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yer爱不释手的小說 艾澤拉斯之救贖討論-072章 手中的星辰與天空的羣星推薦-cwwq3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漫天的黑烟与薪火冲上云霄,随即又迅速在空中重组出灰烬之龙的躯体。
感觉到些许的棘手,兰洛斯咬紧后槽牙,向上猛地挥起手臂,精神推动,粉碎掌腾空而起,呼嚎着追向巨龙的身影。毕竟只是一头骨龙,大片身躯还没恢复实质的夜之魇没能逃过粉碎掌的追捕,后者巨大的五指呈现着极其灵活的态势,稳稳抓住了它的纤细的腰椎。
对于虚体和半虚体生物而言,生命与魔力密不可分,虚实切换本就消耗巨大,而夜之魇又并非纯粹的灵体,化作虚体更像一个天赋技能。它刚刚才全身化作灰烬,如今身体还在重组,自然无力再次虚化逃脱。
当夜之魇还在不断拍打双翼挣扎,不断撕咬那只死死抓握它身体的粉碎掌时,兰洛斯高高举起双手,嘴里念念有词。片刻过后,神秘华丽的紫色流光在掌心构建起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列,浩瀚的魔力汇聚起来,转眼便化作一颗燃烧着汹涌奥术能量的巨型陨石。
8环法术,奥术彗星,而且经过了超魔技巧增效。
魔力在复杂的法术阵列中组成稳定秩序的奥术能量,然后又在一股极其蛮横的力量冲击中重归混乱,紫色的火焰中,一簇簇充满毁灭气息的邪能之火油然而生。
毁灭法术,兰洛斯从恶魔学识中领会的超魔技巧,虽然混乱的法术结构相当考验施法者对法术的掌控能力,稍有不慎就会施法失败反噬自身,但附加的混乱伤害和对防护与魔法抗性的削减相当骇人。
兰洛斯的精神能力本就强得离谱,外加艾露尼斯的加成,以及钥石的精密协助,毁灭增效8环法术也说得上是手到擒来。
法师冰冷的视线放在空中那头挣扎的巨龙身上,双手微微向前一推。只听一声震耳的呼嚎,燃烧着熊熊邪火的奥术彗星拖着绚烂的尾巴直冲云霄。
那庞大而混乱的能量气息深深刺痛着夜之魇的本能,后者尖啸一声,竟是浑身暴起大量黑烟与薪火,原本将粉碎掌撕得伤痕累累的爪子高高抬起,猛地朝着自己的腰椎砍去。
轰——!
蓝紫绿,数种交错融合又互相碰撞的能量在这片漆黑天幕下绽放出绚烂的光华,晶化的粉末和火星洒落成一片光之雨,又很快在空中消散。
看到这连天空都撕裂的强大魔法,吉安娜一时有些痴了。不仅仅是因为这华丽又骇人的爆炸,作为一名学徒,她自踏入奥术大门的那一天起,所接受的教育便是警惕恶魔力量的邪恶与毁灭。可现如今,兰洛斯不仅掌握着这力量,甚至还将这无尽混乱的魔力与奥术融合在一起?
传统观念上的冲击,让吉安娜对一直以来的认知产生了些许怀疑。
尤其是当她看到,在激荡魔力的冲击下,兰洛斯原本那双蓝色的眼眸,正一边闪耀着绿色的火焰,一边绽放着紫色的流光,不断流转的未知符号更是将那神秘与强大的气息渲染得淋漓尽致。
兰洛斯并没有注意到吉安娜的震撼,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空中。
混乱的能量洪流终于散去,厚重的云层被魔力冲击撕开一个巨大的豁口,比夜晚还要黯淡的日光洒落下来,给长久以来都死气沉沉的逆风小径带去了一丝丝的光明。
在这微光的照耀下,一个包裹着黑烟与火焰的身影朝着主宰露台飞快落下。
砰!
