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z86x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是演技派 起點-第五百八十八章 你男人……鑒賞-664ob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汉阳,江汉二桥街道。
靠近龙阳大道边上聚集了不少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这边也聚集着一个小型的批发市场,只是远远没有汉正街那边热闹、喧嚣。
汉正街那边人流太过密集,剧组只要在那边摆开架势,好嘛围观人群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经常不是交通堵塞,就是一不留神把围观的人群摄入到镜头里,实在是没办法拍。
好在剧组很快就找到江汉二桥这边的一个小型批发市场,这边人流量相对比较小,区域不大,比较容易管理。
知音路旁边一个市场过道里,时不时有步履匆匆的客商和挑着货物的扁担经过。今天特意收拾的很干净的蔡红女手里抱着跟扁担,扁担的一头捆着一条长长的麻绳,这是讨生活的扁担的标配,此时的她正坐在过道门廊墙边的长条凳上等活。
从不适应到适应,蔡红女这时心里一直默念着程好关照她的话:“就跟平时一样,该干嘛干嘛,别把摄影机当回事。”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她是足足花了一个多星期才逐渐适应身边的摄影机镜头。她主要是心里还始终憋着一股劲儿。
当初那个自称叫李宝莉的妹子没事就凑过来跟她一起聊天,还说要让她带着做扁担。说实话一开始她蛮同情这个妹子的,男人死了,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就靠她一个人撑着屋里头,大家都是同命相怜。
所以尽管这妹子一开始挑起担来很没有干活的样子,但她还是愿意带着对方入行。只是这妹子干了不到十天就告辞不干了,她还以为是对方吃不了这个苦,毕竟扁担这活不是什么人都能干得了的。
前前后后两人相处差不多有一个月,在大城市里讨生活从来都没有朋友的蔡红女对李宝莉这个妹子的离开还为此伤感了小半天。不过象他们这种社会底层,靠卖力气谋生的人有的时候伤感也是一种很奢侈的东西,毕竟最紧要的还是挣钱,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想其它的东西。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又过了小半个月那妹子居然又找上门来了,光鲜的让她差点都不敢认,而且这时她突然感觉到这个妹子居然还很眼熟。
然后她才知道这妹子原来是大明星。也难怪,象他们这种挑扁担的每天起早摸黑的,住的地方连电视机都没有,哪认识什么明星啊,顶多是过年回家看两眼电视,或者在市场里看到明星的广告才觉得对方眼熟。
她对体验生活这种不太懂,但妹子居然提出让她一块去拍电影这件事,一开始还真把她吓坏了,象她这种没有文化只会卖力气的人哪里会拍什么电影啊?
可是人家妹子说了,就让她演自己就好,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她只要演好自己这个角色,还有三万块的片酬。
三万块啊,比她辛辛苦苦干一年的收入还要多。她简直跟做梦一样,懵懵懂懂地跟着妹子来到剧组,又让一个戴着眼镜的看上去很象干部模样被称为导演的人看了一下,又挑着担走了两圈就定下了。
直到她在一份合同上歪歪斜斜签下自己的名字,预付的那一整刀簇新的红色毛爷爷拿到手里,她才醒悟过来,这是真的,不是梦。
蔡红女虽然没文化,但她不傻,她知道这是明星妹子照顾自己,要不然满大街都是挑扁担的,为什么偏偏挑中自己呢?
所以她一直憋着一股劲,为了还剩下的两万块钱,更为了对得住明星妹子对自己的照顾和信任。
她尽量让自己放松一下,跟往常一样,坐在长凳子上时不时朝大街上东张西望。扁担除了要有把子力气,还要讲究眼明脚快,要不然生意就会被别人抢走。虽然免不了会有一些刻意,但这十来天适应下来,她大致心里有点准数,只要自己做到跟平时八成象,那个戴眼镜的王导就很满意了。
突然她眼睛一亮,忙站起来招呼:“宝莉,有活啊?”
“没活,找你有事!”
