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6bq人氣言情小說 仙師無敵 ptt-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異界(186)鑒賞-sgno2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一上午的活动安排的紧张有趣,大家意犹未尽,可是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黑教官简短的总结了一下,队伍就解散了,午饭还是在酒店,大家早已饥肠辘辘,回房间换了衣服就往餐厅赶了过去。
庞小南在走廊上碰到了柏克扎,就叫住了他。
“表现不错啊,柏克扎,不愧是美界公司的领头羊。”庞小南朝柏克扎竖起了大拇指。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柏克扎谦虚的摆了摆手,“其实最关键还是张萍安排的好。”
“这么说,你是听张萍的指挥咯。”庞小南笑吟吟的搭上了柏克扎的肩膀。
“每次的决策都是我们一起商量的,基本上都是按她的意见。”柏克扎笑着说。
“这么说,你以后还是个妻管严咯?”庞小南现在就好像坐实两人的名分。
“什么妻管严,我们就是同事……”柏克扎知道庞小南这是在调戏他,但是莫名的心里却有些高兴。
两个人很快到了餐厅,庞小南看到张萍已经坐到了桌子上,张万良也已经就位,张万良和张萍中间空了一个位子,显然,这是留给他的。
庞小南搂着柏克扎走了过去,然后把柏克扎按到了座位上,那个空出来的位子。然后,庞小南走到了柏克扎对面的空位上坐了下来,他的旁边是熊珺珺。
“庞小南,我跟你换个位置吧?”柏克扎看了一眼旁边的张萍,有些不自然。
“不用,你坐那里挺好,你们俩今天带队赢得了比赛,得好好庆祝一下。”庞小南给自己倒了一杯饮料。
“哥,我来。”熊珺珺一把夺过饮料瓶子,给庞小南倒起饮料来。
“庞小南,你坐那么远,我们怎么喝酒?”张万良不满的冲庞小南叫道。
“还喝啊,昨天你就喝的不少了。”庞小南认为酒可以喝,但是不能顿顿少不了。
“爸,你就少喝点吧,昨天你都醉了。”张萍也看不惯张万良现在这种好酒的样子。
“醉什么醉,那点酒也想醉倒我?”张万良指着旁边的柏克扎,“你问他,他醉了我都没醉,还是我扶他回去房间的。”
“对不起,叔叔。”柏克扎一时间大囧,自己还要长辈扶回房间,还是张萍的爸爸,脸真是丢大了。
“我没有怪你,年轻人,就该放开胆子喝,这样你的酒量和魄力才会越来越大。”张万良拍了拍柏克扎的肩膀,“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
张万良起了身,朝庞小南那边走了过去,刚好庞小南的边上还有个位子。
“真要喝啊?”庞小南看到张万良坐了下来,欲拒还迎。
“昨天你说第二天有事,所以要控制一下,现在事情都搞完了,能够放开喝了吧?”酒逢知己千杯少,张万良就想搞清楚,庞小南究竟能喝多少白酒。
结果两人喝了一件白酒,整整6瓶,王议员一时兴起也分担了一点,不过喝到后面他只有看戏的份了,“你们这些酒葫芦,真是不要命啊。”
直到张万良的司机过来,张万良才被司机扶走了,张萍还在一边狠狠的盯了庞小南一眼,“你就不会控制一下,把我爸灌的这么醉。”
“我也想控制啊,但我控制不住啊。”张万良喝起酒来,根本不给人劝酒的机会,总是一口一杯,接着又来下一杯。
庞小南的脸上带着笑意,虽然他醉眼朦胧,但是他看到了张萍和柏克扎的关系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张萍居然主动敬了柏克扎一杯红酒,这是一个信号。
吃完中饭,愿意在花园山继续转一转的就留下来,不愿意留下来的可以自行回家,庞小南把这件事跟柏克扎交代完了,就准备回房休息,因为他喝了酒,不能开车。
“庞小南,我怎么办,我还得回学校。”小田莉玛拉住了庞小南。