灰烬流星狠狠砸在前方,脚下砖石剧烈震动,尘埃四起,将前路与视线完全遮蔽。
“吼。”
夜之魇的嘶吼声不复一开始的威慑,多了一份虚弱和痛苦。
魔力的光辉在手中跳跃,兰洛斯目光如炬,仿佛能透过烟尘,看到灰烬之龙残破的身躯。
终于,尘埃散去,巨龙凄惨的模样也出现在兰洛斯的面前。
强横的冲击将环形露台砸出一个巨大的缺口,失去下身与一根翅膀的夜之魇将前爪深深刺入废墟,勉强撑着没有跌落下去。燃着薪火的颅骨布满裂痕,其中一根犄角甚至都消失不见。
大片的灰烬不断从它身上落下,好似泛着火星的黑色瀑布,挥洒在露台上,迅速蔓延,又很快消散。
毁灭增效的奥术彗星效果拔群,半虚体的夜之魇几乎直接濒死,如果不是它用爪子果断切下腰椎,并尽最快速度逃离,那一发彗星,恐怕已经让它灰飞烟灭。
想起对方身前也是一位强大的传奇巨龙,还是精通魔法的蓝龙,如今却被一记8环法术逼到自我腰斩,兰洛斯就不胜唏嘘。
究竟要拥有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泰然处之呢?泰坦吗?不,就算是强如泰坦也有无法解决的强敌。
尽管传奇已是傲视众生,但真正站到这个高度,兰洛斯越发觉得夜空中的群星,是那么那么的遥不可及。
魔力在手中汇集,兰洛斯灰白的束发在风中不断摇摆,好似这黑夜中的一簇苍白火焰,虽是显眼,可却那么黯淡,那么无力,仿佛随时都会被这黑夜吞噬。
又一记奥术彗星在手中构建,兰洛斯在攻击范围边缘站定,迎着夜之魇眼眶中那双狂躁又恐惧的火焰,悠悠将法术推向前去。
安息吧,至少,麦迪文已经被我们成功阻止。
仿佛从他的眼神中读懂了什么,夜之魇停下挣扎和嘶吼,那双空洞的眼睛突然平静下来,凝望着精灵法师在狂风中略显消瘦的身影,以及那枚疾驰而来的奥术彗星,眼中的两束灰烬之火微微颤动着,似是在为解脱而欣慰。
轰!
强横的冲击将奥术能量汹涌的释放出来,紫色的火焰吞没夜之魇的躯体,在环形露台上留下大片闪着亮光的裂隙。但随着魔力迅速褪去,蛛网般扩散的紫色裂隙也失去了光泽。
前方,除了大面积坍塌的露台砖瓦,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结束了吗?”空气中回荡着夜之魇消亡前的最后一声低吼,可吉安娜不仅没有感觉到畏惧或震撼,只觉得心口一阵难受。那股难以言喻的痛苦,顺着耳朵,一直传递到她的胸口。
兰洛斯没有回话,像个雕塑一般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掌心。在那里,一团焦黑的骨灰正乘着风,向北而去。
“兰洛斯?”
少女的问话唤回了精灵的注意,后者收拾心绪,揉着发酸的肩颈,慢悠悠地向前走去:“才刚开始呢。”
结束的,只有阿坎纳苟斯的征途。
上层区域的未知和风险相比下层有过之而无不及,莫罗斯将他引入重重精锐的包围圈,再一次让他意识到这是现实,不是游戏。夜之魇的出现更是让他真正对这片区域的魔网混乱起了重视,这个地方的常理和逻辑已经丢失,他越来越对如此贸然挺进上层区域的决定产生质疑。
但很可惜,送吉安娜和肯瑞托这个人情后,他必须尽快赶往南边与地精接触。塔纳利斯的工程、时光龙王的危机、永恒之龙的阴谋……
他的时间不多,没办法挤出几天甚至几周的时间去仔细研究卡拉赞的异常。
得,遇事不决莽一波。
不过要先给钥石充好电……
仰仗着夸张的恢复,将魔力极为奢侈的直接导入钥石能量模组,兰洛斯越过沟壑与废墟,缓步踏上了通往上层区域的台阶。
虽然已经能施放5环法术,但小吉安娜的身份毕竟还是一个学徒,夜之魇的出现和消亡在她看来都格外突兀,外加兰洛斯所展现的力量,无数个问题在她脑子里盘旋着。原本正想抓住空闲机会找精灵法师解惑,谁知道这家伙居然一声不吭地向前走去。
那半梦半醒的不靠谱模样,跟刚才那个手握星辰的奥术师简直就是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