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r9cl人氣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 起點-第七百二十二章 束手無策急等待熱推-36wsa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魏徵。
或许在他的眼中。
这些各国使节们,犹如一群不懂礼数之辈。
可是。
他心里也知道,当下如果真要是不解决今日之事,唐国必将遭到各国兵马的袭击。
而且。
就连西域之西的国家,也都开始加入了进来。
可想而知。
这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大事件。
唐国已是派出不少的武将离京,往着唐国边境而去。
而最大的威胁,有三。
一乃是吐蕃国。
二乃是突厥。
三就是这高句丽国了。
就好比这高句丽国。
仅这么大点的地盘,每过几年,总要搞出点事情来。
说来。
高句丽国,离着唐国虽近,但因为地处东北方向,那里只有半年的时间可以派兵马前往。
而后的半年,天气寒冷,更有长达四个月的时间,更是冰雪封天一般。
哪怕唐国真是有心想要对高句丽国动武,也得提前好几年计划布置。
而此次。
诸国却是狼子野心,早已是勾结在了一块。
更是在这一次,暗地里打着旗号来唐国都城朝拜,实则是过来逼迫的。
只要唐国不同意他们的要求,那势必会发生战乱。
渊盖苏文看了看魏徵,冷笑道:“听说你乃是唐国最为硬气的官员,我盖苏文还真想见识一下唐国最硬气的官员,到底有多硬气。”
渊盖苏文的话,看来这是想要当场发飙了啊。
不过。
魏徵却是不接招,“我央央九州大地,历经几千年传承,从无到有,从结绳记事到如今文明宇宙。我唐国文化鼎盛,诗词歌赋誉满天下,即便你高句丽国的文字,也都是从我唐国所出,大对卢能言我唐国话,想来也是从中学了不少我唐国的东西去吧?”
魏徵之言。
说来算是扳回一局。
华夏自从有了文明开始,从茹毛饮血的状态,到有了文字。
后有建立了国都,成为一个文明古国。
随着时间变迁,各朝也一直都在寻求着变化。
到了如今唐时期,也都是如此。
虽在汉开始,就以儒法为尊。
但各国也都时不时派出一些使团前来华夏,学习儒家学说。
不止是高句丽,百济,新罗等国。
哪怕就是西域诸国,突厥等国,也都经常派出一些使团,前来华夏之地学习。
可当下。
却是前来问责,这可这叫吃了主家的饭,却是要砸主家的锅了。
渊盖苏文被魏徵一言给顶到了墙角,愣是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着实。
渊盖苏文能言唐国话,自然是学了唐国的语言了。
甚至。
他当权于高句丽后,更是大量研究着唐国的各种。
从文化,到军事,再到一些技术等。
当下的唐国。
依着他的推测,只要给唐国再有几十年的时间,他高句丽国必亡。
有着如此一个大国盘踞在身边,他渊盖苏文可不想看到这样的一个结果。
所以。
这一次的诸国密谋之事,他渊盖苏文乃是第一个同意的。
而且。
西突厥的人,更是把西域之西的波斯国也都拉了过来。
更甚至,还把戒日王朝的几个国家拉了进来。
可想而知。
这突厥想要亡唐国之心不坠啊。
此时。
突厥的使团当中,一位使节却是站了出来道:“唐国如何,在场的诸位心知肚明,什么文化不文化,在我们的眼中,谁的拳头大,谁就最大。”
“对,谁的拳头大,谁就最大,唐国坐拥如此富庶之地,为什么还要攻击其他国家?”此时,西域之西一国使节也随即大声附和。
说来。
这些国家,与唐国并无任何的纠葛。
可这一次。
却是被突厥人给拉了进来。
估计也是想对唐国下手了。
毕竟。
唐国的瓷器也好,还是茶叶也罢,更甚至,还有着唐国最为保秘的丝绸。
这些东西,在他们的国度里,乃是最为上层的人才能用得起的。
就更别说唐国地处富庶了。
如此多的国家联合,他们所冲的,必然是这些东西,说一道万,全是为了利益而来。
魏徵听到这么一席话,也知道再说下去也是白说了。
与着一群野人一般的人说文化,说文明,那还不如对牛弹琴呢。
宝座之上的李世民。
听到那突厥人的话后,心中大怒。
什么谁的拳头最大,谁就是老大。
可当下的局势,却是迫使得李世民心中暗暗咽下了这口恶气。
这就犹如当年自己刚登上皇位当年,与这突厥颉利、突利二位可汗来了一次渭水之盟,这也使得他蛰伏了好几年,这才报得此仇。
而这一次。
比之上一次,来得更为凶险。
稍有一些异常,就有可能导致唐国边境战火连天。
而且。
