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z6精品都市异能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笔趣-第1385章 起身展示-rz3z5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絮歇感觉有很多的东西正压在自己的身上。
艰难地偏转过头,朝自己的后背一看。
一根既不算粗也不算有多细的木梁正压在他的背上。
除了这根木梁之外,压在他身上的东西还有瓦砾、碎砖等相当多的物事。
除了痛之外,絮歇没有其他别的感觉。
——我到此为止了吗……
一面无奈地在心中这般想着,一面缓缓闭上了双眼。
如果是几个月前的絮歇,肯定没有想到——自己最后竟然会以民兵的身份死在战场上。
自8年前,得知父亲死在了绯海平原后,絮歇便对军队、对战场……总之,就是对这些沾着血与火气息的玩意相当抵触。
在去年那支腐败军队狠狠地坑了他们奥尔良的城民们一笔后,絮歇对军队的感情更是从“抵触”升级到“厌恶”。
他之所以会以民兵的身份参加奥尔良保卫战,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多高尚的情操、他多么多么爱国。
纯粹只是为了钱而已。
德尼拿出了大笔的金钱,奖励那些愿意挺身协助战事的城民们。
而这些奖金都是日结的。
你今天帮忙了,且顺利活了下来,当天晚上就能拿到钱,绝不拖欠。
就算没有顺利活下来,也能得到一笔不低的抚恤。
也正德尼每天晚上都会十分爽快地发钱,民兵们的士气一直都很高昂,民兵们——包括絮歇在内,也都和你喜欢发钱爽快的德尼。
自父亲在8年前的绯海平原会战中战死后,絮歇一家的生活便变得艰苦了起来。
奥尔良是絮歇的家乡,他和他的母亲都住在这里,他自然也不希望奥尔良沦陷、丧于敌手。
毕竟奥尔良落在布列颠尼雅军手里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布列颠尼雅军在攻下奥尔良后,把奥尔良的城民们屠得一干二净——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在5年前的“极光”攻势中,布列颠尼雅军就屠灭了不少神圣希兰帝国的城池。
能有这样一份可以迅速赚钱、且很适合擅长剑术的自己、还能保卫奥尔良的工作,絮歇当然很乐意去做。
他也是一个有自尊的人,拿钱不办事——这种无耻的事情,絮歇他是做不来的。
絮歇每天都从德尼那拿着钱。
同时每天也都在城墙上浴血奋战。
所以归根结底,絮歇之所以会来当民兵、来跟宛如虎狼般的布列颠尼雅军战斗,就出于2个原因。
第1个原因:有钱拿。
第2个原因:不愿让奥尔良沦陷。
正是这2个原因,支撑着絮歇在城墙上进行一次接一次地战斗。
但渐渐的——絮歇发现自己与布列颠尼雅军死战到底的原因,不知不觉中又多了一个。
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是在城墙上瞥见德尼的身影。
每次看到德尼,絮歇都不由自主地在心中默默感慨着:德尼总帅年纪可真大啊。
在奥尔良保卫战的开战首日,布列颠尼雅军的使者跑到奥尔良城下,对他们罗林军的年轻将官们大肆嘲讽时,絮歇刚好就在城墙上。
那时刚好就在城墙上的絮歇不仅听到了布列颠尼雅军的使者对他们的嘲讽。
也听到了德尼对这名使者的回答。
在听完德尼的那番回答后,絮歇的心也受到了很大的触动。
也正是在那时,絮歇第一次对这个老人家肃然起敬。
在一次又一次地在城墙上看到这个老人家奔走呼号的身影后,絮歇对德尼的尊敬之情也与日俱增。
想更加努力地战斗、想像德尼总帅那样舍生忘死地战斗——这样的想法,渐渐在絮歇的脑海中萌发。
渐渐的——絮歇浴血奋战的第3个原因便诞生了:
被德尼的气概所感染,想跟着德尼一起舍生忘死地战斗,一起守住这座奥尔良。
虽然有着这3个原因支撑着絮歇,但精神的力量也是有极限的。
被这么多的废砖烂瓦压在身上,絮歇只觉得身上没有一处地方是不在痛的。
而且光是肉眼可见的大伤口便有好几个。
滚烫的鲜血源源不断地从这些伤口滚落而出。
如果不进行及时的治疗的话,流血过多而死——便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
没有力气再站起身了。
他现在只想闭上双眼,任由自己的生命渐渐流逝…….任由自己的生命走向终结……
……
……
……
……
絮歇本来都已经做好静静等死的准备了,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些奇怪的动静。
——发生……什么事了……?
絮歇将本来已经不打算再睁开的双眼重新睁开。
虽然他被压在废墟底下,但他的脑袋前方刚好有几处缝隙,可供絮歇观察废墟外的动静。
通过这几处缝隙朝外望去。
絮歇看到废墟之外,站着大量身穿黑色铠甲的布列颠尼雅军将兵。
而在这些布列颠尼雅军将兵们的中央,站着一个满身血污尘土的老人。
在这帮顶盔掼甲的布列颠尼雅军精锐士兵们的包围下,这位连铠甲都没有穿、满身血污、身上各处缠满绷带的老人,显得跟片草叶一般“纤细”,仿佛随时都会被折断一般。
但这名老人却面不改色,旁若无人地俯下身,从底下的瓦砾中挖出了一杆大旗,然后将旗帜“唰”地一声舒展开来。
旗面上,被尘土蒙上的金色鸢尾花,在阳光的照射下,仍旧散发着璀璨的金光。
这是他们罗林军的军旗。
望着这名即便身受重伤、连站都快要站不稳、却仍旧死死地将这杆军旗攥在手上杵在地上的老人家,絮歇那原本已毫无生气的双眼,重新焕发出了光芒。
“德尼总帅……”
望着废墟外这道倔强的身影,絮歇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这样呀……你直到现在,都还想要继续战斗吗……”
“即便已经伤痕累累,你眼中的光芒都没有消散……”
“真没办法啊……”
“做你的部下,也是一种挺累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