“你自己回去呗,到酒店门口拦个顺风车下山,然后打的也好坐地铁也好,回学校很方便的。”庞小南认为凭借小田莉玛的姿色,她绝对能找到送她回学校的男人。
“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你带我过来的,当然是你送我回去。”小田莉玛有些生气,她可不会随便上别人的车。
“我现在喝了酒,你让我怎么开车送你?”庞小南故意装作东倒西歪,实际上他一点事情没有,就是肚子有些胀。
“我不管,你不走,我也不走,不过你最好早点清醒过来。”说完小田莉玛瞪了庞小南一眼,离开了餐厅。
“我看啊,这小田莉玛教授,似乎也对你有意思啊。”王议员一直在旁边看戏,回到房间后,他忍不住调侃庞小南。
庞小南到厕所去放了水,顺便解酒,很快出来了,对王议员说:“这些科学家,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她是把我当奴隶使呢。”
“你怎么不想想,她为什么把你当奴隶,想当她奴隶的男人多了去了吧。”王议员阅人无数,小田莉玛的那点心思,还真逃不过他的法眼。
“总算把张萍送走了。”庞小南往床上一倒,感到无比的欣慰。
“张萍送没送走我是不知道,不过张窈和小田莉玛不会放过你!”王议员哈哈一笑,也朝床上一躺,他习惯睡个午觉。
待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小田莉玛打电话吵醒了庞小南:“还不走吗?你还准备在这里吃完饭吗?”
庞小南没有办法,只好打道回府。
熊珺珺也跟着回了家。一进家门,熊珺珺就好奇的问道:“哥,那个小田莉玛教授是不是对你有什么意见,一路上对你的态度都很冷淡。”
“可能是大姨妈来了吧。”每个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输了比赛又不是他庞小南造成的,而且之前庞小南求过小田莉玛故意输掉比赛,是小田莉玛不答应,不然还可以把失败的责任推到庞小南的身上。
机器人公司的成立也提上了日程,公司名称定下来叫做“南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是陶虹静,研发总监是方正,彭玉炎挂了个董事长。
南海智能成立之前,就已经把陶叔的研究成果和方正的研究成果做好了梳理,合并到了一起,陶叔的机器人研发中心设施很齐全,就暂时成为了南海智能科技的总部。
目前公司的赢利点已经有了,那就是庞小南的智能眼镜,自从武力值眼镜装配黑曼巴之后,这个高科技产品就受到了各国武装力量的关注,纷纷找来要求合作或者下了订单。
庞小南还是比较关心彭玉炎和陶虹静的发展状况,他趁彭玉炎不在家,找到了王议员。
“怎么样,老王,你抱孙子的事情有眉目了吗?”庞小南开门见山道。
“哎呀,我看你是白费心机了。”王议员笑道,“我照你的办法旁敲侧击了一下,似乎彭玉炎对陶虹静没有那个想法啊。”
“怎么了,哪方面不满意了?”庞小南很好奇。
“我看陶虹静长的也不错,气质也好,不比那些三线模特差吧。”庞小南虽然不太关心美女,不过一般的审美能力他还是有的。
“我估计啊,是性格不合适。”王议员其实也觉得,彭玉炎不适合找陶虹静那样的婆娘,一山不容二虎,陶虹静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相夫教子的类型。
“这么说,彭玉炎喜欢小鸟伊人的?还是温柔贤淑的?”庞小南其实也不太喜欢陶虹静那么强势的性格,女人嘛,柔情似水最好了。
“只要不是女强人,我估计他都不会排斥。”王议员说道。
“那就真是难办了,我认识的女人里面,还真没有你说的这种类型。”庞小南略微思考了一下,他身边的那些女人,要么是千金小姐,要么是巾帼不让须眉,要找一个传统美德的妇女同志,还真是难住了他。
“你就别瞎操心了,彭玉炎说他自己会抓紧时间的。”王议员笑道,“我抱孙子的事情,还得他出力不是吗?”
