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ws9非常不錯小說 兇靈祕聞錄討論-第五百三十七章:將軍墳-ijf05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所以,赵前辈,这下咱们可以过去了吧?”
得到陈逍遥拍着胸脯再三保证,赵平这才面无表情微微点了点头,后面的事就简单了,二人开始移动,双双朝几百米外那座建筑轮廓走去,许是抱着谨慎总没错这一想法念头,饶是断定前方为判官庙,然行进过程中二人无论是谁仍小心翼翼,戒备连连。
原因?想必除了白痴外都可以猜测的到,即,胜利就在眼前,阴沟翻船并非执行者所愿。
呼啦,呼啦。
月色幽深,环境漆黑,除不时刮过的阴凉山风外,整座阴山陷入死寂。
哒,哒,哒。
两人就这样以远方建筑为目标小心翼翼行进着,期间二人谁都没有说话,前进过程中亦尽可能不制造响动以免引来附近孤魂从而造成不必要危险,亦步亦趋,谨慎小心。
距离,越来越近,轮廓愈渐清晰。
由于建筑是直接出现于视野,果然,有了实际目标,很快,两人便穿过中央小树林继而来到一处宽阔荒地中,荒地既大又宽,周遭植被稀少,乃山中较为罕见的平坦区域,也正因空间宽阔,此处视野不再受阻,虽谈不上豁然开朗,但借助月光还是能进一步看清前方建筑物外形,外形确实为一座庙宇模样,如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判官庙了,座庙宇便坐落于荒地最前方。
大树下,观察完远处状况,二人互相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只不过……当陈逍遥转回脑袋继续凝视建筑之际,身后,同样是赵平收回目光的那一刻,眼角扫到某样东西,某样事物,某个因环境过黑而仅有微末轮廓的东西。
是的,就在刚刚,眼镜男无意中发现了什么,就见前方约百米开外隐约存在着一个半圆形土丘,土丘坐落于荒地正中,距离对面判官庙不远,简单来讲可理解为那类似土丘的东西所处位置刚好处于执行者和判官庙的中间位置。
如上所述,因夜晚视野不清晰,所以前方土丘很难被注意到,就算是赵平也仅仅只是在观察判官庙时无意中发现一丝轮廓。
嗯?
疑心瞬间大起,思绪频频起伏,待独自发现土丘后,眼镜男不免困惑起来,从而第一时间边观察土丘边运转大脑展开分析,快速猜想,直到一股莫名危机感隐隐袭上心头,直到整个人被危机感笼罩。.
整个思考过程,男人一言未发,只有眼睛偶尔瞥向某人后脑勺。
暂且不谈身后男人状态如何,瞪大眼睛,凝视良久,加之穿过树林距离目标更近,待彻底确认前方为一座实打实庙宇后,陈逍遥露出满意笑容,露出胜利微笑,旋即一撩头发转身大笑起来:“哈哈,果然啊,前方果然是判官庙,还愣着干嘛?赵前辈,咱们走!”
不错,由于观察寺庙良久,加之阴山之中不存厉螝,毫无疑问,没有厉螝就不存幻觉,不存幻觉即代表所见为真,既然所见为真,那么判官庙的真实性便不言而喻了,于是,待想明白这一切后,青年再不迟疑,当即催促起赵平,要求两人赶紧过去,毕竟唯一能够拯救何飞的招魂幡就在判官庙中!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然而……
“呜。”
听着身旁陈逍遥催促,忽然,身侧赵平却在下一秒来临之际面露痛苦,身体抖动,猛然半跪于地,抬手扶着脑袋痛苦呻吟起来,不仅如此,除身体颤抖嘴发呻吟外,男人整张脸亦在数秒后转为苍白,豆大汗珠接连滑落额头。
见眼镜男瞬间变成这幅模样,一旁正频频催促的陈逍遥可谓当场被吓了一大跳,本能一滞,赶忙蹲身近前焦急询问道:“这,这是咋回事?赵前辈你怎么了?”
“呼,呼,不……不清楚,突然感觉头好晕,身体也使不上力。”.
听罢赵平言语间满含痛苦的回答,陈逍遥眉头一紧,继而陷入沉默,看对方状态应该不像被螝袭击,身为道士的他亦很清楚低级螝物不具备精神攻击能力,其模样反倒更像某种疾病突发,可是,突发性疾病?赵平会有啥突发性疾病?又或者说一向健康的执行者会有病在身吗?
