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v1zh优美都市异能 學魔養成系統 起點-364 好,很有精神!熱推-2q1zv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有气势是好的,但气势其实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比如李峥这一组人,堵在实验室门前,再有气势却都无法进去。
虽然已经到七点了,但里面的一组人还是霸在操作台电脑前不紧不慢地进行收尾操作。
因为是一个相对隐秘且与世隔绝的环境,就连他们的对话外面的人也能听到一些。
“你们几个快点,下一组人在等了。”
“嗯?这点儿还有人来?”
“周院长安排的。”
“……好奇怪啊,周毅不会是接私活儿了吧?”
“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我好像听邓老师说过,英培有个了不得的新生找到了周院长,说要做结构分析,周院长就直接把这事儿给莽下来了,不讲道理。”
“大一的?”
“大一的。”
“这资源给的,怕是跟周院长沾亲了吧?”
“要么就是家里是大人物,反正院长和邓老师那边也都一路绿灯给批过去了,而且特别低调,都不往外说的。”
“这样的话……我们要不要把刚刚的数据再做一下备份,别给他们玩坏了。”
“行了行了,赶紧的,我会指导他们操作的。”
“那刘哥可千万盯着点,我们化院就这一台,别给他们整坏了。”
“就你废话多!”
门外,大家听到这些,情绪大体上是稳定的。
只有林茉茗,还是太过年轻了。
“不就是个电镜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再攒几年就买得起了。”林茉茗暗骂道,“看我一会儿怎么瞪他们的。”
“好了,这都是人之常情。”李峥淡然道,“我们是特殊的,要习惯被误解,将来也要习惯被吹捧,并不是我们脾气好,只是那些声音太过廉价冗杂,不配我们去一一应对。”
这么一说,林茉茗的气立刻就顺了下来。
“或者换一种说法。”常刻晴揉着林茉茗的脑袋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啊啊啊……”林茉茗仰着头傻呵呵乐呵起来,“这个太难了,还是交给莫念叔叔吧。”
“心灵修行?那的确可以让自己更加沉稳。”莫念只反复活动着五指,平视着大门道,“但真正的沉稳,还是源于对实力的自信,就像李峥说的,他们这些话根本不配影响我,我只想快些把计划中的事情付诸实践。”
“我也是,感同身受。”领袖拍着莫念,同样平视着大门,“真想拆几个零件回去……我就意淫一下,别这么看我……好歹先得搞定监控不是。”
作为史洋,他以为自己已经够奇特的了,但听到这些,逐渐有种压不住的感觉。
“兄弟……”史洋咽了口吐沫凑到李峥耳边,“咱们这些队友……除了那个长腿大姐姐……其他的怎么看都不像大学生啊……”
“不要慌,我有底气,等等干起来你就懂了。”
“好吧……”
正说着,实验室大门终于打开。
三位研究生模样的学长依次走出,起初是似笑非笑地打量这一组人。
但很快,就笑不出了。
这一组人身高从一米五到一米九不等,从筋肉猛男到洋娃娃吉祥物应有尽有。
这样的配置,根本不像是搞研究的。
像是去下副本的。
战法牧贼辅助都齐了!
唯有一个史洋格格不入……
就当他是个史莱姆吧。
正当他们踏着虚浮的步伐,瞪着眼睛缓慢走过的时候。
后方突然传来一声粘稠的惊呼。
“李峥?!”
循声望去。
出现了,雌性史莱姆!
李峥也是眼儿一瞪:“虽然几乎认不出了,但能长到这种体型……沈学姐?”
“擦!”沈一云横骂一声,吨吨吨赶了过来,“我当是谁呢,你咋去英培了?”
“嗨,哪里都一样。”李峥这便转身介绍起来,“这位是化院研三的沈一云学姐,我的实验就是她教出来的。”
几人这便一一握手相认。
认到史洋的时候,他伸出的小肥手被另一个肥手一掌拍开。
“你捣什么乱!”
