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1ib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撿漏 起點-4356 因爲你是靈穀子看書-p05jg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而后,金锋杵着杆子费力走到原先石椁停放点,让周皓站在那里待命。
剩下两个人,黄冠养站在大水池一个地方,王晓歆站在另外一处地方。
“都不要慌,听我口令。慢慢调整!”
拿着对讲机,金锋回头冲着科学院考古所的窦院士下达命令。后者立叫自己的学生刻戴上墨镜,自己则打开led探照灯。
探照灯映照在二十多厘米的镜面上,众人都屏住了呼吸,顺着铜镜对面望过去。
不过十几秒过去,那透光镜却是没有任何效果。
金锋轻声开口,叫窦院士调整透光镜,又叫他的助手跟着调整。
费了不少功夫没见着动静,金锋立刻上去亲自动手。叫助手高举透光镜,窦院士坐在地上捧着探照灯。
这一下,金家军们顿时惊呼起来。
旁人抬头一看,轰然炸锅。
只见着在山洞顶部,一个接近一米粗直径的光球猛然乍现。
黑暗中,这个投射在山洞顶部的光球尤为刺目。
骚包急忙拿着望远镜望上去,却是咝了一声。
“不对啊!”
“不透啊,看不见星图啊。”
“日怪了!”
金锋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却是不慌不忙抽着烟让窦院士趴着别动。随后金锋又叫其他七个人伙同他们的助手都摆着各自姿势,运用led探照灯照射透光镜。
八个探照灯的照耀下,山洞顶部亮度陡然增加了数倍。
但是即便如此,八方透光镜背部的八卦图案依然模糊不清,就算是在望远镜下也只能看见个大概。
至于那些个星图、铭文、神兽、山水、人物则完全看不到。
外围的金家军看得有些焦急,金锋伫立原地四下打量忍不住抠起了脑袋,眼睛盯着石椁椁盖上的北斗九星图案陷入沉思。
当石椁沉入水银海后,北斗九星被沾上了水银,让金锋思路豁然开朗。
而后,当自己俯身看神仙图石刻的时候,又赫然发现了其中推背的奥秘,继而也发现了李淳风腰间上佩戴的铜镜。
水银被大洪水冲溅出来流入各个窝凼让金锋心里有了三成的把握下令开棺。
开棺之后铜镜的出现也证实了金锋的推测。一下子,金锋就抓到了破解秘密的关键。
到了这时候距离找到天星罗盘只剩下一层窗户纸。但透光镜的不争气却又给金锋制造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细细思索半响,金锋决定先从透光镜本身入手。
目的,就一个,让这八方铜镜重新成为最亮的镜子!
说干就干,就地取材,将水银坑里的水银捞将上来备用。
由于八方铜镜镜面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损,金锋要做的就是重做。
看到金锋收集水银,罗挺一帮人都有了明悟。
现在在博物馆在各个地方看到的铜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照不出人样。
在很多电视剧电影里,那些个铜镜镜面都是铜黄色的。
但,是错的!