怎么回事?
想至此处,怀揣着狐疑,陈逍遥两眼微眯盯向赵平,直视起男人脸庞,观察片刻,发现眼镜男那面色苍白满头是汗的模样不像作假。
“呼,呼,呜……”
此刻,听着赵平不时呻吟,看着男人接连颤抖,加之对方跪地虚脱,沉默半天,陈逍遥才一摸鼻子继而用试探性口吻询问道:“赵前辈,你莫非是病了?”
“不好说,呼,反正这会子头晕厉害,身体全无力,我也不清楚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言罢,不等青年回答,赵平又挣扎抬头将惨白脸孔对着陈逍遥继续道:“抱歉,不能和你一起过去了,呼,呼,但也无所谓,反正庙宇已近在眼前,你不用管我,快,赶快,赶快进去将招魂幡取出,然后咱们一起下山。”
陈逍遥没有立即回应赵平催促,而是在沉吟数秒后用颇为遗憾的语气转移话题:“额,不能去了吗?咱俩之前可是说好的,进入判官庙后除招魂幡外里面其他好东西我赵前辈一人一半,要是你不去的话……咦?赵前辈?赵前辈你怎么了?”.
话未说完,抬头一看,却见大树下刚刚还勉强挣扎的赵平如今已全无反应,就这么垂着脑袋瘫坐于地,就这么背靠树干无声无息。
赵平这个反应让逍遥心中再次一惊,眼见呼唤无果,犹豫在三,青年动了,走至近前将手放在于赵平腕部继而为其号起脉来。
常言十个方士九个医,经常炼丹的道士几乎没有不懂医术的,甚至可以说中医本就和道家存有千丝万缕联系,除现实中只会装模作样的大批假道士外,但凡正宗道门之人很少有不通中医者,说是如此,实际亦是如此,身为一名正儿八经茅山方士,陈逍遥学艺期间亦曾在师父指点下修习过中医,虽师尊去世半途而废,然基础知识却已掌握,平时号脉诊病什么的倒也问题不大,就比如早前何飞昏迷时他就曾为其号脉探查过,也可以理解为号脉正是陈逍遥最为拿手的看病手段。
很明显,刚刚他已在心里打定主意,既然分辨不出眼镜男是真病还是假病,那么就干脆用号脉之法探查下好了,毕竟一个人有没有病通过号脉往往很容易辨别,假如赵平不是装病而是真病那么其脉象肯定会与正常脉象不同,而这便他辨别眼镜男是否装病的最佳手段。
只是……
手指才触碰到男人脉搏,下一秒,陈逍遥愣住了,表情是赫然一惊,表情由早前的狐疑瞬间转变为惊愕!
原因在于,通过脉象他明显感觉到赵平脉搏混乱不堪,跳动的既紊乱又毫无规律,根据中医理念,这根本就不是健康人应该有的脉搏!
看来,看来这眼镜男应该不是装病,既如此,好吧。
默然起身,转身就走,临走前则朝不知是否陷入昏迷的赵平撂下一句话:“赵前辈你先在此坚持住,我这就去拿招魂幡,等我回来后便背你下山赶往医院!”
说罢,陈逍遥再不迟疑,旋即按照眼镜男早前要求抛下对方转身就走,迈动双腿朝判官庙仓促赶去,身影很快隐没于前方夜幕。.
时间一秒秒流逝,周遭寂静,至少在这处靠近庙宇的树林边缘确实如此。
直到……
半分钟后,也就是当陈逍遥身影完全消失于前方夜幕时,大树下,‘奇迹’发生了,不知何故,那原本面色惨白陷入昏迷的赵平猛然睁开双眼,睁眼之际身体亦干脆利落一跃而起,其后就这么抬头眺望观察前方。.
在看这时的赵平哪还有一丝患病的样子?如今的健康无比面色如常,待观察片刻,许是完全确认对方不会回返,然后,眼镜男动了,做了个小动作。
左手伸向腋窝,取出一枚小石子。
啪嗒。
随着石子丢落地面,随着轻响传入耳膜,就见不知何时眼镜男笑了,盯着夜幕嘴角微扬,露出一丝冷笑。
………
阴山某处。
“呼,呼,呼!”
