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swa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無量劫主 txt-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突如其來展示-w8a71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湖水不深,也就是十多米样子,很快就到底了。
落脚处,有着一颗圆润的明珠,在漆黑的湖底绽放着若有似无的光。
陈安将之捡起,拿在手中仔细查看,发现竟是一种纯粹能量的集合——那种传说中的变异晶核。
陈安脑子一转就大概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
由于湖中负能量太过浓郁,所以多属性的正能量并不被中和,反而凝聚成了一颗颗类似这样的晶核,而这些晶核又可以被人利用,制作刺激变异的药剂,这就是诡异湖泊的真相,自然造物竟是如此的神奇。
很多事情了解了,也就这么回事,陈安摇了摇头,将这枚晶核丢开,他没打算再回涧河基地,这些东西自然对他没用。
他循着负能量逐渐浓郁的脉络,继续往前走去。
这湖泊中的负能量绝对可以让他达到轮回六级的巅峰,那么其根源又会隐藏着怎样的宝藏,或许可以进去一探,若是能够找到什么宝物,就此恢复轮回七级的实力,那么对于之后两个世界坐标的定位,将更有底气。
当然,这么想的确有些太过美丽,不切现实,但他最近运气不错,或许真要狗屎运走到底也说不定。
人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就这么自我调侃着,陈安一路来到了根源处。
根源并不难找,就在负能量最浓郁处。
那是一个深藏湖底的大洞,整体仿佛是一汪泉眼,不停的往外喷涌着负能量湖水,陈安就是站在边缘,根本都不用刻意的修炼,都能感觉自己的修为做火箭式的层层上涨。
洞天福地!
陈安的脑海中只能想到这么一个词来形容此地的情状,当然,这是负能量,或许应该是九幽黄泉才对。
总之,不管是什么,身负无相玄通的他对力量的属性不挑,甚至比聂海峰的万象金身还要省事,万般元炁连转化都不需要就可以直接吸收炼化。
这里对他来说的确是一个巨大的宝藏,或许真能就此直接恢复至碧落层次也说不定。他是真没想到,五个诡异之地,仅第一个就能有这般收获,莫非自己真的是转运了。
转着这样的心思,陈安却没在原地停留,而是继续向洞中走去。
负能量产生的原理很简单,神魔力量的污染或其他因素的影响导致世界的“死亡”过量,过量的“死亡”概念映射于世界的本真,具象化为负能量的释放。
他是真的很好奇是怎样的污染可以导致这么多的负能量释放,要是多几个这样的地方,这个世界别说跃迁了,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还有在这种污染下,世界究竟呈现着怎样的状态?又是什么样的力量将所有的负能量束缚在这湖中,丝毫没有外溢?
只是当他真正走进那大洞时,却忽地心叫不好,一股突如其来的拉扯之力作用在他身上,他连反抗的念头都还没升起就被拉扯到一处莫名的空间之中。
在那一刻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危险预感竟然连半点警示都没有。
没去查看周围的情况,他眼睛一闭,一点烛火在心中点燃,照耀四方时空,试图循着联系找到原本的定位,趁着空间未闭合的间隙,先回去再说。
可诡异的是,除他所立身处,周围竟然没有任何时空被映照而出。
陈安不死心,烛火由昏黄变幽绿,又由幽绿变莹白,以概念的方式映照身周一切的因果之线。
这是他结合血月刀特性,对烛光照影术所做的改进。
自从踏入仙君的境界后,烛光照影术也有了质的改变,虽然因为没有相应功法,无法修成真正的烛照大千,但他另辟蹊径也获得了不小的收获。
只是这处莫名的空间实在是有些诡异,他周身的因果线竟然闭合成圆,以他自身为轴心,缓缓旋转。
不沾因果!
陈安这下真的是有些震惊了,即便是琼华圣域那等地方,也无法做到不涉命运,不沾因果,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莫非高居命运长河之上?
这下真是好奇心害死猫,他竟然会栽在这么个坑里,不止坚持快有一年的任务泡汤,这具用了许久的思感化身或许都不得不放弃了。
带着这种懊丧的情绪,陈安缓缓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黑暗。
即便是强大的神识,以及烛光照影术都不能将之看透。
这种情况有很多种解释,黑暗的概念、绝对的虚无、永恒的混沌以及静止的源点。
陈安注视着黑暗中一点倔强的光源大概猜测可能是最后一种情况,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一种既是开始,又是结束的感觉,缓缓荡漾开来,似乎是随着他的认知而确定。
不会吧!