“嘿嘿~”史洋挠头傻笑,“咱不也好久没见了,握一下呗。”
“不跟你握,你这张脸就是上完厕所一定不洗手的脸。”
“……这有什么根据吗?”史洋当即指向李峥,“刚上完,他也没洗。”
“嗨,他洗不洗无所谓。”
“……”
沈一云握过一圈,这便要转身。
却被李峥拉了一下,又咳了一声,向下指了指。
沈一云这才发现。
原来下面还有一个小女孩在期待地抬着手。
“哇……”沈一云惊得蹲了下来,“好可爱,像个洋娃娃一样。”
林茉茗瞬间变脸:“好的,我知道了。”
李峥赶紧解释道:“这位是我们的正式组员林茉茗。”
“啊?啊?”沈一云来回看了很多次,才确认李峥是认真的,而后像是跟小孩子握手一样搭在了林茉茗的手背上,“中文?会说?”
“刚刚已经说了……”
“哦哦哦,不好意思……”
沈一云起身后,便让几位学长先走了,而后回身冲实验室内正在整理操作台的运维工程师道,“刘哥,这组人我熟,要不我盯着吧?”
“不行,第一次我必须在场。”桌前的眼镜大哥挥了挥手道,“都换好衣服了是吧?进来吧。”
就这样,在7点15分,科学边际小组终于进入了冷冻电镜实验室。
与很多实验室一样,这里也是套间,外面的房间布置着写字台和工作站。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屋的冷冻电镜,这东西就像是一台放大到两米高的灰色金属显微镜,并没有什么科技感,反而有一种简陋感,似乎就是把几个圆柱金属套在了一起,并不比屠夷寇拼出的模型高明多少。
当然,周毅也说得清楚,化院的这台是几年前的低配版,完全无法和生院的那台相比。
根据规定,任何使用冷冻电镜的人,都需要在专门工程师的指导监视下进行操作,很多情况下,搞课题的人甚至只能委托工程师进行操作。
作为今天的负责工程师,刘涛面对沈一云组熟手的时候,自然可以松一些,但面对李峥这一组,他其实根本没打算让他们碰任何东西,做好了完全代理操作的准备。
趁着李峥组登记的功夫,沈一云对着刘涛疯狂游说起来,他才勉强答应李峥组可以进行“某些适度的缓慢操作”。
这个过程,不知不觉又消耗了十分钟。
明明只有4个小时的使用时间,近半个小时就这么荒废过去了。
稳如莫念,也难免有些焦躁。
刘涛却仍不慌不忙,让几人坐好,而后打开了一份文档宣读起来。
“规范手册的要点,我先讲一下……”
莫念忍无可忍抬手道:“刘老师,这个文档我们已经背下来了。”
“都背下来了?”刘涛扭头抬了抬眼镜,“我是说你们所有人,把全部内容都背下来了?”
听闻此言,所有人都望向了领袖。
领袖,少见地局促起来,冲刘涛道。
“这样,朋友,你只给我讲,让他们先进去操作。”
刘涛只摇头一笑,随手翻到一页说道:“冷冻电镜使用的四大步骤是什么?那个大高个儿”
莫念像是植物神经反射一样说道:“样品制备,投射电子显微镜成像,图像处理和结构解析。”
“嗯……”刘涛颇为惊讶地点了个头,而后扫视着几人说道,“样品制备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这位……这位小女生回答一下。”
年龄歧视无处不在,林茉茗虽然很想骂,但还是选择了大局观,只咬着牙狠狠说道。
“样品必须非常纯净,多以晶体为主,常用快速冷冻法与喷雾冷冻法制备,从这个实验室的布局来看,应该只能做液氮冷冻。”
“哇,懂的好多。”刘涛有种想竖起大拇指鼓励的冲动。
“没人比我更懂。”林茉茗也有了一种吐舌头喷水做鬼脸的冲动。
刘涛又看了看余下几人,接着问道:“冷冻电镜实验室安全要点简单说一下……嗯……麻烦另一位女同学回答一下。”
常刻晴当即不紧不慢道:“温度维持在20-25℃,湿度40%-60%,发生任何故障损坏及时向管理员报告,严禁饮水、严禁使用导电物体接触电源,做好静电防护,维护设备时……”
“好好好,够了……”刘涛紧张地擦了把汗,最后望向李峥,刚要发问,就迎上了那双持续瞪着的双眼。
虽然李峥没有任何言语,但那双眼睛充满了饥渴。
你来啊!!来啊!!快来啊!!