话音一落,就见穿着一件紫色线衫,黑色裤子,平跟皮鞋,头发乱糟糟盘在脑后,两绺弯曲凌乱的头发耷拉在脸颊两侧的程好风风火火走进镜头。
“么事?”
听到没活,蔡红女有些失望的重新坐下来。
拿定注意的程好直愣愣道:“我决定了,以后我跟着你混,我要当挑扁担!”
“啥子,你要挑扁担?”
蔡红女一脸惊讶的抬头望着对方。
一个人只要有了压力就会转换为动力。蔡红女虽然不懂什么演戏,她就认准一点自己演的就是自己,而且她还牢记程好跟她说过的,拍戏的时候就把她当成以前跟着自己挑扁担的那个李宝莉。
所以她的动作、反应都极力模仿当初程好说要跟她挑扁担时的那一幕。
旁边屋子里盯着监视器屏幕的王晓帅看到这个画面,下意识的点点头。他如今对蔡红女的表现越来越满意。
用非职业演员是他们这批所谓第六代的导演的一个传统。大概除了楼烨那个另类之外,很多人都喜欢用非职业演员,因为在他们眼里演员往往只是实现艺术创作的一种道具。
比如贾科长在他的家乡三部曲,包括去年拿到金狮奖的《三峡好人》中,演员都不是他的女朋友,就是什么表弟、同学之类的。
再比如当年他拍《单车》的时候挑中送快递的贺新,也是一样的道理。相比表演,他们更看重的是真实,真实的人物,真实的力量。
此时画面中就见程好身子前探,凑近蔡红女,操着一口武汉话咋咋呼呼道:“以前是我罩着你,现在要你带我入门。”
她的语气完全不是什么求人的语气,而是带着一种强烈的挟恩图报的语气,把一个泼辣、斤斤计较的武汉街头女子的人物形象展现的淋漓尽致。
王晓帅脸上满意的神情更甚,同时心里也颇为感慨。当初贺新给他这个本子的时候,他非常看好,这种时代跨度很长,描写小人物生活状态的现实主义题材,原本就非常合他的胃口。
但说老实话,一开始他对程好来演李宝莉这个角色还是有些疑虑的,尤其是程好身上那个“万人迷”的标签,跟李宝莉这个人物的特质相差太大。
可剧本是贺新找来的,投资也是他的,人家明摆着要捧自己的女朋友,作为朋友来说,王晓帅也能捏着鼻子认了。
不过后连随着程好不惜拿出半年时间来准备这个角色,同时在此期间不断的交流、探讨,使得王晓帅对程好的印象有了明显的改观,至少说明程好不矫情,也真正愿意去演好李宝莉这个角色。
到了开机后,王晓帅更是大吃一惊。此时的程好身上哪有半点万人迷的影子,分明活脱脱就是李宝莉。于是乎,每每程好在镜头前呈现出亮眼的表现,都让他忍不住感慨一番。
蔡红女也显得很仗义道:“这些都不用说了。”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说着,她还略带同情的点点头道:“你屋里男人的事情我也听人讲了。现在真的邪的很,上吊的,割手腕的,跳河的,吃药的,多半都是男的,比女的多些,真的是阴盛阳衰咯!”
无疑她很同情李宝莉的遭遇,但她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慰对方。
而程好呢,当蔡红女绘声绘色把自己道听途说的这种事情说给她听的时候,她顺势在蔡红女的身边坐下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努力做出一副自己不在意的样子。
只是等蔡红女说完,她才抿了抿嘴,恨恨道:“那个没的鬼用的男人,我不去想他!”
蔡红女忙点点头表示附和。
这时程好也跟她推心置腹道:“我现在就是要一个人把屋里撑起来!”
“嗯嗯!”
蔡红女拍拍她的手,点头的称是的同时,突然把手伸到后面重重地拍了一下程好的屁股。
这个动作剧本里,包括之前排练沟通的时候是没有的,把程好吓了一跳,下意识道:“做么事啊?”