陈安心中的复杂难以言喻,尽管心中一万个不信,可这种认知即理解的感受,乃至已经如同复苏般迅速强大的感知所反馈给他的信息,都在证明着他心中的那个猜测。
轮回天盘!
那就是轮回天盘。
随着他这个认知的确定,他眼前的莹白光点迅速放大,成为了一个白玉圆盘的形状,静静的漂浮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认知即存在、认知即理解、认知即确定,固化于一概念,万古永存,恒定不变,这就是清净天。
拥有这种特性,眼前的轮回天盘几乎不存在假的可能,因为就算是假,在这一刻也会成真。
也就是说,陈安真的到了轮回天盘的面前,从一个莫名其妙的诡异之地,莫名其妙的到了轮回天盘的面前。
一时间各种阴谋、安排、设定都在陈安的脑海中流淌而过,却始终不能确定,他的各种想法绞成了一团乱麻,完全不能将之理顺。
由是,他赶紧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摒弃,去揣测清净天尊的想法、用意本身就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根本毫无意义,只会让自己陷入无尽的思维深渊中。
因为清净天尊根本和他就不处在一个生命层次上,对方的着眼点和他完全不同,又怎么可能够去认知去理解。
人们对清净天尊的所有认知理解都只是对方固化于诸天万界的简单形象,并非也不可能是全部的真实。
所以他在意识到轮回天盘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就不再去想对方为什么会出现,有什么目的,有没有恶意,只是按照最正确的处理方式,直接拿出了血月刀,挡在身前。
他不可能寄希望于对方的善意,哪怕之前有所设想,现在也不会有类似的念头升起,毕竟那是一位真正的清净天尊,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哪怕那只是一件死物,哪怕他仅仅只是触摸,都有可能被对方彻底同化,归于静止。
而唯有清净天尊,才能对抗清净天尊。
尽管血月刀仅是类比于清净天尊的绝世神兵,并非造化圣器,不是真正的清净天层次,不能独自运转,但陈安将思感寄托在其上,也感觉好受了不少,那种思维固化,一切归于原始的感觉立时消失,使得他终于产生了“拿走轮回天盘”这一简单的念头。
于是他就这么顶着血月刀,纯以这种简单的思维的向着轮回天盘走去,其他多余的念头完全不曾升起,包括他这具思感化身身处封闭的空间究竟是怎样召唤来血月刀的疑点都不曾去设想。
只是执着又坚定的向着轮回天盘走去,唯一的念头在脑海中回荡,那就是:拿到它。
剩下的一切都交给青木去处理,只能也唯有相信无限接近于那个层次的青木能处理好一切。
可当他快要接近轮回天盘时,却忽然被其旁边的一处异样吸引。
哪怕有着血月刀的镇压,好奇的念头也是不可抑制的出现,头颅不可控制地转向那里。
在轮回天盘的旁边竟然还有一面造型古朴的小镜子,吸引陈安目光的就是这个东西,上面那种绝对确定的感觉,让陈安知道这竟然也是一件和轮回天盘一个层次的造化圣器。
两件造化圣器!
这个念头还未及升起,血月刀对他精神的镇压就出现了不可逆转的松动。
显然,面对两件造化圣器,即便是血月刀也无法对抗。
而此时的陈安连害怕的念头都没有出现就被那镜子牢牢的吸引,伴随着他的观看,镜面突兀地闪现出许多光怪陆离的场景。
有文弱书生巧遇狐女喜结良缘;有意气风发的将军征战沙场凯旋而归,万民拥戴;有衣衫褴褛的乞丐,饥寒交迫,于城市角落惨死;有生而为畜,饱食终日,终究沦为肉食……
不知为何,面对这些奇奇怪怪的故事,他都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共鸣,或喜悦、或悲伤、或自怜……
其中还有一些熟悉场景,更是让他有切肤之痛。
那是漆黑夜晚无数黑衣蒙面人蹿入一座四进院落的豪宅凶残的杀人放火,一家十七口尽成亡魂;那是一个虽不能说话却蕙质兰心的少女死在怀中;那是一整个村落和蔼可亲的村民尽皆在面前变成焦尸;那是仙道不正,妖魔肆虐下,整个世界生灵的哀嚎;那是昆仑山下,一户积善人家满门被杀,他反遭恶人污蔑的憋屈愤怒……
他想要抗拒,想要闭眼,可连抗拒、闭眼的念头都无法升起,就被镜中表现的信息充塞了整个头脑,其他纷乱的念头不断出现,不可控制,不能扼杀。
镜中的光影闪烁越来越快,陈安却完全不能脱离,似乎只能在各种令人疯狂的悲惨经历、负面情绪中沉沦、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