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25k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吃蘋果的鴨子-第二百三十五章 錯了,所有人都錯了-3adxm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听了冰海使徒的话,陆水表示不解。
“你的意思是,我这种程度,不足以击杀你?”
冰海使徒看着陆水,道:
“现在我要击杀你。”
陆水没有动,二十岁可以击败她这种五阶巅峰强者,不足以撼动她的心神吗?
陆水有些意外。
只要心神失守,他才有可能听到潜意识的低语。
这样才能有一定机会知道别的事。
“还有后手吗?”陆水眉头皱起。
只是很快他就感觉到了,如同之前的力量。
属于冰海女神的力量。
陆水没有丝毫犹豫开始后退。
这力量绝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抵抗的。
“你后退了,看来你感受到了。”在冰海使徒说话的时候,她的手中出现了一股气息,这气息化作水流,转变成冰剑。
冰海使徒手中握着这柄剑,她艰难的抬起。
当这柄剑被她抬起的瞬间,不属于常规的力量开始遍布四周,仿佛空间都难以承受住这道力量。
她真的要杀我?
陆水有些意外,之前明明没有杀他的意思。
“陆少爷,现在的你,承受的住这一击吗?我不信你还能抵挡的住。”冰海使徒咬着牙,艰难的开口。
就是她都有些难以驾驭住这股力量,而且她有种感觉,迷雾之都随时都会锁定她,她必须尽快用出这股力量。
呼!
冰剑开始落下,可怕的寒气如同在泯灭空间。
陆水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不退必然无法承受住这一剑。
“真武。”陆水的声音加入了天地之力,直接传递了出去:
“碎片。”
原本在外面等待的真武突然听到了陆水的声音,他没办法关注里面的事,也没法听到里面的声音。
所以他们四个人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但是现在陆水突然说要碎片,真武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把身上所有的碎片丢了进去。
因为陆水没有说要多少,自然是把所有都丢进去。
里面发生了什么?
他想知道,真灵也想知道,乐风等人自然更想知道,但是他们无法去查看。
查看就会带来巨大的危机。
陆水第一时间接过碎片。
他拿着碎片,看着那冰海一剑,平静道:
“借你的力量一用。”
……
迷雾群岛外面。
“你说这里会有宗主的消息吗?”历千尺看着迷雾群岛问身边的禾雨叶。
禾雨叶摇头:
“很难有,宗主都失踪了这么多年,消息基本不存在,不过来碰碰运气也好。
万一就有宗主的消息。”
说着禾雨叶四处看了看,她有些遗憾。
“你在找什么?”历千尺有些不解。
“找狗。”禾雨叶随意道。
“你是想说屎的事吧?你其实也可以的。”历千尺好意提醒道。
禾雨叶瞥了历千尺一样,随后呵呵了一声。
她不想开口说话。
“不过这里聚集了不少人的样子,可是没人敢靠近。
看来传言是真的,迷雾群岛有迷雾之都的核心特性。
我们也不能进去。”历千尺说道。
犹豫了下,历千尺试着道:
“你说我们进去,宗主会不会出手救我们?”
“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禾雨叶说道。
“你去吧,输了我直播食屎,你看不见,我可以把视频烧给你。”历千尺说道。
“呵呵。”禾雨叶一脸的冷漠。
随后她又拿出了根骨头丢到后面。
历千尺望了一眼,好奇道:
“这次又是什么?”
禾雨叶看着历千尺,笑道:
“你猜。”
历千尺:“……”
然后他二话不说冲向骨头。
禾雨叶越不说,东西就越贵重,还带着笑容。
猜错了,他当场食屎。
禾雨叶没有理会历千尺,而是盯着前方,她似乎想要看清里面的情况。
可是以她的实力,完全无法看透迷雾群岛的迷雾。
这可是代表着迷雾之都的迷雾,别说她了,在周围待着的人,就没有看得透的。
不过这里没来多少人。
这里除了无上剑道,基本没有什么值得抢夺的东西。
关于迷雾之都的情况,那都是自己知道,他人完全无法知晓。
所以没什么需要太在意的。
仙庭中,强大的就来了魔剑斩徒,他是听说陆水要来,所以亲自过来一趟。
他要试试星司仙君留下的东西,会不会对陆水有反应。
多检查一次,总是没错。
而就在此时,迷雾群岛的上方,突然出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剑意,这剑意的出现,让魔剑斩徒的剑出现了颤动。
“无上剑道?”魔剑斩徒有些意外。
说实话,如果可以,他也想得到无上剑道,但是他注定无法进入。
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看到了无上剑道。
很多还没有进去的人,都有些意外,无上剑道突然显现,这让他们怀疑有人捷足先登。
….