我可有精神呢!!
赶紧的!!
时不我待啊!!
看到这样一双亢奋的眼神,刘涛硬是把问题咽了回去。
就不要考他了……他指定比我还懂。
刘涛这才关掉了文档,吃力地点了点头。
“好,很有精神,都很有精神……那我先问一下,你们有实验计划文档么?”
常刻晴瞬间将手里的实验材料递了上去:“请。”
刘涛尽量快地翻看起来,面对如此精神的李峥,他是不敢再耽误了。
可纵是如此,这个过程依然又消耗了10分钟。
“计划的……的确是很清楚了……”刘涛看到最后,看得掌心都冒出汗来,声音也虚了不少,“问题是……这种实验……我从没做过啊……不不,不是我,是没人拿电镜这么做过……”
沈一云也在他后面一直盯着材料看,此时也难免迷糊起来:“这个方法……确实跟我们做有机光伏材料的分析不太一样……”
话罢,她抬头问道:“这套流程有没有外国实验室介绍过?”
到此时,李峥已经精神得不能再精神了,精神到烦躁了。
“这是一次开创新方法的实验,具体情况我们的立项报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李峥冲着刘涛点头道,“这份实验计划也早已发到您的邮箱里了。”
“啊……是……”刘涛倒抽了一口气,揉着后脑勺道,“我以为是比较常规的……材料分析……就是做个小论文,随便哪个期刊发一发那种……其实我们这边多半都是那种实验,毕竟冷冻电镜是新技术,很容易水……很容易出论文,但没想到……你们是这种开创性的课题……”
刘涛说到这里顿了顿,又寻思起来:“这个我不太好掌控……这样,我请示一下……不不……得把实验材料发给几位领导批示……”
听到这句话。
集体瞪眼出现了。
甚至包括史洋。
“刘哥咱不至于吧?”史洋凑上前说道,“这个试验没有任何危险的点,只是针对小分子做了一些优化罢了,甚至比好多试验都要简单,有请示的功夫我们都做完了。”
“可这套流程不在标准的实验手册里……”刘涛连连摇头,“我们只做有章可循的实验……除非是教授来,确实可以做一些开创性的内容……”
“这个可是周老板点头的项目啊。”史洋点着报告道,“这都不够?”
“可……”刘涛翻着材料道,“上面并没有周院长的名字,哪怕是指导老师也好。”
“哎呀,要不要这样!”史洋急恼挠头,“这好不容易进来了,怎么还闹这么一出。”
此时,李峥的手已经摸进了口袋。
他实在不想因为这种小事情打扰周毅,但实验时间总共只有4个小时,这已经40分钟过去了,再拖下去,今天能不能做都是个问题了。
犹豫之间,屠夷寇忽然按下了他的胳膊,送上了一个“老哥稳的”的眼神后,起身悠悠走向了刘涛。
“朋友,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也容我直言,说几句不得不冒犯的话。”屠夷寇抿着嘴拍了拍刘涛小老弟,“朋友你看啊,我们的报告、文件流程之类的东西,早就到位了,但你现在才看,这是不是有渎职的成分在里面?按照你所谓的这些个流程,在我们入场前,你应该也做好相应准备的对吧?”
被屠夷寇这么拍打着,刘涛非常努力地说道:“这个……这个实验是突然加的,还来不及……”
“没关系,我还没说完。”屠夷寇接着又抓起实验报告,在桌子上拍了拍,“朋友,你再看,这个实验是周院长亲自起的项目,诸多领导都有批示许可,这也许代表他们极其看重这个实验,又也许代表我们中有你惹不起的人,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不是不给我们面子,而是不给领导们面子,不给我们的背景面子,不给中华科研的未来面子。”
“…………”刘涛愈发紧张起来,不觉间又擦了把汗,“……那……稍等……我再看一下那几个批示文件……”
“不急,我还是没说完。”屠夷寇抬手四望道,“此为电镜重地,机缘宝贵,我等亦非凡夫俗子,理应争分夺秒,这个实验也没什么违规操作,纯属超出你的认知罢了,如此情境之下,你因一个莫须有的责任推脱,而耽误了国家的资源,浪费了多项国际竞赛冠军的时间,这又该如何论?”
