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f1b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笔趣-715章 睜大狗眼推薦-78hon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左右无人看见,他顺手就塞入衣袖之中。
‘量天尺,一看就知道是了不得的通灵宝物,此物居然从这里突然冒了出来。莫非是天命所归?连天运都眷顾着我?’
“宫师兄,发生什么事了?”又一名道童忽然过来,许是听到了声响。
“没什么,山石破裂,掉了块石头下来而已。”宫正初敷衍着也遮掩着,藏着量天尺的手也放到了背后。
道童走过来一看,也果真是如此,“奇了,这石壁,怎的突然裂开了?”
却也没当成很重要的事,多看了几眼后,道童就从这离开了。
宫正初去到里间,悄悄将量天尺拿了出来,“此物绝对是通灵级别的武器,这等武器,也只有我们阁皂山的祖灵祠堂里供奉着一把。”
阁皂山虽有一把,却非轻易可用。无论怎么说,反正是轮不到他去使用的。也没资格使用。
第一身份不够,第二实力不够。
修道一途,他宫正初自小就没表现出什么才能来。所以,到了至今也不过是普通人一个。
但常有修习吐纳之法,虽为常人,却比一般人还是要强很多的。
“听闻通灵武器,非炼气小成而不可用。”
他面带遗憾,却眼神里还是有着藏不住的欣喜。
通灵武器,需要灌注灵力才能见其威力。若是没有灵力加持,它与普通武器也无二般。
“倒也无妨,只要我能够得到宋雨晨这个女人,以她的体质,爷爷说了,只要我跟她结合,修行的速度必能一日千里。区区炼气小成,要不了多久就能达到。”
他本来是准备在茅山多逗留几日,因为不知道那个追杀他的人是不是还在外面守株待兔着。
可这会儿得到了量天尺这件宝物,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量天尺能从石壁当中掉出来,指不定就是茅山前辈留下的。也就是说,这量天尺在名义上是属于茅山的。
阁皂山跟茅山虽然如兄弟关系,可是像通灵武器这种宝物,一旦真的曝光,茅山才不会管你是不是兄弟关系,定然会强行收缴。
所以,这会儿的宫正初心里也有点发虚。
“若换在平时倒也没什么,如今李灏琛那老鬼居然没死,万一被他感应到了,这玩意我便是想带走也带不走了。”
想到这里,他也就当机立断,决定尽早离开茅山。只要把这量天尺带回阁皂山,那以后便是属于他们阁皂山的宝物。
“宫师兄,你这是要出去?”
在宫正初做出决断后,他立马就要出谷。路上有道童碰见他,就问了他一声。
“是,正巧想起一些事情要办,就不多留了。”
“宫师兄这会儿出去怕是不妥,因为外面师叔祖还在与人交手,你最好等他们平息之后,再走方为妥当。”道童好心劝道。
接近谷外的时候,的确可听到外面有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时不时这地面还会震动一二。
“多谢提醒,我自有分寸,心里有数的。”宫正初微笑应答,别过之后,就来到了出谷口。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外面的震动也终于是停下来了。
宫正初也不敢乱冒险,此时从身上拿出一张黄符来,忍痛从受伤的手上挤出了一缕血在黄符上一抹。
“阴阳无极,黄泉借法,起!”
他捏了个手印,对着黄符吹了三口气,然后那黄符居然就跟气球一样涨大。很快就变成了一个跟他一模一样身高的人,其容貌也一无二般。
“去!”
纸人咧嘴一笑,依他命令闯过山谷结界转眼到了外面,目光巡视须臾,快步开溜,直下茅山。
宫正初的本体尚在原点,在他面前还有一根檀香。
纸人借魂,化分身之术,这是奇门遁甲当中极为高深的一门术法。
他宫正初修炼无缘,却于此道,却颇有天份。
此刻檀香燃起,就代表分身纸人生命还在。
这檀香,不是一般的檀香,只比头发丝更粗一点点。约莫烧完的时间只有三分钟。
所以,纸人分身的持续时间,顶多也只有三分钟。
眼看檀香一点点地即将要正常烧完,宫正初微微一笑:“追杀我一路的人,到底是不敢得罪茅山,这会儿应该早就离开了。”
放出纸人的目的,就是为了探路。纸人既然没死,也就说明外面一切正常。
“小爷我走了。”
宫正初咧嘴一笑,也穿过了赤龙谷的结界,来到了外面。
也刚出来,他就远远看到两个老头在树尖上对峙着。
其中一白须白发的老者,他的确是看得眼熟。
先前他们在山峰上对峙的时候,因为距离太远,他也来不及多看,只惊鸿一眼瞧不真切。
这会儿距离稍近,也终于是能看个明白了。
“果然是李灏琛,这老东西居然真的还没死。”
在茅山内堂的墙壁上,就有这李灏琛的画像,300多年前的人物,能活到现在也算是老妖怪了。
他也不多看,转身就要走。
然而,却才走四五步,一条炽热的火焰如同狂龙一样忽然从他头顶飞过,将前方的地面瞬间烧成了火海。
“赵赤阳,要打就跟我打,欺负一个小辈算哪门子事?”
白须白发的老者手里长刀一挥,一股阴森寒气飞出去,转眼间也将那火海给灭了。
宫正初吓了一大跳,却也心承这救命之恩,远远对着李灏琛拱手一拜。
“李灏琛,到这份上了,你还不承认杀了我徒弟?”赤发老者怒道。
“我李灏琛若杀人,岂能不认?杀了就杀了,没杀就是没杀,犯不着给你演戏。反正你也奈何不了我,我有这必要?”白发老者冷哼道。
赤发老者忽然指着宫正初:“你还敢否认,证据就在此,你否认得了?”
如此,自然也就逃不过他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