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pgw都市异能小說 《仙韻傳》-第三千二百六十六章 古怪的陣法閲讀-escmf

仙韻傳
小說推薦仙韻傳
“怎么回事?给我狠狠地打!”石瓢大声吼着。
“老大,我们的弹药快要用光了…”
“什么?那就用你们的道力打,派出道意大军!”石瓢断然道。
“老大,道意大军出动一般都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之下,因为他们是去攻坚,很容易遭到对方的攻击,象这样的基地,一般来说都是易守难攻…”底下的谋士蒯飞解释道。
石瓢也不是毫无头脑,相反还是一个网络天才,刚才主要还是气急败坏的原因才会那样说,此时听到谋士蒯飞的话后,头脑也开始冷静下来,说道:“这倒是奇怪了,我们这次准备的弹药极其充分,就算没有直接攻下对方的基地,起码也能将其炸开一个大豁口,这样我们就能再使用病毒入侵等招术,为何现在骇客基地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么多弹药打过去一点用都没有呢?”
蒯飞思索道:“骇客毕竟是网络世界多年的老大,他们在基地的防护上肯定下了不小的工夫,想要一下子将其摧毁恐怕不容易,不如看看其他几支势力的情况如何,我们这边再想办法…”
“也好…”
石瓢无奈之下,只好向黄客、橙客和蓝客这几支队伍的老大发信息询问…
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发出去,就收到了他们的来信,而信中所说的情况几乎与绿客这边遇到的情况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几支队伍在推进到核心区域之后,就再也很难用火力来打开局面了,骇客基地根本不怕他们的攻击,一直屹立不倒!
“这怎么可能?难道骇客基地的防护系统又升级了吗?!”石瓢彻底不淡定了。
蒯飞狐疑道:“不对,前面我们得到的信息,湾客在与明诚较量时,还用火力炸开了一个缺口,只是后来火力不继,道力大军又不如他才败下阵去,以我们的实力要比湾客他们雄厚得多,再加上其他三支友军实力也极为强大,我们联合起来肯定要比骇客强大得多才对!”
“那个缺口其实我已经隐隐看到了!现在骇客还没有来得及修补呢!”石瓢说道。
“哦?老大能看到?”
“可以,我现在的网络灵目又有长进,可以看得更远更清晰!”石瓢得意地说道。
“恭喜老大!如此甚好,我们集中剩余火力攻打那个缺口,一定可以将它彻底摧毁,到得那时我们准备的病毒就可以侵入他们的内网,得到我们想要的信息!”蒯飞欣喜道。
“好主意!”
两人商定下来,干脆将这一计策又发给其他三支队伍,让他们全部集中过来,一起轰击那个缺口…
黄、橙、蓝三队所剩的弹药也不多,看到石瓢的计策之后不由大喜,连忙集中到他这一方来,四队合一,声势大涨!
石瓢看各队都以自己为首,不禁心情大悦,信心飙升,大声道:“各位,此次行动成败在此一举,先集中火力攻打那个缺口,其他人准备好病毒,一旦缺口崩了,马上发动病毒攻势!”
“好!!!”众人齐齐应道。
“轰——”“轰轰——”“轰轰轰——”
一时间炮声大作,炮管吞吐着火舌,炮火向骇客基地上次出现的缺口方向蜂拥而去!
“嗖——”“嗖嗖——”“嗖嗖嗖——”
一排排弓箭,一支支长矛,一把把飞剑,也在进攻人员的操控之下狠狠地扎了过去,大有一举摧毁这个基地的势头!
“咦?怎么还是这样?!”
“炮火好象打不到那里去啊?”
“没道理!按我们的测量,炮火打到那个缺口完全没有问题,为何会打不中呢?”
“就是,缺口明明就在那里,没理由我们这么多攻击都打不中的!”
“情况真的有些不对…”
众人越是攻击,越是感到情况有些诡异,这不仅与前面从湾客那支队伍得到的信息有很大的区别,而且与自己所认识的网络之道有相当大的出入…
蒯飞眉头紧锁,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忽然说道:“不对,你们有感应到那些攻击的余波吗?”
“攻击余波?!”众人一怔。
“不错!从距离上看,我们的攻击应该可以击中那个缺口,但实际上却没有,那么攻击所产生的爆炸余波,以及道力余波都应该被我们感应到才对,但我怎么一点都没有接收到?”蒯飞狐疑道。
“是哦…”众人一阵恍然,在蒯飞的提醒下,他们拼命地去感应攻击余波,结果发现四周静悄悄的,能量波的波动极小极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简直太没道理可言!