“……”
“渎职是为不仁,违背领导是为不忠,耽误我等时间是为不义。”屠夷寇最终又重重拍了一下刘涛,“回头吧,朋友,不要做这种事了。”
“我……我……”刘涛快要被说哭了,只转望沈一云,“那……你帮我一起盯着点……”
“盯……盯……”就连沈一云也被感染到了,“不敢不盯……”
在领袖的一番思想工作过后,终于在19:47分,李峥一行进了内室,站在了冷冻电镜面前。
出于对效率的追求,第一次试验由史洋和莫念担任主手,李峥大局观指挥,常刻晴全程记录,林茉茗看热闹,领袖趁机研究电镜的构造和零件。
按照刘涛的要求,他们尽量缓慢适度地展开了实验,同时口中要对自己的行为展开说明,确保一切都在刘涛的掌控之中。
这就导致了一个滑稽的场景。
他们好像成为了老师,在给刘涛讲课……
莫念首先取出了一袋白色粉末状晶体,缓慢地展示在刘涛面前:“这是我们选择的模型化合物——孕酮。”
“哦……”刘涛张着嘴呆呆应了。
“那么现在……我要把它倒在纸上……”莫念说着,缓慢地将孕酮粉末铺在了纸上,而后冲史洋抬了抬手。
“而我呢?”史洋抬着双手比划起来,“我要取少量孕酮粉末,置于两个玻璃盖片之间压碎,看清楚了哦……”
“哦哦……”刘涛使劲点头。
史洋做的时候,莫念还在旁边讲解道:“下面,史洋将把压碎后的细粉末,沉积在多孔碳铜网上……同时,我要去那边取液氮……看清楚,我带好手套了,不会被冻伤。”
史洋接着说道:“然后呢,等莫念取来液氮,我就要把这张铜网放进去进行快速冷冻,接着置入电镜开始采集信息……”
“好了好了……”刘涛终于忍不了了,“你们做吧……别说了……好像我是个弱智一样……”
“不是你要求的吗,刘哥。”史洋哈哈大笑起来。
“别贫了,液氮来了。”刘涛摆了摆手,“谁知道你们几个大一新生都是熟手……”
接下来,少了刘涛的各种要求,步骤顺滑了很多。
当样品置入电镜后,众人立刻转战旁边的工作站屏幕前,由史洋操作软件进行李峥所要求的旋转投射。
形象的说,这就像是一次分子级的CT,通过不同角度的海量扫描,构建出整个分子的结构模型,因此如何控制旋转,旋转多久是一个很关乎效率的问题。
刘涛和沈一云此时也投入进来,在旁出谋划策。
而李峥与常刻晴,已经在旁边的实验台前,制作起下一组样品。
按照李峥的计划,有限的时间内,小组六人都要尽可能多的操作实验,这虽然有损效率,但为了更强的人才储备值得牺牲。
没办法,作为魔皇,这是起码的格局。
他知道每个实验室都在没日没夜的忙什么,也知道黄河二号牵动了几百个单位和数千名工程师与科学家。
他知道眼前的昂贵设备很可能是欧美某个私立中学的玩具,也知道张善栋、刘涛在想什么,周骁又是在为什么而坚持。
他知道有杨振华、解其纷那样的妖人,但这个世界同样也需要徐悠悠,乃至于楚佑华那样的学术领袖。
科学边际就是他的大本营,这个实验室就是他的第一役。
此时,在李峥的视野中,科学边际的形态又发生了玄妙的变化。
不再是峡谷战场的队伍,也不再是下副本的小组。
而是……
参谋长:常刻晴。
外交官:林茉茗。
政委:屠夷寇。
大将:莫念。
总司令:李峥。
正如周毅所说,出名要趁早。
这个学阀,我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