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fay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血蓑衣 txt-第963章 大僞似真看書-lr1tl

血蓑衣
小說推薦血蓑衣
“欢儿,你先下去。”
“是,夫人。”
凌潇潇一声令下,婢女连忙将手中的木梳放入匣中。颔首垂目地朝门外走去,正巧与推门而入的谢玄迎面相遇。
“拜见府主!”
“恩。”
望着怯声怯语的婢女,谢玄若有似无地答应一声,别有深意的眸子在她身上一扫而过。脚步不停,径直走向梳妆台前的凌潇潇和雁不归。
“拜见府主。”
“见过夫人!”
这一幕颇为有趣,当雁不归皮笑肉不笑地朝谢玄拱手施礼时,谢玄却目不斜视地朝凌潇潇恭敬一拜。
凌潇潇对谢玄爱答不理,已令场面十分尴尬。而谢玄做的更绝,竟然堂而皇之地漠视雁不归的存在。三人迥然不同的反应,令房间内的气氛渐渐变得微妙而压抑。
“谢玄,你刚刚说什么?”凌潇潇饶有兴致地摆弄着桌上的胭脂水粉,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
明知凌潇潇将自己在门外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却见她的反应远不如自己想象中那般强烈,甚至……平静的有些吓人,谢玄的心里不禁“咯噔”一沉。
“出师不利”令谢玄心生紧张,对凌潇潇的态度愈发恭敬,言辞愈发谨慎,生怕一时大意授人以柄。
“回禀夫人,谢某刚刚说……打探到柳寻衣的消息。”谢玄一边回答,一边细细观察着凌潇潇的反应。
与此同时,站在一旁的雁不归也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谢玄的神态变化。
“哦!”
凌潇潇平淡如故,全神贯注地将一根玉簪插在头上,心不在焉地问道:“你的消息是从哪儿得到的?”
“潞州甘家的甘老爷与府主是忘年交,自从府主被……被柳寻衣害死,甘老爷痛失知音,故而化悲愤为力量,这段时间无论历经多少挫折,甘家从未放弃对柳寻衣的追杀。”谢玄将早已深思熟虑的说辞娓娓道出,“皇天不负有心人,天下英雄苦寻一年仍不见踪迹的柳寻衣,竟被甘家子弟在无意间发现端倪。”
“潞州甘家?”凌潇潇停下手中的动作,黛眉微蹙,狐疑道,“我记得,那位甘老爷明明是你的多年老友,何时变成瑾哥的忘年交?”
“甘老爷与谢某做朋友,说到底仍是为攀交府主。”谢玄谦逊道,“若非府主对甘家关照庇佑,只怕‘潞州第一世家’的头衔早在十几年前便已易主。因此,府主对甘老爷恩重如山,甘老爷知恩图报也是人之常情。”
“如此说来,是甘家的人发现柳寻衣的踪迹,而后派人通知你?”
“正是。”
“怪事!”雁不归将信将疑地插话,“潞州甘家明知柳寻衣是武林公敌,他们发现奸贼的下落,为何不第一时间禀告武林盟主,反而告诉你?纵使洛阳与潞州相邻,他们也该登堂入府求见夫人,又为何……”
“第一,夫人刚刚也说过,甘老爷与谢某交情匪浅。第二,仅凭甘家的力量远远无法和柳寻衣、洵溱及一众西域高手正面抗衡,但甘老爷又怕柳寻衣逃匿别处,故而舍远求近,希望我们尽快派出高手。至于第三……”言至于此,谢玄的目光朝沉思不语的凌潇潇轻轻一瞥,苦涩道,“虽然贤王府上下敬奉夫人为尊,但名义上……谢某才是贤王府的府主。”
“可是……”
“言之有理,不必争执!”凌潇潇挥手打断愤愤不平的雁不归,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死死盯着铜镜中不卑不亢的谢玄,幽幽地问道,“他们说柳寻衣在哪儿?”
“只说在大名府一带发现柳寻衣和洵溱的下落,其他的……他们也不清楚。”谢玄故作为难,“毕竟,柳寻衣和洵溱机谨过人,甘家弟子不敢盯得太紧,以免打草惊蛇,误人误己。”
“他们倒是聪明,如果跟的太近,早晚步崆峒弟子的后尘。”凌潇潇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过……他们行事瞻前顾后,又如何保证消息的可靠?”
“不错!”雁不归连忙附和,“连崆峒派的消息都会出现纰漏,区区甘家……恐怕更是捕风捉影。我就不信,中原武林各大门派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一个小小的潞州甘家?”