如此可怕的攻击,如此不顾成本,不顾家底的攻击,竟然连一点水花都没有激起就悄然消失,说出去真的没有人敢相信!
石瓢撒开神识疯狂地感应了一阵子,脸上露出惊诧之色,说道:“真的没有!难道我们的攻击都被骇客基地的阵法给化解了吗?”
“不可能吧?”
“上次湾客的攻击都无法完全化解,更不要说是我们的攻击了!”
“如果骇客真的有这种能力,那我们岂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我才不信呢!他们就算是强,也不可能强到如此地步!”
“就是就是…”
众人议论纷纷,大多都不相信骇客基地可以拥有如此邪门的防御能力,这一方面是这个防御能力简直快要强出天际,另一方面他们也必须这样说,才能给自己带来信心…
“现在怎么办呢?”
“对啊,我们的弹药都快用光了,如果不能打开缺口,等他们反攻我们就完了!”
“不错,必须有人去确认一下,如果他们的阵法太厉害,那我们还是赶紧撤吧…”
众人一边说着,一边都看着石瓢…
石瓢脸色无比阴沉,没想到此次行动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骇客那边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自己这边已经快要将弹药都给耗光了,这样的仗还怎么打?!
他心理当然是不服气的,事实上象他这样的枭雄类人物从来就没有服气的时候,除非是让他感到实在遥不可及才有可能。
他咬咬牙道:“你们先退后一些埋伏起来,准备短兵作战,我到前方去探一探!”
蒯飞一听不禁急道:“老大别去!你这样子过去很容易成为他们攻击的靶子!”
“没事!我的防御装备还行,实在顶不住再撤回来!”石瓢大声说着,为自己壮着胆子…
在他看来,此次好不容易成为四支队伍的头头,无论如何也要表现出统帅级别的魄力来,否则又怎么可能服众?
如果这次探查回来,不管结果如何,自己在众人的眼里一定是战神一般的人物形象,所以去冒这个险是很值得的…
石瓢不顾蒯飞等人的劝阻,紧紧身上的防护服,开始向前方潜伏前进…
一路上小心翼翼,忐忑不安,花了好长时间才渐渐接近骇客基地的核心区,正在他暗自庆幸没人发现之时,却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撞到了一面墙一般,无论如何也无法再进一步!
“不好!难道这里就是他们阵法的边缘?!”石瓢反应过来,心中急道。
因为只有撞到阵法才有可能是这样的感觉,但既然是阵法,为何自己却看不到?
石瓢吓了一跳,警觉地后退了一点,想看看有没有出来巡视,或是阵法有什么反应,但过了好一会却一点动静都没有,骇客一方连个人影都没出现,这让他反而感到自己是不是被忽视了?
难道对方对这个阵法的信心强大到如此地步?连查看一下都省了?!
石瓢越想越气愤,激动之下干脆站了起来,大胆地去探测前方面看不见的墙,结果发现果然还是没有人理自己,这实在让他愤怒到了极点,因为这种被人完全忽视的感觉对他这个枭雄来说完全不能接受!
“明诚!小奇!有胆地出来呀!我们好好斗一斗!”石瓢大吼着。
然而,无论他如何吼叫,对方根本就不理他,这让石瓢整个人都快气疯了!
他立刻向前面这堵看不见的“墙”开始发动进攻,“砰”“砰”“砰”…
石瓢的道力果然不凡,个人的进攻力量已经达到颇高的程度,最起码能够让前方这个阵法荡起一丝丝的能量波痕,不过也仅此而已,这些能量波痕几乎在出现的同时就消失了,连一点回响都没有…
“怎么可能?!绝招来了!”
石瓢奋起神威,打出他的绝招“高瓢出水”,只见跃入空中,双掌一挫,一股泛着蓝色波痕的力道喷礴而出,向阵法狠狠打去!
“砰”的一声,这股力道瞬间溶入阵法之中,倏忽不见!
石瓢感觉自己似乎全身力气都打在了一朵棉花上面,这些力气被棉花瞬间吸光,让他的身体完全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从空中掉落,结结实实地砸在地面上,按着他的身形直接凹了下去…
更让他感到要吐血的是,他神识一扫,发现前方的阵法区域同样是泛起一点点的波痕,然后立刻消失!
就如同自己的攻击从来没有过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