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m9s人氣玄幻小說 神魔書 血紅-第二百二十一章 激化-9m802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鲁尔城新市政厅。
厚重、威严的会议大厅内,鲁尔城的头面人物,或者头面人物的代表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低声的讨论着卡本被‘绑架’的事情。
这些鲁尔城的大人物,就好像盘踞在蜘蛛网正中的大蜘蛛,鲁尔城分散出去的无数人手,就是他们的蜘蛛网。这张庞大的大网上稍有动静,都会即刻反馈给他们。
消息不断传来。
在厂区的矿渣堆场,有响动发生。
在矿渣堆场,爆发了小规模冲突。
有人袭击了卡本,想要杀死卡本。
布切尔家族负责情报工作,专门负责干黑活的卡尔·容·布切尔赶到了。
干,卡尔居然被人用野战炮轰击!
干,平日里文质彬彬的卡尔居然是超凡高手,两门一百毫口径的野战炮,居然没能伤他一根毫毛。
会议大厅隔壁,一间小型会议室内,几个身穿黑色长袍,面戴面具的男子悄无声息的站在这里。他们面前悬浮着一支鹅毛笔和一个古旧的青铜墨水瓶,鹅毛笔上下翻舞,不断在墨水瓶中沾了墨水后,在一张张白纸上,迅速写下堆场上发生的事情。
每当一条消息书写完成,一个黑衣人就拿起白纸,从门缝里递出去。
会议室门外站着大群全副武装的民兵,白纸递出去后,一位民兵队长会接过情报,交给门外等候的市政厅书记官,由这些书记官转交给隔壁的大人物。
卡本被绑架,这在鲁尔城最近数十年来,是破天荒的稀罕事情。
这是对鲁尔城整个上层圈子的挑衅,是对鲁尔城所有大家族的挑衅——平日里大家内部如何争权夺利,如何捅刀子下套儿都没关系,但是一群外来人在这里兴风作浪……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鲁尔城的大人物们,就连他们秘密收藏、封印的禁忌之物都拿了出来,即刻的通传整个鲁尔城的信息……所以他们才能如此及时的,掌控堆场附近的风吹草动。
会议大厅内有轻微的喧哗声响起。
大家都看出来了……事情正在朝着不受控的方向飞速演变。
“是谁?是谁在搅混水,想要浑水摸鱼?”鲁尔城议会的议长,背后家族比布切尔家只强不弱的费恩·容·玛雅,一个干净矍铄的小老头儿猛地蹦上了会议桌,挥动着拳头大吼起来:“是谁在故意生事?”
费恩犹如刀锋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他狠狠的盯了一眼几个和布切尔家族有矛盾冲突的家族成员,厉声喝道:“卡本被绑架,这是对我们整个鲁尔城的……”
巨大的爆炸声远远传来,犹如蒸汽火车机头高速奔驰而过,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卷起狂风,呼啸着划过了新市政厅。
‘咔咔’声中,会议大厅面朝工厂区的落地窗,一块块特制的大玻璃裂开了密集如蜘蛛网的裂痕。
所有人都看向了工厂区,他们看到一团红色的火光爆发开来,然后在四周煤气灯的照耀下,一团黑色的蘑菇云张牙舞爪的,犹如从地狱复苏的恶魔,身形冉冉的膨胀、扩大,然后逐渐笼罩了大片的土地。
“那是……”一名实权议员喃喃自语。
“伯格曼家的火药厂!”另外一名实权议员大声咆哮:“那是伯格曼家的火药厂……该死的,那里常年储存了起码十万桶火药……”
一团又一团火光不断炸开,一团团蘑菇云冉冉升起。
会议大厅内,出身伯格曼家族的,在鲁尔城议会身为主任议员的贝尔·容·伯格曼双眼充血盯着那一片不断爆发开的火光。
作为伯格曼家族在议会的门面人物,贝尔对自家的产业分布自然如掌上观纹,在心里是一清二楚。爆炸的厂区,的确是他们伯格曼家族的火药厂,一百个分体式仓库,正在接连不断的爆炸。
每一个分体式仓库里,都储存了远超外人估算的火药。
那一片仓库里,储存的不是刚刚那个议员所说的十万桶火药,而是足足一百万桶……
更要命的是……那一百万桶火药,伯格曼家族已经收下了客户的订金,马上就是交货期,如果这些火药都被炸掉了,那么伯格曼家族显然无法及时交货!
身形魁梧,红发碧眼,皮肤略微发黑的贝尔身体微微颤抖着,他抓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艰难的润了润喉咙,嘶声道:“这是……无耻啊,无耻……借着卡本被绑架做幌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他们真正的目标……”
贝尔只能这么想!
