人,陛下让咱们来守住北边,就是防备蚩尤从这里过,您这点起来火,那不是摆明告诉蚩尤咱们在这边么,万一他不来了怎么办?”
乌斯玛呵呵而笑,撒着佐料:“不来正好啊,咱们就这一千人够干什么的?之前蚩尤在城头狂砍四方的时候你又不是没有见过,他要是来了,咱们这点人怎么可能拦得住他?我就是点火告诉他咱们这边防备着呢,让他从别的地方突围正好。”
说着,乌斯玛拿手试了试野兔的火候,觉得差不多了,一口下去,满嘴的油花,爽的都要翻白眼了。
“香!太香了!”
说话间,乌斯玛抬头看满脸忧愁的白牙:“你也别瞎紧张了,咱们不都做了准备了么?那陷坑挖的怎么样了?”
“唔,已经挖完了,不过乌斯玛大人,那陷坑那么明显,他们看到了,不一定踩上去。”
“那就在上面铺一些干草嘛,做人啊,别那么死板,这样的话在部落里你是吃不开的。”
白牙:“呃···”
这边乌斯玛对白牙是谆谆教导的同时还不忘享受生活,正享受着的同时,冷不防的听到了慌乱脚步声响。
比及乌斯玛一愣一抬头,就看到一个族人慌张跑过来。
“乌斯玛大人,不,不好了!”
那族人紧张的喊。
乌斯玛也是一愣:“怎么回事?”
族人拿手往回指:“来,来了,九黎联盟的人从咱们这个方向突围了!”
话出口,乌斯玛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什么!从咱们这个方向突围!别跟我开玩笑了。”
那族人一脸的慌张:“乌斯玛大人,您觉得我现在是在跟你开玩笑么?”
乌斯玛窜起来就要跑,白牙见状,一把拉住了乌斯玛:“乌斯玛大人,您干什么去?”
乌斯玛各种的着急:“我,我,我撒尿去。”
他没好意思说自己怂了,白牙倒也实在,还真相信了乌斯玛的托词,只是这回白牙心念防线的事情,忍不住道:“乌斯玛大人,现在不是撒尿的时候,咱们得拦住他们啊。”
“有蚩尤呢,怎么拦?”
白牙咬牙:“那就放火!放火可以拦住他们,顺便的,也能通知陛下来支援!”
白牙一说这个,乌斯玛才反应过来,连忙指挥人放火。
只是命令下达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晚了,数百九黎部众,叫喊着就冲杀了过来。
刚开始乌斯玛是让吓了一跳,可等到了乌斯玛看清楚这些人数量以及没看到蚩尤的时候,瞬间乐了。
嗨,原来蚩尤不在啊,就你们这几百个喽啰,不怕。
立刻,乌斯玛一边让人放火一边让人用弓弩压制这些人。
奇怪的是,之前压制效果不是那么好弓弩这一次竟然奏效了。
要知道,往常弓弩对原始人杀伤力巨大的弓弩在对九黎部众而言,那都是白费力气。
他们基本都是那种悍不畏死的状态,前面的人中箭了,就拼出去一条命也要给同伴当盾牌继续冲阵。
弓弩没有床弩那般穿透力,不好压制九黎部众。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联邦刚开始的时候没少吃亏。
原本这一次也应该和过去一样,冲在前面的九黎部众悍不畏死,为后面族人挡刀,可谁曾想,箭矢泼洒出去,那些挡刀的凶悍九黎部众没跑几步,就控制不住扔在了地上。
本来白牙都要提刀上阵了,看到这一幕,很惊讶的回头问乌斯玛:“乌斯玛大人,他们怎么回事?怎么和之前表现差了这么多?是因为饿得了么?”
乌斯玛摆手摇头:“怎么可能是因为饿的呢。”
“可之前他们中了箭还是会往前冲锋啊,这一次···”
乌斯玛忍不住笑了:“那是因为这一次的弓箭和之前的不一样。”
“什么意思?”
面对白牙疑惑,乌斯玛哼哼一声,什么意思?
从神都来时,自己找黑藤改造了一批箭矢,其实也不算改造,就是把做出来的箭矢在毒药里面泡了一路,毒箭也不多,也就是足够三四百人嚯嚯二十分钟的的数量。
这些数量搁在大争锋里面没什么用,可是在小规模遭遇战的时候,那就是这个。
黑藤的出身众人也都知道,不消说,那是下毒的老手的。
加入姬贼这么多年,在硬实力上已经不惧怕任何敌人的情况下,黑藤也就渐渐忘了自己还有用毒这个本事,这一次,乌斯玛来找他改造箭矢的时候,黑藤开始还有些生涩,给药直接下的剂量大了。
也亏是这剂量大了,毒箭泼洒出去,那些九黎部众在冲锋时中了箭,毒素入体,再赶上是冲锋状态,血液加快循环,一个个跑没有几步全都栽倒在了地上,看的乌斯玛都瞪圆了眼珠子,这好家伙,这么大的劲。
这要是黑藤用收集毒药的罐子来吃东西,那部落里还不得毒死一大片啊。
毒箭打压之下,九黎部众根本就冲不上来,都是跑了没几步就给栽倒在了地上。
上前联盟战士高喊了一声,放下弓箭,冲向敌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