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31q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周仙吏討論-第33章 監守自盜-x85wa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周处事件,已经结束半月。
清晨,盘膝坐在床上的李慕,缓缓睁开双目,眼中有金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虽然他一开始准备佛道双修,但踏入修行以来,九成以上的时间,都在进行道门的导引修行,极少有时间去颂念法经,修习佛法。
尤其是进入聚神之后,法力增长变的极为缓慢,他更是将全部的时间,都用在修道上。
如今,他的道法修为,已到第三境,但佛门修为,直到昨夜,才勉强突破了第一境界。
佛门第一境名为堪破,寓意是佛门弟子看破红尘,遁入空门,这一境界,需要修出六识。
如今,李慕的六识已经圆满,他身在房间,无须施展神通,通过耳识,就能听到几条街巷之外,肉铺掌柜与茶楼伙计的对话,通过嗅识,他能轻易的分辨空气中的各种味道,并且寻根溯源,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已经具备了某些妖物的天赋神通。
有些妖物天生听觉敏锐,嗅觉敏锐,人类虽然适合修行,但除非极少数天生变异者,在有关身体的天赋神通上,远不及妖物。
李清曾经劝诫过他,佛道两门,只修一种,才能精深。
当时李慕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终于体会到,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即便是对佛法道术都有天赋,也不可能同时将这两门都修到高深的境界。
佛门之后的境界,需要的时间更久,他接下来这段时间的修行重心,还是在如何尽快突破到神通境。
周处之事过后,张春意外的再次升官,从神都丞升为神都令,彻底成为神都衙的一把手。
不仅如此,陛下并没有指定神都丞和神都尉,也就是说,这偌大的都衙,都是他一个人做主,再也没有人能对他指手画脚。
李慕依然是神都衙的捕头,他的身份是吏,并非官,官和吏虽然都是大周公务员,同样拿国家俸禄,但两者之间,有着明显的界限。
成为大周吏,没有什么苛刻的要求。
吏一般是由地方官员指定,或是子承父业,只要家世清白,三代以内,没有作奸犯科者,就有资格成为一名光荣的大周吏。
但官员不同。
大周品级最低的官员,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也需要在书院中接受几年正规教育,数年之后,才有入朝为官的资格。
这是文帝时期定下的规矩,为的便是整肃大周官场的乱象,提高整体官员的素质,这一举措,在当时,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当时的朝廷,官员任人唯亲,结党营私严重,官员品德、能力良莠不齐,书院的出现,大大改善了这一情况。
想要入朝为官,便必须在书院中学习圣贤思想,修身修德,还要学习治国理政之方,修行之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几大书院,为朝廷输送了无数的人才。
这条规律,自文帝时期流传下来,一直沿用至今,即便是皇帝想提拔什么人,也需要让他在书院接受磨练。
文帝之治影响深远,文帝在大周百姓、朝臣的心中,拥有极高的地位,大周历代皇帝,都不敢破坏他定下的规矩。
在李慕看来,这位文帝也当真是高瞻远瞩,这种方式,虽然不同于科举,但与以前的选官制度相比,也有很大的进步性。
当然,文帝即便被称为圣贤,也有他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比如书院发展到今天,性质已经和初创之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四大书院的院长,无一不是超脱,书院中,中三境的强者数不胜数,虽然远比不上四宗六派,但也是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
大周官员,只能从书院诞生,书院的地位,逐渐变得越来越高,甚至有凌驾朝廷之上的趋势。
无论是想要重现辉煌的萧氏皇族,还是想要取而代之的周家,想要促成这件大事,都离不开书院的支持。
李慕并没有想过当官,所以也不用去书院深造,以他在神都的见闻,当官未必是一件好事。
在女皇的庇护下,做一个小吏,要比当官自在多了。
