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r4bn熱門都市小说 我的導演時代 吃飯打怪獸-第423章遊行!閲讀-mu2c7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
作为一名专业的娱乐记者,以及李谦的忠实影迷,吕超春节也在值班。
这几天里并没有过多的关心春节档的战况,更多的是在关注颁奖季的动向。
《楚门的世界》能否拿下奥斯卡小金人,才是电影行业最重要的大事。
早上起来,照例上网翻墙出去。
脸书、推特这两个主要的网站先看了看,主要关注那些知名影评人、奥斯卡评委的动向。
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毕竟是最佳外语片,相比而言没有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影帝、影后的关注高。
一上午摸鱼过去了,很快过了十二点。
就在他刚想关掉电脑吃个饭休息会的时候,却发现推特上突然有个一直关注的记者发布了一个和《楚门的时机》有关的消息。
观众看完《楚门的世界》,导致精神病发,爬上自由女神像寻找真实世界之门?
什么鬼?
吕超愣住了,全方位研究过电影的他,当然知道这话的意思。
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有观众看完电影被影响到了,以为世界是虚假的,于是爬上自由女神像上,以为上门是离开虚假实际的大门。
可这也太撒币了吧!
本以为是什么恶搞,不过还有一段视频,点开一看应该是从什么对着电视录的像。
背景是晚上,自由女神像下面一大群警察和记者,有个记者面对镜头报道。
吕超自然是大概听得懂英文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看样子,是电视台直播?
对了,现在是中午12点,那纽约那边,就是刚到凌晨12点。
竟然是真的,米粒坚人看完《楚门的世界》变成神经病了。
太撒币了!
吕超立马兴奋了起来,手指头噼里啪啦,没多久一片新闻稿子就出来了,再把那个视频拿来用下。
“让新闻飞一会。”
笑着把新闻发到薪浪首页和微博上,吕超就关掉电脑,准备吃饭、午休了。
大过年的,除了少数人,大家都在家里休息,很快这个新闻就被网民看看到了。
不过,第一反应是不信。
“我去,薪浪现在为了流量一点节操都不要吗,写这个新闻的人自己也不看看,傻子才信呢!”
“看电影看成了神经病,这新闻过时了,两个月前不是有很多这种新闻嘛,记者特太不敬业了!”
“这次学聪明了,报道米粒坚人看电影看傻了,隔了十万八千里,谁知道真假。”
“估计是记者在家把脑子吃坏了,发出这种傻子才会信的新闻。”
“有微博大V、自媒体那味了,之前有个开心理诊所的大V,说一天接待了八个看完《楚门的世界》变神经病的,还给自己打广告,让那些怀疑自己被监视的都去他那看看。”
“哟,还有视频呢,开局一张图,其他全靠编?”
……
但凡是个正常人,就不会相信这个新闻。
可是,有视频有真相,那可就不一样了。
不过还是将信将疑,毕竟视频里只是地面上,这是刚发生时候录的。
可是等了七八个小时,纽约那边到了早上的时候,推特和脸书都传疯了,都不用记者去转载,国内很多翻墙上网的网民们,就把事情爆出来了。
没过两天,网上到处都在传《楚门的世界》在米粒坚造成的影响,以及对米粒坚人的嘲讽。
“哈哈哈哈,米粒坚人真是太可爱了,竟然有真疯了的,还因为一句玩笑话就相信自由女神像上有通往真实世界大门的人。”
“看了推特上米粒坚人的话,我有点怀疑大家是不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了。”
“同是地球人,怎么差别那么大,看推特上米粒坚人好像真以为这世界有问题?”
“连9幺幺是米粒坚政府自导自演的阴谋论都出来了,还有地平论,我一直以为这是调侃呢。”
“呃…这不是调侃吗,难道米粒坚网友是认真的?”
“人在纽约,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们,登月阴谋论、9幺幺阴谋论,还有地平论这些并不罕见,地平论有些是宗教影响,不过也有人以这个为噱头,前段时间有个杜克大学的学生就搞了个地平论的演讲,想出名想疯了。”
“这两天推特都笑死我了,《楚门的世界》竟然炸出来这么多神经病。”
“这波妥妥的降智打击啊,李谦牛逼!”
