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ihb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市井之徒-第1244章 差不多看書-vkj3e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他们脑中的混乱,完全不在尚扬考虑范围之内,反正自己说的是实话,怎么想全靠他们的主观判断,与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弄清楚尚垠打电话要讲什么。
上了车,马不停蹄赶往郊区别墅。
大门是感应的,自动打开,
下车之后/进入别墅客厅,发现没人,透过客厅的玻璃能看见尚垠正坐在鳄鱼池边的椅子上,与当初第一次见面一样,面对着鳄鱼池。
从后门走出去。
尚垠听到声音,缓缓转过头,当看到尚扬,眼神中露出一抹为难的色彩。
“怎么了?”
尚扬敏锐捕捉到他眼中的为难,主动问道。
“别着急,先坐…”尚垠指了指旁边的椅子,一张竹椅。
尚扬走过去坐下,视线恰好越过鳄鱼池边缘,这才发现里面已经不只是一只鳄鱼,而是三只,另外两条显然是刚送进。
“多出的两条是扬子鳄,这种鳄鱼味道比较好,营养价值也很高,只是很遗憾没有野生的,这两条是养殖的…”
尚扬心中划过一道暖流,亲情这种东西,总是在不经意间展现,他点点头,随后转过头看着。
尚垠沉吟片刻,随后笑道:“今天上午接到老爷子的电话,有意在华夏开展业务,你知道,尚家的主体包括曾家、钱家都是华夏人,所以一直没进入,主要意图是不想破坏故土的市场环境,也是不想对故土进行资本掠夺…”
尚家在华夏确实没有什么业务。
只是之前尚丸扶植了一个张家,并且还是随时可以丢弃的角色。
“为什么现在又要进入了?”尚扬问道。
“也是不同的,老爷子的意思是尊重当地市场,确切的说,是类似华夏对新门和海港的政策,不会仗着体量优势,肆意欺压当地的资本…”
这么说尚扬就明白了:“华夏是当今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发展速度是有目共睹的,老爷子要进入华夏市场,决定没有任何偏差…”
现如今的华夏,已经成为香饽饽,任何势力都想进入。
尚垠没有立即回应,而是沉默了十几秒,随后道:“老爷子的意思是,你已经回到尚家,就是尚家人,出生在华夏,对华夏的市场比较了解,所以打算让华夏的业务,全都由你负责…”
“在级别上,比下面的四个封疆大吏小一级…不过也有话语权”
尚扬身体一颤。
不只是他,后面的陈语童和李龙都觉得不可思议,尚家会给每个子弟一块业务不假,可是尚扬才刚刚回来,给了华夏业务,是不是太大?而且有话语权的意思,显然就是在某一时刻有投票权。
如果把尚扬也堪称封疆大吏,那么现在算上曾家和钱家,已经是三比一,尚丸还有胜算?
“还有要求吧?”
尚扬不相信天上掉馅饼,自己对父亲都没有那么亲,更别提所谓的爷爷,再者,如果那个老头真的很和善,也不至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千方百计要弄死孙子,所以他一定不是善茬。
尚垠点点头,叹了口气道:“能给你身份地位的同时,要求把你的产业全部并入尚家的体系之中,当然…还有技术!”
他说完,自己都有些心虚,说老爷子是巧取豪夺,也算不上,毕竟在尚家能有话语权,就相当与光阴会的成员之一,相当于一下把他拔高到巴雷耶父亲的位置,然而,给了位置,却要用实际的东西来交换,而且掌控的还是他已经打下基础的华夏,看起来并不划算。
当然,这都是对尚扬个人而言不划算。
但是对自己…更有益处。
尚扬眉头不由皱紧,心里突然有些恨这个未曾谋面的老头,同意,相当于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落个受制于人的下场。
不同意相当于断送了尚垠更进一步的机会。
左右为难。
“老爷子是早就有这种想法,还是突发奇想?”尚扬想问的更直白,没说出口。
“被人劝的”尚垠有些意外,还以为他会直接发飙,听他还能问话,心里踏实一些:“尚丸劝的,还有….还有沈凤天…大致的说辞就是,尚家的子弟不能各自为政,合是大趋势,所以你要收归尚家….”
沈凤天!
