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gta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的三界紅包羣-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七十二海的災難分享-higzk

我的三界紅包羣
小說推薦我的三界紅包羣
1182
玉兔精:“可是人家好怕怕……”
“怕就回去。”
玉兔精不知从哪抽出一个捣药杵,呲着牙,
“兔子急了还咬人,今天我拼了!”
“不错,我没有看错你!”
陈昕又看向哮天犬,
“哮天犬你呢?”
哮天犬抽出一把狼牙棒,“玉兔都能拼命,我哮天犬岂能让人看扁了!”
陈昕大笑,豪气冲天,
“那就干!”
“不过还有个二师兄,可不能少了他!”
当即联系猪八戒,
“南山,战邪魔,不见不散!”
短短几个字,不给他任何推脱的机会。
就这样,一人,一兔,一狗,义无反顾,去向那天外邪魔肆虐之地。
南山。
七十二海。
突然天降横祸,两个天外邪魔凭空降临,山崩地裂,树倒水枯,这是南山千年以来最大的一次灾难。
自灾难降临,所有人就不顾一切的逃命。
可是他们的境界低微,又能逃到哪里去?
他们将身法速度施展到极致,在飞行兽的眼里也是像幼鸟学飞一样,不值一提。
“逃!逃出南山!”
“逃出南山才有活路!”
“快点!再快点啊!”
所有人疯狂向外逃窜,但飞行魔兽翅膀一震就追上了他们。
“卑微的人类,不要跑了,没用的,做我的口粮吧!”
飞行魔兽就像鸡啄米一样,一啄一个准,无人能逃脱厄运。
“啊!我要死了!”
“救命啊!”
“我才十八岁,还没有嫁人……”
“叮!人体沙包系统启动!”
所有人都在痛哭流涕的时候,一道身影却加速朝飞行兽魔爪飞去。
“龙化!”
“不要啊!”
乔恩惠痛哭失声。
“恩惠,我给你争取几秒钟时间,你们快跑!”
龙化大吼,
“人体沙包,三秒无敌!”
轰!
一股滔天的气势轰然爆发,刹那间,龙化的境界从虚丹境直线上升,瞬间达到金丹境巅峰。
可即便如此,在飞行魔兽眼里依然是蝼蚁,
“砰!”
龙化的身影狠狠的砸在地上,全身骨头都摔碎了,全身抽搐,眼里却带着疯狂而狰狞的笑。
“鬼东西,你杀不死我!”
肉眼可见,他的伤口快速愈合,身上的气势在一瞬间达到顶点。
金丹境!
他真的来到了金丹境!
货真价实的金丹境,而不是临时突破!
这就是无敌沙包系统!
有无敌的信念,就可以无敌!
虽然,金丹境在飞行魔兽眼里依然是渣。
飞行魔兽却不识得金丹境,也不晓得无敌沙包系统,见状有些怪异,
“咦?居然没死?”
“那就吃了你好了!”
飞行魔兽张嘴朝龙化啄去。
“我跟你拼了!”
乔恩惠的母亲林静音,第一海最强者,在极致的害怕之后,反而陷入癫狂,擎出宝刀,轰然斩向飞行魔兽巨大的鸟喙。
“滚开,下一个再吃你。”
飞行魔兽巨大鸟喙随便一挑,林静音就飞出去数百米,整个人嵌入一座山,大口吐血,已经快不行了。
她没有系统,没有龙化那种变态的恢复能力,根本承受不住轻轻一击。
双方完全不在一个级别,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想吃我,打掉你的鸟嘴!”
龙化目赤欲裂,再次爆发。
“轰!”
一道紫色火焰在他掌心涌起,“灭绝紫炎,杀!”
紫色火焰化作一道火龙,咆哮惊天,扑向飞行魔兽。
“我最讨厌玩火的!”
飞行魔兽眼中凶光闪烁,张开大嘴,吐出一团唾液,
唾液粘上了紫色火焰,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好像点燃了一个烟花库,爆炸声接连不断。
“吃了你!”
飞行魔兽接二连三受到挑衅,已经非常愤怒了。
“紫焰拳!”
一只火焰凝聚的拳头迅速凝聚,龙化一拳打在飞行魔兽鸟嘴上。
“竟敢打我?”
飞行魔兽怒不可遏,鸟嘴左右摇摆,龙化感觉像打在一座钢筋铁骨的巨山上,瞬间手臂被震碎,并且向全身蔓延。
“砰砰砰!”
龙化全身骨头再次炸开,血肉在一瞬间剥离,血肉横飞,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了。
“龙化!”
乔恩惠哭成泪人。
“你们是一对?”
飞行魔兽眼里闪过一丝凶残,“那就一起死好了!”
张嘴朝乔恩惠啄去。
“死臭鸟,老子还没有死!”
已经残破不堪的龙化再次发出声音,哪怕是死,他也要尽量保护自己女人,哪怕是只能拖延几秒钟。
“碎成那样,本尊看着恶心,懒得吃你,去死吧!”
飞行魔兽居然还挑食,不过却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魔爪抬起,朝龙化抓去。
龙化闭上眼。
女人,我已经尽力了!
乔恩惠泪流满面,哭喊道:
“为什么?为什么七十二海会遭此噩难?”
刹那间,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来那个古老的传说。
七十二海,就是为了那个人而存在,可是,他们却违背了诺言,不愿意承认。
难道这是上天对他们的惩罚?
乔恩惠跪在地上,诚心祷告,
“谁能救我们,我愿意奉他为主!”
或许是受她感染,所有人都跪在地上,祈求道:“谁能救我们,就是我们的主人!”
昂!
话音刚落,一道无形之刃骤然降临。
“龙影枪!”
飞行魔兽猛然感受到一丝威胁,爪子改变方向,将龙影枪轰得倒飞出去。
旋即凝眸朝远方看去。
“天外邪魔,敢来我华夏作祟,找死!”
数道身影从远方天空疾驰而来。其中一道身影,手持龙影枪,威风凛凛,正是陈昕。
“是他!”
“竟然真的是他!”
所有人心神荡漾,不约而同的想道:“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地仙?”
飞行魔兽看着陈昕,眼里有几分不屑,“你是来送死的吗?”
陈昕淡淡说道:“死的是你!”
哮天犬很愤怒:“你眼瞎啊,老子堂堂金仙你看不见?”
玉兔精挥舞着捣药杵:“哮天犬,这是一只盲鸟!”
飞行魔兽这才发现哮天犬和玉兔精,不禁瞪大眼睛,“你们两个金仙,居然跟在一个地仙屁股后面,也不嫌丢脸?”
哮天犬翻了个白眼,“你懂个屁,他是我们……”
玉兔精打断他,“他是我们主人,你不服?”
闻言,乔恩惠等人脑子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