无须忧心什么国家大事,李慕每日只需带着小白,在神都的街头走一走,保证自己的辖区内,没有作奸犯科,扰乱百姓的事情发生,便已经很好的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周处之事后,他在百姓心中的地位,已经攀升到了顶峰。
这使得他无须刻意去做什么事情,便能从神都百姓身上获取到念力,以这种速度,一年之内,晋级神通,也未必不可能。
经过周处一事,周家的声望,在神都也并未受到多大的影响。
虽然周处罪大恶极,但周家对于此事的处理,并没有让百姓感到反感。
周家子弟很多,周处只是其中一个,除了周处之外,周家子弟在外,也没有什么劣迹,相比之下,萧氏皇族在神都的表现,要更加恶劣。
在过去几百年间,他们都是大周,是神都的主人,这几年来,虽然短暂的被周家压制,但骨子里的那种优越感,却是磨灭不了的。
李慕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他来神都不久,三省六部九寺,萧氏,周氏,书院,除了书院,能得罪的,他几乎已经得罪了个遍。
萧氏及其旧党,李慕来神都之前就得罪了,推动废除代罪银的时候,更是将礼部,刑部,太常寺,三省六部不少官员的子嗣都揍了一遍,周处一案,又得罪了周家,只差书院,他就能成为神都公敌。
在百姓之中,这种情况又恰恰相反。
李慕现在极受百姓欢迎,下到街边小馆,上到青楼酒肆,只要他愿意,吃的用的玩的,都能白嫖到底。
路过青楼的时候,那青楼老鸨不知多少次跑出来,带动不少姑娘,对李慕直抛媚眼,娇声道:“李捕头,进来啊……”
吓得小白不顾吃到嘴边的糖葫芦,急忙跑过来,抱着李慕的胳膊,示威性的对她们昂头挺胸。
自从柳含烟去白云山苦修之后,她就严格执行着柳含烟交给她的任务,不让李慕身边出现除她之外的任何一只狐狸精。
这些青楼女子,自然是她的重点防护对象。
老鸨瞟了小白一眼,对李慕道:“李捕头害什么羞啊,姑娘们又不收你的钱……”
李慕摆了摆手,“下次,下次…………”
衙门有衙门的纪律,为了避免官吏们贪污腐败,不能白吃白拿百姓的东西,也不能白日上青楼,上青楼白日自然也是不允许的。
神都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李慕,他必须谨言慎行,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小白还紧紧的抱着李慕胳膊,说道:“柳姐姐说了,恩公来神都,不能沾花惹草,不能去那种地方的……”
明明是自己救的小狐狸,却成了柳含烟的小眼线,李慕看着她,问道:“如果我去那种地方,你会告诉柳姐姐吗?”
小白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柳姐姐的!”
李慕又问道:“如果我不让你告诉她呢,你是听柳姐姐的,还是听我的?”
这个问题,让小白咬糖葫芦的动作一顿,喃喃道:“我,我……”
片刻后,她才低下头,小声道:“我,我听恩公的。”
李慕倍感欣慰,小白的回答,证明她还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哪怕犯了错,也会帮他隐瞒,谁不喜欢这样的小棉袄?
当然,这种错误,李慕也不会去犯,他只不过是想逗逗小白而已。
小白低着头,纠结了好一会儿,才抬头说道:“恩公,恩公如果想,小白也可以的,我已经化成人形了……”
李慕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我开玩笑的,我才不会去那种地方……”
他很清楚,小白在化形之前,就做好了化形后随时献身的准备,但她是柳含烟放在李慕身边监视他的,如果背着柳含烟,来一个监守自盗,以后两个人还怎么做好姐妹?
虽然小白的确很诱人,但李慕也不会因小失大,贪图一时的欢愉,为以后的修罗场埋下引线。
得到了李慕的承诺,少女又高兴起来,开心的挽着李慕的胳膊,回头对青楼的方向吐了吐舌头。
一路走来,又给小白买了一些零食,李慕正打算回衙,视线无意从前方扫过,目光忽然一凝。
前方的街道上,有两道身影走过。
两人一老一少,并没有看到李慕。
李慕并不认识那年轻人,视线在他身上一扫而过,目光在那老者身上停留。
这老者李慕第一次见,但他的身影,却和李慕记忆中的一道身影重合。
确切的说,是李慕在北郡时,从楚夫人手中,得到的那杀手的记忆。
这老者,便是雇佣那杀手,前往北郡刺杀李慕的人。
而他亦步亦趋的跟在那年轻人身后,显然是以对方为主,如此一来,北郡刺杀之事的幕后黑手,便呼之欲出了。
神都衙,李慕伸手在虚空一抹,空中便出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虚影。
王武看了一眼那虚影,大惊道:“不会吧,头儿,你才刚刚弄死了周处,又招惹上周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