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noh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第1065章 情感經營閲讀-vzgrw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除了这个原因外,还有个原因。
因为赤井秀一,组织才会想把明美灭口。
要不是他,姐妹两个现在肯定是再也见不到对方了。
这是小哀心里最介意的一点。
她可以温柔,但她的温柔要看人。
她可以善解人意,但她的善解人意还是要看人。
对于那时的小哀来说,明美是她坚持下去的信念。
她或许能够理解。
但她不可能像明美一样,给赤井秀一什么好脸色看。
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他才会选择瞒着小哀做这件事。
接过衣服,光佑没急着离开。
而是忽然张开手,抱住了小哀。
正当小哀想问怎么了的时候,光佑把嘴巴贴在她的耳朵旁。
只听他轻声的说道:
“对不起。”
“这件事儿我其实上周就在计划了。”
“一直没告诉你,抱歉。”
虽然小哀没说,他也是因为考虑到小哀的感觉,才瞒下来的。
但瞒着她总是一件不大好的事儿。
喜欢一个人的其中一个表现就是愿意为了对方,放低自己的姿态。
要记住,放低姿态并不代表就是舔狗。
舔狗是毫无尊严、底线地用热脸贴冷屁股。
放低姿态可以是一时的。
先认错,等对方气消了,再讲道理。
这时候对方也会比较容易听进去。
对于女生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技巧。
有时候男生可能心情不好,想找一个点去宣泄一下情绪。
正巧女生有事儿找。
中途可能发生了些事儿,男生在情绪的作用下,就把女生当成了宣泄情绪的点。
一般女生可能就直接和男生吵起来了。
这很正常。
而用那种方法则会得到不同的结果。
当然,并非是向对方认错。
这种方法的关键是最初先顺着对方来,安慰对方。
等对方平静下来了,再来个反转,表示自己很委屈,让对方感到愧疚。
吵起来大概率会影响到双方的感情。
而用了这种方法,则是增进感情。
这可以称之为:
情感经营。
当然,小哀也并没有生他的气。
但光佑还是愿意为了她,在这件事情上稍微放低些姿态,主动的认个错。
他抱紧小哀,在她耳畔再一次轻声的道歉:
“抱歉。”
“一直瞒着你。”
“这没必要道歉。”
正如光佑所预料的那样,小哀从头到尾都没生他的气。
她根本不在意光佑在这件事上瞒着她。
环抱着光佑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之上,她声音温和的说道:
“我知道你是考虑到了我的感觉。”
“所以才瞒着我。”
“我理解你,也没怪过你。”
心里虽然早就知道,但光佑听到小哀这么说时,他还是忍不住的笑了下。
真的,有个理解自己的人真好。
松开怀抱,双手扶着小哀的肩膀,光佑与她对视着。
他微笑着对她说道:
“不过我还是得和你说声抱歉。”
“虽然是事出有因。”
“但瞒着你,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次小哀就没有说“没事”了。
她对光佑点点头,说道:
“你知道就好。”
道歉可有可无,因为她并不在意。
她知道光佑是考虑到她的感受,所以才瞒着她。
但光佑还是道歉了。
在听见那声“对不起”的时候,她心里便泛着暖意。
没贪恋这一时的温存,她示意了下光佑手上拿着的衣服,催促道:
“先去换衣服吧。”
刚才她被光佑抱在怀里,她也抱着光佑。
她觉得被抱住的感觉和手感都很奇怪。
而且光佑穿上黑袍后高了一些。
穿着黑袍的光佑要比她现在这种身体状态高出一个头。
她正好可以贴在光佑的胸膛上。
本来挺浪漫的拥抱,结果被那奇怪的手感直接破坏了大部分的氛围。
抱住人的那种感觉弱了许多。
不过她并不是想等光佑换好衣服,再抱一次。
这是正常的现象。
为了掩饰身形,光佑往黑袍里塞了些东西,抱起来当然没有直接抱住人来的舒服。
他对小哀点了点头,说道:
“好,那我先去换衣服了。”
“等会儿再详细的和你说一下事情经过。”
“嗯。”小哀点头应了声,接着又再次催促道,“快去换吧。”
随后,光佑就准备去卫生间换套衣服。
手刚放在门把手上,想打开的时候,他忽然想起客厅的明美和赤井秀一。
虽说他不觉得会打扰到两人。
但开门前,他还是先敲了敲门。
等了几秒后,他才推开门走进客厅。
他发现,两人虽然坐在沙发上,但之间却隔了一段距离。
不像他和小哀,他们两个基本都是挨着坐的。
也没见明美在和赤井秀一聊天。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到来,打断了两人。
还是因为刚才两人本就没怎么聊。
开门的声音吸引了明美和赤井秀一的注意。
她下意识的望了下房间门口。
便看见了光佑那饱含深意的眼神。
她嗔怪的白了光佑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不再看他。
调侃完明美,光佑便拿着衣服走进卫生间。
脱下这身黑袍花了他几分钟的时间。
等他换好衣服,抱着黑袍走出卫生间时,发现那两人还是刚才那副样子。
就像是还没开始聊一样。
他回去的时候没调侃明美。
看了她们两个月一眼后,他就回到了明美房间。
估计明美是想矜持些,让赤井秀一先开口。
女孩子矜持些无可厚非,更何况赤井秀一有愧于她。
而赤井秀一这会儿估计找不到话题。
让赤井秀一去搜集情报还行,让他和女孩子聊天实在是有些为难他。
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说的第一句话估计是抱歉吧。”
在心里换位和赤井秀一换位思考了下,光佑觉得他会这么说。
不过赤井秀一会不会这么说,这他就不知道了。
反正他的任务就是让两人见面。
现在已经完成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赤井秀一自己去解决吧。
让他们两个人先聊一会儿。
联手的事情等会儿再说。
而且他刚才在换衣服的时候想到了一件事。
并不是觉得今天迫害赤井秀一迫害的不够,想再迫害一次。
他就是觉得,有一个仪式性很强的东西,可能可以弥补明美当年的遗憾。
对于明美来说,她的遗憾当然是当初她和赤井秀一的相识,是赤井秀一有目的性的刻意安排。
还有她们刚开始恋爱时,她付出的是真心,而赤井秀一并没有。
她们之间有感情也都是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有的事情了。
有些事情虽然看上去感觉仪式性更强。
但对于特定的人来说,却有着非凡重要的意义。
至于是什么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