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ld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玩家超正義笔趣-第一百七十一章 調酒師:算了,惹不起-wjrf4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在酒馆中死刑犯们饱含善意或是恶意的笑声中,酒儿却只是沉默着将纸币收了回去。
看着她的举动,矮人调酒师对着其他客人们目光一凶,不轻不重的拍了拍桌子以示威慑。
闻言,调酒师露出了促狭的笑容:“小姑娘。我可以理解你们追逐偶像、追逐传说的行为。我要是足够年轻,说不定也会这么做,但塞利西亚船长去哪里,那是她的隐私……”
“那金币的话,要多少?”
林依依插话道。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礼貌?
调酒师瞥了一眼林依依——准确的说,是瞥了一眼她身后背着的长棍,以及林依依的腕带。
林依依的左手和右手各自带着一条皮质的腕带,而每根腕带上都镶嵌着数枚大小、形状略有不同宝石。
原来如此。
一位年轻的湛蓝圣卫啊……
调酒师很快就认出了她的出身。
二十多岁的白银阶,的确是可以骄傲的程度。
这是在联合王国内并不罕见的超凡职业。但是能在宝钻岛、甚至联合王国外正常活动的湛蓝圣卫,反而数量相当稀少。
除非是能有相当丰厚的工资收入,否则他们很难继续购买新的宝石能力和“施法材料”——也就是那些出自宝钻岛的高质量宝石。
湛蓝圣卫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储备了多少“法术”。某种意义上,和银爵士的教士倒是有些相似。
“那你说个数吧。”
林依依没好气的说道:“太贵的我可付不起。”
“放心吧,我向来是对什么人收什么钱。”
调酒师不客气的说道:“你们几个倒是能拿出来点东西。光看你我就知道了。
“至于他们几个……”
他将目光扫向其他人。
他的目光在四暗刻身上一扫而过,没敢细看。
……妈的,好像是破坏巫师。
这小哥的瞳孔是暗红色的,如同半干涸的熔岩一般。他在吧台前坐了这么久,那隐约浸出的、有硫磺味道的呼吸,也让调酒师忍不住有些喉咙干痒。
虽然调酒师对人类稍微有些脸盲,但也因此他反而能看出,这个年轻人与那个湛蓝圣卫出身的小姑娘,长得似乎有些相似。
根据调酒师多年的经验判断,他们应该是姐弟关系。
姐弟俩出身于不同的巫师塔——这说明他们家族与联合王国的巫师塔一定有些关联。
……算了,破坏巫师得罪不起。
他们着实害怕自己随便嘲讽两句,对面就当场气炸了。
虽然从他身上的味道和“声光效果”判断,这应该是不那么强、或是对自我控制能力较强的类型。但关于破坏巫师是第一不能招惹的对象这种问题,在这里显然属于常识……这与对方的实力反而无关。
炸死周围十米的人、和炸死周围十里的人,对于他周边的人来说有区别吗?显然没有。
而身边能跟着一位至少取得了正式资格的破坏巫师,以及一位年纪轻轻就进阶白银的湛蓝圣卫……那边的两位大小姐,也一定不是什么常人。
倒不是说针对那位湛蓝圣卫……
主要是她的气质,实在显得过于“爷们”了一点。
尤其是在旁边分别摆着两位气质截然不同的淑女时,就变得更加明显了。
其中一位,毫无疑问是半亡之女……苍白公主的牧师。
这个是早就看出来了。
她着实让调酒师非常忌惮,甚至对她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
苍白公主是幽魂与精魄之神。她的信徒几乎全部都是幽魂,而她的牧师百分之百都是已死之人。
这些半亡之女,虽然一个个看上去气质温婉,同时擅长唱歌……但她们是真的会吸取他人的精气。
与她们生活久了,哪怕是正常人也会病魔缠身。原本就有慢性疾病的人,更是随时都有可能猝死。如果是足够强大的半亡之女,甚至光是她们的歌声就会带走凡人的生命、勾走他们的魂魄。
与地上世界不同。
在地下,苍白教派的追奉者不在少数。