“哥,这是什么?”剑落抬头看着高空,她的内心居然有种恐惧,她手中的刀甚至在颤动。
“无上剑道。”剑落抬头望着高空,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剑意,虽然这剑意在打颤,但是没有退缩。
这是剑起的剑,是剑起的道。
他的心中有剑,一柄足以撑起他站立的剑。
初羽看着剑起,发现剑起是真的强大。
不过他知道剑起还没有握住那把无敌的剑,等什么时候握到了,那么剑起的未来不可限量。
他听东方大佬说的。
思量此时还在寻找的路上,他自然也看到了无上剑道,不过他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
乔乾跟乔蕴也看到了。
“怎么突然又出现了无上剑道?是什么地方发生了异常吗?”乔蕴有些不解。
乔乾看着天空,如果这次无上剑道真的是因为某些异常而导致显现,那么必然跟陆水有关。
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要去知道其中详情。
知道的越少,越是安全。
“大姨,我们还是尽快跟姨丈他们会合吧。”乔乾说道。
乔蕴点头,她内心还是有些叹息。
乔乾变了,唯唯诺诺,没了心气,只知一味逃避。
本以为这次来能帮他争取无上剑道,但是这种性格,就是有无上剑道在,也没有足够的心性去匹配。
“妹妹呀,姐姐我尽力了。”乔蕴内心叹息。
她妹妹在乔家越来越弱势,尤其是最近重伤,修为越来越低。
乔乾跟乔倩是她唯一的依靠。
乔倩还好,可是乔乾,差不多是真的没了希望。
随后他们就打算去找人汇合。
然而就在他们打算离开的时候,无上剑道突然爆发出无尽的光芒。
可怕的剑意突然之间变的凛冽,仿佛天空被劈开了一剑,这一剑能够镇压岛上所有人。
乔蕴惊恐的望着天空中的那一剑,她有一种感觉,这一剑只要落下,整个迷雾群岛,都可能不复存在。
此时外面人同样看到了这突然出现的惊天一剑。
“发生什么事了?无上剑道被激活了?不可能的吧?”历千尺有些惊讶的看着迷雾群岛上空。
那可怕的一剑,如同蓄势待发,随时都会要迷雾群岛所有人的命。
“你看清楚,好像有人在尝试握剑。”禾雨叶同样有些难以置信。
不仅仅是他们,外面所有人都是如此,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天地一剑的可怕。
无上剑道完完全全超出了他们的设想。
剑之一途,最为可怕的就是攻击。
“好像有手在试着捂住这柄剑。”
“我感觉到了,但是我的眼睛没有看到。”
“这么快就有人得到了无上剑道的青睐?”
很多人都不愿意相信,但是此时一只无形的手赫然握住了那无上的剑。
他抬起了剑,仿佛要一剑斩下。
剑起剑道横流,天地动容,所有强者不停后退。
唯恐这一剑波及到他们。
这可怕的一剑,在场无人有资格抵挡。
但是无人知道这一剑究竟要挥向谁。
内部空间中,陆水周身漂浮着六片碎片,这些碎片围绕着它,仿佛在为他打开一条通道沟通某个力量。
此时无上剑意从外部落下,这剑意落在陆水跟前。
它无形无相,仿佛在这里,但没有人可以握住它。
陆水没有丝毫的迟疑,而是伸手往剑意而去。
现在冰海一剑临近,没有时间给他犹豫。
冰海使徒自然也看到了无上剑道落下的剑意,但是这剑意又岂是普通之物?
