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2p2好看的都市异能 超強兵王在都市笔趣-第3023章大師兄推薦-u2xbw

超強兵王在都市
小說推薦超強兵王在都市
领略了其余三绝的风光,远远地看着飞绝峰,众人反倒是感受到了一种大巧不工,浑然天成的心境。
这飞绝峰就如同一柄倒插在地上的宝剑,崖壁寸草不生,光滑的峭壁如鬼斧神工的雕刻,比镜子还要滑。
这样一座孤零零的山峰,伫立在大地上,既显得突兀,却又给人一种它应该存在的错觉。
绝峰如云,让人看不到顶端,四周零星的落着几座孤山,只更凸显出这飞绝峰的瑰奇险丽。
锈剑山庄便坐落在这一座绝壁之上,饶是吴敌和蜂后见识过黑水城那样巧夺天工的堡垒,再一次见到飞绝峰,心中亦生出一种波澜壮阔的感觉。
他甚至在这一座孤峰之中,隐约察觉到了一些精妙到了巅毫的剑意。
这是一种亘古诡异,拥有古怪力量的剑意,而且隐藏的极其精巧,对于剑道没有一定感悟的修士而言,是绝对无法触摸到这一层的。
吴敌沉吟片刻,正欲问明月江秋,这飞绝峰的事情,但他的目光,却很快被前方不远处,飞绝峰山脚下的一个人影所吸引。
不仅是他,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人吸引去。
只因此人上半身赤裸,腰间系着一块兽皮,露出古铜色的皮肤,以及垒起如一座座雄峰的肌肉,整个人看上去却给人一种匀称中带着一点夸张的美感。
只可惜,他身上这完美的肌肉线条上,却布满了古怪的伤痕,一条一条,或如同蜈蚣虫豸一般蜿蜒,或如同星火点点,总之让人看了就感觉到一阵心惊。
这种伤痕,绝不是寻常修士激斗所能造成。
吴敌皱了皱眉,盯着这高大的人影片刻,看到他腰间悬挂的大铁锤,突然明白过来,这些伤痕是怎么造成的了。
这是火焰灼烧的痕迹!
这是只有长年累月,在洪炉之中,不断捶打锻造兵器的铁匠,才会常见的伤痕!
“这人是谁,怎么出现在飞绝峰山脚下,莫非他也想登上锈剑山庄?”
蜂后皱眉,警惕的盯着眼前这赤着上身的大汉,一路走来,经历诸多危险,她早已学会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相信。
尤其是这样一个不知道来历,不知道底细,行为怪异的家伙。
多几分提防,总是好的。
“他体内似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翻腾,此人不简单!”
轩不智也紧紧地盯着此人,这天才修士,已感受到了大汉身上不经意间露出的强者的气息。这种强者气息,让他也不由得生出了争胜的心思,不由跃跃欲试。

不过看他穿着打扮,又不像是普通的修士……”
蜂后捏着下巴,皱眉沉思,末了她吸了一口凉气,“倒像是一个铁匠!”
轩不智也点头,眼前这人的装扮,的确不像是一个修士。
他还未曾听过,这江湖上有哪门哪派的弟子,是擅长用铁锤的。
而唯有铸器的铁匠,才会随身携带着铁锤,因为这是他们吃饭的家伙。
飞绝峰下,一个铁匠!
吴敌心中一紧,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看向明月江秋。
而明月江秋的反应,更是让他意外。
只见明月江秋眼中噙着泪,虽然蒙着面纱,但吴敌也能敏锐的感受到她眼中溢出的欣喜若狂。
“大师兄!”
她开口唤了一句,更是让吴敌三人震惊!
这大汉竟是明月江秋的大师兄!
要知道,明月江秋是什么身份?她乃是锈剑山庄的铸器宗师锻千山前辈的义女,能被她称呼为大师兄,岂非意味着这大汉乃是锻千山的弟子!?
而听到这一声惊喜的呼唤,那大汉后知后觉的回过头来,他刀削一般的五官,有一种说不出的俊朗。
“江秋小师妹?”
大师兄挠了挠头,眼中绽出精芒,他张了张嘴,还未来得及说其他的话,已有一个身影,重重的扑到了他的怀里。
“大师兄,你总算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明月江秋流着泪,也不顾什么男女有别,她紧紧地抱着他,足以见这师兄妹之间的感情之深,非同一般。
这温馨的一幕,吴敌三人自是不会轻易去打搅,反正目的地就在眼前,众人也不急于一时。
况且,众人也对这大师兄的身份颇感兴趣,因此更不着急。
“好了,你已不是小孩子了,大庭广众的,男女授受不亲,小心被人笑话。”
那精壮大汉,刮了刮明月江秋小小的鼻子,露出了宽厚的笑容。
他抬头看了吴敌三人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脸上挂着的宽厚笑容,也着实让人无法讨厌,给人以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被大师兄调侃了一句,明月江秋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几分失态,她连忙红着脸从大师兄的怀里爬了起来,又立刻转移了话题问道:
“大师兄,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山庄,却在这里徘徊?”
果然,众人对于这位大师兄的来历,更感兴趣,听到明月江秋的问话,不由看向了大师兄。
大师兄憨厚的挠了挠头:“我也想回山庄,不
过,我在外游历的时候,山庄令牌不小心遗失,正想着怎么才能上去,就遇到你了,说起来也算是幸运。”
明月江秋闻言,点了点头,这才拉着众人介绍道。
“吴公子,蜂后姐姐,这位是我的大师兄,名叫岳为轻。”
“大师兄,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这位是剑修吴敌公子,这位姐姐是蜂后,乃是妖族……这位是白羽宗的天才弟子,轩不智。”
明月江秋一一介绍,大师兄岳为轻徐徐点头,听到蜂后乃是妖族时,他的脸上并无什么变化。
不过听到轩不智乃是白羽宗弟子时,他先是露出意外的神色,旋即看了明月江秋一眼,摇头苦笑:“你果然还是去做了那件事。”
明月江秋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在这大师兄面前,她全然没有了之前的端庄仙气,反倒是像个调皮的小女孩,那么的天真活泼。
“不是说锈剑山庄是一脉传承,为何大师兄姓岳?”
吴敌奇怪问道。
按理来说,锈剑山庄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地位以及特殊性,应当是锻家一脉传承,不大可能将锈剑山庄传承给外姓。
因此得知大师兄名字之后,吴敌心中便多了这样的疑问。
一般人若是被人这样质疑,恐怕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多少有几分怪罪和不满。
岳为轻却也不恼怒,只是笑着解释道:“师父并无娶妻生子,膝下只收留了三个弟子,一个义女,我是最先拜入山庄的,所以我是大师兄。”
他这么一说,众人才恍然大悟。
“看样子你们也是想要上山,机缘巧合之下与江秋结识,不知二位想要求见家师,所为何事?”
不过很快,就轮到岳为轻审视吴敌和蜂后二人了。
轩不智的目的,他一早就知晓,如果不是明月江秋盗走了天心玲珑果,也不会惹来白羽宗的追杀。
但对于蜂后和吴敌二人,他心里却没有底,所以他话锋一转,开口问道。
“若是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大师兄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