苍白公主虽然只是纯白色的幽魂少女,但她却有着凡人无法直视的美貌、以及世上最顶尖的歌声。
毕竟是名为“死之喉”的神明。
而在没有日光和月光、同时“天穹”过矮的地下世界,“苍白之潮”的可见度便明显提升了。
在苍白公主游行的时候,如果视力稍好的话甚至能看清她的脸。
一旦被那魔性的美貌与歌声所影响,就会变得狂热。但苍白公主是一位自由自在的神……她并不是很关心自己的追随者们,只在乎自己的“矮人”。
也就是她的教宗。
苍白公主只会接受她满意之人的献祭,在各种献祭中要求最高的便是“自身献祭”。在她没有教宗的时候,便会在自己狂热的追随者中选取一位“最有趣的灵魂”,使其成为自己的情人与教宗……迷恋的为他日夜歌唱、与他呢喃私语。
直到她对这个灵魂感到厌弃为止。
一般来说,伪神的信徒都不会太过狂热。
正神的信徒足够虔诚,是因为他们有一种属于“净化者”的使命感。他们与其说是对正神虔诚,不如说是对自己的神圣使命而感到尊重和自豪。
但伪神的信徒就不是这样了。
伪神对自己的信徒,通常是“交易者”与“欺诈者”的立场。为伪神做事来换取力量,各取所需。
那种“虔诚”,更类似于大臣对国家的忠诚——并非是为了正义、道德、使命、希望……而仅仅只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而出发的。
——但苍白公主就不一样了。
她的信徒毫无疑问是最为狂热的那种。
与此同时,苍白公主还有非常便利的力量——她能够很轻易的净化他人的侵蚀度,无论对方是否是自己的信徒。也正因如此,即使她的信徒如此狂热,却没有被斥为邪神。
因为目前除了曜先生之外,就只有苍白公主擅长这种能力。在加上苍白公主与曜先生的打扮都是一身纯白……有人认为,苍白公主也应曾是“太阳的某一曜”;还有人声称苍白公主可能是曜先生的母亲、女儿或是自己的女性替身。
但无论如何,半亡之女在地下世界,也都是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
宁可招惹黑寡妇家的蜘蛛,也不能招惹半亡之女。
前面只会得罪一个人,后面可能会得罪一群狂热而又麻烦的人……
退一步讲,至少还得让苍白公主净化侵蚀度呢。
要是得罪了苍白公主,苍白之潮的时候不让随行了怎么办?
也因此,在其他路人注意到西酞普兰的时候,他们都自顾自的缩小了声音。在西酞普兰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有的人还恭敬的点了点头。
而至于最后这位,看上去好像很有钱的贵族大小姐……
……等一下。
这个蜜罗柑与琥珀的香味……是无休之血?
调酒师的敏锐的嗅觉帮了大忙。
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极为惊悚。
一瞬之间,他想到了那把看上去极为沉重,却被对方随意提着的斧头。
……这莫不是传说中的食血徒?
这他妈又是从哪跑出来的疯子?
——精神病院没关门吗?
食血徒作为狂战士系中,唯一所有能力都只有正面而没有负面的进阶……而同时有狂战士这个基数不低的前置职业的情况下,食血徒的数量依然稀少无比。
是因为这个职业本身就是持杯女所爱之人。只能由至少九次主动将自己置于必死之地,却依然活到进阶的狂战士进阶而来。
可以说是循欲而嗜血的怪物……
调酒师扫了一眼酒儿的身高。
……的小怪物。
他在心里补充道。
调酒师目光复杂的从四个人脸上扫过。
二十多岁的湛蓝圣卫……
……再加上一位破坏巫师、半亡之女、食血徒。
好像也就只有这个湛蓝圣卫能得罪的起。
后面的三个,一个是谁都不敢骂一句、必须当大爷伺候着的暴脾气疯子,一个是统管一群不讲理的疯子的意见领袖,一个是最为疯狂的狂战士才能进阶的格外能打而且根本杀不死的疯子。
一个保镖加三个疯子。
……他们找塞利西亚是想干什么?
调酒师张开嘴又闭上,张开嘴又闭上。
在激烈的脑补之中,他表情复杂的犹豫了许久,才终于认输般的深深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