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jrq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第五百一十五章 什麼叫星際巨星閲讀-op0xf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关于湖蓝色寄居蟹平原的地理分布中,不得不提的一个地方就是哈特奥平原。
整个湖蓝色寄居蟹平原,都处于中等海拔高度。在降水量中等的情况下,具有半干旱至干旱的大陆性气候特征的气候,这属于荒漠气候与森林气候之间的过渡类型。
通俗点来讲,就是半干不湿的,草可以长、树却不怎么好活。制约的原因除了水源因素,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土地的肥力也不够。
所以大部分的部落,都只能过着看天吃饭的日子。
斯文点的成员平时就农耕带放牧,刀耕火种也能糊口。
但一个地方的肥力总会耗尽以至于承载不起人口密度,所以,这些温和部落会定期迁徙,除了定居等待收获的几个月,其他时间就在几个固定的草场中来回穿梭。
迁移的主要路线,是以东边滨海的赫图山脉、南边的内巴加特拉热带林区、中央的科里洛山为定点,形成的三角结构线路。
什么?你说西边?
西边就是杉树氏族逃命的方向,那里穷山恶水暂且不提,越往西越干旱的气候才是最大敌人。
那次的逃亡,愣是让当初据说横行霸道、飞扬跋扈的杉树氏族生活不能自理,酋长被打得身体残疾、萨满被打得严重自闭,休养生息几十年到现在也没有卷土重来的趋势,反而越发衰落了。
因此部落向西边逃,对这些部落成员来讲就和绝种了差不多,已经失去了争霸天下的可能。
这里面蕴含的,就是以土地、人口、技术所要素的朴素生产力理论。
部落的技术要突破,需要足够的人口进行劳动、实践,积累足够的技术力才能有人总结提升。
但人口要增加,除了初始基数外,更重要的还有粮食的生产。没能占据好的土地,最后的结果就是人口离散,技术佚失,最后泯然众人。
诚然青壮年人口带来的武力扩张,和技术突破带来的生产力提升,是对土地资源的一种补充和提升,但这也仅仅是提升而已,不能忽略其中的主从关系。
像是蝎子亚坎部落这样的战争部落,每年也得拦截在温和部落的迁徙路线上,靠弱肉强食法则武装填饱自己的肚子,并且屈居于巨河部落之下。这就能看出所谓的温和部落,仅仅是名字比较温和罢了,真打起来还不真不见得谁怕谁。
一路上我都借着克里欧,再次了解巨河部落的虚实,尽量详细地深入研究这个部落,防止出现上次的乌龙事件。
我现在的方向,正是往北方进发,目的地直指传闻在闹义和团的区域。
我没别的意思,但是按照从克里欧口中打听到的消息,那些不明袭击者的行为和义和团还真的一摸一样。
比如这些人都会在头上绑着布条,由先锋勇士扛着逆闪电的旗帜,旗子往哪里挥舞,他们就会往哪里冲锋,不论男女老幼、高低贵贱。
比如这些人在袭击巨河部落据点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在嘴里高呼“沙福林大人与我同在”,状如疯魔地攻击敌人,有些猛士甚至会赤裸着身体战斗,然后向同伴夸耀自己的“神迹”。
再比如这些人除了以旗帜为标志以外,似乎并没有明确的统属关系。今天这里作战失利,明天就到那里参加战斗,自由组合、效率为先,抢到了粮食就把部落的村落付之一炬,寻找下一个目标。
当我听到他嘴里说,这些部落的暴民都是不同时间觉醒了“沙福林”信仰,宛如被邪神附体般烧杀抢掠时,我就知道这一定是光头男干的好事。
除了他,还有谁能够把洗脑的理论运用得淋漓尽致?还有谁能提出“沙福林面前人人平等”?还有谁会用极具蛊惑力的说辞手动均贫富?
