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jk8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ptt-第四十一章 大人,時代變了啊熱推-ofc6j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次郎?
拉面?
惠丽晶一愣,随后就想起了之前童守寺老和尚的话语。
‘现在店主人的爸爸活着的时候,我就经常来吃,那个时候的现任店主爸爸次郎先生笑起来那么的爽朗,谁知道竟然走路摔了一跤,人就去了归途。’
毫无疑问,这位名为次郎的拉面馆上一代主人已经死亡了。
一个死亡的人,怎么可能出现在她的门外?
亡魂?
还是……恶作剧?
下一刻,惠丽晶的脸色变了变。
因为,女侦探也很清楚,恶作剧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要知道,刚刚关门的时候,是她亲手将门关上的,也是她落的锁。
童守寺的院墙不是很高的那种,但也不是常人能够轻而易举能够翻越的。
至于抗梯子?
惠丽晶可以保证,她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梯子落地的声音,绝对不可能在这寂静的夜晚听不到。
而不需要抗梯子就能够进入童守寺?
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和她恶作剧。
抛开了不可能的,剩下的那个即使再不可能,也是唯一的答案。
亡魂!
呼!
惠丽晶的呼吸不由急促起来。
她虽然已经解除到了‘神秘侧’。
甚至,马上就要开始学习‘神秘知识’。
但毕竟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开始。
甚至,从某方面来说,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单独面对神秘侧事件。
该怎么办?
杰森是否听到了?
只要听到了,杰森一定会帮我的!
惠丽晶想着,马上就摇了摇头。
因为,她想到了昨天的那一幕。
假如眼前的一幕和之前的境况类似,那杰森肯定无法听到这里的话语声。
果然!
只能靠我自己了!
可是……
惠丽晶马上在房间中寻找起来。
她要寻找一些趁手的武器。
她身上的武器虽然不少,但是并没有适合应付眼前局面的。
毕竟,杰森闲聊时说过,火焰或者电棍之类,就是最好对付亡魂的手段。
电棍,她有。
但如果可以的话,惠丽晶还是希望自己能够‘远程’进攻。
很快的,惠丽晶就找到了一瓶‘灭害灵’。
哐当!
摇晃了一下,里面还有大半瓶。
接着,惠丽晶摸出了一个打火机。
门外,月光遍地。
皎洁的白色,让寺院内的青砖地面宛如是雪后初晴般。
一道身影正好站在左边的厢房门前。
这到身影是一个身材普通的中年男人。
脸上带着一个看起来很是爽朗的笑容,但是在月光与阴影之下,这样的笑容变得忽明忽暗,有了一种莫名的诡异感。
尤其是当这个笑容挂在脸上十几秒都没有任何改变时,这样的诡异感,开始急速的攀升。
就犹如你在照镜子时,露出了一个笑容,一开始或许是发自内心的,但是十几秒后了,脸颊已经开始酸疼了,可你的笑容还是保持着。
不知疼痛。
不知疲惫。
就是,笑。
既不癫狂,也不猖狂。
只是爽朗。
但再爽朗,随着一道猩红落下,也变得狰狞了。
月色静静,猩红流淌。
稍微向后一看。
就见这位自称次郎人的后脑勺早已破碎。
血液流淌。
脑子还在跳动。
可每一次的跳动,都会流出更多的鲜血。
鲜血顺着脖颈,沿着前胸而下。
很快的,这位自称次郎的人的衣服就被鲜血浸透了。
更多的鲜血则是流到了对方手捧的汤碗中。
本就浓香的汤碗,在这个时候越发的香味扑鼻了。
同样的,那腥臭也越发的明显。
随着汤碗之中的热气,开始继续四溢飘荡。
自称次郎的男人站在门前,爽朗的笑容没有一定一点的变化,整个人宛如是一个机器人一般,抬手向着眼前的房门拍打。
咚、咚咚。
“您好,您的拉面到了。”
敲门声极富节奏。
声音也一如之前。
然后——
吱呀!
门开了。
惠丽晶出现在了这位自称次郎的男子面前。
次郎的嘴角再次勾了勾。
硬生生的将爽朗的笑容,扯得扭曲了。
诡异。
狰狞。
扭曲。
当三者合一的时候,笑容真的不能够称之为笑容了。
内里充斥着的就是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情绪。
特别是,当这位自称次郎的男人再次开口的时候。
“客人,您好。”
“您的拉面。”
“您还需要什么吗?”