因为卡本被袭击的事情,布切尔家族发出了巨额悬赏,在布切尔家族的请求下,在市政厅的组织调动下,各家的私兵、护卫都出动了不少。
各个厂区的民兵,也都武装了起来,参与了对整个鲁尔城的封锁行动。
免不得,伯格曼家的火药厂的防御,比起平日里就松散了一些——大家的心思都放在了卡本被绑架的事情上,谁想到会有人跑去贝尔家的火药厂放火?
伯格曼家和布切尔家,平日里关系不错,双方的家主是能够坐在一起共同品尝美酒,聊天聊地聊女人的关系,大家无冤无仇啊?
所以,这肯定不是布切尔家族的手笔,那么会是谁?
‘嘭嘭嘭’,新市政厅外的广场上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有人趁乱,朝着新市政厅大楼胡乱开了数十枪。
因为卡本被绑架的事情,新市政厅内外守卫森严,起码有上千各家的护卫、私兵守在这里。枪声一响,这些守卫立刻做出了反应,但是袭击者早就没入了黑暗中不知去向。
费恩议长站在会议桌上,阴冷的目光迅速扫过在场每一个人的面庞。
所有人的表情,都在他的脑海中快速的重组、分析,他在判断每个人心里在想些什么,是吃惊,是惊惧,是幸灾乐祸,还是暗中得意……
“是谁干的?”费恩议长低沉的咆哮道:“鲁尔城的和平和宁静,已经维持了数十年,我们这些老家伙,好容易才形成了鲁尔城现下的秩序……你们……”
费恩议长的话还没说完,距离新市政厅不远的地方,一道红光冲起来老高,然后在空中‘嘭’的一下爆开,化为一头栩栩如生的红色熊头高悬在空中。
“比尔家族求救?”费恩议长猛地一拍额头,大吼了起来:“究竟是谁?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会议大厅内,一名银发中年男子嘶声怒吼:“该死,有人在袭击比尔城堡……你们……你们……”
会议大厅内,所有人都在飞快的交换眼神。
都是老油条,都是老妖精,大家只要目光稍微一接触,就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
‘是你么?’
‘不是我!’
‘那是谁?’
‘谁知道?’
银发男子,鲁尔城的另一位主任议员布兰德·容·比尔咬着牙嘶声道:“费恩议长,我请求向驻军求救,让驻军支援比尔家族。”
布兰德很不客气的大吼道:“请求驻军出动……我……不相信在场的任何一位!”
布兰德的声音还在会议大厅内回荡,另外一个方向,一片浓密的黑松林中,又是一道绿色的火光冲天而起,随后在空中炸开了一团碧绿色的光芒。
绿光中,隐隐可见一枚狐狸头悬浮。
“福克斯家族遇袭!”费恩议长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双手紧紧握拳,喃喃自语:“是谁,想要打破现有的规则?嗯?”
一名金发蓝眼,生得极其俊朗的中年男子站起身来,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很是冷肃的说道:“福克斯家族不会害怕任何挑战……如果此事和在场的某一位有关,那么,我们就是死敌了……”
鲁尔城议会的副议长,哈德曼·容·福克斯冷冷的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然后昂首挺胸的走出了会议大厅:“福克斯的孩子们,随我回去参加战斗……我们福克斯自古以来的家训是?”
“砍掉敌人的脑袋!”数十名福克斯家族护卫齐声呐喊,然后一个个杀气腾腾的跟在哈德曼身后,大步冲出了新市政厅。
他们刚刚走下新市政厅大门外的台阶,就听一声巨响,三颗不知道从哪里丢来的大炸弹近距离爆炸,无数弹片、弹丸喷薄而出,打得哈德曼和一群护卫浑身飙血。
刚刚冲出去的哈德曼,当即又被几个囫囵个没受伤的护卫扛了回来。
左臂中弹,臂骨断成了三截的哈德曼气急败坏的咒骂着,鲜血从伤口内不断涌出,很快将他半边衣衫染得通红。
厂区的矿渣堆场内,乔站在矿渣山顶,呆呆的看着突然间就火光四射,枪声四起的鲁尔城。
伯格曼家的火药厂还在不断爆炸,除了成品火药,他们家仓库内储存的很多原材料,也在随之爆炸,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大半个鲁尔城都在沸腾,无数人正朝着厂区赶去,帮忙救火、救人。
而鲁尔城的精华区域,那些大家族、大豪门聚居的几个街坊则是枪声不断,爆炸声四起。
偌大的鲁尔城,简直犹如被一支帝国的精锐大军侵入了一般,瞬间就硝烟处处、战火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