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yc5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極夜玩家 哇哦安度因-006 最後的考驗·入侵·救援推薦-j0co7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8级……”李想重回到永恒长河处,感受着身体涌动起来的澎湃力量,战技、能量、掌控力、魔法、领域等等一切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最巅峰状态。
在玩家圈子里有一个共识,进入6级之后便意味着迈入了高阶玩家序列,而6级这个分水岭的一大特征是玩家自己拥有的玩家载体晋升到了最高级层次,以及拥有了一个独一无二的领域。
而从6级开始,没前进一步都是对意志、领悟力、运气、资源等等的重大考验,有像纪斩血那样永远卡在6级再无寸进可能的玩家,有像黑夜之影那样处于7级长时间终于在厚积薄发中成功突破到8级的幸运儿,也有像纪东辰那样一生耗在8级,不敢进一步,又心生幻想,犹豫不决,最后身死道消的人……
每一步都是天堑,稍有不慎就会跌下万劫不复的深渊。
相比较,鸣绪真的堪称幸运之子。
在魔术使用者阶段,她没有过多情绪,反而规避了各种晋级胜败的风险,战斗起来也让人难以捉摸,玩家阶段,拥有至高血脉的她几乎没有停顿过,后来又获得了万物母神的青睐,修行速度一发不可收,连李想都望尘莫及。
而在生命最后阶段,由于白莉莉的降临,让她的身体早早突破到了9级之上,达到了无数9级玩家可望而不可即的层次。
唯一的坎坷就是这一次的魂飞魄散。
如果李想没能成功,那她就再也无法复活。
这大概就是命运齿轮的作用吧,永远不会有人一帆风顺的走到顶点,强悍如白莉莉和兰斯洛,一个陨落成为灾厄女神的肉身载体,一个死在永恒之门内,归来却以灾厄之身,再也不是昔日那个愚者。
他们也在命运之下挣扎,只不过相对其他人更游刃有余一些而已。
那我呢?
李想回顾自身,陷入了茫然。
他记得索菲亚曾说过,他的命运似乎不在这个世界,无法捉摸,无法推演,无法预测,无法看清。
这一点也和当初极夜魔法师所说的最后底牌类似。
他是穿越者,是重生者,能轻易理解这点,但如果这一份命运是由造物主掌控,这位不是被认定为三原柱神层次的存在吗?
祂可以这样影响自己的命运,那照道理三原柱神也能啊,这样鸣绪为什么会死,至暗本源也没再干涉他的人生。
李想始终觉得三原柱神是永恒存在里的至高者,但绝非那个可以操纵穿越命运之存在的层次。
难道所有世界所认知的造物主和他心目中的形象并不一样?
好消息是,只要有这样的存在,李想就有更大的机会复活鸣绪。
他不在乎其他东西,只在乎这点。
深吸一口气,李想继续看向永恒长河的尽头,斑驳的光芒中似乎能看到长河对岸的光景,随着晕眩感袭来,他知道,最后的考验也将到来。
永恒长河并没有将他强行拔高到9级,说明并非只有9级才能通过永恒长河。
甚至可能只要通过考验,人人都能来到河对岸,见识那一扇永恒之门。
……
虚空世界,阴云密布,压抑得令人绝望。
虚空之城横亘在空间之中,周围是无尽的乱流和纷杂的粒子,无数虚空生物发出愤怒的咆哮声,却不断节节败退,朝着最核心的虚空世界世界之心而去。
空气在微微震颤,回荡着奇异的蜂鸣声,不远处裂开的虚空间隙,一艘接着一艘巨大的战舰从里面穿出,将密密麻麻的战士和精锐玩家投放到战线中。
由众多9级玩家以及原世家联盟组成的新联合体是当下唯一能匹敌白莉莉邪首王庭和兰斯洛扑克牌俱乐部的势力。
它等同于世家联盟加卡塔斯兆菲委员会,声势浩大,战力惊人,甚至让五大王座都不得不退避三分。
看到那多到近乎没有尽头的人类战士和成千上万的人类玩家,艾莉的心微微沉了下去。
虚空世界和阴影世界一样,是众多独立小世界中为数不多能和人类阵营叫板的地方,由于虚空乱流和众多虚空特质对人类伤害极大,而对它们则是大补药,因此很少有人类敢直接入侵到虚空世界。
她的父亲虚空之主也相当于一名强力的人类9级玩家,在虚空世界时足以匹敌一名五王级存在。
除此以外,无数虚空生命体在虚空世界也能和各类玩家战斗,不弱下风。
唯一的弱点是虚空生命体每一个诞生都很艰难,数量始终上不去,可以说死一个少一个,但同时它们的生命悠长,沉眠后再度苏醒,人类可能都会过去一个纪元。
种种原因交织,让虚空世界和七大陆始终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虚空世界里也没有什么值得人类玩家奋不顾身的宝物,与其侵略虚空,不如找其他小世界。
可现在,自从9级之上的秘密揭露后,不断有玩家尝试入侵虚空世界,吞噬虚空生物来提高战力。
一直作为猎食者的虚空生物第一次成了别人的食物!