……
《楚门的世界》在北美这个电影淡季造成的轰动,连国内观众和媒体都在关注。
说实话,只要是正常人,都无法理解那些米粒坚人的观点,虽然一条条说的有理有据,看的人想笑。
大家就当笑话看了。
不过北美这边,却有点越来越热闹的感觉了。
说实话,李谦虽然知道大概率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力,但是现在单日票房上千万美元,连续三天稳稳占据日票房冠军宝座,还是始料未及的。
现在,李谦他们和国内观众的感受是一模一样的。
真不愧是自由的国度,什么言论都出来了。
甚至,已经有观众自发地为《楚门的世界》建了一个网站,召集一小部分相信世界是虚假的志同道合的观众,共同研究如何逃离这个世界。
他们称之为“自由联盟”。
这很自由!
只是,这种人还是少数,大部分人更多是在抨击政府、资本家,以及媒体联手操控世界,蒙蔽民众。
不只是普通观众,很多媒体,以及知名人士,也全都出来了。
“电视的一般表达方式是娱乐,一切公共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一切文化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为了娱乐,为了名利,电视公司能够剥夺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为了满足自己的偷窥欲,公众能够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当做小丑来看待,与电视公司狼狈为奸,华国电影《楚门的世界》展示的正是这样一个真实、病态的社会,让人窒息,让人恐惧。”—来自洛杉矶日报。
“楚门从出生起就生活在一个为他量身打造的虚假世界中,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中,全世界的人都在欺骗他、都在偷窥他,而只有他自己浑然不觉。
这是一场集体的“犯罪”,导演、整个剧组乃至电视前的每个观众都是“凶手”,他们用媒介肆意操纵着楚门的人生,可悲的是他们的人生也同样被媒介所“操纵”着。
大众在为他们感到可悲的时候,并未想过自己也是一个可悲的人,电视台、报纸每天刊登的新闻,不知真假,内容随意控制,其实他们也是在操纵着大多数人!”—来自纽约时报一位知名撰稿人。
媒体批评媒体操控民众,李谦都看乐了。
我骂我自己?
不过,如果是为了销量和话题,也可以理解了,骂骂自己算什么。
不得不说,这些知名度广的影评人、职业撰稿人,还有报纸,太知道老百姓想看什么了。
看完《楚门的世界》,再看这些稿子,很容易就有了代入感,恍然发现,自己看到的绝大部分事情,都是通过媒体和电视得知的,连网上的新闻,其实也是出自媒体之手。
一想到自己被媒体操纵着,那能不生气嘛!
洛杉矶,这个娱乐之都,就爆发了一场“我们拒绝做媒体傀儡”的小规模游行。
站着酒店的窗口,居高临下,俯瞰着不远处星光大道,高呼着“自由”“不做媒体傀儡”“我们要真相”等等词语的游行人群。
李谦笑了,离开窗口,回客厅沙发上坐着,面前的超大屏幕电视里,还是游行队伍的画面,这是CW电视台的现场直播。
邓朝看着电视机上的画面,疑惑不已,“我是搞不懂这些媒体在想什么,明明都在骂媒体、骂电视台,他们一点不生气,反而好像很高兴,这个游行还去直播,生怕别人不知道吧。”
李谦笑道,“有新闻,有收视率,还管别人骂不骂,动静再大他们都巴不得呢。”
骂又怎么样,难道米粒坚人能不看电视了?
电视太和媒体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回受什么影响,现在让人骂骂,换回了大量的收视率和报纸销量。
至于压下、冷处理那是不可能的,巴不得推波助澜呢。
各种网络、纸媒都在骂媒体和政府们操控民众,甚至很多电视台的脱口秀、访谈节目,都在骂。
电视台里播放骂电视台的节目,观众一边骂电视台,一边看电视台里骂电视台的节目。
报纸上大肆批评媒体控制舆论,人们买报纸来看报纸上骂报纸控制舆论。
根据推理,媒体和电视台损失了什么?