李世民从边境传回来的消息当中,也看出了,这近二百个国家,所有的兵力加起来,乃是唐国兵力的五倍有余。
如此多的兵力屯集于边境。
这真要是战事一起。
不用想就知道唐国必败。
如给唐国三年的时间,说不定到也不怕。
可这匆匆之下,粮草等后勤都还没来得及运送,这仗可真打不得。
李世民心中暗恨,随即又是看了看文官一系的人,希望这些文官们,在此时能站出来好好与这诸国使节理论一番。
哪怕争取一些时间,也是可以的。
可随着李世民再一次看向文官一系的人之后。
所有的文官。
包括他的小舅子长孙无忌,也都低着头,根本不敢站出来与这些诸国使节们辩上一辩。
此时。
李世民终于是领会了钟文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了。
文官,那只不过是文官,当战事一起之后,他们的脑袋,比谁都低得快。
曾经。
如果像今日这般的事情发生。
文官一系的人,必然会谏言说和亲和亲。
可几次的谏言之后,李世民听从了钟文的话,否决一切和亲之政策。
哪怕唐国任何一个平民百姓之女,都不允许和亲。
这也使得李世民以前曾在朝堂之上发了话,任何人不得议和亲之事,更是颁布了法令,和亲之事谁要敢再提,直接降爵降职。
所以。
今日这朝堂之上,任何人也都没再提议和和亲之事。
而且。
这些文官们哪一个都精明的很,知道此时不是说话之际,所以,只能低着头,希望这事不要落到他们的头上来。
李世民环视了一遍这些文臣后。
心中即无奈,又痛恨。
最终,只得看向那些武将们了。
能说话的武将,除了爵职最高的程咬金之外,连一个可用之人都没有了。
正当李世民看向武将一系人之时。
一位中郎将却是站了出来怒喝道:“尔等诸国想来早已密谋多年,要不然,此次来我唐国说是朝拜,却是打着如此大旗,就是为了想要逼迫我唐国国君,狼子野心,昭然可见。即然尔等早已是有此预谋,而我唐国人也从不惧战,如尔等想打,我苏定方定当奉陪。”
此中郎将,乃是左卫中郎将苏定方。
苏定方。
可以说乃是一位骁勇善战之人。
当年。
为了突袭突厥牙帐,那可是直接带着数百人就敢直入突厥内部。
可想而知。
苏定方除了有勇之外,更是有谋之人。
当苏定方一言而出之后。
突厥一方的数十名使节听到苏定方一名之后,惊得连连倒退了一步。
苏定方之名。
在草原之上,那绝对是如雷贯耳。
即便是草原上的小娃,都听闻过苏定方这个名字。
只要谁在草原上说一句苏定方来了。
估计所有的草原之民,都会立马纵马逃离。
更有甚者,还会直接跪服于地上。
苏定方的大名,放在草原之上,可以说能做到夜止童啼了。
此刻。
吐蕃使节东禄赞却很是冷静的看着这位即不年轻,也不年老的唐国将军,心中却是在衡量着眼前的这位如贯耳一般的苏定方。
苏定方敢以数百兵力,就敢带兵直闯突厥可汗的牙帐。
这对于东禄赞来说。
这样的人,才是可怕。
虽吐蕃国地处高原。
如眼前的这个将军,也如当年一般,带着数百骑兵直奔他们的逻些城,那这后可不可想像。
而且。
吐蕃地广人稀。
想要突袭逻些城,那绝对比突袭突厥可汗的牙账,却是来得更为便捷。
顿时。
东禄赞心中多了一些警惕,心中暗暗记下此事,待回去之后,好把他心中的担忧传回吐蕃。
随着苏定方的一言之后。
朝堂之上的武将们,也纷纷大声的训斥着这些诸国使节们。
武将不怕打仗,就怕没仗可打。
就好比苏定方。
虽有突袭突厥之功,可却是因为劫掠了突厥之事,一直得不到重用。
依着他的功劳,少说也得封个大将军之职,甚至,连爵位至少也得是一位县公吧。
可到了如今。
苏定方也只是一个县男的爵位,更只是一位左卫中郎将。
先不说苏定方了。
在长安的这些将军们,除了程咬金已是到了顶之外。
又有多少个不希望打仗的?
只有战争,他们才有官升,有爵可封。
天下太平,可就无法做到封妻荫子了。
谁不想高官厚爵的?
可是。
宝座上的李世民,听着苏定方之言,以及诸武将们的附和声之后,心中虽喜,可却又是头疼的不行。
这仗断然是不可能打。
真要边境战事一起,唐国必输的。
此刻。
李世民真心希望。
钟文能在此时回到长安,好解决当下的这个困局。
李世民心中。
从未有过这种迫切的希望。
以前。
李世民还期望着朝堂之上的这些文臣武将们,能帮他解决问题。
可当下,武将们已是派了出去守着边境了。
而这些文臣们,除了在自家闹来闹去,却是不敢与这些诸国使节们论上一个是非来。
更或者,有些人还选择闭口不言,就当这事没发生一样。
至此。
李世民终于是明白,文臣靠不住。
能靠得住的,只有钟文这个在他心目中地位直线上升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