很快,到了放寒假的时候了。
因为庞小南很少去学校,所以他对寒假没有什么概念,还是熊珺珺放假回家,给他讲了这个事情。
“哥,我们学校要放寒假了。”熊珺珺一边在厨房切菜,一边和庞小南聊天。
自从熊珺珺搬进了别墅,只要她在的时候,庞小南都不用做饭了,而且一个人做饭,也真的不知道怎么安排菜式。
“是吗?都要放寒假啦?”庞小南看了看窗外,小区的树木都是常绿乔木,也看不到萧索的迹象,只是天气真的越来越凉快。
华海市位于华国的最南端,靠近赤道的地方,常年都比较炎热,最冷的时候,也最多是加一块毛线衣。
现在虽然人们都穿起了外套,比起北方的冰天雪地来,还是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寒冷,只是日子确实过的很快,马上过年了。
“哥,你寒假会回去老家吗?”熊珺珺问道。
“是该回去一趟了。”庞小南从开学起,就一直没有回去过,虽然他寄了一些钱回去,但是估计他妈都给他存起来了。
“你要是不回去,我也不回去,我留下来给你做饭。”熊珺珺说道。
“傻孩子,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哪需要你照顾,你也该回家看看了。”庞小南磕着瓜子,把腿伸到了茶几上。
“我不想回去,我想起我那个继父把我给卖了,我就恨他。”熊珺珺停下了手里的菜刀活,陷入了痛苦中。
“你不是还有你妈吗?”庞小南这才记起熊珺珺的身世,确实是可怜的孩子,“你妈还是爱你的,你在华海市这么久了,她肯定很担心你,对了,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妈得知我被继父卖掉之后,就和那个男人离了婚,现在一个人过。”熊珺珺有些黯然神伤。
“那你更得回去看看她了。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来,你在她心里是最重要的。”庞小南鼓励熊珺珺。
“嗯,我听你的。”熊珺珺不再言语,继续做饭。
临近年底,庞小南从各种投资的项目中获了不少利益,他把所有的钱都存进了一张银行卡。
美界公司和南海智能科技都还在起步阶段,没让庞小南赚到钱,还得不断投入,好在王议员那边的投资项目带来了不少收益,尤其是庞小南发明的那个小南丸,带来的收益让庞小南感动不已。
只要疫情不结束,小南丸就肯定会一路长虹,不,就算疫情结束了,小南丸也是每个家庭的必备预防良药。
小南丸让庞小南想起,他在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挂职好像有点尸位素餐,没有为医院治疗几个病人,但是医院的俸禄可是一次都没有拖延过。
庞小南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叫拿钱不干活啊,对于一个正直的人来讲,这是让人感到悲痛的局面,于是庞小南到了东力军校附属医院,找到了邱院长。
邱院长比以前更忙了,东力军校附属医院也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名声又壮大不少,所以邱医生几乎忘掉了医院还有庞小南这个高手。
当庞小南找到邱医生说明了来意,邱医生拍了一下脑袋,说:“你说我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其实这段时间也不是没有疑难杂症,不过我都交给其他医生去处理了,虽然你是我们特聘的专家,但是我们内部的医生也得要成长进步不是吗?”
