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yy2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御九天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閲讀-rc1pt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玛佩尔说完这句,正想悄然离开,却听王峰在洞口那边叹了口气:“唉,什么时候内急不好,偏偏挑这时候……喂,兄弟,先说好啊,别动手!这世间万事说来说去不外乎一个‘利’字,有什么需求,大家可以商量嘛!”
老王说着,朝前方无奈的摊了摊手。
洞窟中,一片血雾从洞壁上飘散了出来,然后凝聚成人的模样。
血族的家伙,不是曼库,但毕竟能瞒过冰蜂,看起来身手也很不错的样子,估计在战争学院至少也是排名一百以内,高排位,再加上血族是天生隐匿的行家,难怪能躲过自己冰蜂的探测。
“嗨!”老王也知道躲避无用,索性爽快的打了个招呼。
“嘿嘿嘿……”那血族的脸上闪现出一丝笑意,他是嗅到了生命味道,可真没想到居然会逮到一条大鱼:“王峰?这可还真是意外的惊喜!”
“大哥你认错人了吧?”老王瞪圆了眼睛,一脸惊讶的说道:“我姓尼啊!”
血族笑了,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他好整以暇的打量着这个被五皇子下了最高悬赏的家伙,逮到这么一条大鱼,那对他来说可就等于是最大的收获了,他阴森森的笑着说道:“别和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怎么,你觉得你还能活吗?”
“这不是活不活的问题!大哥你真的认错了!”老王从怀里摸出一块黑乎乎的魂牌,理直气壮的说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尼劳资也不是无名小卒,这辈子生是尼家的人、死是尼家的鬼,绝不能背叛祖宗,今儿就算是死,大家也要把这个问题先搞清楚,这命丢了不打紧,辱没了祖宗可是大事儿……”
他叽里呱啦的说着,对面那血族被绕得愣了愣,但毕竟不蠢,很快就反应过来。
尼劳资?你老子吧?
“你居然敢消遣老子?占老子便宜?”那血族都乐了,毕竟是需要重点关照的人物,‘王忽悠’的大名,就算是在战争学院都是有所耳闻的:“我看你大概是不太清楚我们血族的一百零八种酷刑……”
玛佩尔听得又好气又好笑,有机会不马上动手,居然和敌人哔哔,这血族也是个傻的……而下一秒,老王已经秒怂。
“我错了兄弟,我就是看这洞窟里这么闷,和你开个玩笑……”老王笑嘻嘻的说道:“不要动手!有话好说,喏,你不就是要魂牌吗?我直接送你好了!不要动不动就搞得那么血腥嘛……”
血族轻蔑的一笑,魂牌是杀掉敌人的唯一凭证,所以魂牌他固然要,但人也要,这毕竟是个有着不俗魂力修为的圣堂弟子,对血族来说可是上好的补品!
“我……”
血族一句话还没说完,尖锐的眼神却已经发现了扔过来的魂牌后面居然还夹带着另外一颗黑乎乎的东西。
什么玩意儿?
暗器?毒?
他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没实力的废物也就只配玩点这种小把戏了,以为这洞窟里黑灯瞎火的自己就看不到吗?真是可惜啊,血族的夜视能力,数遍整个大陆所有种族,都能排在前三!在自己的眼中,这点小把戏早已无所遁形!
接?傻子才用手接!管他那是什么,当然是直接给他打回去!
他淡定的伸手一挥,一股魂力鼓荡起来,刚想要将那玩意儿连同魂牌一起给王峰挡回去,可下一秒……
轰!
一声恐怖的巨响,浪焰滔天,凶猛的火舌朝着两侧的洞窟猛窜。
轰天雷的威力老王再清楚不过,爆炸只是表面,重要的是隐藏在里面的魂能冲击才是致命的,早在爆炸的前一秒,那血族还在装逼的时候,他就已经往旁边玛佩尔藏身的那个洞口处滚进去了。
自己炸自己,这都叫什么事儿?
老王蛋疼,虽然提前闪滚到旁边洞口,但那炸开的声浪还是震得他有点头晕脑胀,屁股有点火辣辣的疼,似乎是被炸开时的火焰冲击波给波及到了,但总算是避开爆炸的最大威力,也避免了被那条洞窟掉坠下来的碎石活埋。
只是转瞬间,场中的局面却就已经逆转,王峰一个就地十八滚朝她这边滚了进来,安安稳稳的避免了受爆炸波及。
玛佩尔呆呆的看着滚到自己面前的王峰,嘴巴微微张开,有点哭笑不得。
讲真,那个血族真的是太蠢了,面对比自己弱小的敌人,不想着怎么立刻解决对手,却和敌人在那里哔哔一通有的没的,真是死了活该!王峰这家伙真是太坏了,居然把轰天雷和魂牌一起扔出去,还假装扔得很没有水平,一下就被别人发现的样子……等等!