这一次的战争突如其来,但艾莉未料到会浩大到这个地步。
起初,凭借虚空世界的天时地利优势,它们轻松击溃了一次次入侵,并给予敌人重创,但随着入侵者数量越来越多,战局终于发生了变化。
而到现在,这一批没有边际的战舰进入后,人类方已经占有压倒性优势,而且强者方面,与父亲相对而立的就有六名人类9级玩家!
其中有两个熟面孔,吞天翼王和双月领主。
艾莉知道他们就是害死鸣绪的罪魁祸首。
强者的数量还在增加,不少虚空生命体朝着虚空之城和世界之心围聚过来,生怕被数不尽的人类吞没。
战争还在继续,虚空之主一个人独挡六名9级完全落在了下风,那六人眼瞳中满是血腥和期待,就像是疯子一般,恨不得将眼前的虚空生命体生吞活剥了。
这一刻,艾莉感觉他们更像是灾厄!
疯了!
全部都疯了!
“妈妈……”她的裙子下缩着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和她一样身上雕刻着幽紫色的虚空符文,头上还有一只微微凸起的尖角,双瞳粉紫色,心脏处的虚空晶核璀璨无比,仔细看还能见到一丝丝暗金色的气息在徘徊,游荡。
“阿尼纽斯,乖,妈妈在,不要怕。”艾莉无奈地看了眼缩在自己长裙里,死死抱住妈妈大腿的儿子。
她还按照虚空语给儿子起了一个意蕴为“勇气”的名字,希望他能比妈妈更勇敢,敢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
做一个大男子汉。
可不知道是不是虚空之主才宠溺他,还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偷偷借种从李想那里得来的儿子什么都好,尤其是天赋简直完美结合了人类和虚空生物的所有优点,还有传承自爸爸的至高气息,可偏偏性格软弱,极度依赖母亲,怕生到了极点。
这到是像谁的性格?
艾莉一阵无奈,她性子活泼,敢爱敢恨,趁着李想沉睡之际胆子大到偷偷借种,而李想就不必多说了,她发现自己深深爱上这个男人时,脑袋里早就充斥满他的身影。
也不是这样的性格啊……难道小时候他是这样的吗?
现在他是不是去了永恒之门,是不是准备拼死复活鸣绪,他和鸣绪似乎还有一个女儿,年纪和阿尼纽斯差不多大。
艾莉思绪翻飞,心情从轻松又慢慢回到了紧张。
虚空之城外,每一只虚空生命体都必须承受着成千上万名人类战士的攻击,还有超过五名玩家的围剿,刚死掉,就被他们疯狂分食,血肉横飞,让艾莉有些胆战心寒。
是不是自己死了,也会被人这样吃掉?