“夫人的怀疑不无道理。但寻踪觅迹这种事……与门派大小无关,与实力高低亦无关。”谢玄沉吟道,“这种事一半靠技巧,另一半靠运气,二者缺一不可。也许……甘家运气好,瞎猫碰上死耗子。”
“听你的言外之意……似乎相信他们的消息?”凌潇潇不答反问。
“谢某愚见……既然眼下谁也找不到柳寻衣的踪迹,那我们对任何蛛丝马迹都该抱着‘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尽力一试。”谢玄一本正经地回答,“毕竟,试一试无非损耗一些时间、人手和精力,总好过我们守株待兔,坐在家里干着急。”
谢玄此言似乎戳中凌潇潇的软肋,令其眼神一变,缓缓转身,别有深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义正言辞的谢玄,阴阳怪气地问道:“莫非今天的太阳打西边出来?平日你对追杀柳寻衣的事一直兴趣缺缺,纵使我们告诉你线索,你也是敷衍了事,从未像今日这般尽心尽力,更未说出过‘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种令人刮目相看的‘至理名言’。怎么?崆峒派的消息就是‘障眼法’,潞州甘家的消息就是真线索?”
“这……”面对伺机试探的凌潇潇,谢玄面露惶恐,连忙拱手赔罪,“昔日,是谢某自命清高,不屑以多欺少,恃强凌弱。可如今,我见清风盟主及武林同仁屡屡受挫,柳寻衣和洵溱一次次险象环生,他们的气焰愈发嚣张,已渐渐威胁到贤王府在江湖中的威望,实在忍无可忍。因此……”
“我早就说过‘凭你的本事,只要尽心尽力,天下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你’。”凌潇潇翻脸如翻书,刚刚还在笑里藏刀地兴师问罪,此刻已心满意得,看向谢玄的眼中溢满赞许之情,“昔日你不肯用心,令柳寻衣至今仍逍遥法外。如今你略施手段,立刻发现他的马脚。莫说什么运气好坏,分明就是你谢玄有本事。”
“承蒙夫人谬赞,谢某愧不敢当。”谢玄宠辱不惊,依旧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给凌潇潇和雁不归一丝窥探自己内心的余地。
“我并非相信潞州甘家的消息,而是被你那句‘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深深打动。”凌潇潇道,“虽然我不抱太大希望,但也不想挫伤你的锐气。我同意尽力一试,却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安排?”
“夫人的担忧不可不防,此消息极有可能是空穴来风。因此,如果我们贸然惊动清风盟主,贸然召集天下英雄,万一再闹出长白山那样的笑话……上至清风盟主,下至谢某及贤王府诸弟子,皆无地自容,唯有自绝于天地。”谢玄面露踌躇,反复沉吟,“但如果消息属实,以柳寻衣和洵溱的谨慎,他们一定知道中原武林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只等他们鸟入樊笼。因此,我料他二人断不敢只身犯险,身边一定暗藏着不少西域高手。”
“爹和武当眼下正处于风口浪尖,天下不知有多少人等着看他老人家的笑话。因此,若无十成把握,此事……不宜声张,以免虎头蛇尾,落人口实。”凌潇潇不可置否地点点头,“那……你意如何?”
“我意……此事真假难辨,我们既不可劳师动众招惹非议,亦不可掉以轻心错失良机。”谢玄眉头紧锁,断断续续地说道,“现在,我们只知道柳寻衣和洵溱出现在大名府,却不知他们前往何处,未来将在何处落脚。因此,一般庸手恐怕难以胜任这件差事,以防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好……派一些精明强干的高手,在精不在多。毕竟,既要暗中打探他们的行踪,又要审时度势,当机立断地出手截杀,寻常弟子恐难周全。”
“言之有理。”凌潇潇不动声色地追问,“你认为派谁合适?”
“就贤王府而言,慕容白和邓泉无疑是不二人选……”
“慕容白不妥,他曾奉命前往临安追杀柳寻衣,结果竟心生恻隐,铩羽而归。”谢玄话音未落,凌潇潇已不假思索地摆手拒绝,“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至少在追杀柳寻衣的事情上,我对慕容白不放心。”
“那邓泉……”
“邓泉和柳寻衣的交情虽然没有慕容白那般微妙,但他的武功同样略逊一筹。如果派他前往,难免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仍不放心。”
“这……”凌潇潇的一再拒绝令谢玄仓皇无措,哑然失色,“依夫人之见,不知……”
“我心中有一人选,既精明强干,老成练达,又能文善武,足智多谋。”凌潇潇讳莫如深地笑道,“若由此人出马,相信定能立竿见影,手到擒来。”
“哦?”谢玄眉头一挑,好奇道,“不知夫人说的是谁?”
“你!”
“我?”见凌潇潇主动将差事派给自己,计谋得逞的谢玄心中暗喜,表面上却故作惊诧,忙道,“夫人抬爱,谢某感激不尽。可我百事缠身……”
“府里的事可以交给其他人照应,再不济由我坐镇中堂。”凌潇潇满不在乎地笑道,“消息是你打探的、建议是你出的,试问追查柳寻衣的下落,除你之外还有谁能胜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