她赶紧甩了甩脑袋,自己是一个九神的弥,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敌人把自己的同伴干死了,自己在这里瞎高兴个什么?看来刀锋这几年平静的生活真是让自己也跟着腐朽了!
毕竟在她混入极光没多久,卡丽妲横空出世,于是上面派了洛兰强势插脚,更多的时候,上面都是将极光的各种任务交给了洛兰,这让她成为了刀锋里为数不多的、被置闲的后备弥。
没有任务,甚至都接触不到上层,不过是掌握着几个无关大局的蒲公英的资料,几年平静的生活下来,当初训练营中那些誓血之言都已经快被她忘记得差不多,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当年的誓血之言不过是南柯一梦,但……
玛佩尔赶紧将这种想法赶出脑外,心里紧跟着默念了好几遍:我是个弥、我真的是个弥!
她脑子里杂七杂八的念头还没转完,却见王峰已经就地一滚从地上爬了起来,玛佩尔刚默念完了十遍‘我是弥’,此时怔怔的看着他,只见老王搓了搓有点被烤红的屁股,然后看着玛佩尔惊奇的说道:“咦,师妹你不是上厕所吗,怎么没脱裤子呢?”
你还想看我脱裤子?
毕竟刚刚才经历了一番生死,玛佩尔本还以为他要感慨点什么呢,打死都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话,她忍不住张了张嘴,脑门上一根黑线,还好及时反应过来:“啊、我、我刚上完!王峰师兄你没事吧?”
还好老王没有继续追究‘上’在哪里这种细节问题,他满不在乎的说道:“以我的无相天雷大法,解决一个小杂鱼能有什么事儿……”
王峰一边说,一边朝刚刚爆炸后的洞窟那边望了望,那血族的排名应该不会太低,那魂牌肯定值钱啊!
可惜此时那边已经被一大片垮塌的洞壁碎石给掩埋了大半,许多碎石还顺着洞口往这边哗啦啦的滚落过来,堵了大半个洞口,真要想找魂牌,那非得把这里完全清空不过,自己可没那个时间。
玛佩尔显然也看出了他的心思,这里刚才的动静那么大,一定会吸引更多的人过来。
她略一迟疑,还是决定提醒道:“师兄,血族无弱者,刚才那人的排名一定很高!”
老王也感觉相当遗憾啊,这起码也是一百名左右的牌子,扔了怪可惜的,但总不能在这里慢慢翻找,牌子虽好,小命更好啊,他淡淡的说道:“都没进十大,这种排名的魂牌,师兄还看不上眼。”
他一边说,一边还是肉痛,只能眼不见心不烦,催促玛佩尔说道:“走了走了,赶路要紧……”
可话音未落,老王浑身汗毛猛然一竖,虫神种的感知第一次来得迟了些。
有高手!
“想走?”
一个阴邪的声音在洞壁四周响起,老王头皮有点发麻,能隐匿到如此近处才被自己感知到,来者可真不是一般的强,而且还必然是相当擅长隐匿那种类型。
话音刚落,有影子在两人面前微微一晃,一个脸色苍白的、妖异的家伙已经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老王的嘴角抽了抽。
血妖曼库!
肆无忌惮的嗜血让他补充了充足的魂力,伤势早就已经好了,甚至他开始感觉已经隐隐触碰到了虎巅的天花板,这次幻境对他来说可真是大补了,可以想象,如果给他充足的时间,他甚至可以在这幻境中完成对鬼级的突破,真到那时候,就算是黑兀凯在他面前也只有死路一条!
“迟了!”曼库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的两个猎物,一个猩红色的血族标记印在他额头上,在这黑暗的洞窟中清晰可见。
他倒不是跟踪来的,老王收拾那血族的时候,曼库恰好也在附近,爆炸的动静太大了,将他吸引了过来。
本只是看看能不能捡点便宜,可真是没想到啊,居然逮到一条大鱼!
王峰这家伙是战争学院这次行动的悬赏名单上最高的,但讲真,以曼库血族的背景,他还真不至于为了那点东西就心心念念,真正吸引他的,是王峰的身份,这家伙可是被九神两位太子同时点名的人!
曼库不像隆飞雪和沧钰这些有着坚实背景的二代,血族虽然也是九神十大家族之一,但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在皇室面前并没有像沧家那样深受信任,家族在九神的地位也有些尴尬,表面看起来是顶层贵族,却是一直游离在核心权力的边缘位置。
而现在,一个亲近皇家的机会就摆在眼前,若是能仗此得到太子和五皇子的信任和重视,踏上这两条还没真正起航的巨船,那等未来这两位当权,他说不定就有代表血族进入下一代王朝权力核心的机会了。
干掉他,绝对是大功一件!
