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m9h熱門都市小说 獵諜 愛下-第一章 驚聞看書-vv8fv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下了一夜的雨,在天亮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天光放亮之后,随着温度的上升,山城渐渐被薄雾笼罩起来。对于需要养家糊口的普通人而言,哪怕是这种并不适合出门的天气,他们也还是要出门的,否则家里的老人孩子就有可能要饿肚子。昨晚冒雨回到家的唐城,这个时候还在呼呼大睡,重新回到家人身边的他终于能卸下所有的警惕,享受来自家人的关爱和温暖。
唐城卧室的窗户上,不时的会冒出一个小脑袋,发现卧室里的唐城还在呼呼大睡,踮着脚尖扒着窗台的双胞胎,只能鼓着嘴闷闷不乐的转身离开。临近午饭的时候,唐城才算是从睡梦中醒来,不过着并不是他主动醒来,而是被电话铃声给惊醒的。唐城皱着眉,从凉被中伸出手胡乱抓了几下,才算是将电话手柄抓在手中。
“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别磨蹭!”电话那头的人是张江和,简明扼要的一句话之后,张江和便挂断了电话,让唐城犹自楞了好一会才算是反应过来。张江和直接把电话打进家里来,说明一定是有急事,虽然心中略微泛起不耐,可唐城也没干多耽误时间。匆匆洗漱之后,唐城陪着母亲和一堆双胞胎笑闹几句之后,便带着黑子匆匆出门。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重庆城里有什么大新闻?”唐城亲自开车,副驾驶的位置里坐着短衫打扮的黑子。离开重庆的时候,唐城并没有严令黑子必须守在家里,但搜索队的事情,唐城却不允许黑子去参合。国民**已经有部门搬迁来重庆,虽然唐城只离开不过半个月,但他知道在这半个月里,重庆城里一定很热闹。
“也没啥大事发生!”黑子闻言,先想了一会,才开口回答。“不过城外的部队多了,守卫团那边听说已经跟那些新来的斗了好几场,不过也没有吃亏。还有就是重庆站那边,新调来的那个副站长还算老实,没有闹出不好的事情。只是重庆站这半个月情况有些不好,他们已经接连好几次行动失败,搜索队交过去的不少情报和线索,都被他们给白白浪费了。”
黑子的回答听着有些乱,可如果仔细琢磨,黑子的回答内容中,实际只有三件事。因为城外的劳改农场,算是唐城手中的钱袋子,所以黑子把守备团的情况放在最前面。然后是唐城临走前,要黑子暗中监视的那位副站长,最后才是重点部分,重庆站目前的情况并不乐观。黑子的回答,令唐城下意识的斜了他一眼,“半个月没见,你现在说话到是油滑了。”
“油滑?我啥时候说话油滑了?”唐城那句话玩笑的成分居多,可是听在黑子的耳中,却是另一种意思,黑子闻言,立马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闹腾起来。熊孩子闹腾最是烦人,不过黑子的闹腾却只是口中低声抱怨,并没有做出令唐城厌烦的过分举动,黑子的这种闹腾更像是兄弟之间的日常笑闹。
唐城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压制黑子的大好机会,随即伸手敲了黑子一个爆栗,口中更是教训起来。“你明明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意思,却偏偏把重庆站的事情放在最后说出来,而且你只说了他们白白浪费了搜索队提供的线索和情报,却不跟我说这到底是为什么。”话说到这里,唐城突然停住话音,扭头看向黑子。
“你是觉着重庆站内部出问题了,你担心我参合他们的事情,所以你不想跟我说!”黑子此刻的表情,已经证明了唐城的猜测并没有错,唐城的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轻笑着伸手在黑子的脑袋上揉了一把。“你知道担心家人,这很好,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可你要记得,张江和是咱们家在重庆的靠山,如果他出事,咱们家也就没有办法在这里立足。”
唐城一直觉着黑子还小,所以他很少跟黑子说这些事情,可是今天,他觉着有必要跟黑子交代一些事情了。黑子是唐家的养子,可唐城从来都没有把黑子当成外人,严格的话,黑子陪伴家人的时间要远远多过唐城。唐城两人说说闹闹,很快就到了重庆站这里,只是唐城没有想到,赵大山和老福已经带着人等在了重庆站这里。
“别看我,不是我跟他们说的。”发觉唐城表情不善,黑子立马推开车门,先从轿车里逃了出去。唐城随后下车,先没好气的指着黑子一下,这才满带微笑朝着赵大山他们走了过去。搜索队向重庆站提供线索和情报,来换取赏金酬劳,双方之间的合作一直都很不错,只是此刻赵大山等人的状态看着并不是很好,唐城觉着这里面有问题。
“队长,你总算是回来了!”身穿便衣的赵大山等人,习惯性的围拢在唐城身侧,唐城暗自观察,赵大山几人似乎并没有携带武器。满脸兴奋的赵大山几人出,此刻还没有意识到唐城的心理变化,尤其是老福,这会正说个不停,正忙着向唐城抱怨重庆站这段时间的种种不对和市局的故意针对。
“你是说王秉璋病了,市局现在是白显主事!”老福抱怨的诸多事情当中,唐城只对一件事感兴趣。白显是重庆警察局的副局长,据说有中统的背景,因为王秉璋的强势,白显实际一直处于坐冷板凳的局面。唐城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只是离开重庆不过半个月,市局就发生了如此的变化,难道上面有意思要动王秉璋了?
