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i8c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娛樂圈如此美好 墓地裏的鬼-第七百七十五章 彎彎繞繞看書-j1mlc

娛樂圈如此美好
小說推薦娛樂圈如此美好
周熏对曦曦骨子里的疼爱,半点都不比赵旭来得少。
扮演虎妈的角色,也是赵旭宠溺的太过,让她不得不这么做。
严父赵旭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的,至少对于家里的小丫头们是如此。
周熏既想要女儿在成长过程中,相对轻松一点,但她也不想看到曦曦这丫头太过轻松随意,让家里对她的期望成为梦幻泡影。
赵旭很理解周熏这份犹豫,只不过理解归理解,该坚持的他还是会坚持。
毕竟当初答应女儿们,只要她们不过分,随她们在明珠折腾。
周熏说的,杨园草、董旋、刘思思等人不怎么能管得住曦曦,赵旭都看在眼里。
只是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就像他小时候一样,在成长过程中,逐渐也有了自己的价值观念。
只要这丫头不学着他少年时期跟他打擂台,赵旭哪怕心里也有着周熏的这股隐忧,也不会率先不守信用的。
好不容易才安抚好周熏,赵旭心底松了口气。
可没等一口气松完,他就面色一变,握住了女人那双咸猪手。
“今晚好好休息,别整事儿。”
“还没完全恢复?”
赵旭大白眼一翻,这是有多看不起旭爷,你才问这话?
别以为旭爷不知道你这是激将,才不会傻乎乎的上当呢。
他整个身子往下一缩,转身背对着周熏,懒得去理会他。
周熏嘴角弯月如钩,灵光四射的大眼睛里一抹揶揄之色一闪而逝,将灯关上后,也躺了下去。
“别这样……”
“我突然觉得你今天回到了十八周岁那天,你不总是说自个儿现在是十八岁的身体么,让我看看你这十八岁的身体够不够强壮,够不够让我回忆起你当年横冲直撞的狰狞……”
赵旭睁开的双眼里满是无奈,周熏那只搭在他大腿上的玉手,被他紧紧握住,丝毫不放松。
少女在聊起这种事儿的时候,往往都是羞涩清纯。
到了周熏这年纪什么行话什么污言碎语都能说得出口,赵旭也是老司机,哪能不知道周熏今儿个是兴致来了。
“早点睡吧,明天我还要陪爸去开会呢。”
“你一贯在会上不是打盹么,去了也费不了你多少精力。给我放开,我倒要看看你的忍性有多强!”
“明天你要是起不来,就不怕女儿揭你被子?”
“她才没你这么肆无忌惮呢!就算我起不来,万万也会帮我打圆场的,不用你操心!”
“你是真的想找死吗?”
“死就死,我还巴不得你让我上天呢!”
“妖孽,看俺老孙大棒伺候……”
“…………”
“爸爸,等会你送我们过去吗?”
曦曦在面包上擦着奶油,夹了根靠的红油灿灿的热狗,放在嘴里狠狠一咬,看向头发还是湿淋淋正走进餐厅的赵旭。
“你们都满十岁了,是大人了,还要爸爸送?”
“阔是我们想要爸爸陪这一期训练,明月、小萱萱她们也说要去。”
“谁答应的?”
“你啊!”
“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早上我敲门的时候!”
赵旭一口老血憋了回去,这丫头当他聋了不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也是没谁了。
可看到小明月、小萱萱、小静静、小依依四个丫头,圆圆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祈求,赵旭心底一软,无奈的点了点头。
“去就去吧,但你们俩可别想着偷懒,等会爸爸就给你们二表舅打招呼。”
“爸爸,不关我事……”冉儿叫屈的反对。
“你们俩姐妹一体,有她就有你,还能有得跑?老老实实的训练一天,别想着打折扣。”
“爸爸,我跟妈妈吃好了,晚上见。”
朵朵跟蔡依梦一起放下筷子,母女俩姿态一致的擦了擦嘴,手牵着手往餐厅门口走去。
赵旭目送她们母女俩离开,视线一转,放在了小静静和小依依身上。
“你们怎么没跟朵朵一起去陪蔡姨?”
“姐姐……”
“爸爸,我吃好了,你们快点,别耽搁时间!”
