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sci8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後漢長歌 愛下-第509章千鈞一髮閲讀-r2qu0

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将军威武!”
“将军威武!”
城头下士兵的呐喊如潮涌来,阎象和粱纲吓了一大跳,急忙将头伸出箭跺,只见夏侯渊和夏侯惇两人仿佛两只林中的猿猴在云梯上来回穿梭,他们距离城头已经不足两丈远。
“箭来!”
粱纲朝亲卫伸了伸手,夺过亲卫手中的弓箭,两只手指夹住箭的末尾大喝一声,左手如托泰山,右手如报婴孩,弓开如满月。只听得“嗤”的一声,利箭离弦而出,一道黑色的闪电骤然在城头上亮了起来。
夏侯渊到梁纲的距离不足两丈,梁纲到夏侯渊的距离同样不足两丈。
箭士柳白猿说过:射箭之道,不是中与不中,是神色不变。
还有人也曾说过:丘比特老爱射箭,是因为他老婆总是埋怨他射不准。
射击!射击!
梁纲要立功了,不要再给夏侯渊任何的机会,伟大的刘跑跑的裨将军,他继承了刘跑跑的光荣传统,柳白猿、丘比特在这一刻灵魂附体!梁纲一个人,他代表了刘跑跑东奔西跑的悠久的传统!
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弓已松,弦已空。
代表着柳白猿、丘比特甚至刘跑跑的梁纲正紧紧的盯着那支黑色的利箭。成败在此一举,他要亲眼看着它带着他的希望从城头飞下深深的插进夏侯渊的脑袋,然后看着那抔鲜血飞起来,扬起漫天的桃花。
利箭果然没有辜负他的希望,在近两丈的距离中,利箭沿着既定的轨道闪电一般直奔那颗硕大的头颅。
然后……
没有然后,一柄寒铁枪从夏侯渊的背后窜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笔直的插向夏侯渊的上方。“叮”的一声,火光四溅,寒铁枪的枪簇恰好挡在利箭的去路之上,金戈之声骤起,寒铁枪散发出冰寒的杀气,利箭悄然落地。
一颗脑袋从夏侯渊背后冒了出来,左眼上绑着的那块布仿佛在无情的嘲笑着梁纲:“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惊喜你妹,意外你妹,夏侯惇我要杀了你这个活王八!”梁纲弃弓在地,长枪牢牢握在手中,顺势就是一挑一刺,长枪在城头上挽出十数朵枪花扑向云梯。
长枪一出,便已惊起刺拉拉的破空之声。如虎啸,如狼号,如鬼泣,似鹰爪,似蛇形,似雷落。
如果说刚才那一箭夏侯渊还来不及躲的话,这一枪在夏侯渊眼里根本就不够看!
“兄长,借你双手一用!”
夏侯渊淡淡一笑,朝附在他背上的夏侯惇说了一声,双手用力在云梯上一攀,身子高高跃在,来到了夏侯惇的头顶。夏侯惇心神领会,双脚反扣在云梯上,双手握拳猛然击出。
两道比闪电更快的影子在众人面前一闪而逝,附近的空气仿佛都凝固起来,似乎这一拳之间就已经将云梯旁边的空气都汇聚在了一个点上,一呼一吸之间,拳头正中夏侯渊的脚底,夏侯渊就势一点腾空而起,如鹰隼展翼般飞向城头。
“梁纲狗贼,你再拿火油来滋我呀!”一声怒喝,还不等在城墙上站稳,夏侯渊就反手拔刀向梁纲劈了过去。
看来,今日辰时梁纲和阎象在城头上放的那通火油已经成为了曹营上上下下的魔怔。不但曹操心心念念,就连夏侯渊找上梁纲时也直接拿它说事。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夏侯渊怒喝一声,含恨出手,一刀劈去鬼使神差的竟然突破了往日的禁锢,寒月刀荡起一阵寒风,卷起数十道银光,恰如在空中托起一朵洁白的莲花。
莲花三十六瓣,瓣瓣各不同。
莲花三十六,暗合三十六天罡,又如易经中的三十六阴数,每一瓣都绽放出异样的光芒,每一瓣都寓意着死亡。
六六三十六,阴之至也。
六六三十六,阎王接你吃腊肉。
梁纲枪势已老,未及回防,而他和寒月刀之间也并无任何的障碍,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眼见他就要命丧在夏侯渊的刀下,千钧一发之际,陡然听得城下一阵大乱,一道雄浑的声音落入众人耳中:“曹阿瞒,燕人张翼德在此,还不速速将你那狗脑袋献上,也让张某好去兄长面前领领赏!”
言语轻佻之际,夏侯渊却是心神一震,刀法亦随之一乱,洁白的莲花变作昙花一现,刀光骤然消逝。
一绺长发贴着额头落下,梁纲狼狈的摸了摸额角上的血痕抱头鼠窜,弃了长枪就地一滚,躲开刀锋所及连滚带爬的在来到亲卫身旁,一把拔出腰刀紧紧的守住自己的门户。
可是,此刻的夏侯渊哪里还有痛打落水狗的心思?
夏侯渊站在城头上,手握寒月刀双目急视,只见一员黝黑的壮汉率领一拨人马从西北方向杀入曹营。
那厮一路上砍瓜切菜,视性命如草芥,一条丈二蛇矛在人群中忽高忽低,打得曹营将士哇哇直叫。乐进和曹仁也在那厮的逼迫下连连后退,就连曹纯领着主公的虎豹骑一拥而上,也只是稍稍的延缓了那厮前进的脚步。
如此勇猛的壮汉,除了那张黑子还能有谁?
夏侯渊扫了夏侯惇一眼,夏侯惇默契于胸,双脚腾空,双手握住云梯,轻轻一放滑向城下。
张黑子武艺非凡性格急躁,一身所学遇强更强,乃是天下少有的猛将,整个曹营能与之抗衡的也仅有典韦和许诸二人,他和夏侯渊都在城墙上,营中的大将谁还能与之厮杀?
“兄弟们,跟着我冲!”
夏侯惇匆匆离去,夏侯渊微微松了一口气,向还在云梯上攀爬的将士一声怒喝,转头向梁纲龇了龇牙,露出一副噬人的目光,仿佛再向梁纲宣泄:老子倒要看看现在还有什么人能够救你!
梁纲胆已寒,刚才夏侯渊那鬼使神差的一刀差点就要了他的老命,此刻哪里还敢上前?
倒是一身文士打扮的阎象却比他表现更加像是一名将军,阎象大手一挥,一声鼓响,他的声音也跟随着传了出来。
阎象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击打在将士们的灵魂深处,将士们热血一涌,士气大振,梁纲同样老脸一红,抓住腰刀站到了众人的前面,接着他一声长啸,数百名勇士呼啸而至,齐刷刷的聚集在他的身后,整整齐齐的按偃月阵列在城头。
这不再是平日里油腔滑调的老兵,也不再是平日里偷懒松懈的少爷兵,而是那个曾经和粱纲、阎象并肩作战杀败过张飞、徐盛的淮南精兵。
锋利的长枪、尖锐的钢刀以及他们身上那森然的铁甲迅疾的汇聚成在一起,仿佛一片散发着死寂的钢铁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