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is7好文筆的小說 長生十萬年-第三千七百五十章 條件分享-gabu4

長生十萬年
小說推薦長生十萬年
叶秋就要出手,送两个黑吾卫上西天。
“住手!”
一道威严而睥睨的声音,如雷霆轰鸣,响彻整个大殿。
“吾王万年!”
两个黑吾卫不甘心的瞪了一眼叶秋,转身退到一旁。
“来人,给汉王赐座!”
这道睥睨之音,再次响起。
立刻有黑吾卫,搬来凳子。
叶秋也不客气,直接坐下。
“汉王远道而来,本王很是欢迎。”
“若是汉王不弃,愿俯首称臣,让强汉成为我新朝的附属国。”
“那从此大河彻底一统,百姓安居乐业,岂不美哉?”
“而且,寡人今日,也会昭告天下,将月公主赐予汉王为妻。”
“汉王,不知道你考虑的如何?”
慕容彦君一脸笑容,如慈祥长者,语气平和。
群臣一阵骚动。
慕容战站在百官之中,不禁皱起眉头。
慕容战很了解自己这个父亲,知道他是真动了才之心。
但难道父王觉得,叶秋会臣服?
这怎么可能!“不如何!”
果不其然!叶秋的回答,让慕容战毫不意外。
“叶紫阳,你……大胆!”
老太监勃然大怒。
大殿两侧的黑吾卫,蠢蠢欲动,目带狰狞。
“汉王,本王知道你的心思,但你既想迎娶本王侄女,又想保全强汉,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不过寡人也知道,你汉王少年得志,相比也是心高气傲之辈,让你如今放弃权势,只做一个富贵闲王,你肯定不会甘心。”
“不过,若是你肯放弃,寡人可以将此物给你!”
哗!慕容彦君大手一挥,手中赫然多了一块黑色的令牌。
这令牌看似毫不起眼,但上面却写着“升仙”二字。
“升仙令!”
慕容战脸色大变,忍不住一声惊呼。
“大王竟然要将升仙令,赐予这叶紫阳?”
“如此宝物,这……这怎么可以!”
群臣一片哗然。
“升仙令?”
叶秋微微皱眉,感觉到了疑惑。
“看来汉王是不知道,这升仙令有何用了。”
“也罢,就让寡人给你解释一番。”
眼见叶秋一脸疑惑的样子,慕容彦君微微一愣。
但旋即,他就耐着性子,开始给叶秋解释。
原来这次灼日文府,派遣了很多使者,到各大王朝招纳人才。
以大河王朝为例,灼日文府赐予了多个名额。
但事实上,这些人才去了灼日文府,也不一定会成为正式弟子。
他们必须和其他王朝的精英竞争,参加考核。
唯有通过层层考核,其中少数的幸运儿,才能成为正式弟子。
那些被淘汰的人,有些优秀者,会成为外门弟子。
但更多的人,却是直接被淘汰,被打发回自己的王朝。
虽说这种失败者,一旦返回自己王朝,也会被重用。
但很明显,唯有成为正式弟子,才能学到最顶级的儒术。
如今天下大乱,灼日文府的正式弟子,未来都主动是叱咤各国的大人物。
甚至这极西之地的新主人,都可能在正式弟子中诞生。
能成为正式弟子,不但能学得文武艺,还能结交真正的强者,扩展人脉。
可谓是好处众多!但问题是,想要成为正式弟子,太难了!但有了这一枚升仙令,一切却不是难题。
只要拿着升仙令,就可以直接加入灼日文府,不需要任何考核,就能成为正式弟子!这个‘诱’惑,何等恐怖!要知道,这次灼日特使降临大河平原。
就算给了飞雪国名额。
但就算如此,也没给升仙令!升仙令这东西,就算大河对面的众多强国,也不见得存在!“这升仙令是万年前,大河王朝的遗产,被寡人偶然得到,整个大河平原,也只这一枚而已。”
“本来这一枚令牌,寡人是打算给战儿的。”
“但可惜的是,战儿因为某些原因,并不能去灼日文府。”
“寡人权衡许久,发现除了战儿之外,年轻一辈的文人之中,当属你汉王最强,未来的发展潜力也是最大。”
“汉王,只要你臣服寡人,寡人让你迎娶月遥,并将升仙令赐予你。”
“数年后,等你学成归国,你和月遥之子,将会成为我朝的储君,你意下如何?”
慕容彦君手握升仙令,一脸笑意的望向叶秋。
那慈眉善目的样子,就仿佛他和叶秋之间的矛盾,根本不存在一般。
“父王,你……怎能如此!”
慕容战握紧拳头,低着头,眼中满是怨毒。
慕容战此刻,他这才明白,为何慕容彦君一直不立储君。
原来这未来的储君,竟然要给叶紫阳的儿子!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但此刻的慕容战,却只能心中憋着火,不敢流露出来。
还真别说,慕容彦君这个条件,可谓是优越到了极致。
一旦叶秋答应,他就能加入灼日文府,成为正式弟子。
若干年后,叶秋修为大成,返回大河平原,就能位极人臣。
成为战国时代,秦国吕不韦那样,权倾整个大河平原的大人物。
而叶秋的儿子,更是大河平原,未来的新主人。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心动!但可惜,叶秋毕竟是叶秋!“冰王的美意,在下心领了。”
“但可惜是,我喜欢靠自己的力量,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念在冰王一片诚意,寡人也有一个建议,不知道冰王意下如何?”
叶秋都没丝毫考虑,淡淡的说道。
喔?
慕容彦君微微皱眉,有些愕然。
其实慕容彦君的话,都是发自肺腑,并非虚言。
虽说叶秋斩了姑苏复,灭了二十万禁卫。
但对慕容彦君而言,这些都不是大事情。
为上者,当放眼于天下,又岂会在乎棋子的生命?
慕容彦君野心很大,但他也清楚,光靠慕容家族的力量,是无法真正坐稳江山的。
至少百年之内,无法坐稳!而如今乱世降临,留给慕容彦君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
而更关键的是,从大河对面的使者,给慕容彦君带来了某个消息。
也正是那个消息,让慕容彦君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