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w5h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戲鬧初唐 起點-第二二八九章熱推-d3kkb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好奇怪的感觉,这基因钥匙,怎么感觉有些神话了的意思呢,滴血认主?
其实,滴血认主,只能说是神话,理论所在呢,就算是虚的,也要找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吧。
而这个基因钥匙,反而容易解释了,以杨乔的基因密码为祖本,算第一代,往下推,第二代,春生,自然是对比父本了,父本不对,本基因锁进入休眠状态,不在起效果,对,是杨乔的种,那就继续,然后,春生,加上他的媳妇的基因,不认第二个女子,然后是第三代了,这就是所谓的嫡系,可,第一个儿子承认了,那么壮娃呢,自然就是失效了,这个,在杨乔这里没有设置母本,所以,无论是春生,壮娃,都是可以承认的,不过呢,设计就是,认第一个。
到了第三代,就是父本加母本,认第四代第一个,不过,这是春生这一支的,武系。
女子呢,后面说。
而大娃这一支,文系,则是认第一个大娃,所有的父系上代的女子,每代都是如此。意思是啥,就是说,大娃,然后,他的大娃,女娃,每一个,而女娃往下,再无这杨乔留的传承。
而大娃的大娃,下一代,同样是大娃,女娃,女娃下一代,无杨乔留的传承,不是杨乔不想女娃往下传承,可是,这光脑,就只有一台,怎么传。
………………
“好,这一招很到位,爹爹的胳膊都感觉到痛疼了,如果跟一般将军实战的话,有七成希望能伤着对方,来,挡爹爹这一招,好!”
中午,树林里,杨乔跟春生父子俩正在交手。
“好了,儿子,坐下休息一会。”
看着春生累的不成了,甚至,身上的青紫也不会少了。
这是训练,自然杨乔是下狠心在训练春生了,那个,也是给了他传承,要不然,春生可达不到跟杨乔交手的资格。
杨乔先坐了下来,然后从一边的篮子里拿出一瓶水,扔给了春生。
“来,坐下,喝口水,跟我说说这次交手的心得体会。”
杨乔拍了拍身边的草地,这初春的草地,草皮刚刚长出来,地面还有一些凉。
“爹爹,就这么坐在地上?”
春生露出为难的神情,嗯,被媳妇教育的有些死板。
“坐下吧,作为武人来说,不要那么规矩,既然给你了这个传承,那么我们这一支,以后当家家主都不会进入官场的,而次子什么的,则是自己选择了,如果进入官场,就直接给分出去就成了。”
这样,杨乔算是正式的给春生确定了以后家族的方向。
“那,爹爹?”
春生有些犹豫的坐了下来。
“以后呢,武为保护,文为辅助,技术为主,自然,保证技术的金钱就是技术造成的产出了。”
这个循环,杨乔倒是给春生灌输了多少次了,春生是明白了的。
“怎么,还惦记官场的事情?”
“没有,没有,如同爹爹活的这么自在多好,不过,爹爹,我以后也能够达到你这个武力标准么?”
“我这个武力标准,不太可能的,能达到我五成的水平,就不错了,不过,不要小看这个五成,在大唐,足够能够自保了,就是皇帝,也不会小瞧了你的,记住了,不能跟爹爹比,爹爹不是自吹,爹爹算是妖孽般的存在,你明白?”
额,好不要脸。
杨乔没有脸红,春生倒是替杨乔脸红了。
“怎么,认为爹爹吹?”
“没有没有!”
什么没有,明显的是不相信么,或许,春生相信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我知道你不信,可是,你发现过有能对付了我的人么?”
“可,爹爹,据说有一次?”
“你是说那次拳拳到肉的对战吧。”
那也是杨乔最自豪的一战了,直接是暴力对抗,而没有用什么技巧。
“那个,我只是示威用的,让人们看看,我的身体的强度,他们,就是派出最强的人来,而我却用最笨的办法来打服他,你打听打听我的那个对手,此时,几乎算是半废了。”
“这个,我倒是知道,好像他经常以酒浇愁。”
此时,春生算是了解了一些东西,不过,还是不太相信。
额,这臭小子,竟然不相信爹爹,不过,也没有办法,谁让杨乔相信什么抱孙不抱子的呢,这不,跟春生关系没有那么亲近,就没有女宝宝们对爹爹的崇拜了。
“好了,不说别的,说说吧,今天的对战,有什么感受。”
杨乔话题一转,回到了刚才的对战上来了。
“对战,爹爹,我怎么感觉,今天有些压迫感。”
春生郁闷的说道,之前,可是没有的,可为啥今天这就有了压迫感了呢!
“好,有这个感觉就对了,这,就是以后你的保证所在,也就是我们家的传承所在,那就是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也就是说,你,跟你的儿子,如果武功在一个水平线上,甚至,你的儿子比你还要强一些,可是呢,在你面前,他能施展的能力,都要被压控三成,然后,你能够防范他所有的偷袭什么的,你知道这个意义是什么意思吧。”
“爹爹的意思是,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所有,这个办法就是,保证内部的安稳。”
“嗯,你有这个想法就对了,虽然,这种事情,在后代中多数不会有,可是,如果有一次,我们这个家族就废了,最主要的是,怕有人会有野心,所以,必须这当老子的掌控好。”
是的,杨乔这个观念,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的,杨乔嘴上说着是不太可能,可是呢,杨乔估计,是一定可能,会有儿子反噬老子的,这不,话痨就给杨乔留下了这个光脑,可是给杨乔解决了大问题了。
“娃啊,爹爹既然决定了要建立一个大的家族,那么,不进官场,则是必须的了,我们可以掌控别人进入官场,而我们自己,必须跟官场无关,不管任何时候,适当的武力值,适当的钱财,再加上适当的技术,不过,对你们以及以后来说,算是技术储存了,这样,只要不是不懂事的皇帝,是不会动我们家族的,你可以慢慢的考虑,好了,继续说你的感受。”
“还有一个感受就是,我这拳,感觉要比以往到位的多,你看,哈。”
就是坐在这里,春生这一拳,很稳的打了出去。
“你看,爹爹,这跟尺子量的一般,位置很标准,还有,这力量,那也是控制的很标准,几乎看不出误差来,然后,能够随时变招防守对方的攻击,以前,可是没有这么标准。”
“这叫做传承以渔,就是说,你的招式只要学了,脑海里会自动的给计算出最优的方位来,然后,这肌肉就能够按照这个标准来进行记忆,这就是武的传承。”
“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那?”
“休息过来了,你自己打一套拳看看,是不是如此。”
杨乔很随意的说道,然后,咬了一根草棒,躺了下来。
“爹爹,地上凉!”
此时,这春生倒是火热的关心起爹爹来了。
“没事,打拳吧,爹爹的这身体,很棒的,这么躺着,也吸收一些地气。”
好吧,吸收地气是假的,放松放松倒是真的,之前,无论是在谁面前,甚至是宝宝们面前,杨乔可都是端着架子的,至少,要给宝宝们一个好的榜样不是么。
突然,杨乔把自己的武器也就是棒子扔到了春生面前,春生只是轻轻的用手一抹,这棒子还没有落地,接着就迅速的飞了出去,插到了一棵树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