从来都是她吃别人,还是第一次被当作猎物看待。
“艾莉,带着阿尼纽斯从世界之心处离开。”父亲的声音忽然传入耳朵。
艾莉心头一紧,抬头看,发现以一敌六的虚空之主身上气息微弱到了极致,一只金色羽翼的鸟人不断喷出燃金之血轰进在他身上,每一次都能抵消大量虚空气息。
在他后方,两轮新月高速旋转,将几只巨大的虚空巨兽切割成无数血肉。
上方还有一面大到难以看到尽头的金色圆盾,中间是一枚旋转的符文,散发着如日辉般的烈焰,仿佛从天而降的惩戒与审判,将虚空之主的虚空领域轰得支离破碎。
他支撑不了太久了。
一旦虚空之主死亡,这片世界就会陷入真正的黑暗,所有虚空生命体都要完蛋,世界之心也会自我封闭,等再次开启,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抱紧了裙子下的阿尼纽斯,艾莉深吸一口气,压抑住上去血战的冲动,慢慢朝着世界之心移动。
由于中途因为李想的死苏醒,她的沉眠没有完成,现在只有5级玩家的实力,在虚空世界能和6级一战,想赢很难,也难以被杀。
不过在那些9级眼中,她依旧弱小。
包括儿子也一样。
要是被盯上,就死定了。
她一边移动,一边召唤更多的虚空生命体为自己做掩护。
虚空生命体们悍不畏死,保护女王就是它们的使命,况且女王还有了后裔,那就是未来的虚空之主。
眼看她就要来到虚空世界之心处,忽然一阵奇异的波纹荡漾开。
在艾莉的身旁,虚空裂隙凸显,一双隐匿,布满着各种三角形的眼瞳陡然睁开!
竖瞳秘术。
精神震荡攻击刺穿了艾莉的身体,轻易的洞穿她的虚空晶核,里面饱含的疯狂力量如同流火般灼烧着她的内脏和身体。
“快……跑!”艾莉感觉身体即将瓦解,这么恐怖的攻击绝对是9级玩家的手段,居然还有一个阴险的盯在这里!
她用最后的力气将裙下发抖的阿尼纽斯推出去,希望儿子能跑掉。
而自己则被那诡异眼瞳彻底撕裂。
眼瞳之下,是一张猩红巨口,吐出黑暗到极致的气息,仿佛能湮灭一切光明。
只要咬下,这个虚空之女的一切就将被他吞噬。
天空中,吞天翼王扇动翅膀怪笑,拦截住了虚空之主:“别挣扎了,那是黑王的攻击,以她的实力,在瞳术照射的第一下,就魂飞魄散了!”
黑王!
连黑王都来了!
虚空之主伏在气息下的眼瞳微微颤抖。
眼看锋利的牙齿就要彻底撕碎艾莉的身体,忽然一道极致的金色光芒从一旁闪过。
“不准欺负我妈妈!”
黑发紫瞳的小男孩犹如利箭般蹿出,眼瞳里燃烧着火焰,强行从虚空通道中冲了出来。
所过之处,所有气息都化为了虚无,那条原本供他逃生的虚空隧道也直接崩塌。
那只巨大黑色眼瞳中发出一阵狂热之气,猩红巨口狠狠咬下。
咔嚓!
阿尼纽斯在最后时刻抱住了艾莉,锋利的牙齿穿刺进了他的小身体,却只是刺破表层,再也无法寸进。
“阿尼纽斯……”艾莉即将溃散的意识又重新聚拢,想伸手却什么力气都没了。
黑王从阴影帷幕里钻出的半张脸颊恐怖骇人,早已不是那名端坐在王座上的强者,此刻看去,更像是隐藏在黑暗里的恐怖巨人,诡异惊惧。
他张开嘴,打算再度狠狠撕咬下去。
“不准欺负我弟弟!”
又是一道声音打破了他的动作。
一旁的阴影被虚空通道撕裂,狠狠冲出来一道小身影。
李辛夷气得哇哇乱叫,伸手就吐出了一大堆巨蛛蛛丝,将黑王的牙齿全部捆住。
剧毒从蛛丝里渗出,这种毒素即便是黑王也不敢轻易吞食,他挣扎,可蛛丝粘稠牢固,愣是纠缠在他的牙齿上。
轰隆!
猩红,犹如巨龙般的舌头弹射出。
狠狠砸在李辛夷的脑袋上,却像是砸在铁锅上一样,发出一阵阵脆响,将她弹飞到阿尼纽斯的身旁,她顺势用蛛丝将弟弟和艾莉都捆住,朝着虚空通道一甩。
一道俏影走出,将他们接住。
“大姑姑!二姑姑!一起打这个大坏蛋!他要把弟弟吃了!”李辛夷捂住脑袋上的红包,气得不住挥动着小拳头。
抱住阿尼纽斯的是一袭白衣,一手捧着预言之书的李野瞳,而接住艾莉并迅速治疗的是黑色紧身衣,身材傲人,多了一丝成熟风味的塞西莉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