幸好光头男天生胆小并且懂得隐藏自己,只在信徒中间宣扬真正的使徒已经在西边出现,不像普通的宗教头子跳出来标榜自己是“老耶家二儿子”之类的身份,否则早就被对方抓起来剥皮填草了。
反正我越听越觉得,背后推动这些的人必定是光头男。
当前的状态下想要救出褐池部落,依靠光头男无意中制造出来的钳形攻势就很重要。这一招围魏救赵无形中打在了对方的软肋上,比我之前的欺骗媾和都要来的有效。
再说回来巨河部落的软肋,就还得提科里洛山北部的哈特奥平原。
“科里洛”在部落的话语里,指的是“巨神的身躯”,因此被称为圣山。而“哈特奥”在部落中的含义,就是“巨大的脚印”。
这片平原相比周边的土地十分狭小,但偏偏就在这个小平原上孕育出了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河流的水源一部分来自于冰川融水,一部分来自于周边草原陆陆续续汇入的流水。
我走在空旷的哈特奥平原上,就能感觉这里的奇异之处。
视野四周的草原海拔较高,偏偏在科里洛山的北部沉降出了巨大的凹地,略微倾斜着往北边蔓延,就像是有人用木板勺在雪糕上挖了一块,形成了南边科里洛山高、西北边逐渐走低的一条狭地,涌动着这条远近闻名的“巨河”。
也难怪这座山会有巨人的称谓,而哈特奥平原会有脚印的说法了。
这种地理特征,确实很像是一位巨人从大海中踏浪而来,踩在草原上留下一串足迹,最后化成了这座屹立不倒的高山。
以我的判断,褐池部落的城防没有问题。
在内有老猎人乌利塞斯回防城墙、外有资深无间道格雷暗中帮助的情况下,只要褐池部落的粮食未尽、士气不倒,围攻的部落短期内就只有损兵折将的下场。
要彻底解决这场纷争,我就只能寻找其他的手段——比如找到光头男,靠两处合力战争对手。
但问题是,这家伙胆子小得很,如今跟老鼠一下搞地下传教工作,一点破绽都没有留下。听说他把我用过的马甲一个又一个拿出来套用,佐菲、赛文、杰克轮番登场,让我差点以为光之国要大举入侵这颗星球了。
…………
随后断断续续的信息,也都是克里欧从路边的人口中得来的。
从我们的路线往北走,不久就经过了一些寨门紧锁的部落据点。他们的营地颇为简陋,却有着整严的木制栅栏和瞭望塔,一旦我们接近,就会有卫兵盘问身份和去向,依靠着克里欧见招拆招,协助我通过了许许多多的盘查。
而每次经过部落据点的周围,我会特意去查看河岸边的田地情况,不过查看的情况让我眉头直皱。
这些河边的田地已经是一等一的肥沃土壤了,有着大河定期泛滥带来的淤泥滋养,肥力远比草原上随时会沙漠化的土壤要强。按照古埃及的标准,这条河少说也能滋养一个微型的文明古国。
但是现在的河滩边上,我只看到一些刚刚栽种下去的秧苗有气无力地瘫软在地面上。在现在这个季节,草原上的气候已经逐渐炎热干旱了起来,这种程度的作物明显不能坚持到秋冬季节收获。
克里欧见我低头不语,也过来低沉地说道:“今年的草原上,要饿死许多人了。”
克里欧告诉我,从沙漠中出现的有毒尘埃飘散的时间太过恰巧,即便以巨河部落的体量,也只能在夏季补种一些作物。
但这样的补种从初夏一直持续到现在,种下去的种子都因为有毒的土壤污染而未能存活,失去了最后补救的机会。
继续往前走,我逐渐看到了一些被烧毁的村落和零散的废墟。这些地方因为双方的交战和袭扰,有的被彻底摧毁,有的被强制迁移,有的直接改造成为坚守的堡垒,在袭击者面前苦苦坚持,等待反攻。
看来巨河部落打的是坚壁清野的算盘。
这片距离不小的无人区,就是我们继续翻越的困难障碍。只有穿过这里,我才能到达那处打着逆闪电旗帜的土地。
这段时间大概花费了两天。
这两天里,我会在白天行进,晚上把克里欧捆住防止他偷袭或脱逃。两天里,不仅我没办法睡好,克里欧也战战兢兢地害怕被我暗中杀害,因此整宿睁着眼睛不敢闭上。
最后我在即将接近目的地的时候,决定放他回去。
再往前走,就是巨河部落敌人的地盘,也就很有可能是我的地盘,这家伙的用处几乎为零,再也没办法用来给我的身份打掩护了。
被我抓住的两天里,克里欧的黑眼圈已经跟某个时间管理大师差不多了,身体也在恐惧中肉眼可见地消瘦了下去,干瘦的身材配合着惶恐的眼睛,让我都有点不忍心。