想要利用它根本不可能。
但是很快她就愣住了。
她看到陆水的手伸向剑意,看到剑意在往陆水的手掌心汇聚,不过眨眼之间,一柄剑出现在陆水的手中。
无上剑道,居然主动配合着陆水。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此时她的剑已经落下,不管如何,她绝对不会输的。
陆水抬头看着即将到来的冰海一剑,他轻轻挥了挥手中的剑,平静的开口道:
“生死,一剑。”
这一刻剑意落下,黑白之光交替,无上剑意迸发而去。
冰海使徒直接被这一剑笼罩,感受到这一剑可怕的冰海使徒,眼中出现了一丝惊恐。
不仅仅是冰海使徒。
整个迷雾群岛都笼罩在这可怕的一剑之下。
仿佛万物都要在这一剑之下审判生死。
群岛之外所有人都在逃,强的弱的,就没有谁敢站在原地。
仿佛只要被这黑白剑意追上,那么就要面临生死审判。
没人敢用自己的命去赌有没有危险。
“这也太恐怖了,这世界怎么了,怎么最近净遇到这种连我们都无法掌控的事。”历千尺嘴里叼着骨头,龇牙道。
虽然声音不清楚,但是禾雨叶还是能听懂的。
“变天了吧,仙庭都跳出来了,大罗仙君都能被杀,太阳神都能陨落,我们算什么?”禾雨叶叹息道。
“真想把这些扰乱修真界秩序的,统统送上秘鉴,可惜打不过。”历千尺一脸的遗憾。
禾雨叶呵呵一笑。
尽情的作吧,哪天就没了。
然而就在他们逃离的时候,剑芒突然消失,剑意瞬间消散,仿佛一切都是错觉一般。
历千尺跟禾雨叶停了下来。
有些无法理解。
不过犹豫了下,又开始后退,只是这次没有退那么快。
“观察一下,没问题也不要再靠近了。”禾雨叶说道。
历千尺没有说话,他嗅了嗅,又看了看,发现无上剑道确实又隐匿了起来。
其他人也是如此,没人知道什么情况。
而在内部空间中,陆水的手中的剑已经消失,冰海一剑同样不见踪迹。
有的只是跪在地上重伤的冰海使徒。
此时的她看向陆水,眼中已然无法保持平静。
“你,你到底是不是陆水?不可能的,二十岁,二十岁怎么可能会这么可怕?”
冰海使徒有些无法接受。
但是心中的匣子被打开。
那种猜测直接明了,恐惧更瞬间弥漫全身。
“你在恐惧我,害怕我?这跟刚刚的表现不太一样。”陆水看着冰海使徒道。
神众的人,不应该怕死的,而且对方还是冰海女神的使徒。
死亡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
所以极可能不是因为死亡而恐惧。
冰海使徒看着陆水,她强忍着恐惧,开始沟通自己的力量。
她要跨越这里沟通自己的力量。
她需要力量,需要力量。
“女神,女神,我需要力量,把力量传递给我,女神。”
“我必须拥有力量,才能把所知道的事传递给你。”
陆水有些意外,他看到对方在沟通外面的力量。
“神众也是有自己特殊之处。”
这里可是隔着迷雾,想要沟通外面的力量是非常困难的。
三大势力中,要么实力足够,要么只有神众有这种能力。
归功于真神。
神众体系,虽然不是真的真神,但是有些接近。
不然神众创始人,也不敢用独一真神当境界用。
至于其中缘由,陆水有了点猜测,但是无法确定。
不过他没有着急,任由冰海使徒召唤力量。
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总是要冒一些险。
…..
冰原湖泊中,冰海女神从湖中浮现,她从手中的力量感知到了冰海使徒的召唤。
“是遇到什么事,她要如此不顾生死?”
冰海女神有些意外。
但是她还是放开了手中的力量。
给对方力量,就等于为对方判下了死刑。
但是对方渴望力量,不给可能丝毫的希望都没有。
“我给了她两道力量,都不足以让她横行迷雾群岛吗?”
“还是说,危险正源于这个?”
冰海女神并不知晓,但是她只能试着等待。
等待对方会不会传回消息。
她就这样站立着,等待着。
————
陆水抬头看了看,发现对方的力量真的来了。
“你要知道,只要你的实力超过六阶巅峰,那么不用几个呼吸间,就会被迷雾之都带走。
你可想清楚了。”
陆水看着对方的力量在不停的提升,开口提醒。
此时冰海使徒站了起来,她身上的伤在快速的愈合。
“几秒钟,够了。”冰海使徒这一刻动了她选择直接攻击陆水:
“我不信,你还能抵挡得住我的攻击。”
这一刻超越六阶的力量席卷而来。
神众体系,七阶法神。
陆水皱眉,面对七阶他没有任何胜算。
不过他留了后手,但是作用可能不是太大。
随后他身边的碎片直接消散了三片,而后化作一道防护,挡在他前方。
轰!
