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hyp優秀都市异能 南明洶涌-第卅六章 坐收漁利熱推-18biu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李茂之的一句话问的常琨哑口无言,半晌,常琨说道:“这只是讨论嘛……”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李茂之心中咒骂了一举,又瞪了常琨一眼后没再搭理常琨,也没有再说话。
李存真说道:“如果真是郑泰干的,郑泰必须死!”
一句话传来,众人凛然。
李存真赶快又说道:“我本以为有张神医在,国姓爷定然毫发无伤,目前看来却是我太过自信了。常琨,你快点叫杨家姐弟和姜诚进来……”
在历史上,国姓爷郑成功确实性情暴烈,搞得明郑内部十分紧张,郑家兵将受不了严峻的刑法,又抵御不了满清高官厚禄的诱惑,纷纷向满清投降。
但是,现在却不是这样。李存真已经拿下了闽浙,驱逐了李率泰。施琅、黄梧也没被打败,早就跑到广东去了。
郑家兵将想要向满清投降,其成本增加,风险也上升了。因此,相比于历史上,投降满清的寥寥无几。
而且,李存真和郑成功虽然没有打招呼,但是也算是英雄相惜。李存真无论如何也不接受郑家兵将的投奔。如果接受投奔,这会让郑成功认为明李在挖他的墙角。如果因为这点事搞出乱子就不好了。所以,郑家兵将没有像历史上那样大规模投靠满清。也没有人投奔李存真。
其实,郑成功如此严厉有坏处也有好处,好处就是郑家军法森严,令行禁止,作战勇猛。
李存真如今已经听说国姓爷薨毙归天,那也就没有必要再给明郑面子。郑经算个什么东西?和自己的乳母通奸,真特么不要脸。不是说这种宋明理学规定之下的“乱伦”有多无耻,而是说郑经这个德性,显然是无德,无德如何“齐家”,既然“齐家”都不行,还谈什么“治国,平天下”?
李存真故而也用不着和他客气,立刻派出自己身边的近臣,李茂之、姜诚、杨添秀和杨再辉率一只小股部队南下泉州、福州。以便接受郑家兵将的投奔。同时,李茂之借此机会拓展银行、保险等业务,姜诚、杨添秀等人延展警察局布设网络,杨再辉则代替李存真检查武装部长在村上各项工作的执行情况。
李存真当然知道郑家变乱的经过,郑经获得了最后的胜利,而那些失败的人全部投靠了满清。这些人投靠满清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除了满清他们无处可去。
现在就不一样了,除了满清之外,这些郑家兵将完全可以选择明李。毕竟明李是汉人,比满清总是好一些的。
不出李存真所料。很快就有消息从台湾传来。郑成功死去后的第五天,马信死了,据说是暴毙。可是,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死了呢?没有人给出解释。
再之后的事情就和历史上一样。郑成功在台湾去世之后,台湾将领黄昭等人说郑经不正经,拥立了郑袭做台湾之主。
郑经则在思明继位发丧,以陈永华为谘议参军、周全斌为五军都督、冯锡范为侍卫,整师准备渡台。
此时为了解除后方威胁,郑经竟然派来了使者,愿意让渡一部分日本贸易,并且保证明李南北海路通畅,以此换取明李支持,李存真自然满口答应。
解除了明李的威胁后,农历十一月初一,郑经进攻台湾。两军在台湾大员赤崁海滩展开激战。
战斗进行得很激烈,周全斌这硬汉率军猛攻,但是一度被黄昭击败,周全斌的士兵被赶到海中,周全斌大呼:“大丈夫应当死在战场上,怎么能死在水里呢?”说罢,转身进攻,身先士卒。将士受到鼓舞,奋勇“杀敌”。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反冲锋打得黄昭措手不及,一个不留神这位明郑大将竟然被流箭射死。黄昭一死,其余将领皆投降。郑经胜利后进入安平城,处死萧拱辰等人。捉住郑袭,为显得大度,送到厦门软禁起来,结束了这场内斗。
南明吴王二年,满清康熙二年,耶元1663年六月。郑经以其伯父郑泰支持黄昭拥郑袭拒己,假意置酒邀郑泰议事,伏甲兵而杀之。
郑泰死了,其弟郑鸣骏、子郑缵绪根本无路可去,惧诛。
好在两个人本来就认为李存真仗义。不要说当年北伐南京的时候他来助战,厦门血战千里支援国姓爷击败达素的不也是李存真吗?