对于尚丸这个小人已经不意外,他绝对见不得自己好。
这个沈凤天,终于出手找麻烦。
当年你竞争不过我妈,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把气撒到我身上?而且还相出这种恶毒的招数。
“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
陈语童终于忍不住开口,很清楚宁为鸡头不为牛后的道理,新尚氏国际能走到今天与尚垠有关系,但是与尚家一丁点关系没有,尤其是技术,更是丁小年自主研发,他们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要抢走?
“应该还有谈判空间,我相信尚爷爷不可能这么不讲道理!”
尚垠苦涩的笑了笑,没说话,当下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自己刚才所说的,就是老爷子表达的一切,没有反抗余地。
“新尚氏国际并入尚家我没意见,但是技术不行…”尚扬终于开口,技术是丁小年的全部心血,在雨林里缩了几年,先不说那里的环境恶劣,就是这几年来的一次又一次失败,都让他苦不堪言。
现如今技术已经铺开就要摘桃子,可能么?
“说实话,新尚氏国际对于尚家而言微不足道,在这个时代最不值钱的东西就是钱,而最值钱的东西必须具有稀缺性,技术到目前为止独一无二,老爷子的意思是,主要技术,新尚氏国际是次要品!”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问题还是出现在技术上。
“你怎么想的?”尚扬转头问道。
“我?”尚垠向后一靠,坦诚道:“我的想法自然是让你并入,这样将来的胜算更大一些,只要我坐到了那个位置,就相当于你坐到了,所以从长远来看,技术也好、新尚氏国际也罢,并没有丢失,还在你掌握之中”
“只不过,事情不能这么看,尚家从上百年前至今,第一次出现继承人竞争如此直白,不是我就是他,考虑风险,一旦将来尚丸坐上那个位置,你就会变的一无所有,连点安身立命的资本都没有!”
“所以,这是一场豪赌,就看是否下注…”
陈语童想了想道:“如果不并入,一旦将来尚丸登上那个位置,好像也不可能放过我们…”
听她这么说,好像只剩下并入一条路。
尚垠摇摇头:“不能这么想,要考虑到华夏的特殊性,如果不并入,一直守在华夏,尚家也不能轻举妄动,一方面是华夏人,心还是华夏的,不能做出太出格的事,另一方面是华夏官方层面态度很强硬,只要有保护,尚家也无能为力…”
陈语童听到这话,沉默了,看向尚扬,很焦虑。
之前尚扬就打定主意要走,没有参与的心思,那么此时的并入也就不现实,可不并入,又违背了老爷子的意思…
尚扬深吸一口气,没有说并不并入的问题,而是问道:“所以现在沈凤天已经和尚丸开始联手了?”
“谈不上”
尚垠道:“只是在特定的时间点合作,她暂时还不会公开表态支持谁,毕竟沈家老爷子还在,即使不管事,也有几分威慑力…况且,她的提议是在壮大尚家势力,合情合理…”
尚扬思维跳跃的很快。
突然想到,自己回来沈凤天都能出手,如果赵素仙回来她能做出什么?
根据仙儿姐的种种迹象,她对尚垠是有感情的,而且感情很浓厚,尚垠也说了,如果她回来随时欢迎。
又问道:“我妈不能回来,是不是因为沈凤天?”
“唰”
听到这话,尚垠脸色顿时变了,自从尚扬回来,都在小心翼翼,尽量避免沈凤天的话题,也避免她与赵素仙之间的过往,因为当年尚垠能为了一个说法去永城,现在,为了他母亲也什么都能做出来。
实话是:心里亏欠尚扬,也亏欠沈凤天,不想看到他们之间有矛盾。
尚扬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难看,他可以放弃自己的仇恨回华夏,但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母亲继续孤苦伶仃,她已经一个人二十几年,人生还有几个二十几年?
见尚垠不说话,直白道:“她是我母亲回来路上的绊脚石,也就是说,只要她还在,我母亲就永远不可能来到米国,你也不可能再回到华夏?”
尚垠摇摇头:“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这是可以调和的矛盾,关键问题在于,你现在的想法,无论你做任何决定,我都支持!”
他还是不想把矛盾引到沈凤天身上。
可尚扬并不买账。
又道:“我母亲与你见面的前提是,沈凤天不再是阻力,或者说,她没办法干预你的决定,再进一步说…就是你当上家主之位?”
尚垠沉默无语,心里默默想着,这小子真跟他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咄咄逼人,不留余地。
既然已经问到这种地步,也就没有好隐瞒的,点点头:“差不多吧…”
ps:感谢半晌留情的捧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