累成了死狗,虚成了弱鸡,在这难受无比的状态折磨下,姚付江出人意料的没有选择休息,而是一直保持前进,维持移动,凭借头顶残月一边辨认方向一边费力行走,他不知走了多久,只清楚天空已黑,时间进入夜晚。
低头看了眼手表,发现时间现已来到夜晚18点09分,见状,姚付江愈发焦急,而致使他焦急频频的主要原因来自于恐惧,不错,天黑了,整座阴山彻底被夜幕包裹,这也代表着从此刻起状况会比白天更加危险,虽说并不敢确定夜里山中之螝会比白天活跃,但人类那天生畏惧黑暗的本性还是导致他心虚坎坷,内心发毛。
除此以外,还有一点值得提及,那就是不管怎么说他也算走了将近一白天,是啊,翻山越岭走了这么久,不料却始终未曾抵达终点,一直没有找到目标,判官庙全无踪影不说连四散已久的两个队友亦未曾遭遇。
怎么回事?
这他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通讯器受阴山灵异力量干扰变的无法使用,就算失去远程通讯,可,可走了那么久了怎么还是全无发现?是阴山面积太大吗?莫非……莫非那二人已经回去了?搜寻无果后选择放弃从而直接下山了?)
(不可能!)
仔细一琢磨,摇了摇头,姚付江又快速否定了那莫名浮现的悲观念头,不可能,确实不太可能,毕竟都已在山中搜寻这么久了,原路返回无疑是一件让人极为沮丧乃至不甘愤慨的事,加之回想起上山前陈逍遥那副志在必得的模样,不管怎么看青年道士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放弃,对方也十有八九何自己一样努力寻找着,至于那姓赵的眼镜男……
这货可就不太好说了。
………
猜测正确吗?
答案是肯定的,确实如姚付江所猜测的那样,抛出那一向自私怕死的眼镜男不谈,陈逍遥当真没有半途而废,不单没有半途而废,此刻的他甚至可以说距离胜利仅剩一步之遥,成功近在咫尺,只剩最后几百米距离。
画面转移,转移至至判官庙前方两百米处。
别看临走时焦急,然自打自从半分钟前抛下重病赵平继而从树林边缘进入荒地起,青年改变了,改变了行走状态,变得屏气凝神,变得小心翼翼,速度开始放缓,每走一步都小心提防左顾右盼。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想玩脱,不愿翻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路过关斩将,结果却在即将胜利的最后的一道阴沟里翻船落水,如此结果换成谁都不会乐意。
这个道理陈逍遥懂,所以越是这种即将胜利的最后一刻就越要谨慎,万分谨慎。
哒,哒,哒。
目前他就这样一边朝判官庙踱步靠近一边不停观察四周,目光扫视荒野,他,不敢大意,不敢放松,归根到底还是或多或少受来之前赵平的无故发病影响。
是的,陈逍遥可不是一般人,青年亦有一套自己逻辑准则,假如赵平能陪自己一起来的话,那么至少此刻的他还不会谨慎成这个样子,以他对男人的了解,虽说一开始他确实曾怀疑过赵平在装病,因某种未知原因选择装病不前,直到为其号过脉,他才不得不相信对方确实病了,无缘无故身患急症,莫名其妙倒地虚脱,不过,也正因实际结果同推测之间反差过大,反而使得他心中愈发不感,隐隐冒出一股未知不安感。
暂时不谈无凭无据的不安,随着走动接连持续,不知不觉间陈逍遥亦行进了约百米距离,期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见状,稍松一口气,目光朝前望去,望向对面建筑,果然,因距离再次缩短,月光映照下,庙宇外形愈发清晰明显。
(呼,看来是我多心了,没有异状,没有危险,目前只需尽快进入庙宇取到东西即可。)
观察结束,心中长呼一口气,旋即陈逍遥不在犹豫,不知不觉间移动速度亦不免加快些许,但,奇怪的是……
才刚一加速前进,没走几步,又或者说几秒后他却又突兀停住了。.
因突然发现前方某样事物而导致他瞬间停下脚步。
上面说过,因进入荒地前注意力始终集中于前方判官庙之故,加之未曾观察其他,直到此时,直到此刻,直到踏入荒地距离接近,青年才注意到到前方有个东西,一个凸出地面的东西,一个因恰好笼罩于判官庙阴影下才导致不易被察觉的半圆型土丘。
一个毫不起眼的土丘。
不错,随着距离逐渐接近,直到此时陈逍遥才发现判官庙前方竟耸立着个馒头型土丘。
“咦?”