陆水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受了些伤,但是没有大碍。
毕竟刚刚他身上就有一些伤。
不过陆水还在等待,对方的时间不多了,最多再攻击一次。
冰海使徒没有再攻击,她盯着陆水,道:
“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挡住这一击。”
说着她身上直接开始裂开,可怕的气息瞬间覆盖整个空间。
暴乱的力量如同飓风横扫一切。
她,选择自爆。
陆水躲在角落中没有动身,也没法动身。
身上带着伤,天地之力基本用完,他只能被动防御。
好在承受得住。
“真的不说点什么吗?”陆水心中有些叹息。
而就在此时陆水看到冰海使徒突然跪了下来,好似在祈祷。
她仿佛要用最后的时间,在心里跟冰海女神交流。
“传出去,一定要传出去。
女神,错了,错了,全都错了。
是陆水,是他,真的是他。
他不是废物,他很强大,我杀不死他。
女神请聆听我的声音,错了,真的错了啊。
错了啊,错了啊。
女神。
传出去,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消息传出去。”
冰海使徒跪在地上,她的意念全都集中在这里。
她要做的事,就是把消息传出去。
一定要传出去。
她要告诉冰海女神,错了。
大错特错了。
他们被骗了,所有人都被骗了。
陆水看着前方,眉头皱了起来。
对方要传出消息,可是没能传出来,就是强大的执念,都无法传出。
因为迷雾之都正在吞噬她。
不仅仅是陆水发现了,就是冰海使徒也发现了。
她慌了,她急了。
传不出去,她被盯上了。
“错了啊,错了啊,女神,女神。”冰海使徒半个身体已经被黑暗吞噬,自爆的力量也在被吞噬。
“不,不可以,不可以,错了,错了,错了啊,女神。”冰海使徒直接引爆了了上半身。
她要借助这力量脱离黑暗。
她要把消息传出去。
“错了,错了啊。”冰海使徒大叫。
轰!!
轰!!!
冰海使徒直接爆炸。
可怕的力量瞬间在空间中爆炸。
陆水动用了剩余的力量,以及所有的碎片,他在全力抵挡。
砰!
强大的力量直接把他轰击在墙上。
噗~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不过自爆的力量勉强抵挡住了。
许久之后,力量平息了下来。
陆水拿出椅子艰难的坐在那里,他的目光自然是投向冰海使徒的位置。
那里早已没有了冰海使徒。
她如同从未来过一般,除了给陆水带来一些伤势,基本没在这个空间留下痕迹。
别说一个法神,就是主神都无法摧毁这里。
确定没有危险之后,陆水靠在高椅上,叹息一声:
“虽然死了,不过最后一句错了,或许是传出去了。”
“不过什么错了?”
“之前她并未打算杀我,在后来我展现出力量之后,她就没打算放过我,之后被我击败,开始恐惧害怕我,而后想要击杀我。
所以错的是我这个人吗?”
“他们以为我很弱,这是对的认知。”
“现在我很强,这是错的认知。”
“综合得出,启示录中其实是有关我的记载?”
“而他们的认知中,其实记载的人并不是我?”
“那么他们认为是谁?”
陆水一时间没有答案,这个无法随便下定论。
“所以有人针对我,是因为想要试探我是不是他们认定的人?”
“但是为什么会对我娘动手?”
陆水现在还记得那只凶兽,它攻击过他娘亲。
“也是为了试探?”
“不对。”陆水一时间想到了什么。
“陆家一共就那么点人,假设他们怀疑我,而几位长老跟老爹不在怀疑对象中。”
“那么攻击娘亲的目的是什么?对方不是为了试探,而是为了不世奇功,那凶兽亲口说的。”
“那么按上一世,对方成功的让娘亲受伤,娘亲的结果是什么?只是病了几个月。”
陆水犹豫了下,随后在心里得出一个结论。
“我上一世没有弟弟妹妹吧?”
“这一世娘亲说她伤势好了,可以要二胎。”
“所以凶兽蔓延出来的病,有一定可能是为了加重之前娘亲的伤?”
“所以他们防的其实是,我的弟弟妹妹?”
“我不能死,是因为我一死,爹娘肯定会生二胎?”
陆水沉默了片刻。
“可能性很大,但是不排除假设错误。”
“毕竟对方要是真的错了话,我就是重点,可是上一世我什么都没干,这就不符合了。”
“不过还是需要在意一下,万一真的针对的是我弟弟妹妹,上一世没有,这一世就难说了。”
他娘亲现在病好了,他跟慕雪年后必然会暴露,那时候他爹娘就没有压力,肯定会给他生个弟弟妹妹出来。
当然,怀不怀得上就难说了。
毕竟他爹一点都不弱。
最后陆水呼了口气。
他站了起来,顺便收了椅子,现在的他必须离开这里。
仙庭跟佛门的人必然会来这里。
他不能继续待着。
这次虽然受伤了,但是不亏。
至少得到了一些线索,虽然只是补充了假设,但是能提前注意也算好事。
剩下的就是验证。
而后陆水转身离开,他留下的所有气息或者痕迹,全都被他抹去。
“少爷?”真武看到陆水受着伤出来,有些担忧。
治愈术直接用上。
陆水抬手阻止:
“别急,先离开这里。”
“少爷先吃药,少奶奶准备的。”真灵递上了要药。
陆水本来暂时不想吃,他用天地之力护着,吃药容易打乱他身体的节奏。
但是他还是接过了药,然后吃了下去。
他就不理解了,慕雪给他准备药干嘛?
还没嫁过来就开始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