“我不是非要来当这个专家,我只是良心上过意不去,医院又不是某些部门,这种拿钱不干事的人要是多了,对病人是不公平的。”庞小南并不是现在觉悟高了,是他现在收入多了,所以医院的这点俸禄,他觉得还是无功不受禄的好。
“你放心吧,到了冬天,各种疑难杂症就会多起来的,到时只怕你会忙不过来哟。”邱医生现在全国各地跑,自己都很少在医院,除非是特别重要的病人,否则他一般不会亲自治疗,当然了,如果连他都不在医院,自然他也不会去惊动庞小南。
“我先说好啊,你别什么病人都推给我,你自己说的,医院的医疗人员素质也要锻炼,他们实在没办法了,我可以来帮个忙。”庞小南认为,自己在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工作,最好是一个月有那么一两次,多了可就不想干了。
“对了,寒假我要回老家一趟,你就是找我,我也干不了。”和邱医生闲聊了几句,庞小南就撤了,他得准备回家的事情。
庞小南的老家,在华国西部一个叫丰日县的地方,风景很优美,就是地方经济不怎么样,所以大部分的当地人,都是出外谋生。
庞小南在家中是独子,这在乡下来说是很罕见的,但是庞小南家里的情况特殊,因为他爸爸瘫痪在家,母亲是唯一的劳动力,所以不可能养更多的孩子。
回家之前,庞小南先找到了方正,方正现在已经不在电脑城修手机了,而是长期的在南海智能科技公司的总部。
“找我什么事?”方正摘下了厚厚的眼镜,这是他搞研发的必备行头。
“我问你,你不在电脑城干了,你以前收的那些手机呢?”庞小南记得方正的柜台里有不少的二手手机。
“退租的时候已经贱卖了,不过还剩了几部,怎么,你又想换手机吗?”方正奇怪的看着庞小南,“拜托,你这么大的老板,换手机能不能去买个最新款的。”
“不是我要换手机,我想给家里的老人带几部回去。”庞小南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给老人买手机啊,你怎么不去买新的,尽孝也稍微客气一点嘛。”方正真是看不懂庞小南了,能有如今的地步,庞小南不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人,为什么会产生买旧手机给老人尽孝的想法呢。
“哎,我也知道新手机有面子,可是老人的想法你又不知道,我要是买几部最新最好的手机回去,老人还以为我在学校不务正业,甚至会联想到偷鸡摸狗。”庞小南是有苦衷的,上次他寄钱给母亲,母亲还说了他好久,让他学业为重。
“哦,我明白了,然后你就拿几部旧手机回去给他们,谎称值不了几个钱,”方正不愧是理工男,逻辑推理能力十分强悍。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庞小南双手一击掌,对方正的理解能力表示夸赞。
“行吧,看在你这么孝顺的份上,我那几部破手机就送给你了,我还打算拿来组个客群系统的,现在看来也用不上了。”
“你可别偷懒,现在你是南海智能科技的研发总监,不是以前小打小闹的万能维修工了。以前你兼职修手机我不管,现在你是要发明机器人的科学家,不能再跟以前那样三心二意了。”庞小南一听方正居然还想拿旧手机赚零花钱,就知道他那个兼职干革命的本性不改。
“知道了,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方正又戴上了眼镜,准备继续开展科研工作。
这时有人叫了,“方正!”
庞小南回头一看,是陶虹静。
“庞小南,你也在这里?”陶虹静对于庞小南的到来有些诧异,因为从公司成立开始,庞小南就始终没露过面。
“对,顺路过来看看。”其实庞小南是特意过来找方正买手机的,只是顺路看看机器人公司的进展。
“哦,那好,你随便参观。”陶虹静又转向了方正,“方正,你晚上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方正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今天刚好没什么事,行吧,晚上一起吃饭。”
“好的。”陶虹静尴尬的瞄了庞小南一眼,欲言又止,踩着高跟鞋走了。
“什么情况啊?”庞小南嗅到一股异样的气息。
方正头也不抬,说:“她啊,最近迷恋上了机器人的基础理论,天天缠着我给她讲课,但是我每天在公司都很忙,所以她就经常约我晚上见面。”
“是迷恋上了机器人,还是迷恋上了你啊?”庞小南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的矛盾,嘴角忍不住的笑意。
“迷恋我?你得了吧,我就是个穷屌丝,她可是公司的老板。”方正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觉得就算有人迷恋自己,那也是那些在学校的小师妹,还是那种没人喜欢的小师妹。
“你不能妄自菲薄啊,公司老板和研发总监,有无限可能哦。”庞小南给方正打气,要说方正这种类型,还真是女强人喜欢的类型。
女强人会喜欢的男人,一定是某个方面强于自己的男人,对于陶虹静来说,方正的科学素养和知识水平,高自己一大截,加上方正对陶虹静又没有非分的想法,那么陶虹静和方正在一起,就自然会被他那成熟的科研气质所倾倒。
就好像为什么小田莉玛会那么受男人的欢迎一样,因为科学家本来就是很宝贵的存在,又加上那么迷人的外表,智慧和美丽并存的女人,哪个男人不喜爱呢。
“算了吧,我可不敢想象这种事情。”方正从来没有想过要和陶虹静发展个什么,两人就是纯粹的同事和上下级关系,所以这正是陶虹静感到方正有魅力的地方。
一个男人越显得猴急,越得不到女人,不管是身体还是芳心。方正恰好是这种淡然的气质,会引起女人的兴趣:你连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在意大利吗?