毕竟老夫也不是什么恶魔,没必要做出卸磨杀驴的行为,所以就放克里欧回去了,临走前还劝他对自己的马好一点,不要再出现这种大意失亲马的意外了。
同时,我也深刻地认识到了人物特性的重要性。
这个克里欧“懦弱”的特性,导致他在敌人面前唯唯诺诺,一点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有,如果不小心招来了我的麾下,恐怕就是最最忠实的投降派。
所以不管怎么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就算平时隐藏得再好,乃至混成了骑兵信使,也改变不了他是个胆小鬼的内在。
这就跟秦桧站出来发表声明,呼吁大家不要只针对他陷害岳飞的事情,他在北伐过程中也是做出贡献的。
是个明眼人就一定会站出来喷他:“你不要迫害岳飞,就是对北伐最大的贡献!”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靠着殖民者系统的外挂,精挑细选地找好手下,优先保证质量,做到宁缺毋滥。
像是光头男这样的普通人能成事,与其说是他的个人努力并出版一本书叫《我的奋斗》,倒不如说是他脑袋里的知识有毒,正以奇怪的感染力扩大着影响。
婆罗洲的南无加特林菩萨,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降临这片土地了。
除去这个特例,我麾下最靠谱的人就非伊顿莫属!
伊顿有着紫色的“指挥官”特性,天生就是作战指挥者、战场艺术家,随时随地在挥洒着创造力。自从倒向我这里后,他已经在短时间内蜕变成为集征募、训练、作战、后勤为一体的真正将领,带领独立团打出个平安格勒保卫战,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想到这里,我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
就算是暗中策划多年要造反的张角,也得有两个欧豆豆帮助、三十六个渠帅听令,而不是真靠无敌的黄天千里传音嘛。
光头男作为一个人临时起事,肯定不可能直接管理指挥这么多的手下。那么他的身边一定会有可靠的信使、亲随来传递命令,组织集会传道。我只要混进人数最多的那个据点,打听一下谁嘴里传出来的“沙福林圣经”最多,不就能顺藤摸瓜地找到光头男的所在了嘛!
秉承着这个想法,我这次孤身一人继续向沙漠边缘进发。半道上,我就碰到了一支同样因为饥荒,前来寻找活路的部落人群。我头上扎着类似的绑带,假装成慕名前来投靠的小部落勇士,说自己想去最近的一个据点。
于是我就顺势混进其中,跟着他们一起到了一处游民聚集的据点,等待着执旗勇士的出现。
第二天,执旗勇士就出现在了营地里,在人群中挑选需要的人手,声称要攻打巨河部落的另一个据点,拿出里面的粮食分给大家。
说完目的后,这个粗人还磕磕巴巴地念了一段狗屁不通的经文,还引起了在场流民的欢呼,让我不禁感叹这个地方还真是好骗啊。什么话加上个沙福林说,都能引起大家欢呼的样子。
可能为了引起大家的共鸣,他还特意展望了一下未来,向大家保证胜利之后家家都有牛羊和土地、满仓的粮食取之不尽,到时候自己吃一碗就往地上丢一碗!
他话语里号称沙福林大人亲口所说,关于牛羊怎么多下崽,鸡鸭怎么多下蛋、孩子怎么打才能听话我都可以当没听见了。但是里面夹杂着的那句“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老天不给生路我们自己干!”的口号铁定不是沙福林说的!
靠着我高超的谈话水平,很顺利地在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大忽悠口中,打听到了光头男的所在。
据说光头男正准备接见来自天外的客人,争取星际盟友的援助。此刻他们正在银格拉尔镇里逗留,因此我决定昼夜兼程,把这个污蔑沙福林大人名誉的混蛋捉拿归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