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89v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四百八十三章 爲什麼閲讀-lh5ev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堂屋里,
老汉闻声,顿住了脚,朝屋外望了望,转回了身,
又在原地再站了站,重新走了回来,
“……小伙子……小先生,谢谢……”
走至廉歌身侧,老汉感激着,佝着身,朝着廉歌说道。
看了眼这老汉,廉歌摇了摇头,再转回了身,拿着筷子,随意夹着桌上菜,吃着。
老汉看了看廉歌,又转过头,看了看堂屋门边,垂着头,合着眼,依旧陷入在梦里的老人,
又再站了站脚,转过了身,也再在餐桌旁坐了下来,
“……小先生……厨房里还有些菜,我去再给你炒些菜吧……”
老汉坐在凳子上,手放在腿上,不时转过头望望堂屋门后的老人,不时又转回头,看着廉歌,
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些什么,但又终究是只是说了句。
拿着筷子,再夹了筷子菜,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这有些焦躁不安的老汉,
“那就劳烦了。”语气平静着,廉歌说了句。
“……不劳烦,不劳烦。”
老汉赶紧摆了摆手,站起了身,笑呵呵着应道,
“那小先生你坐,我这就去把再炒些菜……菜之前都洗好了,要不了多久……”
说着话,老汉再回过头,看了看堂屋门边的老人,便朝着后院厨房里走了去。
看着那老汉走进厨房,转过视线,再看了眼堂屋门边,依旧陷入在梦里的老人,
收回目光,廉歌拿着筷子,夹着桌上的菜,继续随意吃着。
……
“……滋……”
菜下锅翻找的声音,从后院里传出,
餐桌旁,廉歌拿着筷子,不急不缓夹着菜,吃着,
堂屋里,安静着。
而与此同时,堂屋外,弥漫着浓雾的村子里,再有些嘈杂起来,
混杂着的话语声,随着带着雾气的清风,从村道上,一户户人家里传出,在廉歌耳侧响起。
……
“……爸……”
村道上,背着自己父亲的中年男人重新睁开了眼睛,抬起了头,
看了看身前四周后,又赶紧勉强转过头,看着背上趴着的父亲,
背上背着的老人,紧随着,也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自己儿子后,缓缓抬起了头,
“……爸,你也梦到了吧?”
眼里期待着,中年男人看着自己父亲,出声问道。
“……梦到了……”
背上的老人点了点头,应了声,脸上渐露出些笑容,
中年男人看着自己父亲,紧随着也笑了起来。
“……不过爸,我们还是得出村子避避。”
说着话,中年男人提起了地上的行李,再背着自己父亲,步伐匆匆地朝着村子外走去。
“……房子就要塌了,我们得赶紧走……”
“……出去避避就避避吧,等事情过了啊,我们再回来就是了。”
脸上带着轻松些的笑容,老人笑呵呵着,说着,
“……爸,不知道其他人知不知道……”
中年男人走着,说着,又再放缓了脚步。
“……你把我先放下来,去喊一声村子里人吧……”
说着话,老人缓缓转过头,望了望四周村子里,
只是,话还没说完,
村子里,一户户亮着灯的人家里,愈加嘈杂的声音响了起来,
“……看来是不用了。”
背上的老人笑呵呵着,望了望四周,出声说道,
“……那爸,我们赶紧先走吧……”
中年男人说着话,提着行李,加快了脚步,往着村子外走去,
只是步伐相比之前,更轻快了许多。
……
“……都快点,快点从屋子里出来。”
“……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塌了,都快点从屋里出来……”
“……都快从屋子里先出来……别去管东西了,人重要……”
一户户人家的房门朝外打了开,屋里灯光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映在了一段段村道上。
一户户人家里,刚从那梦中醒过来的一众人,慌忙着,往屋外跑着,
在村道上的人,也朝着村道两侧,一户户人家里,喊着。
“……孩子他妈,赶紧去把孩子带上,我去收拾点东西……我们赶紧走,去村子外边……”
“……好……”
一户人家里,醒来的对夫妇,慌忙着带着自己孩子,从屋里跑了出来。
“……走,这边,躲着点路边上的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塌了……”
“……说起来,为什么村子里房子要塌了……”
“……现在哪管得上那么多,先走吧,往村子外走,等过后了,再说……”
“……都快点……脚下小心点,别摔了……往这边……往村子外边跑……”
村道上,或是提着行李,带着妻子,或是抱着孩子,或是背着老人,一户户村里人沿着村道,往着村子外跑着,
急切,慌忙的声音混杂着,在村子里嘈杂着,
相比之前,喊声中少了些恐惧。
……
“……小先生,来。”
端着两碟冒着热气的菜,老汉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小先生,你尝尝吧,看合不合口味。”
将两碟菜放到了桌上,老汉说了句,又转过头,望了望堂屋外,嘈杂起来的村子,看了看堂屋门边,还垂着头,合着眼的老人。
“……村子里的人是都做了先前那梦……”
望着堂屋外,老汉出声问道。
廉歌看了眼老汉,也没转过头,拿着筷子,尝了口刚炒出来的菜,
“味道挺好的。老人家也尝尝吧。”
“……小先生你吃就好……我,有些吃不下……”
再望了望堂屋外,老汉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还是转回身,坐了下来,
看了眼这有些焦灼不安的老汉,廉歌也没多说什么,拿着筷子,夹了筷子菜,随意吃了起来。
“……小先生,老陈他是……”
坐下的老汉顿了顿动作,又朝着堂屋门边的老人望了望,出声问道。
“还要再要会儿。”
拿着筷子,廉歌语气平静着,应了句。
老汉闻声,转回了身,点了点头,
紧随着,脸上又有些犹豫迟疑着,看向了廉歌,
张了张嘴,还是出声问道,
“……小先生,是为什么,村子里的房子都会塌了。”
闻声,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老汉,没回答,
再转过目光,看向了堂屋门边的老人。
……
堂屋门边上,
清风带着丝丝雾气,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往着堂屋里吹拂着,轻晃着堂屋门,
老人手搭在门后的把手上,佝着身,垂着头,闭着眼,依旧陷入在梦里。
身子似乎也随着堂屋门,微微晃动着。
餐桌边,
老汉也循着廉歌的视线,缓缓转过头,将目光投向了仍旧陷在梦里的老人,
再看了眼老人,廉歌转回了视线,也没多说什么。
拿起筷子,夹着餐桌上的菜,不急不缓,随意吃着。
丝丝热气从菜上升腾,往着屋顶上的灯光萦绕着。
堂屋里,愈加显得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