“你得抓住机会啊,你想啊,要是你和陶虹静好了,公司不就更好了吗?到时候,我给你安排个副总裁的职位,你们夫妻一唱一和,你说好不好啊?你可千万别让她被别人骗走了,到时候公司说不定就会落入他人之手……”庞小南威逼利诱,迫使方正往那方面思考。
“滚!你还想不想要手机了?”方正下了逐客令。
从南海科技出来,庞小南觉得心情愉悦,“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庞小南想不到彭玉炎那里没戏,这里陶虹静竟然和方正对上眼了,这就叫东边日出西边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方正给了庞小南三部手机,都是比较新的款式,老人用足够了。在临近寒假的某一天,庞小南简单的背了一个书包,里面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三部手机,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临近过年,火车上的乘客比较多,庞小南特意选了一个卧铺,这样会舒服一点。
从华海市坐火车到丰日县,全程有接近2000公里,就算现在火车提速了,也需要八九个小时才能到。
本来庞小南想坐飞机回去,不过很麻烦,距离丰日县最近的机场,到丰日县还有几百公里的路程,还得转大巴车,一路上耽搁下来,比坐火车的时间还要久的多。
再说了,他一个学生,坐什么飞机呢,家里人辛辛苦苦供他读书,现在就算他有点钱了,也不该忘本,该省的还是得省,况且他买了个卧铺,已经是很奢侈了。
庞小南上火车的时候,来到自己的卧铺车厢,碰到一个老人,老人可怜巴巴的对他说:“小伙子,能不能跟你换个位置,我的车票是上铺,可是我腿脚不灵便,中间上上下下的不方便……”
庞小南也是通过软件在网上买的车票,为的就是买个下铺方便一点,不过他一看老人可怜的眼神,就心软了,“这……好吧,我跟你换。”
于是庞小南就睡到了上铺,不过他全程没有睡着,只是想着回家以后怎么跟父母交代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还有,首要任务是治好父亲的瘫痪。
在火车上,庞小南可不敢吸收灵气,这里面都是污浊的人气,吸了搞不好是会得病的。
在距离丰日县还有一半路程的时候,火车上的喇叭突然出声了,“各位旅客,下面插播一条求助信息,本次列车8号车厢的一位客人突然发病,列车距离最近的车站还有300公里的路程,请列车上身为医护人员的旅客,立刻赶往8号车厢。各位旅客,下面插播一条求助信息,本次列车8号车厢的一位客人突然发病,列车距离最近的车站还有300公里的路程,请列车上身为医护人员的旅客,立刻赶往8号车厢……”
庞小南本来不想去管这个闲事,他从上铺下来还真的是很麻烦,可是过了不久,车厢里的喇叭又响了:“各位旅客,下面插播一条求助信息,本次列车8号车厢的一位旅客突然发病,情况十分紧急,列车距离最近的车站还有300公里的路程,请列车上身为医护人员的旅客,立刻赶往8号车厢。”
间隔上次广播已经隔了十几分钟,而且广播内容加了一条“情况十分紧急”,庞小南躺在上铺判断,应该是有医护人员到场,但是并没有解决问题,看起来情况是非常紧急。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庞小南这么想着,就下了床,往8号车厢走去。
8号车厢是软卧车厢,比庞小南睡的硬卧要高级不少,这时候,8号车厢的中部已经围了不少人,要么是来看热闹的,要么就是来帮忙的。
快走近人群的时候,庞小南听到有人叹息:“哎,没办法啊,这个情况必须做手术,可是我没有带手术刀和其他工具啊,必须去医院。”
庞小南挤进人群,只见一个妙龄少女正躺在豪华的卧铺床上,满脸的痛苦,花容失色,双手捂着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