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jh1精华都市异能 星際淘寶網 起點-2452熱推-0y0sy

星際淘寶網
小說推薦星際淘寶網
王超想要制止,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王超对此也是无奈的很,作为一教之主,李教主肯定掌握极乐教诸多秘密,要是能够把人活捉,对于破坏极乐教肯定是有着很大的帮助的。
只是没有想到,这家王超手持钢珠猛然朝着散开的极乐教众人狠狠的甩了出去。
那一把钢珠立刻就化身为出膛的子弹的朝着众人激射而去,惨叫声响起,大半的极乐教成员被钢珠击中,失去行动能力。
王超再甩一把钢珠,剩下一半的还在逃跑的极乐教成员,也跟着惨叫倒地,其中还包括极乐教李教主。
王超身形一动,就朝着极乐教教主跑去,一转眼的功夫,王超就到了极乐教教主的身边。
极乐教主仰面躺在地上,从他的背后流出一滩血迹,王超发出的钢珠击中了他的脊椎,虽然现在不致命,但是人的脊椎被打断,再想走路,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王超靠近,极乐教主惨然一笑,说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我居然会栽在阁下手中,死则死已,不知道阁下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和我们极乐教作对?”
要是不能知道这个原因,他是到死都不会瞑目了。
王超淡淡一笑,缓缓说道:“我就是飞龙海盗的大首领,我也很想知道,你们极乐教为什么要来找我的麻烦?”
一听此话,极乐教教主顿时瞪大双眼,虽然早有预料对方是飞龙海盗的成员,可是亲耳听到王超这样说,极乐教教主还要是忍不住露出吃惊的神色。
他也的确没有想到,自己会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遭遇此劫。
原本两家的确是井水不犯河水,一个是陆地上的势力,一个是海上的海盗。
只是极乐教势大,又盯上了飞龙海盗团,在极乐教是眼中,飞龙海盗团不过是小小势力,他们要打,要收,都是非常随意,所以才会仅仅只是派出一名堂主去完成此事。
若不是如此的话,极乐教倾巢而出,王超自己虽然不怕,但是肯定也会带来莫大的麻烦。
极乐教李教主也是没有想到,飞龙海盗的大首领本事那么大,可以孤身一人进入极乐教总坛,还把他们杀的大败。
出了一口气,极乐教李大教主问道:“这件事我极乐教认输了,要打要罚,都随你,如何?”
李大教主的话,好像是在认输,可是实际上,却是在变相的寻求活下去的机会。
因为要打要罚的基础,却是李大教主还活着的前提下。
王超顿时冷笑说道:“李教主真是打的好主意,只是可惜啊,你看现在的情况,我还会放过你吗?”
“好好好,老夫认栽了。”极乐教李教主脸色涨的通红,猛然大喝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倒地身亡。
伙的魄力还是很大的,能够有勇气自杀,而且还有能力能够在转瞬间自杀。
措手不及之下,王超想要救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好吧,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也就是多了一些小麻烦而已。
活的李教主都已经不怕他了,就更加不要说已经死掉的李大教主了。
极乐教李大教主已经死亡,王超立刻转头朝着其余人冲去。
其余的那些堂主长老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去自杀的,轻而易举就被王超控制住了。
把这些长老和堂主全部搬到一起,王超面对众人说道:“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是乖乖的与我合作,一个是痛苦是马上去死,是死是活,你们自己选一个吧。”
“我呸,有本事就杀了我,老子才不怕你,大不了往生极乐世界。”一名长老张嘴大骂道。
王超二话不说,屈指一弹,一颗钢珠击中这名长老的额头,只听到“啵”的一声响,这名长老的额头上顿时多了一道血洞,红白色的脑浆也跟着流出来。
“好大的狗胆,有种你也把我杀了。”另外还有一人看见自己的老友被人,气愤之下也是破口大骂。
对于这种人没有什么好说的,王超直接出手,又是一颗钢珠,将其击毙。
“好了,还有谁想去死的,可以说一声。”王超缓缓说道,目光在几个人身上流转,目光落到谁的身上,谁就避开王超的目光。
能够不怕死的人,古往今来都是很少见的,须知道,生死间有大恐怖。
他们一言不发,没有说合作,也没有说不合作,但是实际上,不反对,也就是默认的意思。
就在此时,远处冲过来一群人,是那些极乐教的教众,他们已经发现了这里的情况,悍不畏死的冲了过来。
极乐教教众的数量非常惊人,蜂拥而来足足过千,而且他们手中的武器也是非常精良,其中不少人的武器还是远程攻击武器,比如弓箭,比如火枪,远远的,王超还看见有着推着大炮过来了。
以极乐教的能力,弄到火枪和大炮还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简单的说,就是傀儡控制,把这些仅有的几名极乐教的高层控制在手中,再通过他们去控制极乐教。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些还活着的高层就是障碍,还有今天发生的事情,也很不容易进行处理。
不过,事在人为,王超也没有想过自己能够百分百成功,就算只是重创极乐教也就足够了。
把几名高层抓到同一个房间,王超说了自己的想法。
几名高层的神色,都是莫名的很。
听到这个消息,他们首先是非常高兴,毕竟就算王超要他们做傀儡,那也是他们还或者的前提条件下,他们至少还可以继续活下去。
可是话又说回来只不过啊,他们这些人的武器还是太落后的,根本就无法对王超造成威胁的。
王超也不等他们靠近,双手不断的舞动,一把把的钢珠就朝着来袭的极乐教教众飞射而去,在王超发动的暴风一般的钢珠攻击之下,来袭的极乐教教众死伤惨重,根本就没有人能够靠近过来。
