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wtpn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戰國大召喚討論-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玩忽職守的衛青(上)展示-859ss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滴滴滴………滴滴滴……沙沙沙!”
雨水滴露到树叶上,发出了噪耳的声音,如今的天空黑漆漆的,城池外三百米的位置,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
而却是有这么一只人马,在城池下停顿了下来,为首的将领虎目盯着城墙,面色有些凝重道:“城墙上的守将乃是何人!”
“启禀将军乃是南宫长万!”后面的一员副将大步前来,脚踩着雨水声让人显得淡然。
为首的将军身穿着黑甲,手按着怀中的宝剑,背后的披风已经紧紧的贴着后背,男子沉寂了一会,半响道:“此人乃是一员宿将,放眼天下他也算得有些名气,此人乃是刘裕的左膀右臂!杀之刘裕必然元气大伤!”
“卫将军!如今我们已经绕到了代城后方!那南宫长万定然想不到,我们竟然会绕到他的身后,是即刻出兵!还是在等一会!”身后的将领面色有些沉重!似乎在试探卫青。
卫青看了一眼地形,半响道:“直接冲进去!但南宫长万有万夫不当之勇!昔年更是和宇文成都将军打了个平手!如今他正值壮年!各位将军小心了!”
“诺!”
“时间已到!杀进去!”卫青猛然挥手!麾下的五万燕国步兵猛然冲杀上前,虽然脚步声很大,但雨水的聒噪却是遮住了这声音。
正在城门下休息的士兵,依靠在墙上睡着了,显得疲惫不堪,其中一个首将更是搬来了一个桌子,直接趴在上面睡着了,鼾声如雷。
“轰………轰………轰……!”随着一声声的撞击声,一些疲惫的士兵睁开了自己朦胧的眼睛,神色有些烦躁道:“怎么回事!”
“轰………!”又是一声厚重的撞门声,这名士兵当即感觉到不对劲,连忙推了推一旁道士兵道:“狗蛋!这是咋了!这门咋了!我在做梦吗?”
那个叫狗蛋的士兵睁开自己的睡眼,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向城门,只听的:“轰!”
狗蛋整个人清醒了不少,看向即将断裂的门拦,狗蛋当即一巴掌拍打过去,气骂道:“你他娘的傻啊!有人在撞门!敌军发起进攻了!快防御啊!快!“
“啊!什么…………防御!快起来防御………!”
“轰!”一切都来不急了,厚重的木桩轰打在城门上,城门在也承受不住重击,中间的木拦轰然断开,数万大军横冲直撞而来,为首的一员武将,手拿着大刀,骑着红色的烈马,哈哈大笑道:“你卢爷爷来了!通通杀了!“
“杀……杀……杀!”
“敌袭!敌袭!敌人发起进攻了!快快……快跑啊!“
“跑你娘的蛋子!都给我杀过去!”南宫长万手拿着方天画戟,一招杀了一个败逃的士兵!看向众人道:“都给我杀回去!“
“诺!”
“杀……杀…杀!”
而代城的燕国大营,剧辛抚摸着自己的胡子,整个人静静的坐在雨中,聆听的四周的声音,他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半响,一直闭目沉思的剧辛猛然睁开自己的眼睛,嘴角微微上扬,抚摸着自己已经湿漉漉的胡子,面色淡然道:“了不得啊!这个卫青了不得啊!”
后面的尚师徒面色不解道:“将军怎么了!”
“你听!城里有喊杀的声音!告诉将士们!准备进攻!“剧辛微微一笑道。
“诺!”尚师徒有些狐疑!他不知道在这雨中到底能够听到什么,但他知道上级的将令是不可以违背的,尚师徒应了一声,便是催马而去。
而代城内
“南宫长万休要猖狂乐广来也!吃我一枪!”只见一员青年将领,手拿着一杆长枪,骑着战马,看向大杀四方的南宫长万心头大震,催马杀来。
南宫长万瞄了一眼乐广,操这自己粗犷的大嗓门,冷哼道:“你他娘的找死!“
“着!”只听的一声大喝,南宫长万手中的方天画戟猛然落下,乐广一见当即是双手举兵格挡,而就在这一瞬间,南宫长万手中的方天画戟猛然转变方向,化砍为刺,快如闪电,乐广来不及躲避,直接被刺中了一个中红心,当场死于非命,乐广难以置信的盯着南宫长万,吐着鲜血道:“怎么可能………!”
南宫长万却是懒得搭理他,对于像他这样的渣渣,南宫长万杀了没有一千也有几百!根本引起不了他的注意。
“南宫大事不好了!“后面只听的一声呼喊,刘义隆兄弟两人疾步而来,手中的宝剑还染上了鲜血,整个人十分狼狈。
南宫长万斩杀乐广,骑着战马看向两人道:“又怎么了!”
“剧辛带领大军正面杀进来了!我们失守了!快撤退吧!”刘义隆骑着战马面色有些难堪道。
“撤!你们撤得了吗?”只听得一声戏弄之色!一个大汉骑着一匹暴躁的战马,手拿丈八蛇矛,声如雷震,看向南宫长万道:“燕人张飞在此!南宫长万休走!我来战你!“
“哪里来的山野匹夫!也敢在我面前猖狂!找死!”南宫长万也是个粗犷的性子最是受不得激,当即拔马而去。
“来!”张飞手中丈八蛇矛在雨水中像是化为一阵弧雷,看的人心惊胆颤,南宫长万见了眉头微微一锁,深知道张飞不是简单的杂碎,当即也是认真了起来。
卫青此刻已经来到了城墙上,一双虎门盯着逐渐被压缩的战圈!呼喊的声音!火焰的燃烧!流箭的穿透声,交织成一幅幅画面。
卫青面色显得平淡道:“传令!庞德带领五千刀斧手镇守东门!不得放出一人!卢象升带领三千弓箭手镇守西门!花云带领五千长枪兵镇守北门!“
“等等………将军!北门怎么办啊!”后面的杨延昭一听,神色微微一愣道。
“北门自然有人看着呢!军功多少给他们点!不然又有人说我吃独食了!”卫青淡然的看了一眼战况,半响道:“这雨是越来越大了!我先找一个地方避避雨!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唉!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