古代的铜镜以水银和二氧化锡混合物覆盖在铜镜上形成了一层透明薄膜。这层薄膜相当于现在家用镜子的漆面。
这层薄膜在打磨抛光后,透光情况与玻璃镜无异,照人清晰,纤毫毕现,而且基本没有色差。
但水银会挥发,一段时间后就会露出铜面需要再次打磨。
所以在古代有个工种叫磨镜匠。
取了水银,金锋又根据宋赵希鹄《洞天清禄集.古钟鼎彝器辩》中记录的以水银杂锡末做为磨镜药,对八方透光镜做起打磨。
黄冠养几个人上来搭手帮忙,但都被金锋拒绝。
磨镜匠既然被称为匠,那这门手艺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当年为了复原复刻出透光镜,从天都城到博物馆再到工匠,足足搞了多少年才堪堪有了些成果,都不能算神功大成。
尤其是在打磨镜面时候,花了好些年才把当初磨镜匠们的手艺给研究出来。
磨镜药涂抹均匀,金锋拿起最小的一方镜子做起了实验。
左手无法动弹,金锋就用右手五根手指紧紧压住镜背,逮着透光镜狠狠磋磨。
不到几分钟,金锋额头上的汗水就汩汩淌下。喘气声越来越粗重,看到王晓歆都觉得心痛。
费了老大气力将这放透光镜磨好,递给周皓王不懂做了实验,一下子众人欢呼雀跃。
看着近百米高的山洞顶部处那清晰可见的铜镜背部星图和字体,金锋长吁了一口气,右手酸得几乎都快提不起来。
这样的情况下,黄冠养和华麒焜顶替金锋在金锋指点下做起了临时磨镜匠。
最后罗挺也被王晓歆主动的请过来加入其中。
做这一切的时候,金家军都离得远远的不参与不掺和。王晓歆虽然明白这是金家军对自己的抗议和鄙视,但也没话说。
七面镜子磨完已经过去了十个钟头,在金锋的指导下逐一完成,实验结果出奇的好。
“开始!”
七组人再次站在各自位置,按照金锋命令执行。
随着一个个透光镜的点亮和调整,山洞顶部星云图星象图慢慢聚集聚拢。每一方镜背的神兽开始增加,占据了大半个山洞。
等到王晓歆手里的透光镜图案在山洞顶部显现出来。整个山洞变成了最灿烂的星河星海。
阴阳太极图无声的转着圈子,八卦图一圈盖着一圈,相互交错辉映,变幻莫测。
祥云朵朵漂浮,各只神兽和十二生肖在祥云中起起伏伏,如同活了一般。
还有那各种各样的隶书、鸟篆文混在各种图案中,更凭空增添了极度的神秘感。
一切的一切,宛若是最玄幻的CG动画。
现场无数人看得目瞪口呆又惊心动魄,连呼吸都已经停止。
这一刻众人就像是身处在一个星际之门,又像是穿越在时光隧道,还像是畅游在极致壮阔美轮美奂的星海。
更像是到了天宫!
在场的人中都不曾想到,只是区区的八方透光镜就造成这般天宫一般奇景,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玄奇玄妙。
“太美了!”
王晓歆呆呆看着山洞上的幻灯片,水润双瞳中倒映着那璀璨发出最由衷的赞美。
“那当然!”
金锋叼着烟嘶声说道:“这是咱们老祖宗的杰作。全世界只此一份,别无分号。”
“你是怎么知道透光镜就能找到天星罗盘的?”
“你猜!”
王晓歆望着星云星海涓涓流淌,看着异兽轻然飞舞,低低说道:“易镜玄要!”
金锋眼神一动,透出一缕异色。
“答对了吧。”
王晓歆扭转螓首凝望金锋,嫣然一笑如玫瑰绽放。
那一抹的风情叫令百花都黯然失色。
“你会易镜玄要。什么都瞒不住你。”
“你怎么知道我会易镜玄要?”
王晓歆抿着丰润的红唇,如水眼眸情意迷蒙,语音轻曼扣动金锋心弦:“易镜玄要不是袁天罡写的。是王诩!”
金锋面色轻变,正要说话。王晓歆娇声细语:“所以袁天罡敢把推背图写出来也敢把推背图传下去,但却不敢传易镜玄要。”
“因为,那是鬼谷子老祖宗写的。”
王晓歆直直看着金锋的眼睛,没有丝毫的惧色,清澈而坚定。似乎在很久之前,王晓歆就下定了决心。
“因为,你就是这一代的鬼谷子!”
王晓歆的话语很轻,如海边最温柔的浪,似山间最轻和的风,但她的话却像是一颗温压弹,带来金锋翻江倒海的震爆和震颤。
“我是鬼谷子?”
“夏鼎对你讲的?”
慢慢地,金锋凝视王晓歆的眼神中现出几许的阴寒,似乎千军万马在星海深处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