死伤数百人之后,剩下的极乐教教众全部都杀的胆寒,根本就不敢过来。
虽然能够在这里的生活的,都是极乐教的狂热教众,可是再狂热的教众,面对死亡也是会害怕的。
尤其是他们的高层已经被一网打尽,在失去了指挥的情况下,根本就承受不住大一点的伤亡。
把来袭的极乐教教众击毙,王超这才转身面对身边那一群被他制伏的极乐教高层。
此时,这些极极乐教的高层掌握最大的名分,可是要说最大的权利,却是掌握在这五十位香主手中。
马车已经派出去了,至于能够找多少人回来就不知道了。
为了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完成,驱赶马车的车夫都是有家眷亲属在本地的中年男人,一旦他们做的事情出了什么纰漏,那么他们的亲人也会遭殃,在王超的威胁下,他们不敢不尽力的。
至于小镇内其余的人家,王超也是派人通知下去了,在事情完成之前,大家最好都安心一点待在小镇内,逃出去是没有好下场的。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王超已经为全小镇的人服用了毒药。
谁要是逃走的话,即便逃出去了,也只能继续活上一个月,一个月后,毒药发作,将会肠穿肚烂,生不如死三天三夜,才会气绝身亡。
乐教的高层看向王超的目光,充满了一种深深的恐惧神色。
他们已经足够高估王超的能力,可是王超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还是太过震撼了,一个人面前数百上千名精锐士兵的围攻,却是轻而易举的就把来袭的士兵击杀打败,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这种能力,让他们感觉惊惧。
也让他们失去了反抗之心。
王超朝着众人扫了一眼,仅仅是一眼,就把这群人看的心惊担颤。
只是让他们庆幸的是,王超并没有动手杀了他们,反而还为他们治疗伤势。
以他们身上的伤势,王超要是不进行治疗的话,他们是活不了几天的。
王超虽然是甩出的一把钢珠,但是攻击的极为精准,每一个人都是被钢珠打中的脊椎,短时间内死不了,但是脊椎被打伤,根本就无法走路,也就失去了逃跑和战斗的能力。
王超为他们脊椎上的伤势做了简单的治疗保护住他们的小命之后,就让他们把自己的心腹手下叫过来。
这些人自然是不敢反抗,连忙按照王超的吩咐做事。
在把这些人安排妥当之后,王超连忙开始进行审问,从这些人的身上获取自己需要的消息。
而在这个时候,王超这才知道,李教主还有一个儿子名字叫李定国,而此时王超再去寻找这名李定国,却是已经太晚,李定国已经逃出去了。
这个李定国倒也是一个人物,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杀死,还能够不去报仇,而是逃走,也算是有一套的了。
听到这个消息,王超也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也就不在意了。
连他父亲作为教主都被自己弄死了,自己还怕他这个小小的教主之子。
他要是就此隐姓埋名也就算了,要是还打算报仇,那就算他运气不好了。
王超把此事暂且放下,而是专心对付起这些极乐教的高层。
极乐教中最重要的高层,几乎是被王超一网打尽了,教主已经自杀,余下的四大长老,也被王超杀了三位长老,只有一位长老贪生怕死活了下来。
十大堂主里,五大外堂堂主之一的贺刚已经被炸弹炸死,余下还有四位外堂堂主,内堂五大堂主,一人死于之前的动乱,这里现在还有两人,另外两人外出办事去了。
这样一算,还在外面活着的极乐教高层,也就剩下两位内堂堂主,和四位外堂堂主,当然了还有一位教主之子。
只是教主之子的地位比较尴尬,在极乐教中是没有具体职务的,只是少教主这个身份比较高而已。
至于少教主的身份,在老教主已经死的情况下,人家认不认你那就两说了。
以极乐教现在的情况,王超要是把手中的这几位也跟着一起杀掉,绝对可以重创极乐教。
因为极乐教的高层几乎是被一网打尽了。
只是这样一来,也只能算是重创极乐教,极乐教只需要低调几年时间,重新选出高层人员,又是可以死灰复燃。
王超可不满意这样的结果,所以他也是不会杀了现在的这几位高层的,他们活着比死了有价值。
极乐教高层的人数虽然不多,可是底层人员的人数却是极为惊人,在各行各业之中都有极乐教的人马,总数至少也有数十万人。
这数十万人自然是不可能全部杀掉,王超没有那么毒的心,也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对付极乐教只能进行引导控制。
至于具体怎么做,王超的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规划了。
,王超把他们极乐教弄得天翻地覆,又把他们打成残废,现在又要他们做傀儡,几个人的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
要是有的选择,他们很愿意选择反抗,只是可惜,他们没得选择。
他们不愿意去死,自然也就只能选择妥协。
当然了,在他们看来,这不叫妥协,而是叫做隐忍,只要活着,他们就有反抗的机会。
不是不反抗,而是在隐忍。
王超也不去管他们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只需要他们按照自己的命令做事就可以了。
虽然这里只有王超一个人,可是以王超所表现出来的武力,他一个人在此坐镇,谁也不敢乱来了。
在几位极乐教高层的授权下,一辆辆马车开了出去,朝着各地的极乐教开去,他们的目的就是把分散在各地的极乐教下层管理者带回来。
其中包括堂主,也包括香主。
堂主之下就是香主,每一堂都有五大香主,内外十大堂口就有五十位香主。
面对如此威胁,谁也不敢逃走了。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那所谓的毒药,只不过是一颗巧克力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