第二百三十八章
曼库的心情好极了,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我的小宝贝们,快到我这里来!”
可没想到老王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什么小宝贝?二十好几的人了,老不要脸的!”
曼库一怔。
只听王峰说道:“玛佩尔师妹,你不是要尿尿吗?你先去!”
玛佩尔也是愣了愣,她有想过王峰转身就跑或者别的什么狼狈样,可就是没想到过居然会让自己先走,这是打算帮自己拦下血妖?看来他还真是把自己当成最亲近的同门弟子了……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老王眼睛一瞪:“这可是排名第四的血妖,我要是和他打起来,随便一点余波都震死了你,再说了,你在这里呆着,给不知道的人听了去,还以为我王峰人多欺负人少呢,我王峰是什么人,岂能干这种事儿!”
“啧啧啧!”
啪啪啪!
“怜香惜玉啊?”曼库笑着鼓起了掌:“真是难得,可惜,你们都得死,老子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刀锋人!”
老王翻了翻白眼,其实他很想呐喊一下,哥们儿不是刀锋人,我们是自己人……
旁边的玛佩尔并没有动,不是想留下来,而是因为走不了。
血妖的速度太快了,对方也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她若想先走,必然会成为曼库率先攻击的目标,走是肯定走不了的,她必须得应对这一切,当然,是在王峰死了之后。
是的,虽说刚才那瞬间确实有那么一丝丝的感动,可王峰还是得死,这是自己的宿命,不过看在他刚才让自己先走的份儿上,她至少会帮他收尸。
玛佩尔没有吭声,只是稍稍往老王的斜后方退了半步。
“这是要同生共死?真是让人笑掉大牙。”曼库大笑起来,在他眼里,这就像是两只待宰的美味羔羊,他笑着舔舐了下舌头,压根儿就没在意老王说要单挑的话:“那我倒要斟酌斟酌了,你们觉得让谁先死会比较有趣呢?”
“看来我真是没有骗人的天赋啊,一个都骗不了。”玛佩尔居然不跑,老王也是无奈,倒是有点胆量,就是蠢萌了些,这不是增加自己风险吗。
“好吧好吧,反正大家都要死了,不如做个风流鬼!”他干脆一把将玛佩尔拉过来搂在怀里。
玛佩尔吃了一惊,只感觉完全摸不清老王的路数,这家伙的‘下一步’她从来就没算对过!此时只感觉他的手劲不小,一种雄浑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一时间竟是忘了反抗。
卧槽,这丫头的身材果然很丰满啊。
等等,这可不是吃豆腐揩油的时候……
老王伸手往怀里一摸,一边冲曼库说道:“我认命了,牌子给你,兄弟,给咱俩一个痛快就行,让我们作对儿同命鸳鸯……”
话音未落,一块儿魂牌已经扔了出去。
这还真是老王自己的魂牌,之前捡那块,刚才对付上一个血族的时候已经用掉了,当然,和刚才一样,牌子后面一起扔出去的,还有一颗黑乎乎的东西。
曼库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他可不是刚才那个同族,王峰的这点小手段在他眼中完全就是无所遁形,那黑乎乎的东西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轰天雷!
曼库伸手稳稳的将魂牌和那黑乎乎的东西一块儿接住。
可爆炸却并没有发生,一股血色的魂力笼罩在曼库的手中,将那魂牌连同轰天雷同时接住,轻柔的魂力裹挟在轰天雷的表层上。
魂力成了缓冲的‘垫子’,巧妙的卸掉了轰天雷的冲力,没有实物的接触、没有来自外界的撞击,轰天雷就无法引爆,这是致命伤,这种东西在高手的眼中确实和一个玩具无异,当然能做到这么轻柔需要相当的手法。
“你认为这种东西会有用吗?”曼库笑了,他大概能猜到刚才那个同族是怎么死的了,纯粹就是笨死的,不过也好,省得自己还要多干掉一个分功劳的族人。
他轻蔑的说道:“只有废物才会用这种东西!”
可老王却也笑了,一扫刚才的认命样,掐着时间,笑着说:“可我这轰天雷专炸废物,给我炸!”
曼库的瞳孔猛然一缩,他感受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他连忙想要将轰天雷扔掉,可也就在此时,恐怖的火光已然在他的手心中猛然炸裂开。
老王翻转身紧紧抱住怀里的玛佩尔,一层金光及时的覆盖在了他的身上。
对付曼库,不可能像对付先前那血族一样先做出逃跑的动作,那以曼库的反应,自己但凡是肩膀提前动一下,露出一丝逃跑的先兆,他都绝对可以跑得比自己更快。
这近距离的爆炸威力是必然要亲身承受的,而敢如此近距离承受这威力,只因为老王还有护身的法宝。
老王紧紧的抱住玛佩尔,手指都已经快要掐进她肉里,紧密的肌肤相亲,让黄金壁垒将两人自动识别为了一体,金色的防护光芒瞬间镀遍两人全身。
黄金壁垒,开!
