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yq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有一個庇護所 愛下-0762 軍紀廢弛的烏合之衆鑒賞-lx6tv

我有一個庇護所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庇護所
乔治没有着急进入城堡,而是观看起了那些正在院子里训练的士兵们。他发现这些士兵们并非在那里舞刀弄枪又或者练习弓箭,而是在练习着方步!站着军姿!
而且他们时不时还会组成一些奇怪的回型阵列。
乔治注意到这些士兵没有铠甲,也没有长矛,只有一件军服,手中只有一个一米来长的木棍。
显然,在黄金国度附近这片没有迷雾的大区域附近,月国的军队依然是采用着‘排队枪毙’的战术。但这种战术却是极为有效的,在这个时代与各国领主打起了,处于碾压的形式。
也就是南荒人现在能稍稍叫叫板。
这群士兵,似乎已经从早上练到了晚上,此时已经是汗流浃背。看起来队形还算是整齐,但在‘亨利’这种明眼人中却是能够看出,这群兵在做样子。他们应该已经是有一段日子没有训练了。
而在这些士兵之中,有一人已经有了小肚子。那些军服也是干干净净,看起来好像是最近这几天才新换的。
显然,这里的人都知道,某位亲王大人要接管这里了。赶紧磨磨刀枪,装装样子。
而看起来,这段日子里,黎明骑士们也没少修理他们。瞧那些城墙上的人就知道了——下面乱窝窝的一片,月国的士兵都很好奇,但因为有黎明骑士还在城墙上巡逻,所以这帮家伙连头也不干回。偶尔有人军姿站的不好,骑士上去就是一脚。没多大一会,这些人便都站的跟标枪似的了。
“大人,看来这两年,在矿区这边还是较为安宁的。”亨利看了看之后说道。
随后他看了看城墙上的那些火炮,发现有几个黑湖老爷兵一边在那边带人维护着火炮,一边笑嘻嘻的朝着这边挥着手。于是亨利补充了一句:“看来火炮也很久没用了。也没有怎么维护。”
“嗯…”乔治抽出了一根雪茄,亨利急忙给老板点上了。美美的吸了一口之后,他说道:“在太阳王的眼中,这些矿他们不好开发,那过去也没啥用。每次过来主要是摘摘果子,外加敲诈勒索一番。想来,伊丽莎白每年实际上都要少不少的收入的。这边交给你之后,内部、外部都要管理好。”
亨利点了点头,他知道,在接下来的几个月这里将会是一个多事之秋,不光矿工会闹事,南荒人也会常来的。
因为在矿区之中,必定有南荒的狗和他们穿一套裤子,日后南荒从这里刮不到油水之后,他们肯定会里应外合的闹一通。再加上这段日子老板是要访问沙国的,所以南荒搞不好会来正规军。
不过,问题不大。
亨利看了看天上飞着的那个扁平的磁金梭——有这玩意在,自己都不太好发挥。但如果是抢来一些马,偶尔去周边的南荒城市、部落反推个几波,再打打秋风,倒是会蛮有趣的。
“什么时候进城啊,乔治。咱们在这傻杵着吗?”
不用回头乔治就知道是艾琳那个家伙。他没搭理她。看向了城堡的副厅——前去汇报的大门守卫已经带着矿区管事、月国部队的军官们慌慌张张的跑过来的。
在城堡的某个窗子上面,罗娜还拿着一个小账本朝着这边挥着手,想来这个懒丫头是懒得下来,而财团的其他人,都在忙着对账呢。
之后,乔治便与这些人一边聊着,一边走进城堡了。
月国部队军官之中,领头的是一个中年模样的少校,听起来,他曾经他应该也是经历过不少战火的,甚至还参加过月国南荒的五月之战。算得上是一名正儿八经的老兵了。
不过,自从来到这片矿区之后,这个家伙便慢慢的有些腐败了,连那肚子都鼓起来了。
乔治为众人介绍了亨利,军官们与亨利稍稍聊了几句之后,这些人精们便从这位仲裁骑士长身上的那种肃然的气质,以及脸色的伤疤上,看出这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家伙。不知道他懂不懂火器,但想来进化的潇洒日子,恐怕是要彻底没了。
这四天里,那些黎明骑士到底是什么样,这月国与沙国的军官们——外加矿区里面的土匪,算是没少领教。
要说懂军事,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群训练有素且严苛的上层军官老爷们——说白了就是有能力,又经验,却不接地气。
但这群军官,却是就连军队、乌鸦、秃鹫之间的私底下勾当也都一清二楚,一个个眼睛里面跟明镜使得,一点也不好糊弄,而且修理人的时候有阴又狠。月国军官们的那些小伎俩,根本玩不过他们。
有时候,月国军官们很是怀疑,难不成这些圣庭骑士,都是从那最底层混上来的不成?不然这类高级军官,又怎能了解底层的这些小勾当?搞得所有人在这些圣庭骑士们眼前就像是果体。
这显然不太符合逻辑。但事实却好像又摆在了眼前。
而在这些骑士之中,带着‘仲裁’两个字的人,又是最难对付。不光手段非常,而且还洞悉人心。
今天过来的这位骑士亨利,就带这两个字。而且还是一个仲裁长…
乔治在城堡中逛了一遍,对这里的简陋算是了解了。唯一能够庆幸的是,虽然财团所工作的书房发了霉,但其它的屋子看起来还是有人时常搭理的。
“咱们这里都是男仆吗?”乔治看着楼下工作的那些人说道。瞧起来他们都是镇上的人,打扮的都很随意。也有点不修篇幅。端盘子的时候,手指头会伸进碗里,而且还舔大拇指…
不过乔治倒不是挑这里没有女仆,而是看这里仆人的人数,有点不太对,显然是男女仆应该都有的才对。而且女仆也是要有的,因为财团之中有不少小姐,这日后的饮食起居都需要有相关的女性来协助照料的。
“额…这个。”管事兼管家挠了挠脸,不知道该怎么说:“殿下,咱们的仆人都是镇上的,所以都有些自己的正经工作。我已经派人去叫了。应该都正在往这边赶——您瞧,都进来了。”
“见鬼了老板。”阿吉瞧着楼下那些花枝招展,正在从楼下进来的‘女仆’们,说道:“瞧起来怎么都眼熟得很?”
看着楼下的那些一进门之后,便大胆的朝着骑士们抛媚眼,搭讪的‘女仆’们,乔治点了点头,已经明白了:“我早该想到了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