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6kk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災厄收容所討論-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夢境之內鑒賞-t89jf

災厄收容所
小說推薦災厄收容所
听到温文的问话之后,莫雅迪和梅芙娜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苦笑说:“暂时来说,我们没有能力解救那些昏睡者。”
温文眉头一皱:“为什么不能?”
梅芙娜解释说:“你应该知道,梦境也是分层次的。”
“浅层梦境,就是正常的梦境,普通人的梦境大多处于浅层,我的能力可以对浅层梦境完全操控。”
“深层梦境,普通人偶尔也能进入,你可以将其称作‘梦中梦’,只要在浅层梦境中睡着,就可以进入深层梦境,我的能力对深层梦境也可以进行一定的干扰。”
“第三层则是潜意识梦境,这层梦境通过普通的睡眠是无法进入的,梦境极度不稳定且十分危险,就算是我进入潜意识梦境也很危险。”
“按照我们的理论,幕后黑手是把受害者的意识,放进了某一层梦境之中,用幻术对其他层梦境进行遮掩,才能达到类似的效果。”
“不过我尝试进入了一个受害者的梦境,发现这受害者的浅层梦境、深层梦境、还有潜意识梦境,全都有被幻术遮掩的痕迹……”
“也就是说……对方将受害者的意识,藏在了比潜意识梦境,还要深层的梦境之中,而那里已经是我无法涉足的地方。”
温文点点头,他对梅芙娜表示理解,如果一个灾变级强者的手段,就这样被两个灾难级超能者破解了,那他才会觉得不对劲。
“更下层的梦境,都有什么?”
梅芙娜回答道:“剩下的梦境,更多是理论,我没听说过有人真正进入过那样的梦境。”
“边缘梦境,也被称作潜意识之海,是所有梦境的汇聚之处,还有迷失梦境和死亡梦境之类。”
温文摸着下巴,思索了良久问:“你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将人送入更深层的梦境之中吗,我想要去尝试一下。”
梅芙娜摇摇头:“别想着冒险,潜意识梦境就已经很危险了,更别提再深层的梦境,有可能尝试一次就永远回不来了。”
温文嘿嘿笑着道:“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感兴趣了,这件事总是要解决的,不能因为危险就放着不管,天知道那家伙会不会将整个美加大区所有人都埋葬。”
梅芙娜惊讶的看了温文一眼,她一直以为温文就是来这里打酱油的,没想到温文面对危险的时候没有一点犹豫。
她犹豫了一会儿,对温文说:“要说进入更深层梦境的方法,也不能说没有,不过基本不具备可行性,你听说过梦魇吗?”
温文点点头:“生活在梦境中的一种怪物,据说在梦境中被梦魇杀死,现实中也会死亡。”
“梦魇是一种梦境生物,可以在各层梦境之中穿梭,是一种相当危险的生物。”
提到梦魇的时候,梅芙娜打了一个寒颤,她曾经在潜意识梦境中遇到过梦魇,那种恐怖的感觉至今还如影随形。
她这种对梦境有一定操控能力的超能者,面对梦魇都有一种打从心底无力感,更别说普通人遇到梦魇该如何绝望了。
“如果能得到梦魇的帮助,就一定可以进入受害者的更深层梦境,但那根本不可能……因为梦魇实在太危险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能,你能让我见到梦魇吗?”温文不怕办法困难,就怕找不到办法。
“你疯了?”梅芙娜诧异道:“正常人都对梦魇避之不及,你怎么还敢凑上去?”
“在梦境的领域你并不比普通人强太多,别以为你是真序超能者,梦魇就无法伤害你。”
“梦魇的可怕,你根本就想象不到。”
温文摸了摸鼻子:“别说那么多了,到底有没有办法?”
梅芙娜长叹一声:“我有办法可以让你见到梦魇,不过我不能保证你一定安全。”
“我们梦语者有一项能力,就是在人的梦境之中撒下诱饵,梦魇会循着诱饵而来,将梦境的主人杀死。”
“那还等什么,快开始吧。”
温文迫不及待的对梅芙娜说,梦魇这种东西在他的有趣排行中很靠前,如果能抓到收容所里,一定会非常有趣。
梅芙娜无奈道:“那请你先进入睡眠状态,事先说好,如果我发现你可能处于危险,我会立刻将你从梦境之中唤醒。”
温文老实的躺在床上,快速的让自己进入了睡眠状态之中,同时将意识对梅芙娜开放,如果不这样做梅芙娜的能力根本就无法影响到温文。
睡着之后,温文立刻就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铁床之上。
他的耳边传来了梅芙娜的声音:“正常人在梦境之中,是不会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的,我的能力能让你在梦境之中保持清醒。”
温文从铁床上坐起来,好奇的看着周边的一切。
之前他也做过不少梦,不过那些梦在他醒来之后,就忘记的差不多了,这是他第一次在保持清醒的状态下做梦,自然对这一切都十分好奇。
他所躺着的铁床,是他初次见到瘟戾时,进入那神秘精神病院的入口。
梦境中显现出来的,只有精神病院的一部分,只有铁床周围十米左右的范围,十米之外就是一片漆黑的虚空。
除了只剩下方圆十米的精神病院外,这虚空中还飘着许多的东西,大多都是温文经历过的。
有温文家乡鹿港市的一角,有奥耶水城模糊的景象,还有幽深黑暗的地下迷宫……
天上漂浮着带笑脸的太阳,会飞的大灯,为这个奇怪的世界带来光亮。
除了死物之外,这梦境里还有一些活物,这些活物中有满状态的蝉祖,有在虚空中翱翔的天幕巨鲸,有天界神优格玛的一只手掌,基本上温文目睹过的灾变级存在,都在这里留下了影子。
在梦境之中,具现化出的东西,就具备力量,如果梅芙娜看到温文的梦境,可能会被吓到失语。
这所有的一切,拼接成了一个无比光怪陆离的世界,温文很难用语言来形容这梦境具体如何。
梅芙娜站在温文的床边,一直观察着温文的状况,稍有不慎她就要把温文叫醒。
她只是能和温文进行简短的对话,并不知道温文梦境中的情况,究竟有多么的令人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