曦曦小脸一紧,赶紧将最后一小口三明治塞进嘴里,拿起牛奶喝了一大口跳下椅子就往门口去跑去。
“你们也要有自己的业余活动,别总是跟着你们姐姐闹腾。等会别陪着她们,跟爸爸一起去找爷爷。”
“那……那也行!三姐……”
“放心,我帮你们搞定大姐!”冉儿笑脸如常的抬了抬抓子。
“谢谢三姐!”
“你们俩呢,还坚持跟曦曦她们一起过去?”
“旭叔叔,我想要看着憨憨……”
“你这丫头,眼里就只有这个臭小子,也不知道他上辈子哪来的福气,能够遇到你这么个惦念她的小媳妇。”
“哪有……”
“爸爸,你羡慕不来的!”
跟小明月羞涩脸红不同,赵瀚笑的那叫一个灿烂,丝毫没有怯场。
“吃完了赶紧给我滚出去,别碍我的眼!”
赵旭可不会惯着这群臭小子,立即就开始赶人。
“爸爸,我还没吃饱呢!”
“就你最能吃,等会训练有喊肚子疼,你就不怕你二表舅又狠狠地拾掇你?”
“我消化的快,没事儿!”
边说滚滚又拿起一个比他手掌还大点的牛肉胡萝卜包子狠狠咬了口,灿灿的红油顿时让他大嘴四周像是涂抹了一圈口红,看得赵旭食欲都增添不少,也拿起个大包子狠狠的咬了口,咀嚼咽下后才又道。
“虎头,去帮你姐姐查漏补缺,该带的不该带的,你心里要有数。”
“爸爸,我也没吃饱呢。”
“那然然去吧!”
“好的!”
赵然胃口不大,吃饭也不像赵虎头和滚滚那么狼吞虎咽,看似细嚼慢咽速度不快,但效率绝对比两个吃货高出不少。
赵少茂也继赵然身后走出餐厅,赵旭摇了摇头,没去嘱咐这稳重的小家伙。
哪怕他不说,这小家伙也会陪着赵然一起过去的。
这家里,让他完全能够放心的下的也就这么一个独苗。
没见赵睿这个臭小子,如打了霜的茄子一样,没精打采的在那闷头喝粥。
一看就是不怎么想去营里训练,赵旭当然采取无视的态度,连眼角儿都懒得给他一个。
“我看还是算了吧,睿睿和憨憨还小……”
“您嘞赶紧打住,吃完就去散散步消消食,别在这有得没得。”
赵旭没好气的瞥了眼杨咪,心疼儿子也不是你这么个疼法,安排好的事儿,这小子要是脱离了大队伍,可别想让虎头他们有什么好脸色。
虽然之前虎头、滚滚几个也是同意曦曦打算糊弄他的决定,但既然都已经回京了,之前安排好的大家伙儿一起一二一,那就要坚定不移的执行。
逃兵可是最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别看赵虎头和滚滚表面上看起来一直不愿意待营里训练,可他们这几个的成长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在他面前他们还保持着以往的淘气鬼形象,但在兄弟姊妹面前,兵哥哥形象还是很充足的,令行禁止那都是毛毛雨。
当然,司令肯定只有两个,一正一副舍曦曦和冉儿其谁。
大头兵般的虎头,可没胆子在司令们下达命令后公然反对。
她们可不像赵旭那么好说话,那各种各样奇葩的整人手段,怎么让他郁闷怎么来,更加让赵虎头连个敢炸刺的心都没有。
赵家,从上到下,就是个生态闭环。
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也只有赵勋声、黄美琴老俩口。
站在最低端的,就是赵虎头这个下一辈第一继承人。
至于赵旭,在家里的地位还真的不高,也就比赵虎头高那么一丁点,还没曦曦和冉儿在家里受宠。
只要不参杂家外的事情,一般家里内部的问题,都是内部来解决。
赵旭也要听从大多数女人的意见,所以才显得他在家里的地位并不高。
目送赵旭陆陆续续离开餐厅的孩子们,赵旭悠然自在的慢慢消灭着面前的炒肝。
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小静静和小依依聊着这个星期在学校里的趋势,等到他一顿早餐吃完出门,周熏还没起床。
弱势体育项目学校的建立,涉及的工作非常复杂,不只是选好址,找到有天赋的运动员,聘请到更为出众的教练员、指导员就能轻轻松松的解决的。
体育行业,历来都是国家对外的宣传名片。
哪怕是现在这个经济、军事为上的世界,体育也同样是衡量国民身体素质基础的一个标准。
更不用谈,在这个全球信息化一体的世界,有名气就有了资本,有了资本就能过更好的生活。
再也不像以往,体育只能凭借各种拔款来一个个扶持培养。
一到变现的时候,各种吸血的组织纷至沓来的找上门来。
国内的体育运动员,在大姚这个代表着运动员战胜体育局的代表之前,哪怕是名声赫赫,日子也并不这么好过。
网上经常能见到,曾经的金牌获得者退役之后,深陷贫穷境地,有些甚至只能靠着吃低保过日子。
卖金牌卖曾经获得的荣誉的运动员也为数不少,纵观这些种种,有历史原因,也有着运动员自身的原因,暂且按下不表,免得又被屏蔽……
上午跟体育局、教育部、南河省招商局等部门的沟通会议开完,回到大内黄美琴的住宅,赵旭就左拥右抱的抱着两个女儿躺在沙发上装死鱼。
“你们去玩吧,别学你们爸爸这么惫懒!”