“你们先回去,我这边的事情结束之后,就去军营跟你们汇合。跟大家说,一切照旧,具体的,等我去了再说。”站在重庆站大门口的唐城,已经能看到正在2楼窗户里冲自己招手的张江和,唐城只好让赵大山他们先回军营,他还需要弄清楚张江和着急喊自己过来,究竟是为什么事情。目送赵大山几人离开,唐城这才带着黑子进入重庆站的院子,遇到熟面孔,唐城还不忘记跟对方打招呼。
“你什么时候学会像个长舌妇人一样了,走到那里就说到那里!你好歹也是个少尉军官,来见我为什么不穿军装?油头粉面的,你看看自己像个什么样子!”保留这后世记忆的唐城,很不习惯这个时代的穿衣风格,所以他的衣服都是找裁缝专门定制的。没想到这才一进门,就因为这身穿着,被张江和给训斥了一番。
唐城貌似很无辜,但他很聪明的没有开口解释或是辩解,只是等着张江和发泄完了,这才从口袋里取出一只手表放在张江和面前。“从上海走的急,也没带啥好东西回来,看着这块手表还不错,据说是瑞士名表,我就给你带回来一块。”唐城一边说话,一边故意撩起袖子,让张江和看到自己手腕上的那块手表。
张江和对外人永远都是铁面无私那一套,只有和唐城单独相处的时候,张江和的表情才会柔和下来。张江和并没有拒绝唐城送出的手表,他甚至还将手表戴在手腕上,跟唐城比试哪一块表更好看一些。“我听黑子说,重庆站现在情况不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离开的时候,局面不是还不错吗?”
待张江和的心情渐渐好一些了,唐城这才跟张江和提及重庆站,看张江和瞬间冷脸的反应,唐城知道黑子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张江和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摸出一支香烟来,唐城很是狗腿的拿出打火机,帮着张江和把烟点着。张江和叼着烟吞吐几口之后,这才终于开口言道,“总部那边调整的很厉害,重庆站也接收了不少从总部调来的人手。”
张江和的话,令唐城微微一愣,自己和张江和独处的时候,对方可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说话吞吞吐吐的不利索。唐城正要继续发问,却忽然看到张江和正在冲自己打出手语,唐城心中赫然大惊,因为张江和此刻手语的意思是,这间办公室很可能已经被人监听了。什么人敢这么大胆子监听站长的办公室?唐城暗自心惊,看张江和的表情不像是作伪,唐城更加心中没底了。
“城南新开了一家鱼庄,听说水煮鱼的味道不错,马上就到饭店了,咱们中午就去城南吃鱼吧?”强行保持镇定的唐城,一边用往常的口气说着话,一边用手语跟张江和交流。突然被敲响的房门,打断了两人的手语交流,敲门的人是张江和的秘书,对方只是来送一份文件。
唐城午饭的确是吃的水煮鱼,只是午饭之后,唐城和张江和并没有返回重庆站,而是去了搜索队的军营驻地。“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敢监听你的办公室?”担心自己的轿车里也有监听手段,唐城甚至在路上都没有跟张江和多说话,进了军营2楼自己的办公室里,唐城这才算是完全放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