轰!
无法转身去看身后的情况。
恐怖的火焰气浪从身后狠狠的冲击过来,老王和玛佩尔被紧紧的裹挟在黄金壁垒的壁障内,将本只能保护一人的黄金壁障撑得满满的,就像是一颗金色的圆球,被身后那恐怖的气浪拍打着往前方飞射。
砰!
两人狠狠的撞击在十几米外转拐的洞壁上,老王正好是在空中被掀翻成后背着壁的姿势,成了玛佩尔的垫子,后背结结实实的撞上坚硬的洞壁,疼得他牙齿一龇,差点喊出来。
不能怪黄金壁垒的防护不足,讲真,克拉拉给收集的这两个黄金壁垒,无论质量还是内部镶嵌的魂晶都绝对是上乘的,不管是轰天雷还是撞洞那一下,原本都可以毫发无损的防御下来。
可问题这玩意儿本只是防护一人所用的,要同时保护两个人的话,防护力自然会有所削减。
此时黄金壁垒已经消散,老王疼得龇牙咧嘴,忍不住就在玛佩尔那丰满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下,“快起来,要压死我吗!”
奶奶的,就是多了这么个累赘,不然自己一根儿毛都不会伤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谁叫自己就是这么一个三观奇正、见不得可爱女孩子受伤的好男人呢?
玛佩尔也是被撞得有点头晕,然后就感觉翘臀上狠狠的挨了一下,身体不知怎么就是一个激灵。
坑了曼库一把,却是损失了一个黄金壁垒,老王这个肉痛啊,但现在却不是心疼的时候,血妖曼库可是能在黑兀凯的剑下逃生的家伙,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炸死。
老王滚落地面,爆炸虽然没有直接伤害到他,但震荡的余波已经足够他喝一壶了,此时忍着撞击时的头晕脑胀,看着还在发愣的傻姑娘,一骨碌从地上爬起身来,拽住玛佩尔的手就想往外跑,怕这丫头回不过神,“小丫头,你命多好!幸亏有你师兄在,不然这个不人不鬼的家伙会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的!跑跑跑,快跑……”
老王喊得激情四射,却发现居然没拽动玛佩尔,这妮子的力气突然间大得出奇,回头一瞧,只见玛佩尔的眉头已经拧成了川字,似乎相当纠结的样子。
卧槽!别在这时候闹情绪啊妹妹!
“师妹,快走,这家伙是高手,一个轰天雷根本炸不死,等他出来,我们就完了!”
玛佩尔还是一脸呆滞的看着王峰,“为什么?”
王峰有点着急,若不是看玛佩尔有点不对劲,早就拍过去了,“什么为什么,走啊,再不走都得死!”
玛佩尔看着明明很着急但依然不肯丢下她的王峰,忽然笑了。
在裁决圣堂的魔药工坊,两人第一次见面,他就欺负她、调戏她,在之前上一层迷雾森林的时候,他还抢她的东西,明明不熟,却好像是老朋友一样,黄金壁垒这种宝物是一个人用的,两个人是有失效奉献的,而且,在关键时候他用背把她护住,这个细节,玛佩尔完全明白,这世界上竟然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她,保护一个命中注定做工具的人。
而这个人,做完这一切却还像没事儿的人一样。
“王峰,你为什么要救我?”玛佩尔忽然瞪大了眼睛,仿佛下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王峰也被稳住了,忽然弹了一下玛佩尔的脑门,“哪来这么多为什么,被炸傻了吗你?我是你师兄,我欺负你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但别人就不行,有我在,包你没事儿!”
“好了好了,小祖宗,别闹情绪了!”老王觉得不能再耽误下去了,真要等那曼库恢复过来,自己和玛佩尔就是白送的大白菜,他强行拽起玛佩尔直接开跑。
被王峰拖着的玛佩尔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师兄,这可是你说的,”玛佩尔轻声说道。
“放心放心!”老王笑嘻嘻的瞥了她一眼,瞧这表情,貌似是没有计较拍屁股之仇了,自己可千万别提,手贱是病,得慢慢治,但是心不能贱:“谁不知道我王峰啊?那是有名的诚实可靠小郎君、千金一诺真男人……”
正这么说着的时候,老王突然闭上了嘴,脑门儿冒出几滴斗大的冷汗。
他才刚拉着玛佩尔跑出去不远,可留在身后检测的冰蜂却已经发现了曼库追来的踪影,而且追击的速度比他和玛佩尔的速度要快得多,显然没有受什么伤!
日了狗了……奶奶的,这真是阴魂不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