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jqw精品都市言情 九天仙緣 愛下-第三千二百第四十六章 得到魔卷讀書-u2k7r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蕊儿——”
魔冥神后一再幽怨的眼神看着柳牵浪,身影渐渐没入五无亡命之阵的时候,柳牵浪心里魔冥浮起一种不祥的感觉,魂念遥音,油然唤道。
魔冥神后闻言,蓦然在黑色魔能烟雾中再次回首,眼中充满欣喜,看着柳牵浪。
柳牵浪也注视着他。
蓦然,柳牵浪想到了冥魔神后眼神幽怨的原因。
“不!”
柳牵浪咆哮一声,立刻操控脚下仙缘剑龙便冥魔神后追去。
然而,冥魔神后早就对此做了准备,不等柳牵浪近前,道道九花神能浪幕已经犹如涛涛洋浪朝柳牵浪席卷而来。
无论柳牵浪怎样努力,都无法超越前方的九花九色能浪追上冥魔神后。
“蕊儿,不能这样,你才刚刚醒来,难道你忍心离开我吗?”
柳牵浪踏龙做无意义的狂奔,痛苦心念传音道。
“原谅我,魔郎,其实这样更好。再度醒来能够为魔郎做件事,然后永恒沉寂,心中总是美好的记忆!
对了,魔朗,无数岁月的沉寂,蕊儿竟然自然修炼成功了九花绝学,我们之间的九花能浪之洋就是见证。
如今的蕊儿强大,欣慰儿而开心,不要为我忧伤,担心,有她们陪着你和我陪着你是一样的!一定做到答应我的事儿,也要一定好好的活着,留下关于我的记忆,魔郎保重!”
柳牵浪终于清醒,声声真情呼喊,让魔冥神后甚是欣慰,身影消失之际,幽怨的目光变成幸福快乐的色彩,八队白皙绝美的脸庞上满是释然微笑。
然后,冥魔神后的身影彻底没入了漆黑的五无亡命之阵中。
“原来,五无亡命之阵唯有亡命可破,我对不起蕊儿,她这是为我在亡耳!”
一切已经成为定局,就在冥魔神后身影离开自己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相逢不过是昙花一现。
柳牵浪凝视着那团巨大的漆黑球形漩涡,愤恨,无奈,痛苦,心如刀割。
眼泪,油然。
这一刻让日月神帝柳牵浪感到,做了仙神又如何,无论多么强大,自己终究无法成为无上强者。
就在此时此刻,眼看着心爱之人前去送死,自己却无法施救于她。不过为了一部魔卷,自己却没能力保证不灭的情况下得到它,只有用生命做代价去交换。
最痛苦的是,这条生命是是心爱之人的,是自己以前就辜负过一次的生命,这次却是悲哀重演。
嗷呜——
日月神帝,白发狂飞,洁白神袍呼啦乱旋,双手插穹,阵阵痛苦咆哮。
日月神帝本来洁白清澈的眼眸,此刻赤橙黄绿青蓝紫金银,九色狂幻,周身也是九色神虹盘旋不息的状态。
柳牵浪如此癫狂之状,很久很久。
直到数月后,他视线中的漆黑球状漩涡突然不见了,而漩涡中心漂浮着一部漆黑的魔卷,周遭曾经魔幻的魔魂环境瞬间变成了蓝天白云,大地花海卉洋。
“蕊儿——”
日月神帝注视着漆黑魔卷,沙哑着胖子还在呼喊,不过停下了身形。
“魔郎,这是你要的魔命邪卷,蕊儿帮你摄服了,修炼法门,蕊儿也替你打通,魔郎放心修炼就是。
这神花外径本来不过就是一处玄境神花谷,只是阳母为了囚禁魔国残部封印之地罢了。
如今,蕊儿代你吞噬了所有魔国魔魂,包括织云三老和十方灵护等所有这里的魔魂,其魔魂之能尽在魔命邪卷之中。
它们的魔魂之能,既可以强大魔郎的那脑海魔魂,也可以作为修炼魔命之用的。
但要切记,千万不要试图应用我的魔国创造魔命的,那样会伤害我的异界同影,你如今的十位神妻的。
魔郎之前说的已经可以消灭死亡兆灵死劫的,这对于别人可以,但是对蕊儿和你如今的十位神妻不行。
我本来就是你宿命花劫,再加上你的十位神妻,我们共同存在,不仅我们之间无法共存,魔郎也会倍受痛苦的。
再有,获得魔命邪卷迫在眉睫,真元大陆和你们神界大战在所难免,这是蕊儿不想看到的,最关键的是,蕊儿如此做,阳母不会再怀疑你就是曾经的魔国大帝了。
他不但会暂时放你离开,还会感激你消灭了魔国玄宫的,所以蕊儿以神命为代价为魔郎得到魔命邪卷是我最好的选择。
平静下来,蕊儿相信魔郎曾经是最伟大的魔帝,也会是未来最伟大的磅礴之帝。爱你的蕊儿绝念。”
巨大球球形漩涡的穹空漂浮的魔命邪卷缓缓朝柳牵浪飘来。
魔命邪卷一边飘翔,其内一边发出魔冥神后临终封语。
“我的蕊儿!”
柳牵浪奔泪纵横,双手轻轻接住魔命邪卷,抱在胸口,痛极怆极。
……
“嗯!厉害!日月神帝当真了不起,竟然可以在不过数月的时间内,消灭魔国玄宫,诛尽魔国玄宫内所有的上古魔物,同时成功夺取魔命邪卷。”
柳牵浪久久哀伤以后,渐渐平静下来,眸虹刚毅,神色波澜不惊,曾经的微笑面容变得异常冷漠的味道。
“我可以走了吧!”
对于真元大帝突然现身的恭维,日月神帝柳牵浪感到是对自己最无情的嘲讽,十万反感。
“噢?”
“日月神帝如此神异,诛灭魔国玄宫,还我神花净谷,让本真元大帝颇是开眼,留下欢饮一番如何?
一来我们可以真诚交个朋友,二来可以商讨一下共灭死亡暗界陆和毒蛊浊域的大计!”
真元大帝神采飞扬,果然去冥魔神后所料,他彻底放弃了对柳牵浪是上古真元大帝魔国大帝的怀疑,故而言语之中满是欢喜的味道。
“真元大帝盛情,本日月神帝谢过了。不过,我日月神界神务繁忙,本魔帝一刻也不能再耽误了,需要立刻回去。
来日方长,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柳牵浪压抑着心绪,尽量礼貌而言。
“嗯!也罢,既然如此,如果本真元大帝强留难欢,那就恭送日月神帝了。”
真元大帝,见柳牵浪执意要走,也只好点头,然后魂念传音潇俊人郎再度为柳牵浪送行,而自己有悄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