发现此物,咦了一声,先是本能停下脚步,旋即又在好奇心促使下探头打量,开始观察。
借助头顶月光,加之距离较近,通过观察,目测土丘所在位置刚好位于判官庙正前方约50米距离,当然距离什么的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很好奇,这个土丘,对面那凸地表‘馒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心中疑惑之下,陈逍遥不禁升起了一股想要走近点浏览观察的想法,毕竟此刻为浓密黑夜,远距离观察是很难看清土丘真实面貌,除非靠近一点,否则就目前这种状况也仅仅只能知晓那是土丘而已。
(要不……掏手电照照?).
犹豫之间,陈逍遥恍然想起了自己身上还携带着手电,一把聚光性极好的猫眼手电,据说那玩意和小型通讯器一样同为执行者标准配置,属于灵异任务必带装备,而这些东西也全是诅咒出品的顶端科技产品,每名队员都会拥有这两样东西,只不过打从手电制造好后他就一次未曾使用过,果不其然,想起猫眼手电这一标配物品,陈逍遥有些意动,虽不否认在这满是危机的阴山使用手电存有一定风险,然经过一番思考,最终,陈逍遥还是认为在判官庙附近使用一下应该问题不大,理由很好解释,按照民间传说,阴司判官乃地府高级管理者,每一个灵魂前往阴司报道后其生前一切罪孽皆会由判官进行判决裁定,是否下地狱,是否升天又是否转世等等全凭判官一言而决,可想而知,有了这一威慑,寻常孤魂野螝对地府判官必然畏惧,举一反三,既然判官庙附近不会有螝靠近,那么使用手电又为何不可?何况也仅仅只是照那么一下。
受好奇驱使,想到就做,伸手取出猫眼手电。
啪嗒。
随着轻响发出,随着开关按下,刹那间,一道明亮光柱径直射向前方,直直照向百米开外馒头土丘。
光柱照耀下,至此,土丘原貌完整展现于视野:
一座坟墓,一座年久失修的破败古坟。
那竖立于土丘前的方形石质墓碑便是最好证明。
“呼……”
不出所料,虽距离仍旧很远,虽距离较远看不清墓碑文字,但在确认过对面只是座平平无奇的荒山野坟后,陈逍遥顿时松了口气,原来只是一个坟墓而已,或许普通人会畏惧荒山野坟,然身为一名终日和螝打交道的茅山道士,对于这些玩意他陈道长可谓早已习惯,如同寻常人看到路边花坛般毫无在意。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事实上他还是略显好奇,对前方这唯一一座竖立于阴山之中的孤坟产生些许疑惑,根据他对历史的了解,当年数万丰都百姓在被建虏尽屠于山里后,百姓尸体可是没有人收敛的,几乎清一色暴尸荒野,所以在他看来这山中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有坟墓才对,然奇怪的是这里却会有一座古坟?很明显,因数百年无人敢来阴山,所以古坟必定为当年建虏所修,既如此,那么问题随之而来,比如这坟墓主人是谁?为何会有坟墓?甚至连毫无人性等同畜生的建虏都肯为其专门建坟?而且还故意将坟建在如此靠近判官庙的位置?.
(这……)
陈逍遥越想越不解,越琢磨越疑惑,疑惑间反而引起了他更大兴趣,所以,他打算靠近看看,看看石碑,看看坟墓主人是谁,毕竟只是一座荒坟而已。
接下来,关闭手电,大步朝坟墓走去。
来至近前,待完全来到这一人高的坟墓对面后,陈逍遥自是第一时间蹲身弯腰看向墓碑,直接看向墓碑所刻文字。
结果猜对了,墓碑确实刻有文字,刚一低头,一竖行古撰文字便展现于视野。
然后,陈逍遥凝固了。
愣住了,当场陷入凝固,瞬间陷入呆滞,整个人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呆愣当场一动不动。
再然后,是心脏剧烈跳动,是额头冒出冷汗,是身体莫名颤抖。
这是吓的,明显属于因突遭过度恐惧而本能做出的畏缩反应!
为何恐惧?又或是石碑写着什么能让一名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连螝都不怕的茅山道士吓成这样?
不知道,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
镜头顺着陈逍遥视野转移至前方,转移至对面石碑,定睛一看,就见墓碑上面刻着这么一行文字:
明,丰都总兵田封远之墓。
墓碑右下角还额外刻着一小行附加文字:
血战至死,未曾伏降,钦佩其勇,特此立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