答案是,一毛钱损失都没有。
“你说这米粒坚人怎么动不动就游行呢,现在又不是休息日,大白天的都不用上班的吗?”张伟难以理解这些人,什么事都来游行,真是闲得慌。
佟莉雅灵机一动,“这不会也是媒体组织的吧,自导自演”
“肯定不是媒体组织的。”李谦摇摇头。
“那还好,要不然米粒坚人太可怜了,嘴上说不做媒体傀儡,实际上还是做了,而且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心甘情愿地做媒体的傀儡,帮他们增长收视率和报纸销量。”
李谦接话道,“不是媒体组织的,是华纳背地里组织的,现场直播的CW电视台也是他们找来的,这家电视台隶属于华纳旗下全美第五大电视网的CW电视网。”
“啊…这……”佟莉雅愣住了。
邓朝他们也有些发蒙,合着这是李谦干的?
一边拍电影揭露媒体操控大众,一边通过这部电影又在现实中操控大众,操纵舆论。
“这也太…那什么了吧。”邓朝苦笑不已。
虽然没说清楚,不过佟莉雅和张伟、王欧也知道邓朝说的是什么,同时也是一样的想法。
李谦倒也不以为意,“想说什么就直说,骂我黑心资本家也行。”
“这不是骗人嘛。”张伟弱弱地说了一句。
“我骗谁了?”李谦反问。
“骗米粒坚人啊。”
“骗米粒坚人也算骗人吗?”李谦笑笑。
众人看着面带微笑的李谦,目瞪口呆。
“你可小心点,要是被发现了,要被骂死了。”佟莉雅没好气地打了下李谦胳膊。
“骂我干嘛。”
李谦摊摊手,“你想想啊,要是把我的所作所为拍成一部电影,那观众看了是不是会更受触动,讽刺意味是不是更强,我这是在讽刺媒体啊,是在惊醒米粒坚人,谁让他们那么容易被煽动。”
听李谦这义正言辞的话,他们眼睛瞪得更大了,佟莉雅和王欧两个女孩子,更是小嘴微张,想不到李谦竟然这么…无耻。
邓朝用力一拍脑袋,“等下,我有点绕不过来了,有人拍一部电影,电影里你拍了一部《楚门的世界》,《楚门的世界》里节目组把楚门的一生拍成了24小时直播的真人秀节目。
是不是这样,然后别人的电影里,你拍的电影造成了很大的轰动,引发了关于媒体操纵民众的热议,可是事实上,这个轰动也是你操纵的,让别人这部电影的观众看到这一幕,产生反思。”
跟绕口令一样,听的李谦头大,“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佟莉雅没好气道,“你这是诡辩,又没人看得到,谁会反思呀!”
“谁说没人啊,说不定就有文明更高的外星人在看着我,来大家跟观众们打个招呼。”
李谦笑笑,抬头看着天花板,挥了挥手,笑道,“嗨,你好。”
“嘶!”
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突然感觉有种莫名的诡异,浑身不自在。
……
就在下午的时候,纽约也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的游行,同样是华纳策划的。
他们策划的游行,现场直播的电视台,同样是他们旗下的CW电视台。
和《楚门的世界》,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得不佩服,这群搞传媒的,那真是牛大发了,把民众玩的团团转。
李谦一开始都没想到,主要是游行这玩意,他一时间真的没想到,东西方的思维差异,还是华纳那边确定了策划之后,通知的自己。
不过嘛,看着这些义愤填膺,高呼“我们好自由,不要做媒体傀儡”的米粒坚老百姓,李谦并没有什么负罪感。
连华纳都不会因为愚弄自己人而有一丝一毫的愧疚,李谦一个华国人,更不会为米粒坚人而愧疚了。
傍晚的时候,李谦也和托马斯见了个面,考虑到现在的情况,他们要给自己安排一两场采访,就是去忽悠米粒坚人。
谈完事,回到酒店,时间也不早了,随随便便打开电视看了看新闻,就脱衣服爬上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