赵勋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容和蔼的对两个无奈的小孙女道。
“爷爷,我们就在这陪你和爸爸!”
“爷爷有事跟爸爸聊,等会爷爷去找你们,好好跟你聊聊天。”
“去吧,你们要是不走,爸爸又会挨训……爸,您说是吧!”
赵旭双手揉了揉两个女儿的后脑勺,笑呵呵的打趣着赵勋声。
赵勋声没搭理他,他也没在意,反正他都已经习以为常。
自从曦曦四人出生,老头子对他没以前那么惦念,也是事实。
谁让他没按照老头子的期望走呢,老头子经常给他脸色看,也是他自找的。
两个丫头手牵手离开后,赵勋声端起茶杯喝了口,默默的看着赵旭,也不说话。
“爸,别这么看着我,我心慌!”
“你心慌?刚才你不是很霸气么?都已经叮嘱了你,多听少说,你还这么做……”
“这不是要争取到百分百的主导权么,我办学可不是为了自个儿,也不可能将主导权分给他们……”
“你要清楚,规则就是规则,任何……”
“爸,老调常谈了,这我还能不懂?我都答应了让一部分利益给各方,你还要我再让?那是不可能的!该坚持的我一贯如此,谁来找我谈这事儿都没得谈。”
赵旭也就是给自家老爹面子,在刚才的会上才没把某些难听的话说出口,不然以他的脾气,这些想要在他碗里捞肉的存在,不被他拾掇一下才怪。
“我就奇怪了,其他各类项目的头头脑脑,分一杯羹我就当扶持这些项目为国家做贡献。足球、篮球现在国内骂声一片,我都想不通这些人还敢给我添堵,是觉得我没脾气是吧?刘阿姨可是等着我打小报告的,我正琢磨着是不是杀几只鸡敬敬猴。”
赵勋声没搭理赵旭的抱怨,转而问道,“你真打算采取末尾淘汰制?”
“不这么做不行,只有增加竞争机制,才能让小运动员们懂得拼搏精神。我这学校的条件摆在这里,高待遇高标准是必须的,可没打算让某些关系户觉得进来了就可以一辈子高枕无忧的把钱赚。”
“要我说,竞技体育,天赋为王,一切走后门的牛鬼蛇神,全都给我滚蛋。可惜现在学校刚刚起步,为了避免某些利益受损方抵制的太过,我也只能暂时妥协一下。”
“爸,我老实告诉你,只要第一批运动员成才了,我以后可不会跟他们讲情面,谁敢炸刺,谁敢拖我后腿,我就收拾谁。到时候您老可别想今儿个这样拦着我!”
赵勋声沉默的扫了赵旭一眼,突然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该妥协就妥协,该强硬就强硬,你这些年来张进了不少嘛。”
“看您老这说的,这不是家大了,也要为孩子们多做考虑吗。真要是我一个人吃饱了全家都不愁,才不会在意这些弯弯绕绕呢。”
赵旭抿了口茶水,又抱怨道,“下午我去趟刘阿姨那,跟她好好聊聊足协小组的事儿。其他的能妥协,这足球一亩三分地,无论如何没有妥协的余地。”
“你自己看着办吧,过犹不及的道理你也懂。这些事慢慢来,不用太急!”
“不急不行啊,总要为虎头多考虑考虑,越早让他过剩的精力发泄出去,以后度过那道坎就越容易。”
“也是!”赵勋声面上一肃,语气沉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