蔡红女却翘着大拇指道:“可以!你不娇气,做的下来的!”
接着,她马上跟一脸懵逼的程好绘声绘色道:“我一个女的挑扁担不比男的赚的少哇!凭么事?还不是我勤快咧,我做事够细!一看我身上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别个打货的都愿意找我!”
说着,她看了看左右,贴近程好小声耳语道:“哎,我跟你讲,我一个月下来起码要赚一两千块钱呢!”
程好一听,顿时吃惊的望着她:“这么多钱啊?”
她帮别人卖袜子,一个月才两三百块钱。正是因为压力大,都快养不活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了,这才不得不想出来挑扁担,赚更多的钱。
蔡红女抿紧嘴巴,满脸骄傲的冲她使劲点点头。
“卡,好!”
王晓帅戴着耳机的大脑袋从隔壁房间的门口探出头来,翘着大拇指笑道:“好,非常好!休息十分钟,一会儿咱们调整一下机位,再来一条!”
导演一喊停,现场的工作人员赶紧忙碌起来。这时楚青连忙捧着一个保温杯过来,拧开杯盖,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看上去有些黄澄澄的茶水,同时还散发出一股药材的清香。
程好接过来,同时不忘关照道:“给蔡姐也倒一杯。”
“不用,不用!我有,我有!”
蔡红女忙挥手谢绝,说着还急急忙忙从自己带来的那个布袋子里拿出一个灌满白开水的玻璃瓶。
程好对这个瓶子很熟悉,是蔡姐平时干活的时候除了扁担和麻绳之外必备的装备。
“好啦,你跟我还客气啥!尝尝,这是小青觅来的新方子,解渴养生。”程好笑眯眯道。
可能是因为之前太过熟悉了,相比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蔡姐对程好反而并不怎么见外。也就不再客气,接过楚青端过来的热气腾腾的茶水,嘴里连声道谢:“谢谢!谢谢!”
直到来到剧组,她总算搞清楚了,之前程好说自己叫李宝莉其实就是她要演的那个角色,所谓的弟弟是她的司机兼保镖,而弟弟的对象根本就是她的跟班。
蔡红女小心翼翼的捧着杯子尝了一口,砸吧着嘴,吃惊道:“哟,好象还是人参的味道。”
“放了点西洋参,还有枫斗和枸杞,生津补气,还能美容呢。蔡姐,多喝点。”程好小口抿着茶水笑道。
“哎呦呦,给我喝这么好的东西真是糟蹋了。”
蔡红女一脸诚惶诚恐,说着还拍着自己鼓鼓的胸脯道:“我的身体好着呢,不过程,呃……”
过了这么久,她还是不太习惯称呼程好的名字。
程好摆手道:“姐,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你叫我宝莉。”
“哦,宝莉!”
还是这个称呼让蔡红女很顺口。
“宝莉啊,我看你拍戏的时候特别辛苦,真的要好好补补。”
蔡红女的戏份不多,之所以让她跟组,主要是考虑到她不是专业演员,又是第一次拍戏,让她充分感受拍戏的氛围,同时也让她感受一下李宝莉这个人物。
蔡红女平时在剧组,每天开工、布景、收工啥的总是很积极的帮忙,用她的话来说,拿了这么多钱,心里有点亏,就得该多出力。不过,她更多的时候,还是在一旁看程好演戏。
李宝莉这个人物爆发力很足,程好很多时候不是在歇斯底里,就是那种张力很足的内心戏,看的都让人鼻子发酸流眼泪。
而且每每拍完,程好总是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在沉浸在戏里出不来,一个人坐在那里不吭声,让人看了很心疼。
这时,蔡红女才真正了解到其实演员拍戏是很辛苦的。
喝了两口茶水,蔡红女土突然想起来,问道:“我早上听说你屋里的男人在外国好象得了一个很了不起的奖,为国争光的那种,是不是真的?”
程好听她一口一个你男人的,忒土了,听的她都有点不自在,忙道:“他今天就到,到时候你看见他不就知道了!”