本来平和的声音此刻的音调开始拉长,却又不停的颤抖着。
就好像是用指甲在黑板上划过。
令人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更让人惊恐的是,随着这样的声音,自称次郎的男人的脖颈处发出了卡啦、卡啦的响声,然后,在惠丽晶的注视下,自称次郎男人的头颅就这么向旁边一耷拉,仿佛要掉下来一般。
那本就染血的狰狞笑容,在这一刻,越发的可怖了。
但是——
呼!
惠丽晶却是松了口气。
她以为她会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结果就是一个类似会动的尸体。
虽然有点血腥,但是却不是那么无法接受,即使这个时候,自称次郎的男子嘴巴里不停的传来意义不明的喊声也是一样。
“嗬、嗬嗬。”
带着这样的声音,自称次郎的男子开始靠近惠丽晶。
“就这?”
看着宛如丧尸一般,摇摇晃晃向着自己走来,惠丽晶彻底的放下了心。
她抬手拿起打火机。
啪嗒。
一声脆响后,打火机上冒出了火苗。
然后,‘灭害灵’一抬。
嗤!
呼!
随着‘灭害灵’按下,一道火焰径直喷出,长达半米的火苗,瞬间就将自称次郎的男子上半身笼罩。
“啊啊啊!”
惨叫声顿时打破了寂静的夜晚。
半身燃火的男子开始踉跄后退。
惠丽晶则是步步紧逼。
就如同当年把牛粪塞入那些叫她‘八尺大人’的男孩嘴中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当时她盯着那些男孩,让那些男孩们咀嚼得吧牛粪咽下去。
而现在?
扑通。
燃火的男子摔倒在地后,惠丽晶抬起一脚,就狠狠的向着对方的头颅踩去。
厚底的靴子,中间夹着一层钢板。
既能够走路毫无声息,又能有效的提供攻击、防御力。
这是惠丽晶特制的。
就如同她身上的皮衣一样。
刀具之类砍在上面,根本破不了皮。
咔嚓!
一声脆响。
自称次郎的男人彻底没有了声音。
那本就破碎的头颅彻底的粉碎了。
脑浆子以惠丽晶靴子为圆心四溅。
黏糊糊的,足以让常人恶心呕吐,但是对惠丽晶来说,却根本算不上什么,比这更恶心的事情,她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
有必要的话,粪坑,她也跳过。
然后,吐了两天。
那两天不要说吃饭了,喝水都会吐的那种。
鼻子里更是若有若无的闻到那样恶臭的味道。
在之后的半年里,惠丽晶完全拒绝咖喱饭。
即使是现在,也带着相当的厌恶。
随意的抖动了一下靴子,将那黏糊糊的粘稠物抖掉后,惠丽晶冲着大殿喊道——
“杰森?杰森?”
“大师?大师?”
声音足够的响亮,传播的也足够的远。
但是,大殿那里却没有一丁点儿的回应。
毫无疑问!
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她现在身处的应该是类似‘鬼之川’的投影。
这样的投影不可怕。
可怕的是制造、布局出这样投影的人。
土御门元,惠丽晶可是见过的。
对方的强大,她也是清清楚楚的。
她完全不是对手。
踏、踏踏!
就在惠丽晶惊疑不定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她身后传来。
身后?
惠丽晶心底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身躯已经动了。
呜!
身躯前倾,脚掌后踢。
这样的攻击并不明智,破绽相当的大,只要躲开了后踢,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掌握主动,而这样的躲闪,并不困难。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只需要一个稍加训练的普通人就能躲开。
毕竟,这样的一击注定了速度不可能太快,范围不可能太大。
而久经佣兵训练的女侦探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有原因的。
后踢是假的。
手里的生石灰才是真的。
呼!
一捧白灰直接被扬了开来。
形成一个完美的半圆,将惠丽晶身后的范围全都笼罩其中。
但是预想中的惨呼声并没有响起。
对此,惠丽晶似乎是预料之中。
她后踢的腿加大了摆动的幅度,立刻,原本的后踢,就变成了翻跟头一般。
同时,惠丽晶再次掏出了打火机。
啪嗒!