而且两人听说吴王殿下听说国姓爷薨毙,竟然昏厥在地,大哭不止,叁日不食。在南京为国姓爷建祠祭祀不说,还向朝廷请求追封国姓爷为潮王,还为国姓爷请求陪葬孝陵。实在是大度,厚道之人,德性充沛,俨然有太祖风范。
想来想去,怎么都觉得李存真是个可以托付之人。二人随即率所部一万精兵,六百战舰,官吏一千三百多人弃了郑经,入泉州投奔明李。
郑泰一死,郑袭杯弓蛇影,怕遭暗算。随即跟部下商量出逃,终于在七月初十,率领官吏二百二十四人,士卒一百二十人及银钱、船只、盔甲、火器等物成功出逃,后入漳州投奔明李。
这两股势力本来都是投降满清的,后来成了施琅这个小人攻打台湾的主力军。
但是,现在这些人全都投奔了明李,明李的海上力量由此增强了。
毕竟,郑家是海上起家的!船只只是一个很小的方面,重要的是海上的经验,那些知识丰富,有较高熟练度的水手、士兵、炮手、船长和领航员更加珍贵。
国姓爷郑成功到底是病死还是毒死现在已经不知道了,毕竟马信死了,查无可查。虽然十分可疑,但是也只能如此了。
但是,郑泰拒绝执行郑成功的命令,不杀董夫人和郑经,让他们活了下来,这是铁一样的事实。虽然可能不是主观故意的,但是从客观影响来说,郑泰为了自己的这个侄子,甚至不惜与郑成功翻脸。
当得知郑袭、黄昭、萧拱辰几个在台湾篡位的时候,是郑泰站出来支持了金厦的郑经,这才使郑经成功击败郑袭。而击败郑袭之后,郑经为了安抚郑泰,假意把金厦交给郑泰管理,实际又担心郑泰反过来再拥立被他软禁在金厦的郑袭,便安排了一个“鸿门宴”,打算扑杀郑泰。
郑泰不知是计,慨然赴约,不幸“被捕”。兴许真的是他毒杀了郑成功怕东窗事发,兴许是怕受辱,在狱中上吊自杀了。
这一切全都被甘辉、余新等将领看在眼里。甘辉一开始是支持郑经的,所以郑成功让他准备进攻金厦的时候他阳奉阴违,磨磨蹭蹭,希望拖一拖时间,好让郑成功能回心转意。但是,等来的却是国姓爷的薨毙。
赤崁之战,甘辉、余新几个都没有参与。之后便一起降了郑经,毕竟不管怎么说郑经也是国姓爷的长子。
但是,接下来郑经干的事情实在不地道,全是阴谋诡计。
甘辉认为,郑经正经不正经他不好评论,但是郑经做人也太令人齿冷了吧!
不管怎么说,人家郑泰总算是救过你的母亲董夫人的命,也救过你郑经的命。而且人家还是你的叔辈。你怎么可以仅仅凭借猜测就认为郑泰会反过来支持郑袭打你?郑泰要是真的有支持郑袭的想法,怎么会慨然赴约呢?如果郑泰真的打算重新支持郑袭,那当初郑泰为什么还会支持你郑经呢?今天这样,明天那样,若真如此,那还是郑泰吗?郑泰是个朝三暮四的猴子吗?显然不是啊!
你打了郑泰也行,至少你好好对待人家儿子吧?结果,你居然把郑泰存在日本的四十万两白银全给起出来了,自己据为己有,那是郑泰的钱,你该给人家儿子才对吧。
无德,不义,猜忌、贪财,耍阴谋。简直不是人!我甘辉大好男儿,跟你作甚?
一连串事情,让甘辉彻底对郑经失望了。
南明吴王二年九月十五,甘辉耐心地等着东海台风季节过去之后,拉着余新和十几个将领,趁着夜晚的圆月,率领八千精兵,战船五百五十八艘,北上横渡东海,直接去南京投奔李存真,投奔朝廷。
临走之前,甘辉去叫周全斌一起走。但是,周全斌对郑经仍然抱有幻想,没有答应。但是周全斌这人却也仗义,没去告发甘辉,放了甘辉几个北上。
李存真听说甘辉回来了,大叫:“成了,成了!终于要成了!哈哈哈哈!”仰天狂笑。
新纳的韩夫人问:“爷,什么成了?”
李存真对韩夫人说:“以海制陆就要成了。皮埃尔虽然找到了木材,可是想要做成战舰,木材需要两年才能晾干方可造船。目前我们自己拥有大小战船两千三百艘,虽然不少却也是不足的。即缺少战船,也缺少水兵。此前郑鸣骏、郑缵绪来降带来战船六百,如今甘辉来投又得战船六百。如今我大明海军,打南击北,制伏群狼的同时也足可以封锁长江了。”
韩夫人深鞠一躬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李存真鼻子一算,也大哭了起来。国姓爷长,国姓爷短。二人一边说着一边抱头痛哭。余人见了皆流泪,不曾想,洪武门小广场上竟然一片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