呼!
一道由下而上的火焰,出现在了惠丽晶的身后,与之前生石灰形成的半圆,形成了一个弧形的十字。
可,依旧没有用。
那脚步声还是靠近了。
惠丽晶心中一紧。
虽然不知道被这未知的怪物靠近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惠丽晶可不愿意承担这样的后果。
几乎是本能的,惠丽晶就拿出了手雷。
就在惠丽晶准备拉环的时候,一道矮小的红色身影从身后跑到了身前。
嗯?
惠丽晶看着这个皮肤通红,拎着灯笼、穿着僧服的幼小孩童模样,不由一愣。
“快跑!快跑!”
小僧大声的冲着惠丽晶喊着。
然后,就向前跑去。
惠丽晶一皱眉,随即就跟了上去。
理由很简单,刚刚如果这个小僧模样的存在想要伤害她的话,她早已经受伤、死亡了。
因此,她判断,这个小僧应该没有恶意。
跟在小僧的身后,惠丽晶很快的就冲出了童守寺的大门,然后,在童守町内左拐右拐,不一会儿就看到了童守寺町外的那两根石柱。
自然的,也看到了她的车子。
然后,她听到了那个小僧的话语——
“这边,这边,出人命了!”
“我不是凶手!”
“不是我,不是我呀,我只是想告诉大家,那边有人需要帮助!”
“我才不会被杀人凶手利用!”
话音落下后,小僧就这么的消失不见。
然后,惠丽晶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类似阴阳师服饰的中年男子。
“咦?”
中年男子看着出现的惠丽晶惊讶出声。
因为,在他的想法中,这个只是普通的女人,一定会在他的‘阴阳术’中迷失,然后,成为他窥探‘童守寺’秘密的最佳棋子。
只是貌似出现了一些问题。
不过,问题出现了,解决就好。
“原本我只希望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来解决。”
“但现在,我不得不用更加直接的方式了。”
以一种轻蔑的口吻,这位看起来有些特殊的阴阳师开口了。
然后,对方抖手就出现了一张白色的符纸。
就在对方要将符纸射出的时候——
砰、砰砰!
枪响了。
而且,不止一声。
枪火在惠丽晶手中的枪口内闪烁。
而这并不是结束。
下一刻!
轰轰轰!
三枚读秒的手雷就这么的飞出,落在了那位阴阳师的脚底。
瞬间,火光淹没了对方。
弹片嗖嗖嗖的四射飞溅。
那位阴阳师的身躯四周出现了一层半透明的防护。
弹片射在这层防护上击打出了一层层涟漪。
涟漪圈圈荡起,相互碰撞。
迅速的,就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最终,当涟漪的波纹重叠后,达到一种极致时——
啪!
防护罩就这么的破碎了。
残余的弹片虽然没有了多少威力,但依旧让那位打扮特殊的阴阳师狼狈不堪的躲闪着。
白洁的大氅变得乌黑、破烂。
黑色的高帽,更是跌落地面,滚向了远处。
“该死,你竟然敢……啊啊啊啊啊!”
“辣!辣!辣!”
特殊的阴阳师嘴里叫喊着,但是,还没有说完,满是刺激性气味的液体就充斥在他的口腔内。
随后,就是辣!
浓缩的辣椒水,带来了极度的辣。
这样的辣瞬间刺痛了这位特殊阴阳师的神经。
脑海中的咒语,被辣得不翼而飞。
手中的符咒,更是挥舞的跌落地面。
这位特殊的阴阳师的脑海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水!”
“喝水!”
“我要喝水!”
接着——
砰!
惠丽晶一枪正中对方的眉心。
看着缓缓倒地的对方。
惠丽晶眨了眨眼,想到了童守寺老和尚的话语。
‘火药的出现,改变了一切。’
这难道就是……时代变了吗?
惠丽晶默默的想着。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抹阴恻恻的声音,在惠丽晶的耳边响起。
“不愧是惠丽香的妹妹呐。”
话音出现,惠丽晶的身躯就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了。
下一刻,惠丽晶整个人就被吊在了半空中,窒息感随即出现。
惠丽晶不停的挣扎着。
双眼则是寻找着袭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